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五章 神射,震慑
    “看你还往哪跑?”李佑终于看见了李诚,一个人独立山坡上。忍不住又狞笑道:“鸟兽散了么?哈哈哈!李诚,今天本王要取你的狗命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的清楚,却一点都不着急,双方距离不足百米,这距离李诚想射哪都不会落空。要为牛大贵他们争取时间,所以李诚也不迟疑,缓缓的抬起弓,搭上一支箭。

    “王爷小心,这厮带了弓箭。”昝君漠有几分本事,见状立刻挡在李佑身前,如果李佑被射死了,他们这些人估计一个都活不成,就算有危险,也只能先挡一下。

    嗖!一支箭如穿云而来,带着劲风。前方一个随从躲避不及,正中胸口。哎呀一声,身子往后一倒,栽下马来。众人大惊,这么远的距离,既然射出如此快速精准的箭。难道说,这个李诚是个神射手不成?

    落马的随从摔了个半死,众人看时发现他身上没箭只,再看地上的箭只,原来没箭头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听好咯,这一次没有箭头,只是教训一下你们。再敢上前一步,取你等狗命。”李诚发出了威胁的喊话,李佑见了气急败坏,大声喊道:“给本王冲上去剁了他,我就不信,他一个人一把弓,能射死这么多人。”

    “李佑,有本事就自己来,别让其他人送死。”李诚听到李佑的话,立刻反驳一句,顺带离间他和随从的关系。李佑听的怒火更甚,抬起马鞭指着李诚:“上啊,剁了他,赏金二百。”赏格直接翻了一倍,这时候李佑最想做的事情,就是干掉李诚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,今天这么多人,李诚会下的半死,然后跪地求饶,自己在亲手把剑插进他的胸口,淤积的恶气才能全部消除。没曾想,事情没有按照预想剧本来发展,李诚先是逃出农庄,眼看就要跑掉了,又停下来示威。在李佑看来,这不是示弱,这是调戏他这个齐王。

    李佑身边都是以昝君漠、梁猛彪为首的无赖之徒,其中两者擅长骑射,李佑甚为宠幸。现在看见李诚就在眼前,却大摇大摆的样子,李佑气的咬碎钢牙,指着李诚道:“射死他!”

    昝君漠和梁猛彪互相看看,李诚站在一颗树旁边,随时可以躲在树后面,想射中他可难了。但是李佑发了话,两人互相对视一眼,翻身下马,一左一右带着人扑上去。

    李诚见状不禁微微叹息,看来今天难以善了,不见点血是不行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诚再次抬起弓,一次抽出三支箭,连珠箭震慑敌胆,是李诚的拿手好戏。

    不等李诚张弓,对面一干人等,有人继续往前扑,有人射箭压制李诚。嗖嗖嗖的传来,李诚听风声,这些人就是在胡乱射箭,也不在意,正准备张弓时,一阵急促的风声混杂在一片箭声中急速飞来。多亏了李诚在战场上历练过,本能的往树后一藏。嘟嘟两声,两支箭一左一右,扎在身前的树上。

    这一下把李诚惊着了,这里头还藏着弓箭的好手。仔细观察才发现,其他人都在胡乱射一个大致的方向,只有两个人左右徐徐而进,没有着急放箭。没想到这两个家伙还挺狡猾,李诚一个闪身出来,快速的张弓搭箭,唰的一声,抬手摘下口中咬住的箭只,连珠箭直取昝君漠,这家伙想要自家的命,那还客气个屁。

    三箭射出,李诚看都不看,往树后一藏,再次取出三支箭。这时候才听到,远远的传来惨叫声。李诚的箭昝君漠早有防备,只是没想到是连珠箭,一个闪身躲开第一箭,风声擦着耳朵过去了,箭只迅猛,风声带起头发。昝君漠一头冷汗瞬间涌出,不等他庆幸,第二支箭就到了跟前,这时候想躲来不及了,本能的强行扭转身躯,躲开正面。噗的一声,箭只扎进了上臂,疼的他哎呀的一声大叫。但这还不是最后的结果,第三支箭已经到了跟前,昝君漠只能往后仰面一倒,希望能躲开这支箭。可惜,事与愿违,叮的一声脆响,正中胸口。昝君漠往后一倒,顾不上右臂上还有箭只,连滚带爬的躲在一个沟里,大声喊:“俺伤了。”

    昝君漠低头看看胸口,真是太走运了,正好戴了护心镜,不然今天就交代在这里了。护心镜上一个凹进去的点,箭只冲击之下,肋骨隐隐的疼,这只箭的力量到底有多大啊。

    连珠箭没有干死这个家伙,还是李诚的第一次失手。李诚吃惊之余,其他人却不敢再上前了。这可是神射手啊,昝君漠是这些人中最强的一个,自身也是射箭高手,却被人连珠箭放倒。不想多杀伤的李诚,见众人不往上扑,手上也停下了,争取时间,节省体力。

