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六章 拉人入伙
    不接受李世民的入股,原因很简单,过犹不及。皇帝这东西就没有不贪得无厌的!跟皇帝走的太亲密了,等于自绝臣子们。印刷是因为自己实力不足,必须依靠外力。正好皇帝赶上了,这东西对文教的意义太大,皇帝既然知道了,不带他玩就是找死。就问你一句话,你想干啥?而且李世民这个皇帝,还杀哥宰弟都做了,不会介意给李诚扣一定谋反的帽子,然后将你的成果据为己有。草纸的事情,不说了,全是眼泪,这是猪队友的锅。还有就是,最根本的原因,少府监在皇帝的眼皮地下,雁过拔毛,不让皇帝挣点,他能弄死你。

    印刷术技术上既然解决了,这玩意想保密几乎没有可能。所以呢,只能抢占先机,走内容为王的路线,占领市场。什么四书五经,就让皇帝去印吧。这钱让少府监和别人去挣,李诚决定走大众路线,什么低俗来什么,历史已经证明,低俗的东西总不会缺市场。

    李世民交代了一番下一步少府监的工作重点,自然是加大印书的力度。四书五经,自然是优先印刷。李世民带着印出来的《三字经》,高高兴兴的回去了。李诚送走李世民,转身立刻把一帮工匠扒拉进自己的口袋,造纸的,制墨的,雕版的,都是最好的。也不多要,十几个人就够了,吩咐他们明天一早就搬家,先搬到城外的农庄住下再说其他的话。

    忙了一个下午,李诚才回到家里。杜海见了李诚就汇报,程处弼来了。

    李诚没着急进去,询问了一下杜海现在木匠作坊的经营情况。这东西也没啥技术难度,主要还是人才的培养。杜海回答:“带了几个徒弟,暂时还派不上用场。”

    李诚对这种经营理念不敢苟同,话说自打皇帝到处送桌子椅子,这玩意大臣家里已经不新鲜了。权贵的家里,不缺木匠,简单的仿制很轻松。所以李诚只能叹息一声,暗暗后悔没有盯牢杜海。接下来就只能在设计上做文章了。

    “杜海啊,我告诉你,算了,你还是安心看你的大门,多带几个徒弟吧。”李诚放弃杜海了,这就不是能做好经营的料,拿刀子砍人他很擅长。回头找到合适经营的人才,再说开家具店的话,到时候拼的就是品牌和设计,李诚不信干不过唐朝人。

    杜海一点都不生气,笑呵呵的走了。他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,唯一不满意的就是婆姨的肚子不争气,至今没有弄出个小鸡仔来。

    程处弼看见李诚,笑的一个阳光灿烂,各种好几步呢,上前拱手:“哥哥回来了,本该昨日来拜访,门口被人拦下了,说是晋王在上课。”

    李诚回礼道:“来的正好,俺正准备去寻你说事情。”

    程处弼一听这话,袖子一撸:“哥哥要打哪个,可要小弟去寻几个帮手?”

    李诚……侧目斜眼看他一会,心道这帮将门二代,暴力因子渗入骨髓了么?还是说自己看上去就很暴力,要打这个那个的。仔细一琢磨,就冲自己在平康坊打人的那个架势,要告诉程处弼:“你要热爱和平,要与人为善。”估计这么说,也没啥说服力。想想还是罢了,问题还是出在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程处弼被看的菊花一紧,心里很是矛盾,万一哥哥要看上了我,那该怎么办才是?嗯,可以把房二推荐给他,那厮生的更为粗狂一些,是哥哥喜欢的类型。

    李诚要知道他怎么想的,一定不会打死他,最多给他留一口气说遗言。

    “这个,我又说要打谁么?”李诚叹息一声,无奈的反问。这种暴力青年,估计也没有什么抢救价值了,可以放弃治疗了。就让他继续暴力吧!

    “呃!”问题又回来了,程处弼脑子有点转不过来:“不打人啊?”

    李诚抬脚踹过去,程处弼被踹的地上一翻,李诚才怒道:“俺看起来哪一点像准备去打人的样子?你这个夯货,给我滚起来,坐好了好好说话。真是的,心好累!”

