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八章 李泰碰钉子
    李泰差点哭出来了,李诚这话可不好听,拒绝的太干脆了。李世民不乐意了,这么欺负我儿子,你当我不在么?咳嗽一声:“自成,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李诚冲李世民笑了笑,回头看看李泰:“魏王要从卑职学诗文?”

    李泰赶紧拱手笑道:“正有此意。自成诗作长安,泰得之,每每雀跃不已。仔细揣摩,品味个中妙味。坊间有云:红颜不识李自成,貌若天下亦枉然。窃以为,文人不识李自成,笔下如云亦枉然。”

    哦,这是个唐朝版本的粉丝,还是特么的脑残粉,李诚看出来了。既然如此,那就不能太过分了。就李诚这点文学素养,想教李泰肯定不够。别说教了,单单就中华典籍而言,李诚读的书比李泰少的多的多。再有就是李泰是个失败者,李诚早就知道答案,不消说要跟他保持距离,还有李承乾,最好就别碰上,那厮更倒霉,被老爹逼反了。

    “诗文不是做出来的,魏王还是另请高明吧。”李诚很不客气,再次拒绝。

    李世民不爽了,瞪眼道:“竖子,把话说清楚。”李诚朝李世民一拱手:“回陛下的话。诗文者,有感而发也,正所谓文章本天成,妙手偶得之。好的作品,是建立在个体对生活的感悟之上。得先有感觉,后有妙手,再有好的诗文。”

    这次不等李泰说话,李世民抢着问:“按照你说的,该怎么做才好?”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读书要活学活用,死读书只能出书呆子。正所谓,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。魏王养尊处优,不见沧海之阔,不见昆仑之高,不知江湖之远,不知民间疾苦。如此,试问陛下,臣该怎么教?比读书之多,学问之渊博,臣不如魏王也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脸黑了:“李诚,你是在说朕的不是咯?”李诚微微一笑:“非也,臣只是就事论事。一就是一,二就是二,有啥就说啥。臣也想奉迎陛下,却过不了内心的关口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!”李世民悻悻的发出鼻音,回头看看李泰一脸的苦涩:“泰,你先回去。”摆摆手,给李泰打发了。李诚的态度很明显,看不上自己最喜欢的儿子李泰。李世民让李泰进来,也确实有让李诚亲近的意思,没曾想李诚是这个态度,恼火之余有一丝欣喜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?李诚的心里,大概指认李世民这个皇帝。这是李世民的感觉,真的是这样么?其实不是那么回事,只要来的是李治,你看看李诚啥反应。

    李道宗作为旁观者,一直没怎么说话,就是在一边看热闹。李泰吃瘪的事情,他看的很清楚,心里对李诚的评价又高了一个段位。这小子,鬼精鬼精的,当着陛下的面拒绝李泰。你当我不知道,你这是要抱皇帝的大腿么?

    皇帝的眼睛里,看见的是臣子们的忠诚,臣子们的眼睛里,看到的则是竞争对手的战术。

    李诚则出生叫住李泰:“魏王,不着急走,厨房里有包子,吃了再走。”

    李泰眼泪汪汪的看着李诚,脑残粉被偶像打击了,太伤了。而且打击的很有道理。哪里晓得,李诚根本就是故意的。李诚最烦这种文青粉丝了,而且李泰这个时间来,目的不纯。

    “谢谢自成,泰下次再来拜访。”说着转身走了,李诚笑呵呵的转身,心道:你永远都别来最好。李世民的眼神一直盯着李诚看,似乎想看穿他内心的真实想法。仔细琢磨李诚说的那些话,很有道理啊。

    “李自成,你怎么看太子?”问题来的很突然,李诚随口道:“陛下的家事,没功夫关心。”这是真心话,李诚很烦李世民这种养蛊的手段培养太子,结果把李承乾给养残了。脱口而出的随心之言,可谓妙到巅毫。李世民的突然袭击,得到了这么一个结果后,嘴角挂着无法克制的笑容,嗯了一声点点头:“喝酒,吃饺子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为啥搞突然袭击啊,他是在琢磨李诚是不是在演戏,心里惦记着太子那边呢。如果是这样,李世民会让李诚一辈子都没翻身的可能,甚至直接弄死丫的,你个戏精。

    李诚面带微笑,背后全是冷汗,狗日的李世民,搞这种偷袭的勾当。劳资要说错话,那不是死翘翘?伴君如伴虎,古人诚不我欺。

    “自成!”李世民再次开口,李诚起身拱手:“臣在。”

