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一章 做事难
    第四十一章 做事难

    晚饭是饺子,在李诚的坚持下,家里称呼扁食为饺子。羊肉韭黄陷的饺子,味道鲜美,热气腾腾的一大碗下去,一脸满足的李诚摸着肚子在后院遛弯。

    崔成这家伙没口福啊,上任倒是很顺利,因为公事留在了县衙,晚上就住在那了。

    饺子没吃上,可惜了。好吃不过饺子,好玩不过嫂子。

    饺子有了,嫂子呢?李诚茫然四顾,隔壁有个未来的嫂子。

    呸呸呸,我可没有这种恶趣味。李诚假撇清,摇头晃脑的继续遛弯,墙头上又多了个脑袋:“诶!”李诚抬头,一个香囊丢过来,赶紧接住。

    “包子很好吃,这是我姊姊做的,算是给你的答谢。”武约笑起来就是个明媚的少女,谁能把她和那个恶名昭著的女皇联系起来呢?

    “你等着,我去去就来。”李诚招呼一声,转身就走。武约疑惑的看着李诚消失的背影。

    没多一会,李诚回来了,手里端着个大陶盆:“你运气好,正好下了一锅,我都端来了。”

    搬吧椅子,递给少女道:“拿好了,记住,这叫饺子。”

    “又骗人,这是扁食。”武约怼了回来,李诚笑嘻嘻的摆手:“拿去吃就知道了,这东西在我这,就叫饺子。以后跟我提到,必须说饺子。不然有好吃的不想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饺子就饺子,我回了。”武约回头,梯子下面站着一个少女,忙不迭的接过陶盆。

    “嘻嘻,又有好吃的,姊姊,我说的没错吧,李自成是个好吃且愿意分享的好人。”

    李诚这是没听到,听到必须是一口老血,小姑娘这么喜欢发卡,不是好习惯哦。叔叔带你去看金鱼。李诚没听到,脑子里浮现的是梯子下面那个少女的背影,忍不住骚情发作:“豆亭亭袅袅十三余,蔻梢头二月初。”后面两句不应景啊,春风十里扬州路,卷上珠帘总不如。

    还是先不抄了,等下次有机会再抄。哼哼,扬州是好地方啊,找机会去浪一下。

    生活,对于李诚来说,就是怎么舒服怎么过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十八条好汉的收拾行李,回家去了。万里远征而回,应该回家看看。吐谷浑一战,大家收获不小,加上李诚的因素,没人都能带回去不少的家当。有十个人决定去长安县当衙役,剩下的八个,杜海要留在长安城发展家具事业,其他的跟着李诚去农庄。这次省亲回来,直接搬过去。所以呢,好些东西都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诚的本意,也是要陪着牛大贵等人去蓝田看看,现代那个山村,这会不知道有没有呢。遗憾的是,农庄那边刚接受,必须去了解情况。准备上路的时候,崔成回来了,一身官府骚包的不行,拉着李诚的手道:“二郎,这次要帮帮为兄。”

    “嗯?啥事情,保证尽力。”李诚答应的很干脆。

    “李刺史上奏朝廷,推行城管和卫生条例,中朝通过之后,朝廷下令,在长安县试行。”崔成有点不好意思的低声解释,李诚长大了嘴:“啥?那个,我今天要去农庄看看啊,要不大兄另外找人帮忙?”

    李诚说着转身要走,却被崔成抓住衣袖,可怜巴巴的看着他,李诚幽幽叹息:“就知道那个农庄丢过来不是啥好事啊。”崔成频频拱手,陪着笑脸。李诚咬咬牙:“行,那就兄弟一起闯。长安城里多一个强项令,诚为大兄爪牙。”

    收拾收拾,一起出门,李诚关心的问一句:“京兆伊是哪个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京兆伊?本朝没有京兆府,长安诸事,归于雍州牧掌管。”崔成没想到这货小白至斯,脸上露出些许优越感。李诚倒也没在意:“没有京兆府啊,那雍州牧是哪个?”

    崔成差点从马背上掉下来,一脸关爱智障的表情。李诚倒是非常坦然,指了指自己的脑袋:“摔过,明白?”崔成点点头,认可了这个说法,赶紧给李诚科普:“(贞观)八年,越王李泰封雍州牧,十年,改封魏王,遥领相州都督。”

    贞观年间除了太子之外,待遇最好的是谁啊?李泰呗!这货差点就当上太子了,而且这货还是个文青。偏偏李世民就是喜欢他。想到这货的文青属性,李诚有点担心了,卖弄(抄袭)这种事情做的多了,名声是有了,伴随的危机也就来了。这个危机是啥啊?李泰呗。这货知道李诚写(抄)的诗,还不跟长了狗鼻子似得嗅过来,那还能叫文青?

