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五章 高人?
    第二十五章 高人?

    “自成,计将安出?”崔成很不理解,但是他对李诚有信心。所以等到没人的时候,才问一句。李诚指着那些羊群和草原上刚刚长出来的嫩草:“看吧,这个季节的草还没长出来,地上还有雪。再数一数干草堆的数量,这些这说明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不懂。”崔成回答的很干脆,外行就是外行,打死都不冒充。

    李诚其实也是外行,但是他知道史册上的记载,伏允为了阻止唐军的追击,烧毁了所有囤积的干草,导致唐军的草料不济。兵法云:三军未动,粮草先行。指的就是粮食和牲口吃的草料。当然也不一定都是草,战马会喂一些豆类补充营养。没有足够的草料,战马吃不抱,就会变得瘦弱。没有马的帮助,追击吐谷浑的风险就会无限的放大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改变战术?以狼烟乱敌军心,误会后路被我军截断,主力着以夺取草料为主要作战目的?”崔成反应过来了,李诚点点头:“对,现在我们的最大的优势,就是伏允不知道我们到底有多少人?一千骑兵,猛扑敌军后路,尽量多的夺取草料。嘿嘿,将来这可是大功一件啊。”

    “干了,不去库山,转向往北。”崔成咬咬牙,做了决断。

    库山,又一次进攻失败了,李道宗面无表情,看着前方将士退下来。今天的进攻,唐军一直没有尽力,而且规模都不大,各部队轮番出击,目的在于拖住敌军,等待抄后路的骑兵发起奇袭,到时候敌军不战自乱。

    “报,西海道大总管卫公率军亲自。”传令兵飞驰而至,大声报信。

    “传令各部就地修正,我去见卫公。”李道宗下达命令,转头带着亲兵部曲而去。

    李靖得知李道宗追上敌军,亲率薛万均部步骑两万前来增援,担心前方敌情,率骑兵三千先行一步,夜以继日的追赶。年过六十的李靖,可以说是唐朝初期最重要的将领,参与指挥了关乎唐朝兴衰的所有重大战役。

    李道宗来到后军,远远便见到一队骑兵卷起的烟尘,勒马等候,一员年轻将领率部来到近前,拱手道:“卑职薛孤儿,见过任城王。”

    “卫公何在?”李道宗直奔主题,薛孤儿道:“一里之外。”

    抬头看看时辰,李道宗道:“带路,我去见卫公。”薛孤儿道:“不必了,卫公转瞬可至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一抬头,前方烟尘大作,一道坡顶,出现大批骑兵,为首者一身戎装,正是李靖,身边的一个大帅哥是薛万均。李道宗下马肃立,恭迎李靖。作为宗室王爷,别人他可以不在乎,但是李靖的来头太大了。大唐军中第一人,一点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李靖十步之外便翻身下马,大步流星上前来,抓住一双眼睛通红,满脸疲倦却已经精神矍铄。李靖布满老茧的双手,抓住李道宗的手道:“承范,军议力主追击,库山一战而胜,此番大战,首功非你莫属。”

    李道宗多少有点尴尬道:“卫公过誉,我部受阻于库山,不得寸进,何来取胜之说?”

    李靖抬手一指前方:“那又是什么?”李道宗回头一看,山头上何时多了一道烟柱?当即激动的喊了一嗓子:“崔功达建功矣!”说着回头对李靖拱手:“卫公,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李靖微笑拱手:“承范,请自便。”李道宗转身就上了马,带着部曲一阵风似得回去了。

    李靖回头对身边的薛万均道:“让薛孤儿率本部人马前往增援。”

    身后狼烟滚滚,吐谷浑军心大乱之时,李道宗令旗一挥,指向前方。

    三军发出整齐的呐喊生:“威!威!威!”左中右三路人马,对前方的库山敌军阵线,发起了最猛烈的一击。

    “弓!”远程压制射击,弓箭如一片又一片的乌云笼罩。

    “弩!”这是为突击的敢死队进行的火力掩护,密集如雨的箭只,压的敌军抬不起头。

    吐谷浑防线连续遭到唐军不遗余力的打击,军心已经动摇之际。

    “跳荡!”各军之中,盾牌后面,闪出一片干死之士,冒着矢石往前冲,不断有人倒下,身后的人很快的补上去。这就是唐军中的敢死队,跳荡营。起初,以军中罪犯者为成员,后来渐渐的成为一个固定的编制,装备精良,作战勇猛,训练有素的敢死跳荡营。

