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七章 军议
    第二十七章 军议

    晚饭的时候,李靖的情绪依旧不高,作为胜利的一方,愁眉苦脸的。后续各路大军明天能到,看看军议的时候,大家怎么说吧。搞不好,这一仗就到此结束了。

    亲兵送来了晚餐,实面馍馍,还有一陶盆的菜,不是咸菜,而是肉干炖一种奇怪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卫公,今日怠慢了,军中的伙食,对付一顿。”李道宗其实嘴很刁,这不是打仗么?

    李靖夹一筷子,脑子里想着事情,心不在焉的塞嘴里,嘎吱嘎吱的想,不禁嗯了一下?

    “这什么东西?好脆啊。这天气,在草原上,还能吃到蔬菜?”李靖不禁开口问了一句,李道宗听了不禁笑道:“这是鄯州斥候营那个李诚弄的,这人很奇怪,怎么都看不透。你说他沉迷于小道吧?他弄出来的东西都很有用,交给他一点事情,他能给你玩出花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?此人何在?承范如此推崇,倒是要见一见。”李靖不禁好奇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李道宗叹息一声:“生死未卜,此战成功,他要占六成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李靖放下筷子:“说来听听。”李道宗这才不紧不慢的开始说,李诚这个人如何如何,一开始觉得他不起眼,稍有接触就能发现他的神奇。丢给他一个伤兵营,一天的功夫就搞出一套切实可行的办法。提到伤兵救治的事情时,李靖不禁微微色变。要知道,这个时代的战争,死了就死了,有外伤的人一个破伤风,就从伤员变成等死了。李诚的办法,据说可以降低伤员的死亡概率,最少达到五成的治愈率。这就很吓人了!

    “清河崔家的那个崔成还说,此人写的一手好字,诗才超绝。就是怎么说呢?好像有点胸无大志,喜欢在一些小事上下功夫。”李道宗说着也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“承范所笑为何?”李靖听的更加好奇了,这个人有意思。李道宗道:“卫公,第一次见到李诚,此人看似地位卑下,却不卑不亢。怎么说呢?似乎他与某是平等的,就是这种感觉。没把李某的王爷当一回事,好像认识一个王爷,吃他一顿,他吃了多大的亏似得。还有,此战逾山深入敌后,也是他的谋划。寻找路径,也是他的手笔。此人地位不高,做事情却低调,然一桩桩一件件事情办的妥帖,使人不得不重视他,愿意听他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李靖微微动容,李道宗也不是一般人,他都不得不重视李诚,可见此人的不凡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倒是要会一会这个小人物了。只是不知,此刻他在干啥?”李靖笑了笑,李道宗摇头叹息:“某不是不担心,只是担心也没用。依某之见,此人办事,大可放心。呵呵,甚至还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他会给我军带来巨大的惊喜。”

    玩火不是好玩的事情,尤其是草原上的风很大。李诚带着人四处挖沟防火,一不小心风向一转,奔着李诚等人就烧过来了,赶紧掉头就跑,飞舞的灰烬中还在燃烧的野草,落在身上裸露的地方,烫了好些个水泡。

    好在风向又变了,李诚等人松了一口气。崔成算是见识到了李诚的本事。防火沟加上反向放火的操作,忙活到大半夜,火势终于没有威胁了,草料堆保住了。

    一干将士,都想是从灰堆里掏出来似得,人人都是灰头土脸的,互相看看对面,汗水在脸上画图,忍不住哈哈哈大笑起来。天色发白的时候,草原上响起一片放肆的笑声。

    崔成一屁股瘫坐在地上,李诚也好不到哪去,靠着草堆倒头就睡。其他的,先不管了。

    “李景洪跑了!”突然有人喊了一嗓子,李诚和崔成并肩靠着草堆,睡的跟死猪一样。根本就听不到,只有轮值照顾伤员的士兵,其他人都在睡死觉,马蹄声渐渐的远去。

    早晨起来,李诚总算是恢复了元气,这具身体在穿越后恢复能力极强。一觉起来,还是一条好汉,照样生龙活虎。倒是崔成,缩在草堆里还在呼呼大睡,一时半会醒不来了。

    行军司马是个四十来岁的文人,没有参与杀敌和救火,但别的事情都指望他,也累够呛早晨起来,刚找个地方方便完毕,行军司马就过来了,招呼一声:“自成,李景洪跑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楞了一下,这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个人:“跑了就跑了呗。”

