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七章 一言不合赏宅子
    第四十七章 一言不合赏宅子

    两晋以来士族非常之吊,达到一个什么程度呢?去看看衣冠南渡之后的东晋就知道了。贞观六年,李世民打着反对“士族卖婚弊端”的旗号,下令编纂《氏族志》。其根本目的,在于扶持庶族地主,压制旧士族势力,加强皇权。

    然而贞观十二年《氏族志》编成,排第一的还是崔。那种“你也配”的嘴脸,令李世民怒了,就问你改不改,不改剁了你丫的我自己来。这帮士族真是脑子秀逗了,也不看看刀把子在谁手里。皇帝下令编撰都敢这么干,关键是后来改了之后,李世民也没把这些人怎样,可想而知士族的势力有多大。贞观风气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现在是贞观十年,《氏族志》还没编好,但李世民已经在迫切的想收拾这帮旧士族,给他们添堵的同时,培植自己的小弟。李诚很想跪求李世民放过,被让自己去当枪。很明显,这注定是没有结果的事情。给皇帝当枪,死不死是将来的事情,不当枪,现在刀子就能落下来。两害相权取其轻,先渡过眼前这一关再说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人类已经无法阻止李世民针对世族搞事了!

    李诚的想法,很对李世民的胃口,甚至有点迫不及待的想看见结果了。可惜事情不是朝夕可成,必须有足够的耐心。两人站在前院里聊了半个时辰,午饭的时间快到了,后面出来个崔禄,低声道:“李郎君,该吃午饭了。”老管家有点晕乎现在,外面那个好像是陛下啊。

    “正好,朕就在这吃一点吧。”李世民一点都不客气,李诚对这种差使人干活,还要吃别人的饭的家伙,可谓深恶痛绝,但却毫无办法。很不甘心的看看李世民:“陛下,臣家里的余粮也不多啊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直接给气乐了,指着李诚左右顾盼,没熟人帮忙,回头笑道:“谁带了钱了,给他一吊。”身后上来个帅哥,丢给李诚一吊钱,眼神复杂的看着这个找皇帝要伙食费的家伙。这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了。

    “钱你收了,以后朕来吃饭,就不再给钱了。”李世民还调侃了一句,李诚飞快的把钱退回去:“陛下这钱臣还是不要了。”李世民听了哈哈大笑:“竖子!”

    李诚嘴刁,中午吃的炒菜,这年月的猪肉有点骚,属于贱肉,还没有酱油。李诚也不吃,中午炒的青菜,韭黄炒鸡蛋,还有就是饺子了。

    饭桌上李世民一点都不客气,筷子飞舞吃的很爽,完了表扬一句:“自成家中厨子不错,会有朕让御厨派人来学,一定要教会。”李诚捏着鼻子认下了,李世民吃的不算多的,带来的十几个人,一人能吃十个包子,这才是李诚痛心疾首的地方。

    擦擦嘴,李世民道:“自成,给朕写一副字。”好吧,这连吃带拿的,李诚心如刀割。

    看见李诚手上缠着绷带还亲自动手磨墨,李世民不免皱眉:“怎么,自成身边连个下人都没有?手上有伤呢。”李诚没当一回事,摇摇头:“宅子是义兄崔成的,在长安臣连个自己的家都没有,就不去考虑那些了。这点伤也不算啥,没伤到手指就不要紧。陛下要臣写点啥?”李世民听了表情不变,淡淡道:“自成看着写。”

    写点什么好呢?李诚摸着下巴,这是一个绝好的马屁机会啊。既然要拍马屁,就一次拍到位,李诚咬咬牙,不要脸了,刷刷刷的写了一句话:“天不生陛下,万古如长夜。”

    这马屁太给力了,屁不惊人死不休!李世民先是狠狠的一愣,随即面红耳赤,转身捂嘴剧烈的咳嗽。好尴尬啊,但是为何又很爽呢?

    再回头,一看李诚要收笔了,指着纸面:“过了过了,落款!”假模假式的客气都省略了!

    “臣忘记了!”太尴尬了,小伎俩被发现了,其实就是掩耳盗铃的举动。李诚这一笔赵孟頫,唐朝还真没人能写的出来,看字就知道谁是古往今来第一马屁高手。一边写落款,李诚一边在心里腹诽:口嫌体正直!

    李世民心满意足的走了,回到大兴宫,满心欢喜的欣赏李诚的字。没想到唐朝第一喷子魏征来了,外面的人拦都拦不住,内宫也没人敢拦他。长孙皇后去世后,李世民在宫里修了观层,能够遥望昭陵。有一次李世民指着昭陵问魏征:“看清了么?”魏征说没看清,李世民急了:“怎么没看见啊,那是昭陵啊?”魏征回答:“臣还以为是献陵。”没多久,李世民就下令拆掉了观层。

    看见魏征,李世民把字藏在身后,没想到魏征眼睛挺贼的:“陛下藏甚?”

