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二章 宫斗经验不足
    武顺心里也挺为难的,李诚喜欢她,这个大家都知道。其实她要不是已经许了人家,对李诚也是很动心的。但是这事情没有如果,退婚的话提都不要提。一个在孝期呢,还有就是武家的脸面。越王府也不是吃素的,只要贺兰越石不出问题,杨氏就不会去改变这个事情。

    武顺心里很清楚,但是却架不住想多接近李诚,之前找借口来看秋萍,就是想着多看李诚一眼。如今长安城里最炙手可热文人,又是个有担当的汉子。如今连皇子都给他当了学生,前途不敢说远大,比贺兰越石不知道强多少,这一对比高下就出来了,说不喜欢是骗自己呢。

    “这我可没法子,你说个条件,我给你补偿吧。”李诚笑呵呵的一点都不生气,接触的时间长了,心里其实没把武约当皇后和大周皇帝对待,就像是一个邻家妹妹。

    “你那些闲书,我都要看看。”武约说出了目的,李诚笑道:“行啊,回头我给你带。还有啊,白天秋萍要忙,你们晚上可以说话聊天嘛,家里不缺这点蜡烛钱。”

    武约听了立刻瞪眼道:“胡说,大家闺秀,怎么好晚上去男人的家里?”

    李诚一听,得,这是唐朝,不是现代。理亏了,赶紧摆摆手:“我错了,当没说。”

    武约这才笑逐颜开:“你说话可要算数,别忘记了啊。”李诚点点头,挥挥手再见。

    武约从梯子上下来,看见姊姊站一边发呆,刚才竖着耳朵听着呢。心里不禁一阵嫉妒,李自成怎么就看不上我呢?大家闺秀,待字闺中。武约笑的很勉强,低声道:“姊姊,怎么了?”武顺这才回神:“没事,走吧。”

    李诚和崔成进了书房,落座之后,崔成撇嘴:“连碗茶汤都不招待,弄个大碗白水,也太俗了。”李诚呵呵呵笑道:“茶汤还是算了,那玩意我不确定会不会喝死自己。对了,关中哪里产茶?可有出名的茶叶?”

    崔成听了不禁目瞪口呆,看着李诚道:“自成,你个关中人,不知道金州紫阳茶?”

    “金州啊?在哪呢?”李诚回避问题,崔成笑道:“山南东道治下的金州。”

    李诚点点头:“知道了,大兄要是有闲钱,不妨一起去金州买几个茶山,将来保证赚钱。”

    崔成摇摇头:“还是算了吧,不说这个,先说说衙门里的事情。这长安县衙水很深啊,一开始还没觉得,时间长了才发现,下面的县丞、县尉、六班小吏,不良人,铁板一块。如今为兄这个长安县令,变成了城管的头子,还有负责审案子。其他的事情,一概管不了。”

    从权限上来说,长安县区域内的所有事情,崔成都有劝过问。但是过问不等于说了算啊。

    李诚明白他的意思了,这就是被下面的人联合起来架空了呗?

    如何应付这个局面?崔成不愿意当傀儡,所以他想改变这个格局。但这种事情不是想改变就改变的,一场秋收下来,崔成每天都忙,也发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,他说话不管用。下面的人呢,总有合适的借口对付他,加上县丞和县尉们帮着说话,搞的崔成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前些日子,下面一个县尉提出,往城管里插个亲属,为兄拒绝了。你猜怎么着?长安县治下,接二连三的出案子,都不大,就是偷盗一类的案子。雍州司马不管这些,都怪到县令的头上。把为兄叫去,狠狠说了一通。回到县衙,召集人商议,六个县尉,四个称病。”

    崔成一肚子的苦水,只能对李诚说。这种衙门内的勾心斗角,李诚真的不擅长。但他的见识却不是崔成可以比的,长安县的情况摆在那里的。或者说,古往今来的封建王朝,基层组织的格局大致如此。官少而吏多,办事靠的就是吏。这些吏呢,还是没有薪水的,只能靠县里发一点钱,遇见操蛋的县令,可能还不发钱,最后这些吏只能靠盘剥百姓生活了。

    唐初的吏治还是不错的,官场相对清廉。但涉及到权利争夺,从来都是如此残酷。

    “不想被下属和小吏玩弄于股掌,是这个意思吧?”李诚一句话总结出来。

    崔成点点头:“差不多吧,长安县的情况就是这样。身为县令,政令不出县衙。”

