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八章 烟花之地遇故人
    第四十八章 烟花之地遇故人

    对于唐朝人来说,长安城里好玩的地方太多了,东市西市,胡姬有的是,站在酒家门口招揽客人,进门上楼,叫上一二胡姬陪酒,给的钱够了,成其好事自有地方。类似胡姬这样的算是中档小费,真正高档小费的还是青楼楚馆。

    用文化人的语气说:胡姬粗鄙,做的都是皮肉买卖。

    李诚手上还缠着绷带呢,自然就不想去了。但是崔成生拉硬拽,给他拉走了。

    两人常服并骑,崔成精神抖擞,一边走一边炫耀当年他的光辉事迹。很快就暴露了这货的底细,十四岁就骑了家里的丫鬟,十五岁就混迹烟花之地。十六岁爹死了,大妇凶残,母亲不久病逝,陪嫁的滕妾都被遣散,十六岁生日没过多久,崔成就离家而走。

    这是过了不少年好日子的富二代,不像李诚这种吊丝。

    平康坊,这地方可以理解为红灯区。崔成立马街头,看着这里因为假期一片繁华景象,不禁感慨万千,就差喊一句:“我胡汉三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自成,看看这般景象,作诗一首如何?”崔成一开口,李诚便警惕的看着他:“大兄末不是要以诗娱妓?”崔成一本正经的回答:“没有的事情,离开多年,当年相好的姑娘,老的老,散的散,赶紧作一首诗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是要悼念大兄的青春啊!”李诚犯难了,本打算抄“当时年少青衫薄”,人家韦庄说的却是江南旧事,牛头不对马嘴的。算了,随便来一首吧,于是咳嗽一声:“香帏风动花入楼,高调鸣筝缓夜愁。断肠关山不解说,依依残月下帘钩。”

    崔成听了喜上眉梢,抚掌道:“应景,应景,断肠关山不解说,好好。”

    “别只想着诗好,你带钱了么?”李诚想起最要紧的事情来了,玩可以,回头别没钱买单啊。崔成得意洋洋的拍了拍马背上的背囊:“自然是带足了钱财,才敢到这烟花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就好。”李诚笑道,为自己贴上藏好的金叶子感到庆幸。在鄯州的时候,缴获的金银不少,银子铸锭,黄金打成金叶子,随身携带方便。李诚不管何时,都带着二十两。

    “就这家了!”崔成一指前方一座两层小楼,李诚扫一眼,青楼居然不是青色的,就是一般的木制两层小楼:“以前来过么?”李诚搞一个突然袭击,崔成也没防备,点点头:“然也,物是人非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老板也够抠门的,门柱子都掉漆了,也不刷一刷。”李诚忍不住吐槽。

    崔成翻身下马,李诚随后跟进,二人牵马上前,门内龟奴二人出迎。一牵马,一领路。李诚拉住崔成,低声问:“身为长安县令,入烟花之地,被人知道了不妥吧?”

    崔成压低了声音,有点小激动:“你不说,我不声张就没事。走吧,走吧。”李诚看看日头,这才是下午四点的样子啊,你这是多饥渴啊。

    没等李诚吐槽,被崔成拽着进去,背囊挂在李诚的肩上,搞的像个随从。

    进门是个小院子,栽了些花草。正堂颇宽,甚是安静。带路龟奴拱手:“客人稍候。”说着转入内里,李诚四周看看,布置的跟居家一样,未见得有多奢华。墙上有字画,走近一观,也不是什么名人的手笔,而是个叫做明月的人。想来是这里的姑娘。

    崔成背着手东张西望,一副焦急的样子。李诚也不去管他,其实在鄯州崔成也有地方嗨。可能是那边的姑娘不合意,回到长安又憋了一段时间,这才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这种地方李诚在现代也不是没去过,一个关系不错的收购商就带他去过夜总会。相比之下,唐朝的烟花之地,看来也应该差不多。

    门帘一挑,出来个女子,三十来岁,手持团扇,体态丰盈,红裙彩衣,淡扫蛾眉,步摇轻摆。身后跟着一个小丫鬟,一身青衣,妆扮简单。

    女子上前见礼:“客人来的好早……。”说一半,对上崔成的视线,停下了。崔成一脸的惊喜,一直盯着这女子看,良久才微微颤声:“可是若儿当面?”

