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八章 放弃治疗
    ..,

    这顿打下去,李诚等于被架在火上烤。不过作为演技精湛的老演员,李诚没有着急拦阻,而是缩着手站在一边看着,摆出一副你要打就打死算了看戏姿态。

    李世民没想到这小子如此不上道,不过一琢磨也是啊,这家伙侍君以诚嘛,心里想着打死这齐王,自然就不会劝说。难道说,自己把他叫来反而是错误,搞的下不来泰的话,那就只能打死自己的亲生儿子啊。

    李世民骑虎难下,看看李诚,这货还在那低头不语,心道这小子以前是装的?真的要看着朕打死李佑?可惜没时间多想,咬咬牙举着板子,打几下没准就出声阻拦了。尽管李诚在心里欢呼:“打死他,打死他!”却遗憾的必须阻止李世民真的打下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!臣有话要说!”李诚抬手,李世民听了不禁心中一喜,这小子还没学坏。举起的板子,没有因为李诚的阻拦而停下,啪的一声狠狠的打在李佑的屁股上。

    趴在凳子上的李佑嘴里咬着一根木棍,疼的呜的一声,却不敢乱动,乖乖的趴着,心里把李诚给恨透了,你怎么不早点开口阻拦。

    打了一下,李世民才停下来,回头看看李诚:“自成,有何话说?”棍子很自然的丢一边了,这就是不打算继续打的意思。打一下给李诚看,这就够给面子了。

    李诚上前拱手:“陛下,微臣以为,人之初,性本善,性相近,习相远,苟不教,性乃迁。”李世民听着脸一下就黑了,瞪着李诚说话,心道:你这是在怪朕没教好这小子咯。喷朕就算了,你还一套一套的,你行你来教啊。

    “教之道,贵以专,昔孟母,择邻处,子不学,断机杼。”说到这,李诚停下来,看看李佑,淡淡道:“陛下,齐王的错,有陛下疏忽的因素,更主要的还是交友不慎。昔日孟母三迁,窃以为,齐王身边之人,不可留。”李诚难得良心发现,打算挽救一下李佑。只要把他身边的人隔绝开来,李佑最后不至于走上谋反道路。

    当然李诚也不好明着说,李佑娘舅一家的问题,只能从教育的角度谈两句。能不能起效果就不管了,就当是日行一善吧,主要还是眼下把李世民对付过去。

    “嗯!”李世民满意了,微微点头,李诚肯定是有怨恨的意思,刚才一板子下去,差不多就消气了。不然不会说这么多话,一套一套的,听着很有节奏。“嗯?”李世民又来了一声,看看李诚:“你方才念的是个甚,朕怎么觉得是一篇文章?”

    李诚拱手回话:“回陛下,此乃微臣编写的一篇蒙童之文,本打算雕版制好了,印刷出来卖几个钱糊口。”李世民听着这话就想打人,这个臭不要脸的家伙,什么都挺好的,就是不能让他沾钱。

    “嗯,写出来,朕看看。”李世民也不管李佑了,先要看李诚写东西。李诚不能当李佑不在啊,光着屁股呢,多不雅观啊,影响心情撒。所以,还是笑着拱手道:“陛下,齐王已经受到了惩罚,让齐王下午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这才摆摆手,立刻有两个太监上前,扶着李佑下去了。李佑低头从李诚面前经过时,一道怨毒的眼神飞快的一闪而过,李诚感觉敏锐,立刻捕捉到了。心道,这李佑是没救了。以后还是要防着他一点,明的不来,没准会来暗的。

    太监准备纸笔,几个妃子也敢上来了,站在一边看着,打量一下名满长安的李自成。这些妃子也不敢多看,只有一个妃子上前行礼:“多谢李校尉!”

    李诚不敢受礼,赶紧侧身躲开,这是李佑的母亲阴妃,她也没纠缠,谢过之后便安静的退下,站在一边看继续看着。李诚克制自己的眼神,不要东张西望的,拿起笔沾了墨,笔走龙蛇,想着赶紧写完走人,所以一直没停下,不停的往下写到结束。

    放下笔,李诚朝李世民一拱手:“陛下!”李世民嗯了一声,上前来看。

    《三字经》自诞生起,就是历朝历代蒙童的最佳读物,读起来朗朗上口,蕴意深远。李世民一开始还没太多的期待,真的看完之后,揉了揉眼睛,再看一遍,深呼吸,再深呼吸,这才转身看着李诚:“此文,确是自成手笔?”

