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八章 初见天颜
    第三十八章 初见天颜

    沿着朱雀大街朝东走,挨着皇城就是崇仁坊,李道宗的家就在这。看着高墙大院,李诚忍不住在心里吐槽,这才是土豪的。都混成土豪了,你还要贪污?

    战马丢给亲兵,李道宗带着李诚往里走,奔着后院就去了。到了李道宗的书房门口,两个俏丫鬟在候着。李道宗无视俩丫鬟,迈步进门,李诚跟着进来看一眼那张案,还有准备好的笔墨,心里就明白了,这家伙不会无故热情。

    “来,赶紧给本王写一幅字,之前那副字献给陛下了。”李道宗指着案台,李诚看看没有凳子:“不习惯跪坐,王爷给弄把椅子来。”

    “椅子是个甚?”李道宗没听说过啊?李诚一拍大腿:“王爷不知道椅子,我倒是忘记了。胡凳吧,应该有吧?”李道宗道:“胡凳有,招呼一个丫鬟去弄胡凳。”

    胡凳很快就来了,李诚坐下,动手磨墨的时候,身边的丫鬟一双眼睛赶紧道:“李郎君,让奴婢来吧。”李诚楞了一下,还真没有享受被人伺候的时候。尤其是这俏丫鬟的眼神,一直在李诚脸上偷看。这郎君,白白净净的,招人爱煞了。

    准备完毕,李诚拿起笔:“王爷,写点啥?”李道宗正等着丫鬟煮茶呢,笑道:“看着写就是。”李诚稍稍犹豫,有点纠结了,写什么好呢?长安回望绣成堆?这个不行,一起红尘妃子笑,这句怎么解释?

    犹豫再三落笔写道:“长安一片月,万户捣衣声。秋风吹不尽,总是玉关情。何日平胡虏,良人罢远征。”没法子,得罪不起这位大佬,接着抄就是了。而且这首诗,放在李诚身上呢,还是有点相吻合的。

    丫鬟摆开架势,开始煮茶,李诚看着茶团被碾碎的时候,心里开始抽抽。在往上看过所谓日本的茶道,就是学自唐朝。好好茶叶,非要碾碎了成粉末,然后放一堆香料进去煮。这玩意会不会喝死人啊?

    李道宗背着手过来,看了看这副字,满意的点头:“好诗,好字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门口有人接了一句:“承范还藏着啥好东西,让本王也瞧瞧。”

    李诚抬眼一看,门口出现一个常服男子,留着胡须,龙行虎步。李道宗介绍:“这是河间王。”李诚明白了,这是李唐又一位出名的王爷,李孝恭。名字没错,但你当我是傻的么?这人的气度,还有李道宗看他的眼神里透着敬畏,还有一身常服。我就呵呵呵了。

    李诚决定装傻,皇帝登门才能这么不客气,李孝恭来了,不至于这么随意。

    赶紧起身见礼,李世民还不知道自己被看穿了,站在门口打量一番李诚。白白净净一个青年。如李道宗所言,亲自上阵杀敌,冲锋在前,实在是不像啊。

    李诚低着头不说话,反正皇帝这种东西,还是别靠的太近为好。伴君如伴虎!

    “嗯,这字不错,诗也不错。”李世民走过来,看了一眼,喜欢啊。要说书法呢,李世民还是最喜欢白飞,但是李诚有点自成一家的意思。关键这个笔力,不是短时间能有的。

    习惯性的想卷起来带着,想起来了,李道宗已经送了一副了。李世民不舍的看看,收回了手,看见小马扎,忍不住瞪了李诚一眼:“不知礼!”

    李诚歪歪嘴,没反驳。李世民看的清楚,忍不住笑道:“竖子,不服耶?”

    “回王爷,在下习惯了怎么舒服怎么坐。再有,这跪坐时间长了,对膝盖和腿脚都不好。”李诚解释了一句,李世民听了眉毛一扬,居然敢顶嘴?那今天要好好说道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,古来如此,如何对膝盖和腿脚不好?”

    “回王爷,从医学的角度看,跪坐确实不利于血脉流通。以在下看,这是可以改进的。胡凳就是改进的初级状态,还有更好的办法。”李诚不卑不亢的反击,宁愿在坐姿的问题上较劲,也不打算跟李世民说别的。千万千万不要卷进侯君集和李道宗的矛盾中去。

    “嗯,你有啥好法子,说来听听。说的有道理就算了,胡说八道,后果自负。”李世民倒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,给一个解释的机会。李诚拿起笔,在纸上刷刷的画了起来,一把椅子的造型很快就有了,还有一张长案(书桌)。

    “有木匠的话,现在就可以做出来。不过在下以为,此物虽然易于仿制,初期还是有利可图的。”李诚决定送一个礼包,现在的李世民可不富裕。

    李世民有点傻眼了,这混蛋一堆歪理就算了,还真的弄出个样子来了。盈利的事情,李世民没去考虑,就是觉得你一个人才,整天考虑这些东西不觉得太浪费了么?