    女子犹豫了一会,疑惑的低声道:“崔郎君?”两人相对,一脸惊喜,执手相看的样子 ,李诚歪歪嘴,心里吐槽:“原来是老相好,看来今天要大出血了,这种地方杀熟客最拿手。还是个来此悼念青春的熟客,哥的金叶子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都说不出话来,李诚在一边冷眼相看。好一阵,崔成才叹息道:“一别八年,故人犹在。”看着感慨不已的崔成,李诚心里一凉,完蛋,文青病发作了。

    若儿应道:“一别八年,妾年华不在,君风采更胜往昔。”

    套路,全是套路!李诚还没法开口说话,这会崔成沉浸在过去之中,打断他会很恼火。算了,不就是钱么,钱挣来就是要花掉的。心里如此安慰自己,想到怀中二十两金叶子即将不翼而飞,为何却有心如刀割之感?

    抹了一把辛酸泪,崔成擦了擦眼角,一手抓住若儿的手不放,一边指着李诚:“成之结拜兄弟,李诚,字自成。这位是若儿,当年故人。”

    李诚上前,微笑拱手:“见过若儿姑娘。”若儿听了噗嗤掩嘴一笑:“李郎君好生嘴巧,妾人老珠黄,不敢当姑娘二字。如今仰仗数女为生,但求平安终老。”

    假设这女人十五岁被崔成骑了,八年以后,也就是二十三岁。如果在现代,二十三岁的女人,算老也不算老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说老,是因为更幼的站起来了,开口闭口老女人。说不算老呢?现代二十三岁没结婚比比皆是,三十岁不嫁人都大把啊。

    在唐朝,眼前这位二十三岁就浪不起来,改行做妈妈桑了。好残酷的现实。白居易笔下那个老大嫁作商人妇的琵琶女,一定也是差不多这个年龄退役的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李治真是个yujie控,或者说有恋母情结。不然武则天哪有机会啊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站在外面了,去里面坐,喝茶叙旧。”崔成满脸的欢喜,李诚满腹哀叹。

    内堂有塌,小桌子摆在上面,李诚见状不免暗叫庆幸,不用跪坐了。

    “二位郎君稍坐,妾让人端茶具来。”若儿笑着招呼两人落座时,李诚一抬手:“我不喝茶,给碗水就行。”一句话把若儿说傻了,这人恁粗俗?茶都不喝,你来这里就要直奔主题么?想着不免哀怨的看看崔成,那意思你说说他呗。

    崔成笑道:“若儿误会了,自成喝不了茶汤。”这句解释下来,若儿表情稍缓。看看李诚,白面无须,十七八岁的少年郎,怎么就喝不了茶汤呢?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不如叫女儿出来作陪,明月乃妾一手带大,粗通琴棋书画。”若儿换了个套路,李诚不是不喜欢喝茶么?弄一桌子酒菜,你一边吃喝,一边听曲好了。再不济,姑娘陪着你下棋,总不会怠慢你的。

    崔成听了哈哈大笑道:“若儿,不怕告诉你,自成诗才不让子建,书法自成一家,不出半年,才名必满长安。唤你家女儿出来,让自成赋诗一首,名声大噪可期。”

    若儿听了半信半疑,还是转身出去,没一会领着两个女儿出来,浓妆艳抹,亭亭玉立。李诚只是看了一眼,便淡淡道:“去把脸洗干净,豆蔻年华,理当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。”

    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。好句,好句。”若儿也是读过一些书的,理解能力足够。不免抚掌称好。崔成听了哈哈大笑:“可服气?就凭这句,你家姑娘名满北里也。”

    若儿欢喜不已,连连道福:“这就让明月、桂香去洗脸。”

    正在暗暗给自己装的b大了个满分的李诚,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两位低眉顺眼的姑娘,一起看了过来,眼神里带着惊讶。若儿不免好奇道:“李郎君怎么了,哪里不对?”

    本着万一能免费的心态,李诚继续接着装:“八月桂花遍地香,寻常人家的女儿,八月生人,取这么一个名字也没什么。在此地,窃以为不妨称作秋香、秋絮、秋萍。”

    啥意思呢?你这地方是卖b格的,取桂香这么一个俗的名字,难道不想要“格”字么?

    崔成一脸喜色的凑趣:“秋香二字倒也好切合,秋絮,秋萍,多了一分凄凉。”

    李诚淡淡一笑:“身世沉浮雨打萍,身如秋絮漫天舞。要的就是这个无根飘荡的调调。”

    崔成脸上一惊,疑惑的看看李诚,就差问一句:“阁下是老司机乎?”

    李诚一脸淡然,微笑不语,若儿却抚掌赞道:“好,好,妾取秋萍二字。”

    李诚还是微微一笑,一副你满意就好。然后暗暗的给自己点赞,又给自己的装n打一个满分。嗯,不怕自己骄傲!

    两个姑娘回去洗脸,若儿看看李诚,凑到崔成跟前低声道:“崔郎君,跟妾身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回头对李诚道:“李郎君稍坐,明月、秋萍一会就来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对狗男女**的样子,手拉手走了,李诚心里莫名悲愤,低头看看右手,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