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二章 领导说话的艺术
    第四十二章 领导说话的艺术

    “顺风不要浪,逆风不要坑,发育要猥琐,抢龙要风骚,推塔一波流,装完逼就跑。”一觉醒来,李诚神神叨叨的念着,做了个梦,大学的一帮室友,网吧里集体开黑。醒来就犯魔怔了,看看四周的环境,清醒了。看来真的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对着崔成的奏章,脸黑的像锅底。讨价还价呢?除了那个小子,别人想不到这招。崔成这后生,被李诚带坏了。看看其他几个股肱大臣的表情,同样是很精彩。区区一个县令,居然上一道奏折跟朝廷要钱,理由是朝廷下的政令,需要钱才能推行。

    那天在李道宗家里,李世民被李诚装出来的假象迷惑了一下,小心眼的皇帝惦记上了李诚。李诚的一举一动,都逃不过皇帝的耳目。别让我抓到你的毛病,哼哼,居然不乖乖的听话,不肯为国出力的混蛋。

    “户部肯定是不会出这个钱的。”老帅哥房玄龄开口了,言简意赅,朝廷没钱。

    马周,长孙无忌跟着点头,附议。屁大的事情,也要跟朝廷要钱,真真胡闹。

    魏征这时候开口了:“陛下,臣以为,应由少府监出资。”言下之意,皇帝掏私房钱。

    李世民的脸更黑了,但是没发火,魏征这个喷子惹不起,忍了。

    “李玄运上奏称,鄯州推行城管,不用国库一文钱,还能养吏百余,怎么到了长安就不行了?拟旨,有钱要办好,没钱也要办好。告诉崔成,朕给他当后盾,放胆去做。”说话的时候,李世民的脸都扭曲了,一股浓浓的狰狞意味。

    刷刷刷,房玄龄笔走龙蛇,一份旨意拟好了,连落款都省了,真是皇帝的知心人。李世民看一眼,点头认可。直接让人送到长安县衙,没落款没用印,开头也不是什么“门下”那种极为正式的格式,可以说就是一份不正式的圣旨,换个不识趣的家伙,肯定就不买账了。

    这么不正式的东西,魏征居然没喷,闭着眼睛当着没看见。作为一名合格的喷子,魏征深谙掌握时机之道。为喷而喷,那是撒泼,不是喷子。这种小事,不值得开喷。

    崔成拿到这个“圣旨”,真是欲哭无泪。灰头土脸的回到家,李诚正在梳洗呢,回头一看一脸苦相的崔成,不紧不慢的擦了擦脸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看吧。”崔成递过来,李诚看完之后,不明所以:“很正常啊?没什么不对的?”

    崔成怒道:“怎么正常了?就这么一番没头没尾的话,连个落款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李诚明白了,这不是圣旨,就是随便写的个条子。问题是,这条子是皇帝让人写的,不能作为圣旨来用,但却是有效率的。只是这效率不在面上,在桌子底下。

    李诚咂嘴:“大兄,你还想怎么样嘛?陛下的意思就是没钱,你看着办好咯。”

    崔成怒道:“我还能变出钱来么?总不能让我掏钱吧?”

    李诚仔细的看看崔成,想到了一个问题:“大兄,火气有点旺,你该娶个嫂子了。”

    崔成得到这么一个答案,气不打一处来,怒道:“赶紧想法子,想不出来别吃晚饭。”

    李诚悠悠的叹息一声:“大兄,陛下那里好的你不学,耍赖倒是学个十成。不就是钱么?你且等着,先让下面的人四处张贴告示,等那些老卒回来了,我保证给你弄到钱来。”

    “真滴?”崔成立刻换了一张脸,笑眯眯的很是可恶。

    “把心装回去吧,我这个二郎,就是给你冲锋陷阵的。没有陛下的意思,我都能弄到钱,何况现在陛下还有这么一张条子。”李诚笑的很轻松的样子,崔成把条子塞给李诚,开心的转身走了:“我回县衙去,明天就派人贴告示,今天必须全部抄出来。”

    李诚看看条子,一头黑线,上面就没头没脑的四个字:没钱,酌处。

    mmp,古往今来的领导说话艺术,真是从来都没变化。李诚悠悠的叹息一声,转身走向厨房,心中悲愤难消,晚上做个什么菜吃来泄愤呢?

    狠狠的收拾了一番李诚,李世民很开心。回宫后得意的问身边的大太监:“情况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崔县令召集书办,正在抄写布告,明日到西市张贴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乐了:“竖子,我还收拾不了你?敢找朕要钱?让你讨价还价。对了,那小子在干啥?”太监回道:“睡到午后起来,见了崔成一面,回屋子里写写画画,具体不详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本来还挺开心的,一听这就皱眉了,这小子又要搞什么鬼花样?