    看上去很镇定,实际上心里还是很腻歪,这种人鬼知道会搞出什么麻烦来。

    “严司马派人去报信了没有?”李诚想起来了,特意问一句。行军司马回答一早就派了。

    现在李诚一点都不着急,这地方上百个草垛子,才是最宝贵的战果。李诚最想做的事情,就是烧水洗澡。好在这里的帐篷没有给点了,打跑了敌军,一些生活用具都是现成的。

    找个帐篷,一阵翻找,发现了水桶,打一桶水回来,用陶盆烧水。麻烦的是找不到洗澡的木盆,最终只能对付一下,用一个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大陶盆,兑上冷水一点一点的擦洗。

    洗澡太麻烦了,但李诚受不了身上那种感觉,什么感觉呢?血和汗水,混着大量的灰烬,又被火烤干了,贴在身上,这是什么感觉?自己体会吧,就像野猪一样,身上一层干烂泥。

    花了一个小时,换了八次水,李诚才算是洗出了一点人样子。换一身衣服,已经披肩的头发湿漉漉的,好在带了换洗衣服和毛巾,包着头出来,不停的擦拭。尽快的风干,不然容易感冒。一干士兵陆续醒来,附近的河边很快就热闹了起来,一群军汉刚准备脱光下水,李诚出现了,叉腰坡口大骂:“都作死么?洗冷水澡,身上都是伤口,怕死的不够快么?”

    李道宗很早就起来了,出了帐篷就看见李靖,两人就住在对面。打个招呼,一起吃点东西,今天有的忙了。正在吃的时候,李景洪连滚带爬的进来了:“叔父,他们要杀我!”

    李景洪的演技不错,加上一脸泥水混着灰的扮相,如果不是非常清楚他是个什么货色,加上他这躺的任务目的所在,李道宗肯定就信了。

    一千骑兵深入敌后,谁脑子坏掉了想着要杀一个去蹭功劳的王爷的侄子?别说还是王爷本人安排的。李靖一言不发,看着李景洪表演。李道宗心里那个尴尬,这是当着李靖的面啊。

    宗室弟子不争气,胡闹乱来,从来不是什么新鲜事。但这是战场啊!

    “带他下去休息。”李道宗忍着心头一股滔天怒意,挥挥手,打断李景洪的话。两个亲兵给人带下去了,李道宗这才道:“值日官何在?”一个亲兵上前行礼,低头:“卑职在。”

    “身为值日官,任凭闲杂人等冲击中军帐,按律当斩。念你是初犯,自己去领三十军棍,再有下次,绝不容情。”李道宗能有今天的地位,不是靠关系上来的,是靠着战功。如何治军,自然有自己的一套。值日官立刻行礼道:“谢王爷不杀之恩。”毫不拖泥带水,转身就去领军法。李道宗处理玩了,这才看一眼李靖:“卫公,可有不妥之处?”

    李靖笑了笑道:“陛下委以西海道大总管之职,靖自知陛下所重者,某之军略之才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可以这么理解,关我屁事!这点事情都要我来处理么?我很忙的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李道宗这个脸丢定了,心中琢磨回头怎么摆布李景洪出气的时候。外头又来了亲兵回报:“兵部尚书、积石道总管侯君集,凉州都督,且末道行军总管李大亮率部赶到。”李靖和李道宗露出吃惊地表情,这两位还真的拼啊,这是三更早饭五更出发的架势啊。

    李大亮这个政治错误犯这么拼还能理解,侯君集现在是红人啊,他这么拼干啥哦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两人都要出营寨迎接一下。离着前军五里地,侯君集就下令扎营了。叫上李大亮一起,前来拜见李靖。侯君集和李大亮想立功的初衷不一样,一个是单纯的想往上爬,一个则是想着将来老了,能回长安去死。

    没法子,谁叫李大亮站队出错呢,要不是有真本事,早就被李世民按在地上摩擦了。

    都是老熟人了,见了面也不客气,简单的行礼就去了李道宗的营帐。各自落座后,李靖示意李道宗说一下情况,李道宗也不客气,从偏师出击,十日追击说起,说到现在草料被烧,还有一路骑兵还在外面没回来的情况。李景洪的事情他没说,这会倒是后悔,为了颜面,没问一问李景洪那边的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侯君集和李大亮都是老战争贩子,一听这个情况,表情都不对了。敌军在草原上放火,伏允不知所踪,还要等下面的斥候查探回来才知道去向。关键是没草料了,这仗怎么打?

    李大亮就带了耳朵,反正你们怎么说我怎么做,我是一句话不说。政治上错误的人,多说多错,不说不错。没错别人还惦记挑你的错呢。

    侯君集就不一样了,稍稍一琢磨就表态了:“贼兵鼠逃鸟散,斥候亦绝,君臣携离,父子相失。取之易如拾芥。此而不乘,后必悔之。”意思就是现在敌人军心涣散,家破人亡,垂死病中,这时候不搞死他,以后会后悔的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