    “朕儿子可不止太子和魏王,自成可选一个当弟子。”李世民这是肯定句式,就是强加了。要也得要,不要也得要,总之要塞个儿子过来。你特么的怎么不塞个公主过来。

    “还是不要了吧?臣不善教育。”李诚再次拒绝,李道宗在一边终于确定,这小子看似稚嫩,实则个是个老家雀,狡猾的一塌糊涂。这就是死活不站队,就认准了皇帝抱大腿。而且拒绝的有礼有节,李道宗打赌李诚不会给任何一个皇子当老师。

    李诚却出人预料的做出了回答:“陛下,臣这个人讲缘分,不如让臣看看各位适龄皇子,真的有合眼缘的,不妨教一教。”还是在拒绝,不过是换了个方式,这是李道宗的理解。

    李世民却认为,李诚是真的讲究缘分,这家伙就这点好,对皇帝比较真诚。为什么对李泰那么冷淡呢?看来是因为不对眼缘,并不说李泰的错。

    李泰才冤枉呢,他是真粉丝啊。结果呢,李诚不给面子。出来之后,看见羊肉馅的大包子,伸手要去抓一个,被人拦住了:“魏王请先洗手。”

    洗手就洗手,刷刷刷,洗干净了,李泰拿起包子咬一口,一嘴的油,味道那个鲜美。嗯,好吃!两口一个,连着吃了四个,才算是停下来。刚想着回去要个厨子,想想还是算了。李泰还真的惦记着下一次呢,没准下一次李诚就能见他。

    李泰还是好的,门口还站着一群手下,连包子都没吃上,就这么干饿着,李世民不让他们进来。李泰的出现,在李世民看来,就是那帮人撺掇的。李世民最烦这种人了,没事你掺和君王家事干啥?我来吃个饭,你们都让李泰来打扰。

    总算是吃饱喝足了,李世民又喝了一碗果汁,就这还不想走,又抓着李诚聊起来。

    “自成,印刷术,进展的如何了?”李世民一问这个,李道宗的耳朵就竖起来了,感情是因为这个。李诚坐在对面,摇头道:“还早,缺的东西太多,雕版好解决,难的是纸和油墨。技术上来说,还存在很多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大概需要多久才能问世?”李世民很着急,但也没有催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看吧,快的话,两个月,慢的话,半年左右。现在唯一能确定解决的,就是雕版了,合格的雕版制作,需要的时间最少两个月。造纸和油墨都要看运气。”李诚其实挺后悔的,搞这些东西,虽然不要亲自动手,但味道一点都不好闻。

    “半年就半年吧,朕先回去了,对了,那酒给朕拿十瓶带走。”李世民一点都不客气,李诚呵呵呵的冷笑:“一共就五瓶,喝掉了一瓶,任城王对臣不错,得给他留一瓶,卫公那边也要送一瓶。剩下的两瓶,都给陛下带走吧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歪歪,很不满意的点点头:“好吧,两瓶就两瓶,回头制出来,再给朕弄点。”

    李诚想了想,冲李世民拱手:“陛下,还是给个定量吧,不然臣这点家当,扛不了几天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倒是通情达理:“那行,自成给个数字。”李诚想了想:“每个月五瓶,不能再多了,多了就拿钱买。”李世民听了大为吃惊:“这酒你打算怎么卖?一贯钱一瓶?”

    李诚呵呵呵的冷笑几声:“一贯钱?一贯钱就能闻一下,没有五十贯,这一坛酒谁也别想带走。”李世民笑了:“你这意思,朕也是这个价?”李诚点点头:“一视同仁,不过陛下需要购买,臣可以打九折。”

    “竖子!”李世民送他两个字,气呼呼的走了。

    目送李世民在侍卫的簇拥下远去,李诚幽幽的一声叹息,秋萍听见了低声道:“李郎圣眷正浓,为何叹息?”李诚摇摇头:“说了你也不懂。”秋萍没再问,李诚却在心里告诫自己:“李世民是皇帝,最敏感的就是权利。千万不要表现出对权利有兴趣,弄臣就弄臣吧,日子一点一点的好起来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诶,刚才离开的是陛下么?”墙头上露出武约的小脑袋,李诚看看她,这将来也是一号。点点头:“是啊,你想说点啥?”武约笑了笑:“没啥想说的,对了,你家后院啥味道?”

    “知道太多,不是什么好事。”李诚开玩笑,武约哼了一声:“不说拉倒,当我不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你都知道了还问?”李诚一个反问,武约气的笑脸红了,小脑袋消失了。

    果然能当皇帝的人,都不好伺候啊。李诚在心里做了结论。

    半个月后,造纸的第一次实验传来了,纸造出来了,但好像失败了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