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章挖 坑埋猪队友
    可能是觉得搞钱这种庸俗的事情,不应该在皇宫里谈,李世民干脆又出宫了,奔着少府监来了,打着视察的旗号。半道上听说李诚这个临时工不好好干活,带着两袋卫生纸翘班回家了。李世民气的胡子乱抖,这小子果然惫怠,得给他找个正经差事干干才行。

    刚回到家的李诚又被拎到少府监,看见李世民的时候,心里不禁吐槽:mmp,窦德素这个老东西,整个一个猪队友。送钱给你都不会挣,活该你倒霉。

    “李诚,心中尚有朕乎?”李世民上来就直呼其名,礼不礼的顾不上了,先声夺人嘛。气势上一定要镇住这个竖子,居然只给朕两成的好处。

    李诚的表情很精彩,直接丢出一个“宝宝心里苦,宝宝就是不说”的表情包,然后委屈万分的样子拱手道:“陛下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“少府监的手纸买卖,为何只拿道了两成?”李世民撕下伪装,直奔主题。李诚听了恍然大悟的样子:“回陛下,臣辛辛苦苦,夜以继日,随未能成就印刷术,却也有所收获。试问陛下,臣拿四成的股份,过分不过分?”

    这话是客气的,其实大家都知道,没有李诚搞出来的造纸章程,这个买卖万万没可能。合伙经营,李诚拿四成一点都不多。问题是李诚的回答里头,带着坑准备埋人。埋谁呢?谁是猪队友埋谁,好好的事情被你搞成这样,李诚对窦德素算是彻底地失望了。这种人根本没法合作,毫无担当,转头就卖队友。居然如此,那就把主要合作对象,定为李世民吧。

    李世民多鬼啊,一听这话就很明白了。哦,你的意思我懂了!转过头朝窦德素笑了笑:“爱卿,你为何能拿四成啊?”这个问题问的好啊,李诚拿四成那是很客气的,不然他自己偷偷干,神不知鬼不觉,钱赚到手大家不查一查都未必知道是谁家的买卖。

    有赚钱的好事,没忘记大家,拿出来分享,李诚的表现是一点毛病都没有。

    窦德素被这个问题搞的脸都绿了,肠子都悔青了,暗道我就是头猪啊。怎么没想到李家这一门都是啥德性呢?现在好了,祸水东引没得逞,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看看李诚,呵呵呵,抬头看天 ,指望李诚给他说话,别做梦了。

    “老臣这个……,不如老臣只要三成?”窦德素心里苦啊,还没法说。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下去。李世民呵呵呵的笑了笑,没有回答。三成,三成能满足朕的胃口么?朕不能拿李诚如何,拿捏你还不容易?

    “陛下,老臣拿两成,不能再少了。”窦德素的心脏病又要发作了,一手捂着胸口。李世民见差不多了,再放他的血,那就要了命了。点点头:“嗯,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李诚开口道:“陛下,且慢。”窦德素心中一喜,以为李诚要帮忙。李世民却不这么想,心道你小子坑人也要有个度啊。眼神带着刀子不善的看过来,难道要朕改口?

    “陛下,臣以为,此事须立个字据,臣以技术入股,陛下以少府监工匠入股,窦正监以资金入股,确定股份,寻址尽快动工。另,有关技术方面,须有个保密协议,一旦泄露,该如何处置?”李诚这番话哪里是在帮忙啊,根本就是落井下石,防患于未然。

    李世民听的心花怒放,频频点头:“自成思虑周密,朕心甚慰,照办。”好处到手,称呼又回来了,之前直呼其名,叫人家竖子的人,好像不是他。

    李诚心道,皇帝是龙,是特么的变色龙。

    窦德素真不想签这个狗屁的合约还有保密协定,但是现在涉及到李世民的钱袋子,这皇帝是会翻脸的,皇帝翻脸可不是什么好事。说起来,这个事情还是怪窦德素自找的。明明之前可以找别的说辞,坚持守住自己的利益,李诚不在场的话,他这么干或许还是能奏效的。现在呢,他卖了李诚,结果转头李诚就倒戈一击,换个盟友。

    李世民和李诚合作,甩掉他也不是不可能的。这枚果子有点苦涩,窦德素还是苦笑着点头答应了。李世民二话不说,让李诚动手,先拟一份合作协议,接着弄一份保密协议。合作协议是一式三份,保密协议这是所有参与的工匠和小吏,都必须签署。但凡泄露了一个字,那就是杀头的交易。李世民为了自己的利益,绝对够狠。

