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七章神仙打架
    第三十七章神仙打架

    崔成没想到,李诚居然如此淡薄,当时就急了:“都像二郎这般,朝廷的法度何在?”

    李诚没想到他如此热衷维护法度,觉得有点搞笑,这年月拿国家法律当一回事的世族子弟,还真的不多见啊。仔细再一琢磨,李诚明白了,这跟自己想的不一样。现代社会的法律原则是人人平等,真犯法了,证据确凿,也就是钻钻法律的空子,在量刑上做手脚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代的法律,维护的则是皇帝为首的一群地主的利益。人家维护的就不是什么人人平等,而是统治者在自觉维护自己的利益。想明白这点,问题就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那行吧,明天我去叙功,回头真的封一个官,我可以做吧?”李诚咨询了一下,崔成笑道:“这个可以有,领不领是一回事,受不受又是一回事。”李诚一头黑线,你才是受,你们全家都是受。

    “要办就尽快啊,中秋节快到了,朝廷休沐三日。”崔成还是不放心,再叮嘱一番。李诚不是不想当官,而是他有点心虚,从小到大,小组长都没当过的人,让他当官,这个……

    “我还是当个闲散的人吧。”一个人站在院子里琢磨一会,李诚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诶!”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从高处传来,抬头一看,墙头趴着个少女武约。

    “叫我啊?干啥?”李诚还是很给未来女皇面子的,笑着答应一句。这种墙头趴着一个妹子的画面,好多古书插图里都有啊。难道说?算了,就这主,伺候不了。

    “没啥,就是找你说说话。你从哪来的啊?我看你们一群人,杀气十足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杀气就对了,吐谷浑知道吧?就我们这些人给灭的。”李诚干脆坐下,吹吹牛。

    “瞎说,朝廷露报上都说了,李卫公任西海道大总管,候、李二位为副将,有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好尴尬,吹牛失败了。还在小女皇没有穷追猛打,而是转移话题:“你杀了多少吐谷浑的坏蛋?”提起这个,李诚却一点都兴奋不起来了,摇摇头:“提这个干啥,我也没去仔细数一数。活生生的人啊,你死我活,一刀过去,脑袋飞起来,血噗的一下喷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呢,围墙后面有人喊:“明空!”小武约赶紧低声道:“阿母叫我,走了,下次聊。”

    “大郎,有家贼啊,中午蒸的包子,少了十几个。”钱谷子悄悄的出现,低声告密。

    李诚听了歪歪嘴:“谁没个亲戚朋友啊,拿几个包子去尝尝味道,不算事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在皇宫里,面对一盘包子,很是困惑。这包子是丽景门的人偷的,蒸热之后献上来,下面的太监先掰开一块尝一口,等了一会才安静的退下。

    长孙皇后六月里没的,李世民当时非常难过。两个月过去了,每每回到后宫,吃饭的时候物是人非,黯然伤神。吃饭也没什么胃口。拿起一个包子,在手里左右看看,咬了一口。松软的口感,一嘴的油,味蕾瞬间被打开了。嗯?好吃!

    连着吃了四个羊肉馅的大包子,别的东西也没动筷子,李世民吃饱了。

    “以后每天都要有这个包子。”李世民交代一句,下面的太监差点哭了,跪下来回答:“陛下,这包子御厨不会做啊,奴才办不到。”偷包子这种事情,偶尔为之还行,每天都去偷,像什么样子?

    “哦,你起来吧,说说那个混蛋,最近都在干啥?”李世民还是通情达理的,没为难身边的太监。大太监爬起来,低声回答:“李诚这两天没出门,就在崔成的家里呆着,修补屋子,弄点吃的,就是这包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吧!包子,给雉奴送几个。”李世民挥挥手,皇帝也不能为所欲为啊。魏征那个大喷子,时刻盯着朕呢。吃饱了,出门消食,走到了晋阳公主这边,这兕子还小,皇后死的时候刚会笑。李世民很是心疼,带身边亲自扶养。

    走到地方一看,李治也在,正在逗兕子玩呢。李世民悄悄的看了一会,没进去打扰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李诚还在睡觉,被崔成给拽起来了。

    头发长了,还得自己收拾,李诚觉得很麻烦。梳洗完毕,换一身干净衣裳出来。看看头上随便扎一根布带子,楞了一下也没说话,反正李诚的风格一直这样。

    崔成最嫉妒李诚的就是皮肤了,草原的太阳多毒啊,怎么晒还是辣么白。

    长安城很大,所以出门要骑马。大兴宫(太极宫)的对面,就是皇城,这个皇城不是皇帝办公的地方,而是各个政府部门办公的地方。鄯州斥候营就崔成和李诚这两个例外,其他人的赏格,刺史衙门都发过了。这俩一个是因为李靖,一个是因为李玄运,需要走一趟兵部。

    到了皇城外的朱雀门,找地方拴马的时候,李诚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:“李自成!”

