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六章 对李泰绝望了
    ..,

    “好,你们不上,本王上。”被愤怒冲昏头脑的李佑翻身下马,抽出剑来,拎着往前冲。身边的内侍赶紧抱住他,大声劝阻:“王爷,不能上啊,那李诚是个百步穿杨的神射,开的是三石的硬弓。不信王爷去看昝君漠,护心镜都碎了啊。”

    李佑这次总算是听进去了,这货喜欢骑射,三石硬弓真的把他吓住了。走到昝君漠跟前,大声喝道:“昝君漠,给本王看看护心镜。”昝君漠吓坏了,刚才真是哆哆嗦嗦的捡回一条命。这会手还是抖的,没恢复呢。解开外衣,露出里面的护心镜,李佑看了一眼,顿时吸了一口凉气。昝君漠这个护心镜是生铁铸造而成,属于民间的三五产品,不能跟军中将军佩戴的相比。但这也是铁做的,现在被一箭射中后,凹进去一块不说,上面有不少细细裂纹。

    “这一箭,威力至斯?”李佑呆呆的自言自语,看看山坡上的树林,第一次心生畏惧。

    李佑犹豫的时候,李诚在山上坐在一块石头上看着山下,这里的角度很好,一切都看的很清楚。几十个人就在树林边上停下了,怎么都不肯进树林。李诚看看牛大贵:“套子都下好了?”牛大贵点点头:“就怕他们不进来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了笑:“估计是进不来了,你看看那边。”李诚抬手一指,远远的烟尘卷起来一片,牛大贵眯着眼睛:“不下五十骑,少了跑不出这气势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套子也别拆了,没准能套着野猪。”李诚打趣了一句,牛大贵歪歪嘴:“野猪肉不好吃,肉柴!还有股子骚味。”李诚也知道野猪肉这个缺点,在现代社会,各种调料齐全,能够解决骚味,但是无法解决肉质。可见古人也不傻,不然后来怎么会想到阉猪呢?而且这个阉猪,不但公猪要阉了,母猪也要阉。阉过的猪吃饱了就不爱动,长肉快,肉还嫩。

    李佑毕竟是个王爷,事情到这个程度也算完美收场了。不然真的打起来,刀剑无眼的,伤着李佑,那真叫无法收拾了。史书上唐朝的特务名声不显,不如明朝的锦衣卫、东厂那么出名。但是看看宿卫这个速度,不难猜到李世民对这些年龄较大的儿子,总是有人盯着的。丽景门那帮人,想来也不是吃干饭的。要说特务政治,还是朱元璋玩的溜,登峰造极了。唐朝嘛,至少贞观一朝,没有太多的记载。从另一个角度看,李世民确实大气。

    李君羡看看山下的人群,松了一口气,总算是及时赶到。

    李佑愤愤不平的看着山头上,心中懊悔道:“早知道就带一些盾牌来,这些宿卫也不知道来此何事。下次想找这样的机会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昝君漠在一旁包扎完毕,吊着膀子过来道:“王爷,下次我等带着盾牌,定要取他性命。”

    李佑看看他受伤的手,心里不屑道:还在吹牛?昝君漠察言观色,又道:“李诚在山上,居高临下,他是个射手,三个属下据说也是积年老卒,射术不差。我们没有盾牌,太吃亏了。”

    李佑心里一想也是,觉得自己错怪了昝君漠等人。不是他和梁猛彪没本事,而是这次准备不够,于是露出鼓励的微笑:“不碍事,下次有机会干掉他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缓缓后退,李君羡带着宿卫来到,翻身下马,看着李佑道:“陛下有旨,齐王立刻进宫。”李佑听了心生畏惧,知道这次不好过关了。一顿打是免不了的,心里悻悻不已,准备招呼众人一起走的时候,发现李君羡带来的人把他和一帮属下隔离开了,身边只有一个内侍,脸上还有鞭子抽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比起李佑,内侍的心里更为恐慌,他们这些人在李佑的身边,随时小命就没了。万一皇帝迁怒,今天就是他的死期。

    李君羡盯着李佑,做个手势:“齐王,请吧。”那意思,绑也要绑着带回去。李佑翻身上马,不甘心的瞪了一眼山头,转身策马要走,缰绳却被李君羡抓住道:“齐王,还是等末将一起走比较好。”说着给士兵递个眼神,立刻有两个士兵左右夹住李佑之后,这才大步朝山下走去,老远便大声喊:“李自成,没有伤着吧?”

