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九章 又有大买卖
    ..,

    崔成重重的放下杯子,起身拱手:“告辞!”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十三叔指着崔成:“大兄,你看。”为首男子却不动声色道:“此事,确是十三弟做的差了,不怪功达生气。”

    十三叔怒道:“大兄,那李诚对我崔氏女还挑三拣四的,你竟无动于衷?”

    居中男子不动如山,淡淡道:“人家有主动求娶么?不过是你我一厢情愿,让人去问一问。再者,李诚也没有明确拒绝,只是提出了自己的条件。到此为止吧,闹大了丢人。”

    砰!十三叔怒砸杯子,起身也走了。

    砰!李佑也砸了个杯子,在堂前转圈,如同懒驴拉磨一般,一边转一边骂:“混蛋,混蛋!竟让这厮成就了美名。”

    李诚觊觎他人之妇,这流言传出来,还有人推波助澜的时候,李佑自作聪明,让人也去传流言,只是他的手法太过差劲,编了一个李佑强抢民女的话。

    觊觎别人的媳妇,这话说出来其实就是一种猜测,既然是猜测嘛,那就是没有实际行动。传这个话,给了听众足够的想象空间,老婆当然是别人的好。这是在怀疑李诚的道德水准。

    捏造一个强抢民女的谣言,那就是画蛇添足了。无形中,本打算借这个机会给李诚扣一顶道德败坏帽子的李佑,却起了一个反作用。你说他生气不生气。

    偏偏李泰来凑热闹,送了四个婢女过去,后来又演绎出当街作文的故事。直接讲之前传言的所有努力都摧毁了。一篇《爱莲说》,李诚这个君子的形象跃然纸上。这个时代的舆论权,把持在文人的手里,所以李诚因为一篇文章,再次成为了长安城的风云人物。

    李佑对李诚的仇恨,没有因为被老爹打一板子后,李诚求情而减少半点,反而越发的加深了。那天被李世民打板子,裤子被脱下来,边上围观的人可不少呢。有嫔妃,有宫女,还有太监,外加一个李诚。李佑觉得脸都丢尽了,一切都是因为李诚。

    这次的造谣,本是顺水推舟,不料结果却朝着反向发展,李佑气的饭都吃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李诚家里多了四个婢女,理论上又多了四个予取予求的目标。可惜,李诚对这种送人的事情,真是太难接受了。干脆的把四个婢女丢给秋萍去管,自己啥都不过问。后院多了几个女人,对李诚来说生活并没有任何改变。

    书店的生意经过一段时间的红火之后,慢慢的归于正常,不再有多少人排队的现象后,李诚适当的进行了调整。书店不再排队,客人可以进去一边看书,一边选择要买的书。

    真正的销售大头,还是那些批发商。来自洛阳、并州等地的商人,从李诚这里大批的进书,然后拉回去贩卖。书店的销量也渐渐的稳定下来,《三字经》的销量依旧排在最前面,不算开业当天的销量,至月底大概能销出二万册左右,而且主力是外地的商人。其他的话本,销量也稳定下来,不算之前,月底的时候大概能销售出五千多册,基本达到了李诚的预期。

    这样红火的生意,李诚判断最多能保持半年,半年之后,盗版书肯定满天飞。李诚能做的买卖,也就是长安城里的这几十万人了。也就是说,《三字经》的销量会慢慢的减少,半年以后,一个月能买十几本就不错了,话本则会比较稳定,每个月单长安城,大概能销售一万册。外地的,能有个百八十本就不错了。这年月也没个版权保护,奸商买一本样书回去,然后找人刊印,大赚其财,这几乎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可惜李诚现在最头疼的还是产量,现在这个销售,等于是印一本卖一本还不够。看着沉甸甸的铜钱,却赚不到的痛苦,李诚品尝到了。考虑到盗版的问题,李诚现在的主力销售,还是外地商人。

    程处弼等人又来了,看着书店里红火的生意,这四位笑的合不拢嘴了。张大象是家主,但是家里的姨娘也夸了他。程处弼就差被老娘夸上天了,两个哥哥经常被教育,学习对象就是程处弼。程家的孩子,想做官不难,想赚大钱就不容易了。房遗爱那就更别提了,以前在家里都是被训斥的对象,最近老爹经常有笑脸了。段珪就更不用说了,小儿子不能继承爵位,一直是段志玄心里最大的担忧,当爹的都疼幺儿,段志玄也不例外。现在一看儿子跟了李诚这个哥哥,经济上的担忧彻底没了,以后在运作一下,给他某个官职,死都闭眼了。

