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三章 嫁女狂魔
    “适才那个小嫂子,就是自成一夜睡红的哪位吧?啧啧啧,你我喜好一样哦。”程处弼突然猥琐的笑了笑,李诚一听明白了。秋萍是那种丰腴性感的路线,程处弼也喜欢这样的。不过李诚坚定的认为,两人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。程处弼就是单纯的喜欢丰ru肥tun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的同道中人,我这里有句mmp,不知道当讲不当讲。

    换个角度,这牲口敢这么说话,那是真拿李诚当朋友了,嗯,没亏完。同道就同道。

    唐朝女人在穿戴上,可以说是比较奔放的。但也不是某卖奶剧那么夸张,唐朝的壁画上可见,就是露出颈部一下到胸这一段。

    秋萍回来时,端来了酒菜,打开酒坛子的瞬间,程处弼眼睛里再无它物,抱着酒坛子就不撒手了。什么同道,都被他丢一边去了。加上李诚嫌弃他聒噪,一碗一碗的劝酒。不过半个时辰,程处弼喝的酩酊大醉,爬地上成了死狗,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李诚松了一口气,抬脚踹几下泄愤,口中道:“同道中人?同你妹啊!你个官二代富二代,哥是钓丝出身。你不知道哥天生就仇富么?”

    让人套车,李诚招呼牛家兄弟一道,给这货抬上车。表面工作做的很到位,车上垫了一层厚厚的兽皮,这玩意带回来不少。没曾想被墙头的武约看见了:“李自成,你家兽皮不少,冬天快到了,卖我家一点。”

    李诚回头一笑:“喜欢就来库房里挑一些,提钱多见外?”

    武约大喜:“不许反悔。”李诚歪歪嘴,指着秋萍道:“等会和你姐姐一起过来吧,就说找秋萍玩儿,免得你娘不答应。”说完把程处弼丢上人,钱谷子在前面赶车,李诚和牛家兄弟策马随行,一路往怀德坊而来。

    怀德坊就在挨着西市的西边上,距离李靖家布政坊还是有一段距离的。这两户人家都有个特点,距离西市很近。难怪两次去李靖家,回来的路上都能遇上这货。

    走半道上,一阵风吹来,吹走三分酒气,李诚警觉,这货家里有俩妹妹,之前正在卖力的推销中。想到程处弼的尊荣,李诚登门拜访的勇气立刻消失了。赶紧勒马:“我还有点事情去办,你们送他回家,别送错了,怀德坊程府。”

    目送马车远去,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好险!掉头,李诚去了长安县衙,程府掌柜的事情,顺便解决了。

    因为城管的事情,最近崔成是长安成内的话题人物。什么酷吏,什么强项令,好的坏的都有,各种帽子下雨一般的丢过来。崔成不管这些,每日里带着日益壮大的城管队伍,早中晚三次,必须有一次亲自带队巡查。至于各种名声和弹劾,崔成也不上奏折辩解,随便你们怎么说,反正我就是一副专心做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一招不用李诚教崔成都会,崔家出身的子弟,这种应对差不了。为啥不管不顾?很简单,事情是朝廷下达的,朝廷是崔成最坚强的后盾。朝廷只看结果,不管过程。事情办成了,就算冤谤滔天,朝廷也会保崔成。不保的话,今后谁肯做事?

    这就是明君在朝的好处了,换个被架空的皇帝,分分钟下面的官员为了自己的利益,就能埋掉崔成。说穿了崔成的套路很简单,哥抱紧皇帝大腿,谁来都白给。

    吵架的事情还在继续,但那都是朝堂上的口水战,对崔成来说太遥远了。

    因为能搞到钱,改善县衙上下的生活,县令大人的威望急剧提升。开始不是很买账的各路下属,现在至少表面上对崔成很服气。长安是个大县,两个县丞、六个县尉,按照现在的理解,就是两个副书记,六个公安分局的局长。总而言之,崔成有点春风得意的意思,长安县令好像也没有那么难当嘛。

    李诚出现的时候,崔成正在训话,看见李诚进来,立刻停下来,示意一种衙役散了。

    “最近自成很忙啊,不是在少府监打临工,就是在家陪丫鬟,怎么得闲到为兄这来?”崔成一开口,浓浓的怨气。成功了,最好的兄弟不在身份分享成果,一个人开心不起来。不知道的还以为,这货是个基佬,在冒酸水呢。

    “大兄这么忙,那我走了!”李诚转身要走,崔成赶紧上前拱手赔笑:“自成何必如此?为兄不过抱怨一句。”李诚站住回头,心道我还收拾不了你?上下看看,红光满面的崔县令,啧啧两声:“看来混的很不错,我这就放心了。对了,让人给你送了两坛子酒,省着点喝啊。”