    李世民尴尬的笑了笑:“没甚,没甚。爱卿来此何时?”魏征道:“先放一放,让臣看看陛下藏的甚。”李世民知道不答应肯定没完,无奈的把字递给魏征。

    魏征接过来看一眼:“好字!”李世民露出笑脸,下一句魏征又道:“臣请诛此獠!”

    看见魏征的手指着李诚的落款,李世民嘿嘿的笑了笑:“玄成不必如此,戏言尔。”

    就在李世民以为魏征要穷追猛打的时候,魏征却道:“原来是戏言,臣莽撞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很意外,却觉得不是什么好事。魏征现在算了,不等于以后算了。

    魏征先求见的事情,高甑生诬告李靖的事情查清楚了,请陛下裁断。

    处理完高甑生的事情(处理结果请自行百度),魏征又提了几个事情,李世民都一一接受。魏征走了之后,李世民才明白亏大了,答应了魏征很多不平等条约。而且魏征不是不发作,而是现在不发作,先拿到一把好处,再留下了一个把柄。李诚现在不过是个小人物,将来如果成长起来,魏征一定会弄死丫的。你拍这么无耻的马匹,佞臣!

    中秋节即将来到,崔成的游园活动被上面打回来了,让他少生事端。无奈之余,回家跟李诚喝酒,喝完了还要回县衙值班。长安县是大县,有县尉六个(前文没说清楚),分管六曹。中秋节放假三天,但是崔成没法休息,还要指挥一些人到处宣讲新的城管和卫生条例。宣传上在唐朝来说,力度算是比较大了。当然这些都是要花钱的,只能从县里的经费中挤一挤。好在县令的权利够大,下面的县丞和县尉呢,也没有拖后腿。

    崔成还是很遗憾,李诚的方案如果能得到实施,效果一定会更好。

    李诚在家里哀叹从此上了皇帝的贼船,要成为士族公敌的时候,内官登门宣旨。内容还是口谕,还有一张房契,地点在殖业坊。李世民一言不合就送房子?李诚第一次觉得,跟皇帝混也不是全都是坏处。一块从草原收获的银锭递过去,内官熟练的收起来,表示要带李诚去看看新居。李诚纠结了一下,表示今天还有别的事情,明日再去。

    内官满意的告辞离开,回去汇报工作。李诚拿着房契在那暗暗思虑,要不要搬家呢?隔壁就是武家的宅子,就这么走了很不舍得。武家小娘真是俊啊,要不是怕李世民打死我,都想求他帮忙破坏他人婚姻,把武顺夺过来了。

    算了,做人还是要有点道德底线的,喜欢未必一定要在一起啊。

    崔成回来了,习惯性的进了李诚的屋子,见他坐在桌子边,对着房契发呆,上前一看道:“自成买房子了?还是殖业坊,兴产殖业,好地方啊。”李诚一听这话明白了,李世民这房子不是随便给的,是有别的含义在内。跟着皇帝混,兴产殖业,人丁兴旺,步步高升啊。

    居然用这个来腐蚀我?不知道我这个人经不起诱惑么?

    “这不是买的,是陛下赏的。”李诚解释了一句,崔成脸上一喜:“听禄伯说了陛下来过的事情,昨日忙晕了,忘记问有何好事?”

    李诚看看他:“你怎么知道就是好事?”崔成脸色一惊,坐下道: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以后大兄自然会知道,现在不能说,答应陛下的。对了,这房子我不打算去住,要不这样,我跟大兄换一个宅子,你搬去住,这宅子归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能占自成的便宜?”崔成脸色一变,很不高兴的样子。殖业坊那是市中心,距离朱雀大街,就隔着一个光禄坊,过了朱雀大街,正对着皇城,附近住的都是权贵。相比之下,怀贞坊的位置就差的多了。

    “跟我还分这么清楚干啥?我琢磨着,大兄年龄不小啊,赶紧娶个嫂子回来。大兄不娶亲,我只能干等着。有个地段好的宅子,找嫂子也容易不是?”李诚找了个借口,其实就是在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崔成还要拒绝时,李诚又道:“我看上了隔壁的小娘,大兄就当是成全我呗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崔成露出猥琐的笑容,手点了点李诚:“好啊,原来如此。这样,中秋三日休沐,为兄带你去尝尝滋味,免得在家里苦熬着,这可是长安城,不是鄯州那个破地方。”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