    经过这个事情,李诚算是看清楚了这帮人的嘴脸。士族门阀,就没一个靠谱的。指望他们忠君爱国就是个笑话,指望他们不卖队友,也非常的不靠谱。

    一场秋雨之后,天气转凉了,城外农庄的建设还在继续。李诚特意来看了看进度,房子盖的很不错,砖瓦结构,前后三进的大宅子,预计年底可以完工,搬进来过年不是问题。进度算快,主要原因是李诚的要求比较高,尤其是对地下设施,排水系统,化粪池,这些东西李诚盯的比较紧,预先做好了准备工作,以待将来。盖宅子李诚没花一分钱,但这宅子和农庄可不好拿啊,烫手的很的。没看见草纸的买卖,李世民是什么胃口么?

    李世民为自己做的一手好买卖,开心了好几天。盖宅子才几个钱?农庄一个三进的院子,就是一点料钱工钱罢了。草纸的买卖做起来,真是数钱数到手抽筋。想想李世民就开心。

    李诚的生活还是比较简单的,每日起来,少府监溜达一圈,看看窦德素那张哭丧脸,心情很好的出城去监督造纸实验。最后才是另起炉灶的工坊,少府监出人工,窦德素本钱,李诚就出一个人,负责监工。整个草纸作坊,自然是按照李诚的要求来建设,预计一个月能建好,年底就能用上。李世民还算有点底线,地是皇家出的。值不值钱两说。

    工坊不比之前那个造纸研究机构,那边是边建设边生产,这里是一次性到位,预留了扩建的空间倒是有的。李世民也希望自己的买卖兴隆啊。还有一个问题,李世民是没有想过的,那就是山寨。这个问题李诚想到了,但没有指望这技术能永远独家,这东西的技术含量不高,只要有造纸技术,反复试验总能搞出来的。

    平静的生活到了九月底,秋收即将全面展开,朝廷上下为迎接秋收忙碌一片之时,少府监再次传来了好消息。第一批用于雕刻的木板达到了要求。造纸作坊那边,一种新纸问世,薄且透水,反复试验,用来雕刻写样正合适。李诚亲自坐镇,看着一个技术最好的老雕工,完成了第一块雕版。拿在手里看着上面仿宋体的字样,嘴角露出得意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继续,一直到完成这本书为止。”李诚玩了一把公器私用,而且预定了好几个工匠,将来去他的私人作坊干活。好处自然是少不了滴,李诚为了这些雕版,就没少许下好处。这些雕版上的内容,自然是出自李诚,等到墨水弄出来了,印出来的书自然是也李诚的作品。

    至于这第一部作品的内容,李诚反复斟酌,规避一切风险,选了一本《三字经》。李诚这个版本的《三字经》,自然是写到唐朝就断了,总不能在里面来一句“梁灭之”吧。真这么写,李世民现在就立刻就灭了他。

    所以呢,写到“除隋乱,创国基。”接下来李诚又遍了几句:“贞观兴,盛世临,天可汗,平四方。思忧患,国恒强,中帝国,万万年。”无耻的拍了李世民的马屁后,全文结束。后面其实还有一些东西能用,但是文人的私货太多,李诚没有继续用。

    老工匠拱手要走时,李诚摸出一片金叶子递过去:“拿去,赏你的。告诉大家,好好干活,晚上吃肉包子。”重点人物有重赏,配角们也不能忘记,隔三差五的来点小恩小惠。

    窦德素请了一个月的病假,现在这几个临时部门机构,都是李诚的一言堂。谁来也白给,少府监的官员看见李诚都躲着走。李诚也知道这些官员不待见自己,但是也没想过去改善。

    吐谷浑之战后,李靖安心的在家待业,皇帝很放心,李靖也很安心。

    李诚登门这种事情呢,李靖还是很开心的。这小子,回到长安之后,就来过一次。想学个包子的做法,还得派人去他家学。这就算了,碱面也要从他那拿。李靖这边自然是免费的,关于这个碱面,现在只有李诚一个人掌握着技术。

    草纸的事情,给了李诚一个教训,合作对象一定要找好,而且还得拉上皇帝一起,不然你做啥买卖都未必能做的安生。有了这个觉悟,李诚在碱面的问题上,越发的小心。

    李靖在书房里看书,听说李诚来了,出门迎接是不可能的,李诚被领进门的时候,眼皮都不夹他一下。李诚对这个待遇早有准备,咳嗽一声:“见过卫公,一向可好?”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