    程处弼规规矩矩的坐好了,李诚这才道:“上次你说家里在西市有铺面?有个发财的买卖,当哥哥的不能忘记你,一起做,那个,可以叫上段珪和张大象,房二嘛,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为何厚此薄彼?”程处弼很好奇的反问一句,李诚不能告诉他这厮是个混球吧?媳妇偷和尚,他还帮忙看门把风的主,你觉得他有拉拢的价值么?张大象看上去文弱,是个读书人,打架的时候一点都不含糊,鼻青脸肿的也要继续战斗。段珪也不错,有为青年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觉得,房二看着像是家里会放心他,拿些本钱与他做买卖的人么?你我兄弟一起做买卖,不叫房二其实是为他好。不然就他那个性格,家里不给钱,他回去跟父母闹腾,你我该如何处置?回头不要连累的大家一起都做不成买卖。”李诚苦口婆心的编织借口,程处弼摸着下巴上的络腮胡子,稍稍思索,说出了李诚刮目相看的话。

    “哥哥,还是带上房二为好,其母乃辽东卢氏,辽东卢氏的买卖,做的可一点都不小。”

    李诚被这话给震了一下,没想到程处弼还会想到这个问题,这家伙粗狂的外表下面,还有一颗玲珑心啊。看来这些将门二代,不可小觑啊。

    “嗯,那就带上他吧,不要他的本钱,给他一成干股。平时也不要管这些,到时候分钱就时。都是自家兄弟,哥哥不曾忘记他。”李诚想到了房玄龄,这位大佬必须卖好,之前还是相差了,单纯的考虑这货在历史上的风评不佳。还有就是高阳和辩机和尚的事情,历史上还是有争议的,司马光这货搞的黑历史,未必可信啊。资治通鉴,那是司马光这个变态在地下搞了几十年的工程,既然是变态,这个事情那就值得商榷。(备注:高阳公主偷辩机一案,史家认为疑点颇多。风月一类的低俗故事,不正是普罗大众喜闻乐见的段子么?可见文人的笔之狠毒,编你个段子,死了都没法翻身。)

    “哥哥稍候,小弟这就去寻他们来,共商大事。”程处弼跑的飞快,李诚听到他的用词,心里又改变了看法,这家伙归根结底还是个粗人。共商大事,你要谋反么?泥煤的!

    看看日头,这就要黄昏了,交代下去,准备晚饭。有个事情,李诚还是很满意的,就是程处弼没有提杜荷,那小子出了事情不上就算了,还特么的开溜了。这点胆子,居然还敢掺和谋逆,真是令人惊讶。看来还是遗传了杜如晦的决断力。

    没有酱油一直是李诚最大的痛苦之一,烧肉怎么可以没有酱油呢?只好暂时拿酱代替。李诚亲自下厨,程处弼等人来到的时候,李诚正在伺候一锅羊肉呢。李诚爱下厨这个毛病,秋萍已经麻木了,不过看见程处弼等人找来的时候,还是觉得丢人。

    好在这帮家伙都是大大咧咧的,对李诚很是佩服。一边走一边说起李诚那一拳的威力,这个事情在长安城已经传来了,文采飞扬的李自成,竟是文武双全,七步成诗,手裂熊罴。这种事情,传着传着,必然是完全走样的。

    小火炉烧的正旺,一锅烧好的羊肉坐上去,李诚吩咐一声端出去,出来招呼 众人。

    “见过哥哥!”众人上前行礼,平康坊打一架,这几位对李诚心服口服,至于杜荷,一致通过不带他玩了。李诚拱手道:“都来了,处弼说了俺的意思没?”

    段珪笑道:“处弼只说了哥哥寻我等有事,哥哥只管吩咐,小弟尽力而为。”张大象也是这个意思,房遗爱就是傻呵呵的笑了笑,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李诚领着众人去了屋里,围着桌子坐下,这种吃法几位还有点不适应。不过李诚既然坐下了,大家也都跟着坐下。锅子端上来,羊肉香味四溢。还有各种炒菜,流水一般的端上来。

    李诚拿起一个酒坛子拍开泥封,一股酒气散开,众人无不侧目。程处弼喝过,笑道:“有口服了,这酒满长安城都找不到,只有哥哥这里才有。”

    李诚淡淡道:“就知道喝酒,喝酒会误事,尽量不要过量。”说着开始倒酒,一人一碗,然后才开口:“这酒烈,喝的时候悠着点,别喝醉了,耽误了谈事情。”

    张大象笑道:“哥哥要做甚,我等自无不从,还是先喝酒吧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着点了点他:“那好吧,先喝酒,喝好了再谈。”说着端起酒碗,轻轻抿一口,啧了一声,发现除了程处弼,其他三人都是一口干掉。张大象憋的脸上通红,口中叫嚷:“这酒竟烈的入火烧一般。”段珪也点点头:“有点晕了,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房遗爱是个例外,黑脸也看不出红没红,不过眼珠子肯定是红了。/s5p5pwotz+ap3bbm1k74w0qzopat4wpn312teur2ejwrsppdmvbywrg5ztoy/ffng4ur566dvq/yucmy3a==

    “先吃点菜,压一压酒。”李诚赶紧招呼,这帮牲口会这么喝,上大碗直接醉了抬回去,特意准备的是小碗,倒的半杯也就是一两左右,不会立刻就醉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