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四章 制造舆论
    ..,

    第五十四章 制造舆论

    市署官员被怼的无言以对,谁敢说长安县在西市没有执法权?

    “崔功达,你等着被参吧!”留下一句狠话,市署官员走了。

    崔成坐在一棵树下,椅子坐着就是舒服啊。其他的活不用他了,坐在这里等着就好。

    “九月一日开始,西市道路以及卫生管理,由长安县衙下属城管局管理,崔明府兼任局长。西市各商行,根据占地面积大小缴纳卫生管理费。”李诚走到下一家,明目张胆的夺权。市署小吏在一边看着,肺都气炸了。断人财路,杀人父母。一溜烟跑回去报信不提。

    李诚带着人一路扫荡,有第一家做例子,后面的不管是什么商铺,都乖乖的服从管理,该罚款的交罚款,该服劳役的登记在案。小商小贩,没有受到刁难,就是警告他们,做生意可以,走的时候要保持摊位的干净整洁,不许占道经营,必须到指定的地点售卖,不然下一回抓到就重罚。

    城管在西市的第一次执法,即将胜利结束的时候,一阵急促的马蹄生传来。马背上李道宗翻身下马,手持马鞭站在云客来门口,气急败坏的怒吼:“谁干的?给我滚出来。”

    崔成就在附近的树下,看见这一幕坐不住了,站起来望了一眼,赶紧派人去找李诚时,发现他已经来到。正带着人不紧不慢的走向李道宗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!”李十三一阵叫唤,眼泪汪汪。李道宗气的脸都黑了,指挥亲兵去解救时,听到身后有人不疾不徐的说话:“我看谁敢解开他?”

    亲兵以为自己听错了,下意识的停下来。李道宗闻声回头怒视,看见是李诚时,也是狠狠的一愣。但是李诚一点都不客气,拿出小本本,刷刷刷的开一张单子,递给李道宗:“任城王,这里是西市,人流密集,根据新的城市道路管理条例,你的行为构成了闹市纵马的违法行为,依照规定,罚款十贯,明天记得派人去长安县衙交钱。”

    随着李道宗的到来,围观看热闹的人可不少。这位是宗室的大人物,任城王,朝廷的大佬,刑部尚书。按道理他的出现,李诚应该很怂才对。谁都没想到,李诚上来就给李道宗开了一张罚单。李道宗看清楚是李诚,心头的怒火散了一半。别人不好说,李诚最近深的李世民的信任,先赏的农庄后赏的宅子。这么大的动静,李道宗怎么可能不知道?

    “你先等等,怎么是你啊,李自成。”李道宗收起了高高举起的鞭子,他可以拿马鞭抽李诚一顿,李诚未必会反抗,但是后果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“任城王先别着急,把罚款交了吧。”李诚手里拿着罚单呢,李道宗气乐了,回头对店里的伙计:“拿十贯钱来。”十贯钱可不少,得用袋子装。李诚收了十贯钱的罚款,交给身后的城管,这才冲李道宗笑道:“鄯州城市管理的新政,朝廷的意思在长安县试行,王爷不知道?”李道宗点点头:“知道,这有你李自成什么事情?平康坊的清倌人,哪个不在对你李自成翘首以盼?你不去那逍遥快活,跑这来捣什么乱?”

    现场关中摔倒一大片,都是给惊吓的。这人太牛逼了,直接给王爷开罚单,王爷还不生气,让人把罚款给交了。大家正好奇这人是谁呢?李道宗给出了答案,名满长安城的大才子李自成。正所谓:红颜不识李自成,貌若天仙亦枉然。

    原来,这就是李自成!看着白白净净的一个布衣!现在是城管的一员,形象太颠覆了。

    听说前方出现长安城的风云人物李自成,围观群众沸腾了,纷纷表示要看看活的。

    “给王爷一个面子,放了他吧。不过让他明天记得清扫这条街道,不许然人代劳。”李诚一指李十三,李道宗微微皱眉:“李自成,我在跟你说话呢。”这就是不耐烦的表现了。

    李诚微微一笑道:“王爷,我在执法啊,哦,没穿制服。正式介绍一下,本人李诚,字自成,现在是长安县衙城管局、少府监这两个部门的临时工。”

    又是城管局,又是临时工,李诚的恶趣味把李道宗搞糊涂了。算了,城管局的事情就不管了,这都是消失。少府监的事情要搞搞清楚,李道宗把鞭子丢给身后的亲兵,上前道:“这里的事情别管了,找地方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现场跌碎了一地的眼镜片,这都是怎么回事嘛?说好的长安顶级权贵的跋扈呢?说好的强项令呢?这完全不按套路来嘛。

    如果李诚是一般的人,李道宗直接骑马撞死他都敢。现在不一样了,李诚的身后有李世民呢。所以,先搞搞清楚情况,在做下一步的决定。至于被李诚利用这点小事,那也叫事?