    身着黑色铁甲的跳荡军,最后五十米距离的冲刺,杀进敌军阵中,如同热刀切板油一般。

    敌军纷纷后退,前后拥挤,乱作一团。唐军趁机大砍大杀,鲜血飞溅如雨。

    李靖关注的重点不一样,这一仗有突入敌后骑兵,前后夹击之下,担心失去后路的吐谷浑败局已定。李靖注意到的是李道宗所部军中的一些特有的现象。手臂上帮着白布的,背着一个箱子的士兵,担架队在阵中穿梭,救助受伤的士兵。更醒目的就是一面一面的小旗子,不断的在士兵的手里变化着,传递着战场上的信息。

    要知道,冷兵器时代最难解决的问题,就是指挥。甚至是相邻的部队之间,需要沟通消息,也要拍传令兵。很明显,李道宗用旗号解决了这个问题。李靖很吃惊,没想到李道宗还有这么一张闪耀的底牌。因为传令兵的出现,各部队之间的协同作战,显得更为紧密。

    “上去了,上去了。”薛万均在一旁,兴奋的抬手指着山头,李靖微微一笑,不动声色,心道等下要问个清楚明白,这旗号之间的语言是怎么回事。打了一辈子的仗,还是第一次见这个手段。李道宗,没这个本事,一定是有高人指点。

    山头上激战正酣,两军搅在一起,吐谷浑部在做垂死的反扑,唐军跳荡开路,后续不断往前。弓箭弩箭,掀起一片一片的死亡云朵。

    李靖想的那位高人,此刻正在审问一个吐谷浑的战俘,这是一个贵族打扮得家伙,穿的花里胡哨的。一场短促的突击战,消灭一百多人的后勤部队,李诚留下了这么一个俘虏。

    为了抓住这个俘虏,一个斥候替李诚挡了一刀,李诚甚至连他的名字都是后来知道的。

    叫上崔成,两人一起审问。身穿丝绸的俘虏,跪在地上的泥水中瑟瑟发抖,李诚问一句,他就回答一句。这家伙意外的懂汉语,能听的懂关中话,省了很多的事情。

    情况很快就搞清楚了,吐谷浑囤积干草的地方有两处,一处在库山脚下,距离主力比较近,也就是五里地的样子。另一处,则在这附近。通往祁连山的方向,离这里不过三里地。这个俘虏出现在这里,就是因为连日作战,挡住了唐军的进攻,伏允下令杀牛宰羊,犒赏三军。别以为吐谷浑的牧民牛羊肉随便吃,那是贵族老爷才有的待遇。

    再次看看日头,时间在下午三点半左右,身后的草原上多了一道烟柱子。

    “走吧,时间不多了。”李诚抽出战刀,狠狠的一挥,跪在地上的贵族根本没想到,这一刀在自己招供之后,还是劈下来了。一声惨叫,身体倒在泥水中抽搐,血飞溅而出,地上多了一个血泊。李诚在贵族的衣服上擦了擦刀,收起归鞘,翻身上马。

    崔成看傻眼了,这货比自己都狠啊。李诚都不明白,自己怎么就变成这样了。大概是因为战场上,那个叫马六的斥候,毫不犹豫的替自己挡刀,付出一条手臂的代价时,李诚就做了决定,不留活口。

    “出发!”李诚举起手,鄯州斥候营剩下的兄弟不足百人了,依旧快速的在李诚身后集结。虽然不足百骑,但是战马动起来,依旧一往无前,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崔成看着李诚的背影,心里有点发苦,这一路奇袭作战,他可以说是几乎什么都没做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么?”一刻之后,山坡上的李诚抬手一指,崔成一脸欣慰的笑。草料堆,巨大的草料堆,外面有栅栏,牛羊在栅栏内。山坡上散落着几时个帐篷,这里就是吐谷浑另外一个草料囤积点。这些牛羊,则是留着给作战的士兵享用,或者说是用于激励士气的奖赏。

    “兵分两路,左右突进。”崔成舔一下干裂的嘴唇,李诚默默的点头。

    一千骑兵很快分成两路,李诚带一路先走,从左边绕一个圈子。崔成则不紧不慢的,等着李诚移动到位,红旗摇摆传讯时,这才抬起手:“跟着上!”

    哗啦啦,马蹄声密集了,五百铁骑一起小跑,大地都在震动。

    吐谷浑营地里的人,开始到处乱跑,哇哇大叫。之前的两道烟柱,好处是可以动摇库山敌军主力的士气,坏处是这里的吐谷浑后勤部队,提前有了准备。

    李诚冲在最前面,两千米的距离,战马先是小跑,接着匀速跑,最后一百米才发起冲刺。对面的箭只嗖嗖的响,李诚视若无物,手持黄杨木打造的手弩,距离栅栏五十米左右,射出去,也不管是否命中目标。噗嗤噗嗤的声音中,抽刀,策马,战马跃起,跳过栅栏,举刀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