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章 墙头
    第四十章 墙头

    “虽然是奴婢,但是陛下有旨,这些农户,来去自由,我等不得约束,只能收租子。”高晋又一句话,说完就开始发抖,因为后面三人的眼神冒着森森寒气,手按照刀把上。

    高晋觉得自己就是一只待宰的鸡,脖子后面冰凉的,冷汗刷刷的冒。

    李诚回头扫一眼,冷冷的开口:“再闹就滚蛋。”这帮杀才,在战场积累的杀气,寻常人很难扛的住。他们倒是好心,只是不明白其中的关系。

    三人立刻扭开脸,李诚这才继续往前走,对高晋道:“这些都是小事,领我去主宅看看。”

    主宅很大,围墙后面的情况却不是那么乐观,怎么说呢?这个农庄是个半成品。就是盖到一半停工了。前面一个院子,正屋倒是盖好了,东西两厢则是一片荒地,草都长的老高。后花园什么的就不要提了,穿过正堂,后面的花园暂时是块菜地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围墙圈了一片地下来,就盖了居中的正屋。屋子里倒是很干净,平时想来不忘扫撒。李诚回头看看高晋:“平时你都住哪?这屋子里就你一个人?”

    高晋躬身道:“回主人,奴婢在前院搭了个棚子,平时住在那。这屋子里就奴婢和一对老夫妻,他们就一个儿子,战场上没了,陛下收留了他们,让老夫妻打扫庭院,每年收租的时候,拨给点钱粮,度日是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租子都是怎么收的?”李诚又问一句,高晋回答:“夏秋两季,收成的一半。具体到收的时候,全凭庄户自觉。这里的庄户,不用交税,只要交租子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微微皱眉,税收是国家的财政来源,怎么可以不交税呢?仔细一琢磨,这是皇庄,谁敢来收税啊?看上去这些庄户过的日子也很一般,不收税大概是皇帝发善心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,马上要收秋粮了,你去跟县里说一声,这里换主人了,可以来收税了。具体这个税该怎么算,主家一半,庄户一半吧。”李诚觉得还是照章纳税为好,不要占这个便宜。

    高晋很想说,没人来收税是好事啊,但是想想还是没说。李诚才是主人啊,照做就是了。心里却多少有点遗憾,别的勋贵和士族,部曲、隐户、私田,能省一点算一点,这位倒好,主动要官府来收税,不知道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李诚四下望望,发现没什么可看的时候,回头交代高晋:“今日就到这吧,冬日农闲的时候,庄户们出点劳役,陛下没有特别的交代吧?”问题很清楚了,这是李世民丢来的庄户,应该多是贞观二、三两年天灾的流民,就怕他们被皇帝的善心养出臭毛病了。

    “回主人,这是自然的。每年冬季,修缮水利,奴婢都会召集诸老,分派地段。庄户们也都知道是为了自己,踊跃的紧。”高晋照实汇报,李诚这才满意的点点头:“就这样吧,我回去了,明日再来。”搞清楚情况,李诚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回去还需要好好的谋划一下,这农庄还是有很大的用处的,做点啥事情地方够大。

    可以做的事情很多,但是不能一股脑的都开始,需要好好的规划一下。

    离开农庄,回到怀贞坊,经过武家门口的时候,李诚忍不住看了一眼。心道武则天有个姐姐,怎么没见过?回到崔家,崔成还没回来,李诚在后院搬一张桌子,拿出装订的本子,用鹅毛沾着墨水写规划。先把要做的事情都写出来,然后再根据轻重缓急,按部就班,不紧不慢的往前推进。想到的第一个事情,是这些老卒的安置,昨天晚上了解过了,都没什么手艺,非要说手艺,就是种地。就一个杜海,还有个婆姨,开个木匠作坊,就在前院,带几个徒弟,制作家具来卖。这是第一桩事情,其次是剩下的老卒们,回头问问,有没有愿意去长安县做衙役的。 不愿意就安排到农庄去住下,李诚就不信,三千亩地那么多人能种的完,就算种完了,还可以搞养殖嘛。