    “嗯,此物让人先做一个看看。”李世民一口气差点憋伤了,还是决定忍下来。魏征那个喷子都忍了,这点小事不算啥。李道宗在一边小心的看着,低声道;“王兄,茶煮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吃茶。”李世民的下台阶有了,招呼大家坐下喝茶。李诚搬着小马扎过来,李世民看着就不顺眼,我们都跪坐,你弄个马扎算个啥?想想还是忍了!

    跪坐在地毯上,李世民低头看看,这地毯不便宜啊。下意识的扫了一眼李道宗。

    李道宗倒是浑然味觉,笑着解释:“此乃胡商带来的地毯。”

    胡商走丝绸之路来的,李世民发动战争揍吐谷浑,就是因为河西走廊被威胁了,丝绸之路不畅通,影响国家税收。

    “自成大才,将来可有打算?”李世民端起茶杯,喝一口茶汤,这才问一句。

    李诚毫不犹豫的回答:“愿做一农夫。”李道宗听了便道:“自成此法上阵之功,功赏几何?”李诚没防备,随口回答:“七品散官翊麾校尉,财务若干。打算回蓝田老家落户,从此耕读传家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一听这话,眉头就皱起来了,这怎么回事?李靖重点推荐,朕也提过这个人,怎么就一个散官打发了?哦,此人无资。李靖任命行军司马这个,属于临时任命,不能算数。

    本打算提拔一下,仔细一琢磨,此人胸无大志,即便有才,蝇营狗苟之辈,也难有作为。想到这里,李世民不免意兴阑珊。一般的青年才俊,有这个机会跟两位王爷坐着喝茶,还不得谈笑风生啊。这家伙,就惦记这回家种地,还惦记着挣钱?朕缺你那点蝇头小利么?

    心里不喜李诚,李世民便起身道:“不早了,回了。”说着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李道宗送到门口,多少有点失望,他知道兵部给李诚的封赏,打算接着给侯君集上点眼药。没曾想,李世民一点表示都没有,不应该啊。送到门口,李世民被簇拥着走了。

    李诚站在后面,心里冷笑,今天的作为,是故意而为。作为一个知晓历史走向的穿越者,李诚真的只想着过点平淡的好日子。没打算成就什么伟业,在皇帝面前,自然不提表现的话。

    李世民要做千古一帝的,所以才会很得瑟的说:天下英雄尽入榖中。

    离开之后,李世民总觉得哪里不对,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。回到大兴宫才一拍大腿,弄巧成拙了。自己是以李孝恭的身份出场的,李诚要是个聪明人,能表现的太热心么?再有,这小子故意表现的有点另类的不求上进,这是不想跟自己接近啊。是李孝恭。

    有点后悔,想想还是先看看,是金子会发光的,是坠子会从袋子里露头的。派人盯着就是了。有了这个想法,李世民觉得舒服多了,看走眼的遗憾没那么严重了。

    仔细又一琢磨,交代身边的太监:“那个李诚,不能放的太远,祖籍是蓝田的吧?种地哪里不能种,放在长安县。你派人给李靖传个话……”如此这般一番交代。

    崔成喜滋滋的回来了,有李玄运的推荐,还有功勋加身,加上一些运作,蓝田县令到手了。这地方好,回去能给二郎报喜了,还可以得意洋洋的告诉他:“以后见到县令要行礼。”

    蓝田好啊,不远不近的,有点啥功绩,很快就能传到长安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李诚还没回来,屁股还没坐热呢,吏部一个主事亲自登门,告诉他一个不幸的消息,蓝田县令没了,你做长安县令。态度很客气,但却一点解释都没有,收回之前的委任,换了一张新的,丢下就走。

    崔成欲哭无泪,看着手里的告身,不知道该说啥才好。长安县令好不好?很好,全国第一县啊。长安县令差不差?全国第一差。

    李诚这边一看李世民走了,知道对付过去了,赶紧准备走人。李道宗回来笑的很勉强:“吃茶,我们继续。”说好的喝酒呢?怎么变成了喝茶。李诚识趣的拱手:“家里有事,得回去了。”李道宗也没留他,送也没送,一个白丁要不是李世民看重,不值得他太重视。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mxtl/au9bce7heuymvlmdayuf9rxf3q==

    等到李诚走了,李道宗也有点恼火。觐见李世民,得到了这么个差事,打算趁机给侯君集挖坑,没想到李世民没反应。李诚的功劳加上李靖的推荐,兵部给的赏格肯定不行。这个结果,真是太意外了,李世民就是微微皱个眉头,这反应的太平淡了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