    “上啊,你们怎么不上了?”李佑看见众人纷纷找掩护,气的在马背上哇哇大叫。

    李君羡带人冲出城门,飞快的奔向农庄。下了官道转上村路的时候,前方有一堆人骑马缓缓而行。李君羡扯开嗓子喊:“宿卫办事,闲人让道。”

    前方一阵骚乱,纷纷往两边闪开,唯有一人居中拱手:“李泰见过李将军。”

    李君羡一看是魏王李泰,及时的勒马停步,拱手道:“魏王,末将有皇命在身,不能全礼。”李泰笑道:“不妨事,泰这便给将军让路。”说着勒马让道,李君羡一拱手,带着五十骑穿过,直奔农庄而去。

    李泰见状不免奇怪:“这是要去陛下赐给李诚的农庄啊,难道说李诚出事了?”

    一干文人慢慢聚拢,七嘴八舌的都说不要再去了。大概意思就是李诚的才华虽然出众,但不值得魏王大驾如此辛苦,现在又有宿卫前往,不如置身事外云云。李泰却表示:“昔日刘皇叔三顾茅庐而得诸葛出山相助,本王如何不能三顾农庄?李诚不是诸葛,本王求的也不是三分天下。但求李诚手书一首诗,本王便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一帮读书人嫉妒的眼珠子都发红了,李泰坚持前往。

    李君羡赶到农庄,高晋闻讯出来迎接,李君羡一问才知道,李诚带着几个手下去打猎了。好像刚才还来了一大群人,也没进庄子,跟着李诚进山了。

    李君羡听到这个消息,顿时大惊失色。他不是担心李诚,是担心李佑啊。原因很简单,李佑身边的所谓豪强,在李君羡看来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啊。相比之下,李诚身边都是些什么人啊?百战精兵退下来的老卒,还都是鄯州那个鬼地方出来的斥候。

    这帮人要说多能打不好说,但是要比杀人的技巧,李佑身边的人加起来都不是比不了。

    李君羡赶紧带着人追上去,李泰随后也到了。再次打听后,心中不免好奇,八卦之心难以克制。干脆也不走了,留下来等着他们回来再说。

    这农庄平时也没什么人来,今天却来了三批人,一批比一批生猛。高晋没见着李佑,但是李泰在这啊。赶紧叫人端茶送水的伺候着,免得怠慢了这位王爷。

    昝君漠受伤退了下来,梁猛彪也犹豫了,这继续往前呢,还是停下来算了。就在他犹豫的时候,李佑在后面大喊大叫:“都给本王听好了,今天要是放跑了李诚,你们以后别在本王面前出现。”这些都是社会闲散人员,跟着李泰每天吃香喝辣的,赏钱也没少拿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次退缩了,以后就没机会过这种好生活了,一帮人又来了精神,嗷嗷叫的往前冲。梁猛彪总觉得有人在盯着他,趴在地上等待机会。等到一干人冲上前了,梁猛彪猛的爬起来,举起弓准备射箭压制李诚时,一道寒影对着脑门就来了。

    原来李诚一直不射箭,就是盯着这家伙。他和昝君漠都是射箭高手,威胁太大了,必须优先干掉。所以李诚一直在等机会,没想到梁猛彪也很狡猾,其他人都冲到跟前了,他才站起来射箭。可惜,狐狸再狡猾,也斗不过猎人。李诚看见他站起来的瞬间,一个闪身急速射。

    梁猛彪本能的躲开面门要害,但是却没有能躲开这一箭。噗的一声,一箭扎进梁猛彪的肩窝内,疼的他哎呀一声惨叫,倒在地上打滚。

    这时候李诚听到身后一声呼哨,看看追兵距离不足十米,掉头往山上跑。

    嗷嗷叫的追兵见状,紧追不舍,不想林中闪出三个人,张弓搭箭,唰唰唰的三声响。距离不到二十米,射箭的还是常年戍边的百战老卒,精锐斥候!这还往哪跑啊?噗噗噗,三声。箭头扎进**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干追兵骤然遭到打击,纷纷躲闪,不想山坡上的三人也就是一轮射,然后就停下了。李诚顺势往前,钻进树林之中,四个人的身影闪了几下,然后就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李佑气急败坏,从马上下来,拎着鞭子上前来,看看先后中箭的昝君漠和梁猛彪,心中失望无比。这两人平时在李佑身边,表现出来高超的射术。今天连李诚的毛都没沾到,全都受伤了,这让李佑很生气,几乎要抓狂了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