    李诚浮想联翩,有点走神的自言自语:“原来是这个文青,md,文青是病啊,得吃药。”

    崔成听傻了:“二郎说啥呢?文青,病,还要吃药?”

    李诚摇摇头:“没啥,就是想提醒大兄,离魏王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崔成翻翻白眼:“为兄就算想靠近魏王,那也得能靠的上啊。雍州诸事,主管乃州府长史。魏王不过挂个虚名罢了。”李诚听了立刻明白了,感情这货就是吃空饷,没想到唐朝已经这么干了,看来很多现代的很多东西,都是从历史学来的。

    雍州长史是谁?李诚正准备问呢,脑子里给出了答案——杨纂。《从善第二十》说的就是杨纂的事情,李世民因为一桩案子,还夸杨纂知晓大义。

    到县衙,见过县丞、县尉,这就是一个领导班子。李诚没有引起众人的注意,都拿他当崔成的跟班看待。对此李诚也不在意,崔成召集班子开会,传达朝廷下达的政令。城管及卫生条例,在鄯州取得了不错的效果,现在决定在长安推行。

    传达了上面的意思后,崔成就不说话了,其他人也不说话。具体的内容,已经下达到三位县主管的手里,大家也都看过了。但是怎么去执行,这个问题没人愿意出这个头。崔成是想看看大家的反应,县丞和县尉,则是不愿意挑这个头。太容易得罪人了,这是长安啊。一个不小心,得罪哪个权贵了,说的夸张有点,被人打死了都没地方讲理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,都不说话么?”崔成忍不住了,看看两个下属,县尉站起来,说了一句:“内急,去一下茅房。”说着先跑了,面对崔成的视线,县丞就像便秘一般,憋的一头汗说不出话来。崔成见状叹息一声:“既然你们都不说话,那这个事情你们就别管了。后果如何,本人一力承当。只是丑话说在前面,事情做起来了,二位不要拖后腿就行。将来看见了好处,有的人也别红了眼珠子往里头伸手。”

    县丞擦了擦汗:“那啊,那是。”崔成挥挥手,示意他下去。李诚在一边一直没说话,他没有从政的经验,自然不会出来浪。

    “二郎,你都看见了。”崔成很无奈,李诚点点头:“做事难啊!古往今来,莫不如是。既然选择了要做,那就必须做好。做事情,必须要有充分的准备,这个事情其实不难办。难的是找对做事的人。要我看,先把部门搭建起来,然后往里填充人手。这些人手,必须是大兄弟的人,不然大兄颁布的命令得不到执行,事情还是一场空。”

    崔成点点头:“此事,为兄早有盘算。从鄯州回来的老卒,十人充入城管。再招募一些人手,差不多就行了。”李诚点点头:“还有一点就是财政,没钱你就养不起人。这个事情的初期,想收到钱不现实。为避免招人口舌,先做好足够的宣传,把声势造起来。”

    崔成笑道:“二郎,你我好好商议一番,弄个章程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有朝廷政令,名正言顺,但还不够。具体到条例的各个细节,这些内容需要广而告之,避免不教而诛,招人非议。所以,此事当以宣讲为先,而不是着急立刻推行。”李诚很清楚长安和鄯州有巨大的区别。在鄯州,李玄运一手遮天,他说了算。有他的命令,李诚在执行条例的时候,根本没有顾忌。天高皇帝远的地方,这个年代的交通和咨询,喊冤你都没地方。就别说没冤枉你。

    长安不一样,天子脚下,首重和谐。凡事都不能急,必须一步一步扎实的往前推进。

    “此事可以令县衙的书办,转抄条例,四处张贴即可。”崔成把事情想的有点简单了,贴几张布告就能搞定么?这可是长安,你贴了布告,不等于大家都看见,看见了不识字的人怎么办?李诚摇摇头:“这还不够,还需要一些宣讲员,在长安县治下的范围内,人群聚集的地方,广泛的宣讲条例,张贴布告。”

    “可!”崔成点头认可,两人就这么一条一条的来,在县衙里呆了整整一天才回去。

    晚上回到家里,两人又是一番商议,轮流执笔,天明十分,操作的章程渐渐的清理出来。

    忙了一个通宵,李诚倒头就睡,崔成可怜兮兮的还要去上班。做他的分内事,县令的权利很大,可以说长安县内任何事情,他都要管,现在还要兼顾这个事情。

    崔成早晨第一件事情,就是给朝廷上奏折,要求拨款,成立新的部门。不能把事情一股脑的丢给长安县,上面有拨款,下面有名义,事情才好做起来。其实就是讨价还价。这是李诚出的鬼主意,做事可以,朝廷得看的到,会哭的孩子才有奶吃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