    “自成,怎地恁小气?”崔成毫不怀疑,李诚搞出来的一定是好酒。

    李诚给他白眼道:“大兄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后院那么点大的地方,整天乌烟瘴气的,还要不要住人了?酒已经停产了,过几天搬到农庄去。等到冬闲了,开始扩大生产。”

    两人去书房聊了一会,李诚提到了程府的掌柜,崔成答应放人。李诚起身告辞,崔成再三邀请李诚得空去殖业坊的新居,李诚表示等忙完了一定去。

    程处弼被送回去的过程很顺利,就醒之后被母亲崔氏叫去,一通询问过程,程处弼这才知道,掌柜的被提前放回来了。知道经过之后,崔氏顿足:“三郎贪酒误大事了,应该请李自成到家里来,也好见过你两个妹妹。”

    程处弼的两个妹妹就在边上,听了也都眼珠子放光。李诚的名声最近比较响,就是出身差了点。但是发展前景很被看好,这样的人倒是不错的夫婿选择。十一二岁的小姑娘,发育早的已经懂事了。就算不懂,也不妨碍她们崇拜才子。

    程处弼没多想,觉得李诚没送自己回来,那是因为要去放掌柜的。把朋友所托当事情办。

    “来日方长!不急一时。自成家中美酒,竟忘了索要一二。”程处弼解释一句,遭到老娘的手指点着额头:“夯货,就知道酒。这等俊俏多才的郎君,不知多少人家在惦记。晚一步,到手的佳婿就飞了。”

    程处弼不以为然的时候,化身嫁女狂魔的老娘崔氏,气的不行,懒得跟他说话了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嫁女狂魔,也在琢磨着一件事情,李自成这么现在这么浪,要不要丢个公主过去?好像还是早了点,再等等。适龄公主是有的,不过怎么说呢,都是李渊的女儿,李世民不想便宜老爹,惦记着自己的闺女。

    本来有个东阳公主还是适龄的,已经先许给了高家。其他的,都还太小啊,现在丢出去不合适。而且李诚现在的门第,还是低了一点。先看看吧,等他成长到一个程度再说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程处弼下了值又来找李诚,得知他出城去了,遗憾而回。连着来了好几天,都扑了空,程处弼听说李诚好几天没回来了,一直在城外呢。不知道地方,打听了,下人都说不知道。不知道这个说法,是李诚交代的,就怕这货再来,非要塞给自己一个妹妹。

    李诚干脆就摆出一副兢兢业业的样子,每天在造纸作坊两边跑,上午在造纸作坊呆着,下午回去监督农庄的酒作坊施工,晚上在农庄过夜。少府监那边,李诚基本不去,有什么进度,自然有人来汇报。

    秋收开始,李诚更忙碌了,增加了一个作秀的新业务。每天带着牛大贵他们,装模作样的行走在田间,看看哪户人家劳力少的,帮忙收割,监督粮食入库。顺便定下了几块地,来年春天种自己要种的东西。

    秋收忙完了,天气也就凉下来了,冬天即将来临之际,李诚鼓动全村百姓,家家户户砌火炕好过冬。为此,自己农庄工地上,每天多了好些百姓来义务帮忙,李诚又让人管一顿饭。

    短短半个月,李诚在农庄里的威信就树立起来了,庄户们都觉得,摊上了好主人。

    闲话不提,李诚再次回到长安城内的宅子里,刚到后院就见到了武家姐妹出来。

    最近李诚不在家,武顺和武约来了一回,取了些皮子回去,一来二去的跟秋萍混熟了。李诚不在家,也没什么可顾忌的。在家里呆着无聊,过来找秋萍说说话,顺便吃李家的美食。铁锅炒菜,目前在长安城,还是稀有物。吃顺嘴了,回家再吃自己的就没滋味了。

    两个刚混了一顿午饭出来的姐妹,看见李诚的时候也有点不好意思。赶紧侧身行礼。

    李诚倒是很规矩,没有乱看,低头拱手,给她们让路。

    姐妹俩急急忙忙的去了,留下一阵香风。李诚看着武顺的背影,很是惆怅。琢磨着要不要弄死贺兰越石,这念头一诞生,心里就痒痒。

    身后咳嗽一声,回头一看是秋萍,酸溜溜的来一句:“李郎回家来,怎么也不让人告知一声。适才武氏女郎,可是家中未来大妇,妾身好提前讨好?”

    其实呢,秋萍的身段姿色,不让武顺。只不过前者是历史有名的人,又是李诚看上的第一个女郎,感觉自然不一样。见秋萍酸溜溜的样子,李诚一挥手:“让人烧点热水洗澡。”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