    正写着呢,脑门上挨了一下,低头一看,一个小土块。回头一看,墙头上趴着个小脑袋,又是小女皇在捣蛋。算算日子,这小姑娘虚岁十二,还有个姐姐,应该是十三岁。

    李诚露出一个微笑,两行洁白的牙齿也是穿越赠送的福利,不然一个烟鬼的牙齿不要太难看。很阳光很温暖的外形,却又不失稳重,李诚如果照镜子,一定给自己打满分。

    “诶,你家的包子,我想尝尝味道。”小姑娘真是一点都不见外,李诚点点头:“等着,给你拿去。”厨房里有早晨蒸的包子和馒头,李诚拿个两个碗,一样装了几个。

    围墙有点高,好在李诚的块头快一米九了,往椅子上一站,双脚一垫,送一碗上去,再拿起一碗,送上去。这时候才看见,梯子下面还有个女郎,接过两个碗,回头冲李诚一笑,小跑走了。就这一笑,李诚的魂差点被勾走了。这要是武约的姐姐,也才十三岁吧?这点年纪,就能生的如此烟视媚行?重点是女郎的身材高挑,绝对是李诚的菜啊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小手在李诚的眼前晃悠,武约很不满的瞪着李诚:“看傻了吧?别惦记了,早去年许了人家了。越王府的功曹贺兰越石。”李诚收回眼神,不爽的看了一眼武约,小姑娘明眸皓齿,身段婀娜,就是脸看着线条有点英朗。喜欢的人,觉得有三分英气,不喜欢的人比如李诚吧,就觉得破坏美感。

    李诚没说话,不紧不慢的下了椅子,端着要回去时,身后的武约叫起来:“生气了,生气了?别生气啊,我给你赔不是。”李诚回头一笑:“没生气,你还有别的事情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愿意陪我说话啊?”小姑娘的嘴撅起来了,这年月十三岁就能嫁人,十二岁是大姑娘了。“不是不愿意说话,是老这么爬墙头,被人知道了说闲话,对你不好。”李诚解释一句,小姑娘立刻开心的笑了:“没事,后院有个侧门,下回我走那边出去,正好对着你家后门。你给开个门就行,这样就没人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唐朝的小姑娘,都这么奔放么?李诚一阵牙根疼:“算了,你还是爬墙头吧。回头你娘拎着菜刀上门找人,我怕应付不了。”武约咯咯咯的笑了起来:“你这人,说话有趣的紧。”

    李诚低头继续写字,小姑娘又不高兴了:“诶,你怎么弄根羽毛在写字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写字比毛笔快啊,而且很方便。弄个瓶子装点墨水,带着走也方便。”李诚头也不太,继续做他的规划。武约看不清楚,有点着急:“诶,能给我看看么?”

    李诚一脸苦笑回头,看看墙头上的小姑娘。不禁暗暗叹息,她这个年龄的女孩,在现代还是个小学生呢。在唐朝,过两年就得进宫了,送上门去给李世民祸害。算了,我又不想改变这个时代,也没有这个能力去改变。李诚闪过一丝念头,立刻就放弃了。这小姑娘现在表面上看着单纯,骨子里却是个有大志向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在墙头上怎么看啊?我告诉你大概的内容吧。跟着我一起从草原回来的兄弟,一共是十八个人,其中一个带着婆姨。其他的都是光棍汉。既然他们选择跟着我,就得给他们安排好营生。三年内,都得娶上媳妇……”李诚讲了十几分钟,小姑娘就认真的听着,一双眼睛看过来,眼神里只有求知欲,没有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李诚心道,这小姑娘应该就是寂寞了,想找个人说话,再有就是求知欲比较旺盛。

    “明空!”有人喊了一嗓子,小姑娘立刻低声道:“走了,走了,被阿母知道屁股要打烂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了笑,看着她消失在墙头。不禁想起了一些才子佳人的戏文,又联想到了一个新的营生,安顿好这些老卒,有一阵子能闲着,找点事情做一做。写书么?嗯,可以考虑抄袭《聊斋》,以前看过古文原版。只是抄好了,怎么才能变成书,变成钱呢?

    唐朝连线装书都没有啊,雕版印刷还没诞生吧?农闲的时候,可以试试看。难点,大概就是油墨了,还有字体的问题。合适印刷的应该是宋体,嗯,就是这个了。记下来,免得忘记了。李诚在本子上又记下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搞雕版印刷好处很多,印书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则是扬名的手段。回头弄张小报纸,在市井之间叫卖,搞个故事连载就是了,这年月的人娱乐生活乏善可陈,读报纸是个不错的选择。嗯嗯,李诚又记下了一个事,报纸。

    这么一弄吧,发现事情很多。种地的事情好办,亲自教那些农夫就是了。其他事情,则需要一些时间来准备,对了,还有个事情差点搞忘记了,纸的问题。唐朝的造纸,还处在一个比较落后的状态。搞印刷没有纸,那就是白瞎。现在的纸,卖的可不便宜啊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