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九章 竖子怪物耶?
    面对着两个不安的老工匠,李诚一把抓起他们说的失败产品,眼角含泪。

    “李郎君,别难过,失败是难免啊。”边上的少府监小官员还劝了一句,心里被狠狠的感动了。李郎君为国事,太上心了。

    李诚撇他一眼,擦了擦眼角:“谁告诉你这是失败的眼泪?这是幸福的眼泪,什么眼神嘛?”吐槽之后,李诚转头:“这次实验的全部细节步骤,都记录下来了么?如果再来一次,不会弄错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每一个步骤都有人跟随记录,绝对不会出错。”少府监的官员马上保证,李诚在印刷术上头是绝对的权威,必须按照他的要求做好没一件事情,否则李诚就会找窦德素告状。不好好干的人,自有窦德素去收拾。窦正监不收拾这些人,李世民就得收拾正监。

    “很好,抽出人手,按照这次实验的记录步骤,再做一次实验,产品质量差距不大就行。对了,告诉窦正监一声,他要发财了,想知道为啥发财,让他来找我。”李诚脑子一转,我得拉几个人下水,不然这钱不好赚。吃独食的人,往往死的比较快。

    窦德素听说有机会发财,跑的比兔子都快,骑马出城,来渭河边的简易工坊。这地方,窦德素还是第一次来,选址的时候就是随便点了个地方。好在有人带路,窦德素顺利找到了在一个河湾边上的造纸工坊。

    嘟嘟嘟,工匠用脚费劲的踩着木锤,利用杠杆原理,简单实用,砸原料效果很好,

    穿过工坊,窦德素被领着来到了茅厕边上。闻着一股臭味,窦德素想冲进去,一脚把李诚踹茅坑里。说好的有机会发财呢?就让我来茅厕外等你?

    好在李诚闻声而出,一手提着裤子,一脸的人生满足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窦正监来了?”李诚还笑嘻嘻的打招呼,窦德素黑着脸:“李诚,不说清楚,我跟你没完。”唐朝呢,直呼其名是很无礼的表现,窦德素是真的被气坏了。

    “哟,生气了?窦正监,等下你就不生气了。我个你看一样东西。”李诚掏出一卷草纸,递给窦德素。这玩意虽然比不了现代社会那种卫生纸,但是李诚看来,已经能满足最基本的需求了。柔软,表面也不算糙,而且这个工艺呢,还能继续提高。

    窦德素接过草纸,仔细看看,一脸懵逼,表示我不理解。李诚低声解释:“这东西是如厕用的,你算算长安城有多少人口,全国又有多少城市人口。假设有五十万人用这种草纸,每个人每个月用两卷,每个月的销售量就是一百万卷。假设每一卷草纸售价是两文钱,扣掉一文钱的成本,一个月就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窦德素上了年纪,人又有点胖,有点三高也很正常。听了一会,一手按住胸口:“自成,别算了!”这是要发心脏病的节奏啊!这时候也顾不上臭不臭了,这东西太可怕了。因为不是一锤子买卖,是可以传家的一辈子的买卖。

    好一阵,窦德素才缓过劲来,怎么看李诚都像个财神啊。好在没有利令智昏,冷静下来叫着李诚走出工坊,找个安静的地方接着谈。

    “这买卖,可有什么讲究?”李诚看看窦德素,淡淡道:“这买卖,分做十股,少府监占两成,你我各占四成。不过在下还是要提醒正监一句,在下的四成股份,有三成是要出让给别人的。吃独食,可不是什么好习惯。”

    窦德素脸上一惊,然后一阵纠结和肉疼,最终一跺脚,老夫也拿出两成股份出让。道理很简单,这生意看着不起眼,但是聪明人都能算出这里面隐含的巨大利益。这可不是文人墨客用的上好白纸,那种纸的销量有限,即便是有限,吃独食的人最好做梦都要睁着一只眼。

    李诚不想担惊受怕,窦德素也不想。李诚是按照十万人来算,实际上远远不止,一百万都未必打的住。剩下的就是一个简单的数学问题了,只要产量跟的上,一个月就是一百万卷打底。实际上的价格,未必就是卖两文钱。

    窦德素跺跺脚:“老夫也出让三成的股份。”李诚笑了笑,再次善意的提醒:“正监,出让股份的事情呢,别着急对外说。先把生意做起来,回头别人找上门了,可以仔细挑选合作伙伴嘛。重要的还是看人品,别给大家伙找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心里有数,对了,这些工匠那边。”窦德素还是想到了技术外流的问题,李诚淡淡道:“这个不着急,暂时只有你我想到了这个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先上个茅厕。”窦德素抢过一卷纸,好不好用的问题也要搞清楚,别叫这小子忽悠了。六十多岁的人了,上茅厕也不怕掉坑,步履如飞的着什么急啊。

    幸福是什么?关于这个问题,李诚给出的答案很明确。幸福有各种形式,其中一种可能就是上厕所的时候,你带了手纸,别人没带。退后一步,上茅厕没有手纸,那是何等的痛苦。不能跟三哥一样,直接上手吧?

