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十五章 着急么?
    ..,

    雪终于下来了,开始只是一点雪花,落在地上就化了。不过半个时辰,漫天飞舞的全是鹅毛般的雪片。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。李诚看见落下的雪花时,心里暗暗叫苦,这雪来的有点早了,农庄的炕都没弄

    好呢。农耕时期的冬天,这种大雪天就是要命的天。冻死人可是太正常了,哪年乱葬岗上不多一些冻死鬼的魂魄。身上多了一件大氅的时候,李诚回头一笑,秋萍正在看着他,两人视线相对,李诚想到的第一个词就是日久生情。最初,两人没什么感情可言,无非就是李诚要解决生理问题,若儿就牺牲了秋萍,相互利

    用的关系。后来李诚一夜成名了,出于男人占有欲的念头,把人接回来。时间长了,感情也就有了。当然也要看人,遇见个没什么责任感的男人,那就倒霉咯。“这天贼冷,家里的下人衣服都够穿吧?”李诚问一个秋萍很意外的问题,秋萍还是很快就给了答案:“够的,家里的下人才几个啊,厨娘一家人四口,后院六个丫鬟。有四个从魏王府里带着衣服来的,还有

    俩丫鬟早就让她们去仓库挑皮子缝制衣服,冻不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是嫌家里下人少了是吧?”李诚笑着打趣,秋萍难得撒娇,一个白眼珠子过来:“我可不敢,回屋吧,门口冷。”

    屋里火炕烧着,铺上席子,兽皮、麻布,躺在炕上暖洋洋的,没一会就打瞌睡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,身上盖着辈子,一个丫鬟坐在炕尾,背对李诚在做女红。

    听到动静,丫鬟赶紧转身,看见李诚坐起,惊道:“郎君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点点头,有点头疼,甩了几下脑袋:“弄点热水,我要梳洗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火炕的优势体现出来了,边上就有个小铜锅,利用火炕的连热水一起烧了。

    一番梳洗,舒服了一些,李诚放下毛巾:“几位客人都起来了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啊?半个时辰之前,家里都来了人,给接回去了。闹腾了好一阵子呢。”丫鬟这么一说,李诚楞了一下。怎么搞到要接回去呢?这时候秋萍进来了, 笑道:“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点点头:“怎么都接回去了?”秋萍笑道:“嗨,这事情啊,怪不得人家,只怪人家都知道,咱家下人少了点,怕是伺候不过来,都派了车马来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着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,想了想露出苦笑:“这么着急?”

    这就是废话,当然着急了。原因有二,一者这帮人在外面打架了,砸了人家的门。二者,李诚拉人做买卖的事情,也不是啥新闻了,都想知道这次又做的啥买卖,比书报店如何。

    李崇真平时在家里,想见到李孝恭一面都难,今天却出了新鲜事情。喝醉了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,醒来一看天都黑了,烛光下一个威严的李孝恭,手里捧这一本先装书在看。“耶耶!”李崇真哧溜一下,从床上滑下来,李孝恭看他一眼,嗯了一声:“先去梳洗用饭,回来再说事情。”李崇真云里雾里的走了,一看伺候他梳洗的丫鬟,居然是平时李孝恭身边的云儿姐,要不是天黑

    了,当时就想看看太阳还从东边升起不。梳洗完毕,李崇真也没心情吃饭了,再说也不饿呢。“什么时辰了?”李崇真问了一句,站在一边的俏丫鬟云儿姐,笑着低声道:“回郎君的话,酉时三刻的光景(17点45分)。”这季节天黑的早,加上外面

    在下雪,黑的更早。这俏婢女笑起来,那叫一个妩媚多姿,身段又饱满,平时李崇真没少yy她。可惜,他也只能看看,这是老爹身边最得宠的婢女,据业内人事称,云儿姐还是个完璧之身。往日里,李崇真也就是偷偷看看,

    不敢有非分之想。

    李崇真心神一荡,赶紧收回来道:“先不着急吃饭,且去见耶耶说正事。”

    云儿姐笑道:“郎君请自便。”李崇真转身匆匆回了屋子里,李孝恭看他这么快就回来了,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:“说说,与那李自成,都做了甚勾当?”寻常日子里,父爱什么的,李崇真都不敢去想,威严的父亲肯多看自己一眼都是幸福满满。这会给盯着看,心里不由的紧张起来,稀里糊涂的把事情倒了个干净。什么兄弟会,合作做连锁酒楼,甚至连李