    李诚点点头:“明白了,其实道理很简单,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。你要让下面的人明白一个道理,跟你干有好处,跟你对着干,就是死路一条。明白么?找一个缺口突破,慢慢的将下面的人的把柄抓到。还有一个就是你要行使县令的监督权,最后一条还是要回到那些小吏的身上。县丞县尉,不是联合起来架空你么?你就给他们来个釜底抽薪,将下面的小吏抓在手里,然后捏着他们的把柄在手,还怕他们不肯就范。”

    崔成摇摇头:“不明白,怎么把小吏抓在手里,那帮人沆瀣一气,很难抓住啊。”

    李诚摇摇头:“说的好听一点呢,就是发动群众斗群众,说的难听一点呢?就是先找一个目标,假定不良人的头目,利用你县令的权利,抓他一个错处先拿下他。然后给下面的人一点希望,让他们出来揭发这个头目,鼓励他们揭发的办法,就是这个头目的位子。最后还有一点,不患寡而患不均。你作为县令呢,可以制定一些福利政策,针对下面的小吏。要说人手呢,你手底下的城管不就是一只很强大的力量么?让他们动起来,找毛病还不容易啊?只要有证据,拿下一个不良人的头目,这个局面就算破局了。”

    崔成似乎明白了,摸着下巴琢磨:“我有点懂了,还没想清楚,让我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李诚心道,难怪在崔家跑出来了,这家伙要丢进宫斗电视剧里头,活不过一集啊。按说这种士族家庭出身的人,宫斗经验应该很丰富才对啊。也不知道他那十几年怎么活下来的。

    当然李诚也就是出个主意,真要说自己上的话,未必能比崔成玩的溜。

    秋萍带着丫鬟进来,酒菜摆好,两人一边喝一边聊,这种烈酒,崔成喝的也很上瘾了。李诚有啥好事,都没忘记他。

    二两白酒下肚子,崔成的话又开始了:“自成啊,你有所不知啊。自打当了这个长安县令呢,清河崔氏又有联系了。那意思,让我回去认祖归宗。家里两个丫鬟呢,就是他们送来的。为兄心里纠结啊,是不是该回去呢?”

    李诚心说你丫鬟都收下了,你还跟我这说个屁啊。这年代的人呢,很难摆脱家族的诱惑。李诚对这个事情,决定不表态,所以很干脆的表示:“大兄拿主意吧,怎么做我都支持。只是若儿那边,好歹给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崔成摇摇头:“自成有所不知,风尘女子,进了大家族,很难有好结果的。我是不想害她啊!”李诚听了冷笑道:“你一个男子汉,护不住自己的女人?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。”

    崔成苦着脸道:“自成,为兄比不得你啊,你独门独户的,自己能做主。我要回了崔家,很多事情就由不得我了。”李诚听完这话,没有再开口劝说,心里却真的很不舒服。他是个现代人的思维,很难认同古人这种门第之见。清河崔氏,一个风尘女子带回家,就算是个妾,那也是一种耻辱啊。至少这个时代,就是这种观念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说这个了。”李诚心里郁闷,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。两人继续喝酒说话,崔成能感觉到李诚心里的不快,其实还有一个解决办法,就是崔成下不了决心。什么办法呢?外室!在外面另外安一个家,不把若儿带回去。

    但是这样做是有隐患的,将来大妇进门,后患无穷。崔成还是这个时代的观念,所以才会纠结,家里后院肯定是大妇做主,到时候她带人上门,打跑了若儿,自己还理亏。

    “自成,换成是你,怎么处置?”崔成还是不愿意让李诚心里有芥蒂,在崔成看来,李诚对待他这个义兄,从来不求什么好处和利益,很纯的兄弟关系。崔成不傻啊,知道眼下的李诚,不比当初在鄯州城外了。简在帝心,就这四个字,多少人都想嫁他女儿呢。

    “大兄,我的想法很简单,不管哪个女人,想要嫁进我李家。首先一条,善待秋萍,保证她在家里的地位和待遇,这一条过不去,我就不娶亲,那又如何?秋萍生的孩子,就不是我的孩子了?真真是笑话!男人大丈夫,顶天立地,进则上报君王,退则安家立业,家都不安,你还谈个屁。”李诚也是酒很多了,这话说的有点冲。

    崔成一听这个,立刻皱了眉头道:“这下麻烦了,崔氏有女,托我给你带个话,想要结个亲家。这个条件,崔家能答应,崔氏女未必能答应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了噗嗤一声笑道:“那就回了崔家呗,大丈夫何患无妻?”/s5p5pwotz+ap3bbm1k74w0qzopat4wpn312teur2ejwrsppdmvbywrg5ztoy/ffng4ur566dvq/yucmy3a==

    正说着呢,门外“当”的一声脆响,两人看过去,一阵脚步声匆匆远去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