    每次听到这三个字,李诚都会想到某个邮差,一失足成千古恨啊,看来这一辈子都甩不掉这个字了。回头一看,居然是熟人啊,谁啊?任城王李道宗啊!

    “见过任城王!”李诚赶紧上前去,李道宗还在马背上呢。翻身下马,缰绳丢给亲兵,李道宗亲热的笑道:“不是早几天回来的么?怎么才来皇城?”

    李诚笑答:“休息了两天,缓缓劲,王爷昨日到的?”

    李道宗很热情道:“一早进的城,昨夜在城外呢。走,本王带你进去。”

    李诚打心眼里不愿意跟李道宗走的太近,这货明年就得倒霉。为啥啊?贪污!

    但是现在的李诚,根本无法抗拒任城王兼刑部尚书的热情,得罪他可没啥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好处还是有的,跟着李道宗进去,一路畅通。半道上李道宗还在唠叨:“这次亏大了,没听自成的话。乌海一战,放跑了伏允,一路追到且末。沙漠里没水啊,后来还杀马喝血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奇怪的看看他:“王爷,我可提醒了多带水啊。”

    李道宗没言语,干笑了几下,也没解释。李诚识趣的闭嘴,李道宗走到兵部门外,不进去了,站门口道:“你们自己进去,本王在外面等你,回头上本王处坐一坐。”

    李诚这一路被人用眼神也不知道透视了多少次,一介布衣,跟着李道宗一边走一边谈笑,这小子是谁啊?到了兵部,李道宗还在外面等着,这事情就透着古怪好不好?

    “王爷还是先回吧,在下等会自己过去。”李诚可不想让李道宗在门口等自己,那太招摇了。李道宗也就是这么一说,意味深长的看看兵部的牌子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好吧,李诚不用太费脑子,就能明白,侯君集跟李道宗闹矛盾了。这事情,千万别忘里掺和。这俩都是大佬,往里掺和就是作死。装聋作哑呗。

    李诚和崔成两人刚进门,就有个人在门口等着,拦下二人:“二位且慢。”说完还探头看看外面,这才笑着拱手:“候尚书命在下等候多时了,二位请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一个侯君集,一个李道宗,这俩最后都没好下场,李诚是一个都不想深交。

    现在嘛,还由不得李诚,乖乖的跟着走进一个屋子。侯君集一身官服,一脸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崔功达,李自成,来了。”侯君集露出笑容,上前招呼。二人赶紧拱手见礼。

    “悔不听自成之策啊!”侯君集摇头晃脑的,看上去在很真挚的后悔,李诚心说:大佬,求放过。你们神仙打架,我这小鬼夹在中间算什么?

    “什么策?我不记得了,脑子摔过一次,有点事情回头就忘。”李诚很果断的撇清。

    侯君集看着他似笑非笑,好一会才点头:“呵呵,那该去看看郎中。”

    “看过了,没用,还是爱忘事情。”李诚语气更加坚定了,就差跪下求放过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军功之事,兵部已经上报并批复,自成获上阵之功,自去主事处办理。”侯君集收起笑容,打起了官腔。李诚赶紧告退,这家伙把自己叫来,就是为了敲打一番,警告李诚别乱说话。这是典型的小人啊!你跟李道宗有矛盾,拉上我干啥?

    兵部主事有四人,两人出来,外面有人带路,进了一个屋子,办理一番手续,效率很好。李诚拿到了奖赏,他是个白丁,属于无资。虽然功劳很大,也就是奖励财物若干,还有就是一个七品的散官翊麾校尉,具体职务没有。

    崔成也是上阵之功,但属于上资,得朝散大夫的散官,还要走一趟吏部去确定职务。

    李诚发现有人在门口张望,回头看一眼,那人冲他招手。李诚走过去,这人道:“任城王交代,让在下领自成过去。”

    李诚一阵头疼,只好把其他事情交代给崔成去办,李道宗没提崔成,自然不好让他去。

    跟着带路的人去了刑部,到门口李道宗站那呢:“自成来了,且去吃酒叙话。”

    二话不说,给人拉着走了,出了皇城上马。上班的时候去喝酒,真的好么?李诚心里犯嘀咕,李道宗先解释了:“陛下开恩,让本王休假三日。”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