    李诚带着三人已经走下来,站在十步之外大声回答:“一群土鸡瓦狗,安能伤我。”

    李佑听着又想炸毛,但是看看身边的两个宿卫,这些人只知道皇帝,管你什么王爷。想想还只能忍着,等李君羡回来。

    李君羡大声道:“没事就好,这些人,要不要我帮忙打理了。”李君羡只的是昝君漠、梁猛彪等人。说心里话,李君羡也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,根本不担心李诚的安危。一路上担心的都是李佑会不会被误伤。段志玄打击吐谷浑的时候,李君羡也参战了,缴获误算。自然很清楚,李诚这种战场上都能叱咤风云的人物,对付这些市井混混,还是在自己的主场,那不跟杀鸡一样的。说这句话,就是为落一个人情。

    “多谢将军,在下不愿多杀伤,不然今天一个都走不脱。李将军且回吧,这些人愿意留下,那在下就成全他们。”李诚大声回话,李君羡听了哈哈大笑,转身回来,上马挥手:“走!”

    宿卫夹着李佑回程,昝君漠等人也不敢留下,李诚的箭给他们印象太深刻了,赶紧招呼着一阵上路,人多好壮胆,跟着宿卫的后面也回城去了。

    李诚目送这群人滚滚而去,回头吩咐:“我们也走。”说着抬手吹了一声口哨,没一会战马从树林里跑出来,踢踢踏踏的来到面前,拿脑袋蹭李诚的脸。李诚拍拍这匹黑色战马的脖子:“白毛,真聪明。”这名字的来源,是战马的脑门上有一撮白毛。

    三人各自找回坐骑,一起回了农庄。这会李泰还在门口坐着呢,跟一群读书人在那聊。李诚见了不免头疼,李佑不是省事,这以为也好不到哪去。

    “见过魏王!”李诚还是很客气的行礼,随手把缰绳丢给身后。

    李泰从人群中出来,上前拱手:“自成,可有伤到?你放心,李佑胡作非为的事情,本王都知道了,留下来见自成一面就回去,狠狠的告他一状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了丝毫没有感激之心,反而觉得他多事。不过嘴上还是很客气道:“魏王不必多此一举,此番不过是一场游戏。在下于千军万马之中,尚且全身而退,一场游戏算个甚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就把李泰的“好心”给堵回去了,李泰有点尴尬,身后的一帮文人见状都怒了。其中一人上前,抬手指着李诚怒喝:“李诚,你眼里还有没有魏王?恃才傲物,也要有度。”

    李诚扫他一眼,拱手道:“这位面生的紧,还请指教,在下哪里恃才傲物了?”

    呃,男子愣住了,是啊,李诚哪有恃才傲物了。整个过程也是有礼有节,没有怠慢魏王的意思。不过言语之间那种疏离感,是个人都能感受的到不是。

    就在男子准备开喷时,李泰赶紧道:“苏司马,别误会。”说着朝李诚拱手:“本王来的唐突,实在是仰慕自成的诗才和书法。特来请教一二。”

    李诚看看李泰身边,不下二十个文人,拱手还礼:“魏王抬爱,在下一介布衣,年纪轻轻,当不得魏王如此。再者,在下对于写诗不过偶尔为之,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才华。魏王请回吧,今日家中有事,怠慢了。”

    李泰也知道,刚才李诚被人围殴,这时候套近乎是个好机会。可惜李诚不给机会,只好笑道:“既然如此,还请自成手书一篇旧作,本王带回去学习之用。”

    话说道这个份上,李诚也不好再坚持,点点头道:“如此在下厚颜。”

    李泰大喜,让人准备纸笔,亲手磨墨。李诚无所谓,别人的文人见了眼珠子都红了,这待遇,这家伙居然坦然受之。碍于李泰,众人只能在心里心里暗道:“竖子无礼!”

    “魏王可有题目?”李诚手里拿着笔,笑着问一句。李泰还在犹豫时,之前的苏司马道:“在下苏勖,听闻李自成才胜子建。今日想见一见,传闻是否属实。”

    李诚一听这名字就明白了,哦,是这一位啊。撺掇李泰写《括地志》,贞观十五年书写成了,李世民很喜欢,因为这个,李泰府上的开销都超过东宫了。可以说,李泰滋生出野心,惦记上太子的位子,这就是始作俑者。李泰的死活李诚不关心,但是这人李诚不喜欢。就像一个公司的员工,为了自己个人的野心,撺掇老板冒险做不该做的买卖,导致公司破产了。

    食君之禄,忠君之事。苏勖的举动,跟忠君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要是忠君,就该劝李泰安心的做太平王爷,别去惦记太子的位子。

    苏勖说完,李诚没回答呢,一帮文人鼓噪起来:“对对,见识一番李大才子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李诚看看李泰,这一位毫无尴尬之心,反而露出期待的眼神。这一下,李诚对他绝望了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