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九章 三字经
    ..,

    其实也怪李诚自己作,没有这个三字经,李世民还真的未必能下决心,一定要李诚给某个皇子当老师。《三字经》这东西,讲真话看着简单,实际上文化素养不到一个程度,你根本就编不出来的。这玩意首先你得熟悉历史和历史人物,而且是滚瓜烂熟那种。不然如何做到举例子的时候信手拈来?总而言之,大才!既然是大才,那就得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皇子们挨个过来行礼,李诚想站起来,却被李世民抬手制止:“自成安坐!”

    好吧,只好安心的坐下来,其实在李诚选择是唯一的。那就是李治!别人,呵呵呵。挂逼来的,你懂么?跟你们唐朝人说这个,你们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李恽、李贞、李治、李慎,适龄王子就是这四个,一群妃子没走远呢,都在远远的观望。就李诚这个圣眷程度,给他当学生也算是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四个皇子依次上前见礼,李诚不动声色,好像是在观察。他不能立刻就选一个,那样太假了。等到四个皇子都走了一圈之后,李诚才摸着下巴一阵琢磨,嗯,看着是在琢磨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外面一阵喧哗,李世民扭头看看门口,一脸的怒色。却见李泰这个胖子往里挤,招手大叫:“父皇,儿臣也要参加拜师。”李世民一看是李泰,乐了!别人这么干,不打死也要打残,李泰没事。

    李世民看看李诚,那意思如何啊?李诚摇摇头:“微臣与魏王无缘,倒是与晋王有眼缘。”李世民一听是李治,其他三个儿子失望的眼神也不在意了,看了一眼李治这个小胖墩,又看看李泰哪个大胖墩。

    “陛下,缘分这个东西,还是不要勉强的好,不然也未必有好结果。”李诚站起来,拱手坚持。李世民喜欢李泰,李诚却敬而远之,这个事情李世民颇为费解。

    “如此,罢了,皇九子李治,拜李诚为师,择日行礼。”李世民一开口,李诚赶紧拱手:“陛下,大可不必如此,微臣治学日浅,加之俗事繁忙,也没多少时间教导为善。不如这样,拜师可另请高明,微臣有暇之时,自当竭力教导晋王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不要搞那么正式,有时间我就教一下。李世民多鬼啊,听出他的意思,这里有忧谗畏讥的意思。为啥,李诚太年轻了,看着二十出头,给皇子当老实自然是德高望重的饱学之士。所以啊,教可以,就不要搞拜师礼了。

    李治一直低着头不说话,心里却是在欢呼雀跃不已。为啥啊?因为他知道,李诚这个老师不管名气不名气,学问不学问,李诚是不会进宫来上课的。他可以出宫去上课,这多爽啊!平时闷在宫里,天天盼着能出去看看。

    李泰真是欲哭无泪,你要歧视胖子我也忍了,问题是你看上一个小胖子,看不上我这个大胖子。我是你的粉丝啊,脑残粉哦。

    李诚才不管这些,李泰身边那些文人,李诚一个都不想打交道。拱手告辞,赶紧闪人。

    今天这事情闹的,你打李佑非要把我拉上,真要打死你还能让我来?全是套路啊!

    衣袖被人拽住,李诚愣住了,低头一看,小胖子李治一脸兴奋:“老师,李治明日便登门拜访,还请老师多多关照。”我们真的有那么熟么?李诚短暂的疑惑之后,明白了他眼神的激动。那是下课铃声响以后,被老师拖堂时盼下课的那种,不是多喜欢自己。

    这是还没上学就惦记逃学啊,李诚面带微笑:“晋王放心,微臣一定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。”回头一定布置多多的家庭作业,让你知道什么叫小学生负担太重。

    “微臣扫榻以待!”李诚笑眯眯的答应了,心里盘算着回头给他出点啥题目。当年折磨过自己的小学奥数?很好,就这么办了。想着不禁话锋一转:“今日既然来了,就给王爷留一道题目,看看王爷学到什么水平了。”

    李治人小鬼大,觉得老师的笑容里有一种叫做“不怀好意”的东西。赶紧道:“先生,今天就算了吧,等明日治去了,先生再考校不迟。”李诚有招,这一招叫做“叫家长”。只是笑着看一眼李世民道:“陛下,微臣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民哪管儿子死活,手一挥:“现在你是先生,出题是应有之意。雉奴,你要好好回答,答不上来先生是要打板子的。”李治惊呼:“打板子?”李诚点头:“放心,打手心,不疼的。”这么一说,李治的小脸白了,这先生不是好人,我要求退货。