    这几位的人生际遇,都是因为李诚而发生了变化。这不,有点闲暇,就往这跑。跑的最勤苦的就是房遗爱,真没看出来,表面上挺木讷的一个人,开口闭口的对秋萍叫小嫂子。秋萍开心的往上睡觉都笑醒好几回。

    李诚放下手里的鹅毛笔,看看四位一起来了,叹息一声道:“各位兄弟,来了都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为何叹息?”张大象比较敏感,小心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李诚跟他们分析了一番市场前景之后,叹息道:“这雕版印刷的技术难度不大,关键还是少府监那边的技术保密跟不上,最多半年,满大街的雕版书可以预见。所以啊,别看现在的买卖红火,这只是个短期现象。”

    四个人的眉头都皱起来了,这才过了几天好日子啊,这就要走下坡路。

    段珪毕竟机敏,冲李诚一拱手:“哥哥,计将安出?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精神一振,怕个屁啊,这不是有哥哥么。哥哥都说了,做生意才是他的最强项。紧跟李诚哥哥,抱紧大腿,还怕挣不到钱?

    “办法还是有的,不过不是现在拿出来。当前最主要的工作,还是抓住眼下我们是大唐唯一书店的机会,多印书,多挣钱。这也是我为何要写话本的缘故,这是我们的唯一性。就算别人买回去照抄,也要花点时间的,基本上在长安这一片,话本市场我们是没对手的。”李诚说这些人,就是给这几位打预防针,免得他们将来看见生意差了,去烧别人的店。

    这预防针真的没有白打啊,房遗爱黑着一张脸,闷声道:“哥哥莫要担忧,西市只能有一家书店,别家开店,小弟带人去砸了它,再放一把火。”

    这个提议,居然得到了程处弼和段珪的响应,两人都站起来,举起拳头道,程处弼道:“房二说的对,莫说西市了,便是东市,有人开了书店,我们兄弟也要去砸了它。”

    段珪也显得很激动:“还有,长安城里,别个只要卖话本,某便打断他的腿。”

    李诚把希望放在了张大象身上,他是个读书人,应该会比较冷静一点。不料张大象阴森森的开口:“砸店、放火、打断腿,未必能震慑他人的贪婪之心,到时候说不得要弄死几个,别个才知道什么叫害怕。”

    李诚一头黑线,这几位怎么都是一个调调?唐朝人的暴力因子就这么多么?非也,正所谓断人财路,杀人父母。这几位有这个反应,那才是正常的。这跟他们的出身有关。习惯了有权利+暴力的手段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闭嘴!”李诚一声暴喝,四人立刻闭嘴,一脸委屈的看着李诚。

    “看看你们一个一个的,都出的什么主意。砸店,放火、打断腿,还要搞死人。你们是做生意啊,还是要当强盗?做生意讲究什么?和气生财!这是最基本的原则!算了,不想跟你们说这些道理了。都给我听好了,将来谁也不许闹事。”李诚庆幸自己开了个及时的小会,不然将来这帮人鬼才知道能闹出多大的乱子。

    “哥哥,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我等岂不是废物一般?什么都帮不得哥哥?”段珪憋出一句话,归根结底,他们还是希望自己的能力得到一个展示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谁说你们帮不上忙?没有你们几个出力,这买卖能开的如此顺利?蠢话!今天你们既然来了,有个买卖本打算过一阵子再开,既然都在,那就提前说吧。别说哥哥不照顾你等,这也是个日进斗金的买卖。”李诚赶紧转移话题,四人一听这话,眼珠子都绿了。

    “甚么买卖?”四人都坐直了身子,一起看向李诚。

    “都听好了,这买卖做什么,怎么做,暂时保密。你们只要知道一个事情,我要开新买卖,回去跟关系不错的,靠谱的兄弟们提一句,发财的机会来了。就看他们抓的抓不住了。这买卖,计划做一百股,你们四个,每人十股,其中五个股份是你们的。另外五个股份,你们可以介绍一个人进来参股。丑话说在前面,自觉自愿,推荐过来的股东,人品第一。”李诚难得一脸的严肃,很正式的跟这四位说话。

    “哥哥高义!”程处弼第一个跳出来唱赞歌。别看只有五个股份落下了,五个股份要推荐人。但是这推荐可不就是一个天大的人情么?长安权贵多入狗,哪一家不是儿子姑娘一大堆。嫡长子还好一点,其他儿子一旦成年了,那真是日子难过咯了。

    其余三人也都站起来,表示绝对服从李诚的领导。

    张大象还来了一句:“不若以哥哥为首,我等结社为盟吧。”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