    李诚一摊手:“陛下,可以去查嘛,看看整个大唐,还有谁写过三字经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篇文章叫做三字经么?倒是贴题,朕倒是要谢过自成,为这天下的蒙学造福之举。”李世民收起疑问,一本正经的赞叹一句。李诚连连拱手:“不敢,微臣不敢。这不过是微臣为了牟利所为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一件功在当代,利在千秋的好事,为啥李诚要往自己的身上泼脏水呢?李世民陷入了思索中,上下打量李诚久久不语。如果这个人是个伪君子,那就太可怕了。仔细再一想,怎么可能是伪君子,伪君子还能把牟利挂在嘴边?想到这个,李世民忍不住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李世民得出了一个结论:这是在自污!为什么呢?道理很简单,李诚太年轻了,唯一的依仗是皇帝的支持。所以,才要在皇帝面前做出一副贪财的嘴脸。一个有缺点的臣子,才是好臣子啊。一个完美的人,才是最可怕的,也是最不安全的。

    “你啊,心思太重了。此文,先放在朕这里保存吧,等到雕版印刷术弄成了,自成放胆去印,放胆去卖。朕先来五百册!放心,给钱的。”李世民最后还开了一句玩笑,心里对李诚越发的满意了。这人对权位没啥追求,这就是他最令人放心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谢陛下!如此,微臣告辞了。”李诚作势要走,李世民一抬手道:“既然来了,就别着急走。来人,去把诸位适龄皇子叫来这里,让自成挑选几个弟子。”其实李世民不是没想过,让李诚来给皇子们当老师,只是想到他搞的东西太多,估计也没太多的时间,干脆找一个合适的,丢给李诚当学生好了。总之,要把他绑住,跟皇室的关系紧密一点较好。

    后宫里面什么人多?当然是女人多了。而且还是一群穷极无聊的女人。

    李诚在等待的时候,就发现这个问题了。李佑离开后,阴妃都没走,也站在一边看。然后越来越多的女人出现了,李世民倒是很自在的坐在椅子上,手里捧着茶碗,也不说让李诚一起坐下喝茶,就让李诚站在那。

    后果就是李诚为一群女人围观了!李诚心里觉得,这是报复,一定是报复。我收拾了你儿子,你就让一群后妃来围观我,看猴戏么?也不丢个果子过来。呸呸呸!

    李诚低着头数蚂蚁,反正绝不抬头乱看。李世民盯着李诚好一阵,心里一阵遗憾,一群女儿大的已经丢出去了,小的还太小,不能让李诚上,不对,是尚一个公主。

    耳边传来莺莺燕燕发出的叽叽喳喳的声音,李诚不胜其烦。心中恼火却不能发作,还只能老实的站着,心里对李世民的怨气颇深。这皇帝小气的很啊!其实李诚想歪了,人家李世民现在正走神呢,为没有一个适龄公主丢给李诚感到遗憾。

    等到李世民从发呆中出来,一看李诚还站着,脸色一沉:“怎么不给自成搬一把椅子?人都死绝了么?”这话就很重了,吓的宫女太监跪了一地,妃子们也都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个太监给李诚搬来一把椅子,李诚拱手道:“有劳!”这个举动引起一阵侧目。太监在这里能算人么?不算啊!你有必要这么客气么?包括李世民在内的人,都理解不了这个举动。

    “不敢当!”搬椅子的太监吓的浑身哆嗦,这是要命的事情啊。好在李世民也没在意这个,摆摆手示意安静下来。李诚总算是有一把椅子可以坐着休息了,面前的桌子还在就是了,之前写字的时候,就该给他椅子的,这锅是李世民的。

    现场一片安静,李世民看看那群后妃,差不多了该散了啊。一群后妃自觉的纷纷告辞离开,走的时候眼神还在李诚身上转悠的不少呢,都在惦记,这小白脸啊,家里哪个闺女合适。嫡出的不合适,庶出的配他倒也不亏。

    一群皇子来了,从大到小,排成一行。有儿子的妃子,自然上前去叮嘱两句。

    李世民看着儿子们,指着李诚道:“此乃蓝田李诚,字自成。大才也!尔等上前见过李先生,看看对不对先生的眼缘。”这就是硬要塞一个儿子给李诚做弟子了,以后隔三差五的,还得进宫上课么?

    李诚咳嗽一声:“陛下,臣俗事繁多,恐怕耽误了皇子们的学业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根本就不给他机会,呵呵呵一笑,堵上漏洞:“自成且安心,只要卿看上的皇子,作为弟子,自然是登门求教,没有让老师登门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完蛋,躲都躲不掉,这是必须挑一个咯。李诚放弃治疗了!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