    诚教他,回来先拿下酒庄控制权的话都给倒出来了。说完之后,李崇真才反应过来,我就是头猪啊!这个也能说么?“之前的事情呢?”李孝恭又不紧不慢的问一句,这一下李崇真清醒多了,斟酌一番才开口道:“耶耶,李家哥哥的部曲被人色诱敲诈,兄弟们去助拳。事后,李家哥哥一人承担了,兄弟们倒也没受到牵连。

    ”之前的事情呢,李孝恭有渠道,早就打听清楚了。李诚一个人把事情担下来,处理的也是滴水不漏。问一句就是想知道,李崇会不会骗自己。“嗯,你做的不错,酒庄的事情,今后由你负责。与李自成的买卖,其他事情也不能看着,不能白落下人家的好处。这样吧,今后李自成那边要的酒,照着成本加一成利的价格卖。”李孝恭的语气听着很平

    稳,仔细听还是有一点波动。

    李崇真没听出来,恭敬的回答:“儿子记下了,耶耶还有什么吩咐?”李孝恭笑了笑,看看云儿姐道:“今天开始,云儿姐就在你身边伺候着,好好待他。”说完了,李孝恭起身就走,没有丝毫拖泥带水。走出屋门,在回廊里漫步时,李孝恭的嘴角才露出微笑,心道:这小子

    走的甚么狗屎运。别人不知道,李孝恭可是太清楚了,李诚的圣眷之隆,绝对排前十。什么兄弟会,看着是在胡闹,实际上李孝恭很清楚,别看都是一群在家里地位不高的二代。等到李诚带着他们真的能挣到大钱的时候,

    这些人在家里的地位,自然是急剧提升。至于说到李诚能不能挣钱的话,书店是一个例证,今天散朝的时候发生一件事情,同样也证明了李诚挣钱的本事。今天散朝发生了什么事情呢?李世民让人在外面候着,根据各位大臣的级别,每人发了一份草纸。并且内官还说明了,这是李诚、少府监、窦家合伙的买卖,好不好,用了就知道了。这事情看着荒唐,但大臣们也没说啥,就算是喷子魏征也都无话可说。皇帝关心大臣,这没啥可说的对吧?草

    纸总有用完的时候吧?告诉你哪有的买,没毛病。李孝恭散朝之后,回到家里正琢磨呢,怎么才能搭上李诚的线,看看下一回有啥好买卖,自己也掺和进去。不料有李诚的家人来汇报,自己的儿子李崇真,在李诚家里喝醉了,睡在李家,晚上估计回不来

    了。身边的下人就是说了一嘴,李孝恭立刻让人去李诚家里,把人接回来,安排好睡下,然后捧着一本《三国演义》在一边看,等着李崇真醒来。问明白事情之后,李孝恭心里哈哈哈大笑,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。至于李崇真打架那点事情,那也叫事情?别说是张亮的养子,就算是亲儿子,打死又能如何?比起其他的宗室,李崇真那是乖巧的了

    。有功就要赏,于是云儿姐就是赏赐。这丫头在李孝恭身边三年多,李孝恭没碰她,那是因为当女儿来养的。再说现在的身体也不比以前了嘛,家里的嗷嗷待哺的女人多了,不差这一个。再者就是,必须在

    李崇真身边放一个眼线,所以呢,便宜了李崇真了。类似的事情在其他人身上也发生了,只不过询问的人各有不同。长安城好些权贵,大张旗鼓的派人去李诚家接孩子的事情,一夜之间传遍了长安,就算是大雪都阻止不了八卦的蔓延。每一个孩子回家的时

    候,秋萍都安排人送了一坛子酒,这是最有说服力的东西了。事后李诚知道这个安排,抱着秋萍狠狠的一顿啃,夜里好一顿折腾,早晨天亮的时候,秋萍又起不来了。躺在床上,看着李诚在丫鬟的伺候下穿戴,心道不能这样下去了。李郎太过凶悍,一个人有点招架

    不住。都说只有累死的牛,没有耕坏的地。这话也得分人,一夜折腾好几回,时间还长,弄到后来秋萍连连哀求才算作罢。差不多每次都这样,次日走路都不利索,真是叫人又欢喜又发愁。

    是给李郎安排个丫鬟呢,这个念头在脑子里一闪就消失了,这活就不该是自己做的。将来还有主母呢,主母进门,你一个妾先给男人安排了别的妾,那还有活路走啊?

    李诚可没想那么多,女人嘛,身边有一个就差不多了。家里的丫鬟,说穿了随便他摆弄,李诚却没那个心思。宫斗剧看的多了,当然知道女人多了有多麻烦。秋萍还躺炕上呢,丫鬟进来报告,郎君带着两个人出门去了,说是去城外农庄看看。秋萍抬头看看窗外,还在下着大雪呢,冒雪出城,有这么必要么?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