    再有了,李诚才名满长安,跟他关系好其实是很有面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个屁的好酒可以喝?还有菜,难吃的要死。”李诚一竿子,把整个西市的饭馆酒楼都给得罪了。不过李道宗一点都不介意,李诚会弄吃的,这是事实。

    “要不上你家去?”李道宗不死心,李诚想了想:“不是不给王爷面子,下次吧,有种好酒没弄出来,王爷去了也没好酒可喝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少府监,是什么情况?”李道宗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,李诚听了还是保持微笑:“事情还早,没有两个月搞不成,到时候王爷自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李道宗听着心里恼火,不免拉下脸来:“不说就算了,本王自有办法弄清楚。”说着转身就走,本打算翻身上马的,一想刚才被罚了十贯钱,也不骑马,大步走到李十三跟前:“丢人现眼的东西,就不能给本王做的好看点?知道的这是任城王开的店,不知道的还以为……算了,蠢货,跟你说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李道宗说完就走,片刻都不留,跑的比兔子都快。不明真相的群众,还以为他怕了李诚。实际上在李道宗的眼里,李诚最多算个有点才华的年轻人,这世道有才的年轻人多了,在权贵的眼里算个屁啊。无非就是粉饰太平的时候,拉出来亮相写点诗文罢了。

    至于刚才发生的事情,李道宗打定主意,回去抽那个谎报消息说店被砸的家伙一顿鞭子。李道宗可不傻,这特么的是西市,有点事情很快就传遍长安,真要跋扈的抗法,李世民能抽死他。至于李诚,这笔账先记下来,以后有机会再算就是了。

    目送李道宗远去,李诚脸上的笑容消失了,回头看见崔成,又露出微笑。刚才那一阵,崔成就没敢上来,别看他敢拎着刀子跟吐谷浑的士兵玩命,对上李道宗,天生的矮一头。这跟个人勇气无关,没勇气就不会这么干。无非就是天性里对权贵的一种敬畏,还有昔日上级的一种服从性在里面。要不是李世民做的手脚,崔成不可能混到长安县令这个职位。

    “自成,不会有麻烦吧?”崔成低声问一句,心里的忐忑不安溢于言表,李诚只是淡淡一笑:“有什么可担心的,今天的事情,闹的越大越好。李道宗还是聪明啊,不让我借他做一场大戏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崔成都听呆了,这是李道宗,任城王啊。李诚心里却根本不在乎,这家伙明年就倒霉,我还能怕他?两年后被重新启用,被李世民一脚踹出长安,去晋州做一个刺史。等到贞观十四年,重新上任礼部尚书的时候,李诚自觉已经有了自保能力。四年的时间都混不出来,这个穿越者也太特么的烂了,赶紧弄死自己拉倒。

    “自成,我怎么没听明白啊?”崔成糊涂了,李诚笑着低声道:“回头……”如此这般,这般如此,一番面授机宜,崔成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李诚又憋着什么损招呢?说穿了很简单,制造舆论。这年月叫清议!或者叫风闻。还有个大俗话就做流言!网络的说法,叫做带节奏。

    这些招数,在现代社会都特么烂大街了,被人反复运用,都特么玩烂了。李诚别的不会,这种事情都不用教,很自然的就想到了。

    一个上午搞定西市,午饭时间,西市就流传出一个消息:任城王李道宗深明大义,主动配合长安县衙执法,可为本朝宗室之典范。

    这条消息,最早在西市流传,接着到了东市,天黑之前整个长安都知道了。晚上李世民就听到了来自身边太监的回报,丽景门送来的消息,今日如何如何。

    李世民听完之后一脸的懵逼,冒出一句粗话:“彼其娘之,李自成这个小滑头!”

    印刷术的事情,李诚每天都去转悠一趟,看看研发进度,指点一番,最多一个上午,还能赶回来吃个午饭。下午就是闲着的,反正他也没正经差事在身。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mxtl/au9bce7heuymvlmdayuf9rxf3q==

    李诚也没闲着,他不是忽悠李道宗,唐朝的酒他是喝够了。回到家里就在画图,新收丫鬟秋萍站在一边看着,眼睛里全是柔情蜜意。要不怎么说是心机呢?离开青楼的目的,这不就达到了么?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