    窦德素的幸福观也很简单,这种草纸今后必然成为生活必需品,未来的市场随着帝国实力的发展和壮大,这种草纸带来的讲是一座金山。真正的用过之后,窦德素脸上也是幸福满满。走出这种平时不屑一顾的茅厕,随从用瓢从边上的水缸里打水洗手。

    “自成,陛下那边,老夫去说。”窦德素主动请缨,隋末乱世能活下来的,都特么的是人精。咦?李诚呢?怎么不见了。“李自成呢?”窦德素赶紧问,随从道:“刚走的。”

    李诚干啥去了,站在一堆刚刚切好的草纸前,指着面前几个袋子:“装,都给我装上,装满了。”反正李诚是再也不愿意面对现在那种硬邦邦的还贼贵的纸张了,拿手搓半天,菊花还是会感到伤害。

    “给我留点!”窦德素冲过来,两人联手瓜分,一人分了两袋草纸。

    让人把草纸送回家,窦德素转身就去求见李世民,顺利的见到了皇帝后,窦德素道:“恭喜陛下,贺喜陛下,又多了一份财源。”李世民误会了,摇摇头:“这钱不好拿啊!都怪李自成这个竖子,长安县和西市已经打起来了,万年县和东市也快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窦德素听了忍不住心里想,怎么到哪都有李诚的事情?赶紧八卦:“老臣不知陛下所言何事,还请陛下解惑。”

    “爱卿不知道?”李世民疑惑的反问,那你恭喜个屁啊。窦德素摇摇头: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那就是又有好事咯,李世民心里一喜,也没着急问,先说了西市的事情。什么事情呢?长安县搞的城管,收为生道路管理费和罚款这一块呢,才半个月,就收入五百多贯。扣除各种费用开支,还能剩下四百贯。这一下西市眼红了,弹章如雪片一般。问题是,人家崔成多鬼啊,留了后路的,把剩下的钱上缴了一半,留一半作为发展经费。

    长安县没错了,按照朝廷的旨意办事,整顿卫生状况,改善了交通,长安县治下焕然一新。这是成绩,顺便收点小钱,还没忘记上缴,这是觉悟高。

    问题是,长安县开了头,万年县眼红了,东市眼珠子也是红的。整个长安城搞起来,每个月确实能多一笔收入,解决了不少就业的问题,治安环境也大大的好转。问题是,下面的人看见了利益,干起来了,官司打到皇帝这里。

    窦德素多坏啊,一句话就卖了李诚:“ 陛下,为何不问一问李自成?”

    “嗯,言之有理,回头问问他,计将安出。对了,爱卿又有何喜事?”李世民回到窦德素的话题上,窦德素拿出一卷草纸,一二三这么一说。李世民脸上那个精彩啊。

    “竖子怪物耶?”李世民感慨了一声,为啥这混蛋搞什么都能扯上发财的事情呢?让你搞个印刷,正经的事情没搞出来,先弄出一种可以发大财的草纸。就这,还没忘记皇帝一份。忠臣啊!你还别说什么扛着皇帝的旗号好办事,唐朝的山东世族会告诉你,什么叫皇帝都不鸟。国家盐铁的生意,基本把持在这些士族手里,生意做的不亦乐乎。也别说什么与民争利,唐朝没这套说辞,你再废话,李世民会拎着刀子跟你讲道理。

    窦德素歪歪嘴:“陛下,老臣以为,李自成乃活财神也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也穷啊,想修个宫殿,都被魏征堵在门口骂,别提多憋屈了。没钱是吧?朕自己去挣,不对,有人替朕挣钱。回头朕有钱了,还不用加税,看你怎么喷?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为何朕只有两成?”李世民回到重点,就差说我要全部了。

    窦德素黑着一张脸道:“陛下,技术掌握在李自成的手里,老臣也无可奈何啊。”

    老窦果断的摔锅,动作相当的熟练潇洒。李世民一挥手:“去,把竖子李诚叫来。”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