    好好的一个皇帝,就为那么一点小事,跟一个暂时还是布衣的白丁较劲,还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这事情也不怪李世民恼火,一般的人在那种场合,看出是皇帝来了。还不哭着喊着,跪求抱大腿表忠心啊?李诚这货怎么说的,要去种地,要当农民,要修地球。打着种地的旗号,行不肯为朕效力之实,不收拾你收拾谁?

    李诚起了个大早,后厨里崔禄的两个媳妇,早早起来蒸好馒头,煮好了小米粥。李诚吃饱了,牵着马出门去了,也不带个跟班。

    “李郎君。”经过武家的门口,有人叫一声。回头一看,两个少女,身后还跟着一个杨氏。门口一辆马车,一个赶车的老汉。

    “女郎召唤,有何差遣?”李诚笑呵呵的问一句,看上去很轻佻,确实也很轻佻。眼神一直盯着人家姊姊看,你想干啥?

    武约撅着嘴,正要闹,脑门上挨了母亲一下:“不知礼。”说着上前冲李诚微微一礼:“见过李郎君,秋风渐起,带小女们去置办换季的衣裳。”

    李诚是没见过唐朝有钱人家的女子穿戴如何,但是看两个小姑娘的衣服不是很新,这会不穿新衣服,说明家里条件不是那么好。仔细琢磨也是,武元庆、武元爽对待杨氏失礼,史书上很简单的记载,体现在具体的地方,可能就是态度和生活必须品上。南北朝之后,北方大户人家里头,都是大妇当家。武士彠是并州(今太原)文水县人,寡居的杨氏不在老家呆着,跑到长安来生活,这就很说明问题了。没有经济收入,自然过的就紧巴巴的。

    武约固然漂亮,小小年纪就是个美人坯子,但武顺却更对李诚的胃口。柔柔弱弱的,低头不说话,小脸红扑扑的,看一眼就令人生出保护的**。她做的香囊,李诚没带着,放在箱子里呢。

    杨氏上前,李诚不敢乱看了,正色拱手见礼:“见过夫人,巧了,在下出门去找裁缝。”

    武约笑道:“郎君要做衣服么?姊姊的手巧,让她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着摇头:“不是我要做,大兄奉命推行城管,在下帮着想了一套制服的样式,让人做了给城管穿上,统一的制服,看着精神一些。再有就是让人一眼就能认出来。”

    杨氏抬手,又给武约一下,老实了,后退低头。杨氏快六十的人了,看上去却不过四十出头的样子,身段袅娜,微微欠身:“小女无状,郎君莫怪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着摇摇头,脑子里突然产生一个 念头,脱口道:“不碍的!如果夫人和女郎有暇,这些制服不妨交给你们来做。布料由我来买,工钱是不会少的。”李诚说完就后悔了,杨氏的脸色有点迟疑,上下打量一番李诚,觉得他不是在侮辱自己,便笑了笑:“老朽和明空,并不擅长女红。倒是长女顺,精通此道。家中还有几个陪嫁的老妪,也是此中好手。郎君要是不嫌弃,只管把样式和布料拿来,算是给她们挣体己钱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杨氏出身大户,就算是卖婚,贴身陪嫁的女人也不会少。武士彠死了,这些女人生活上只能依靠杨氏,可能是变卖家当,也可能是别人周济,生活上确实会有困难。这还仅仅是个开始,一直到武约在宫内站住脚(那会叫武媚娘了),才算是有所改善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中苦难只是相对的,武家兄弟再过分,也不敢让杨氏吃不上饭。只是比起武士彠在的时候,杨氏和两个女儿的生活水准,大大的降低了。尽管如此,李诚提出的建议,还是显得有点唐突,但杨氏却坦然接受了。这个女人不简单,这么做肯定另有目的。

    李诚这家伙素的时间太长了,看见武顺就有点收不住心思。其实武顺也还小啊,才十三岁,可见李诚也是个禽兽级别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如此,不妨一同去集市看看?”李诚昏头了,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。

    杨氏却只是微微一笑:“也好,劳烦李郎君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策马在前开路,杨氏带着女儿们在马车上。李诚才发现,马车上还有一个小的,也是个女孩。心中不禁暗暗佩服武士彠和杨氏。两人结婚的时候都快五十了,居然还能连着生三个女儿。武士彠够猛的,杨氏这个高龄产妇也不差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