    可惜,老爹在场,李治就是如来佛手心的孙猴子,无路可逃。

    “好吧,还请先生指教。”李治规规矩矩的拱手,李诚摸着下巴一番琢磨,第一次不要太难了。说着让人取了一根细细的木棍来,李世民看着还以为这是在准备教鞭呢:“自成,这么细的棍子,打人可不疼啊。”

    李诚心道这一定是亲爹!没跑了!脸上却是笑道:“陛下误会了,微臣是在出题。”说着动手,用手掰断木棍,弄出九根长短一样的,摆在桌子上成一个“井”字,然后拿起笔,在纸上写了个“品”字,笑着对李治道:“王爷,微臣摆的是个井字,纸上写的是个品字,移动三根木棍,把‘井’字变成‘品’,这道题回去慢慢的想吧。”

    题目看起来不算太难,李诚就是想为难一下小胖子。但是李世民看着却觉得吧,这题目很有意思,李治的小脸也不白了,盯着题目看了起来。其他几个皇子,也都围上去。

    “自成这是?”李世民好奇的问一句,怎么出这么一个奇怪的题目。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回陛下,晋王还小,太难的题目会让他对学习失去兴趣。再者,这样的题目比较有趣,小孩子会比较喜欢。而且难度也不大,有助于孩子开动脑筋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一听觉得很有道理,小孩子都是喜欢玩的,哪有几个天生喜欢学习的。所以李泰才受宠,就是因为他喜欢读书撒。当父母的,没有不喜欢学习用工的孩子,皇帝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李世民点点头,觉得有道理,又丢出一个问题:“自成为何不喜李泰?”

    李诚哪里敢承认啊,笑着摇头:“陛下误会了,魏王年纪不小了,所思所学皆已定性,用微臣的话来说,就是缺少可塑性。对于微臣来说,还是愿意接受一些比较有挑战性的工作。教育皇子,自然是从年幼开始为好。”

    李治今年才八岁,确实是从小教起。李诚还真的打算做一回帝师,等到李世民挂了,后半辈子的好日子就来了。唯一纠结的就是,武约的未来和李治之间的故事。想起来就头疼,干脆也不多想了,顺其自然吧。李治自幼丧母,喜欢年龄大的女人正常啊。

    李世民认可了李诚的解释,这才放李诚走人。李诚跟着太监一路往外走,突然路边冲出一个小娘,上下一番打量李诚,问道:“你就是李诚?”李诚一看她的打扮,就知道是个公主,再看看带路的太监不敢拿她如何,在那装聋作哑,就知道还是个得宠的公主。

    “嗯,我就是李诚。”李诚不动声色的看着她,小姑娘也就是十岁左右的样子,拎着裙子大胆的打量李诚,笑道:“倒是个俊俏的郎君,比房家那个黑傻子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得,答案有了,这是高阳公主。高阳出身不可考,所以一般认定她为庶出。一个庶出的公主,能够得到李世民的喜爱,个中原因不得而知。李诚也不打算考据,一拱手:“微臣告退。”说着往前走,高阳没想到李诚说走就走,气的瞪着他的背影不说话。

    出了皇宫,已经是下午三点多的样子,李诚回到家里,没想到还有客人在。

    谁啊,程处弼啊!看见这货李诚就皱眉头,不是讨厌程处弼,而是担心他推销妹妹。

    “自成兄回来了,我都等了好一会了,说你进宫去了。”程处弼给李诚的感觉,就是那种面带猪相心中嘹亮的类型。

    “今天来又有何事?”李诚笑着招呼,程处弼道:“一者怀念自成的美酒,二者那日不曾去得平康坊,今日特来答谢自成,给了咱家一个生财之道,今日平康坊,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你叫上我一起去平康坊,回头老板给你也免了费用,还算你请客?”

    这算盘打的也太精明了,李诚不是自夸,现在的李诚去平康坊,肯定是免单的待遇。

    “说甚呢,又不是只有你我二人去。今天去的人多了,怎么可能免单。”程处弼一咧嘴,很委屈的样子。李诚怎么会信他:“好啊,都有谁啊?”

    程处弼掰着指头算:“杜荷,房遗爱,段珪,张大象,他们久仰自成的文采……”李诚一抬手:“打住,说实话,这几位跟文采没啥关系。”这帮人在历史上就没留下啥文采的名,都是一群勋贵二代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