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十六章 人心
    ..,

    李诚认为很有必要,唐朝不是现代那种科技水平和生产力,更别提什么物质大丰富了。这年月的一场雪,对于很多家庭来说,搞不好就是灭顶之灾。农庄的庄户好几百人呢,这还只是劳动力,算上孩子,

    小一千人的规模。李诚昨天有交代,今天必须亲自去看看,别的地方他不管,自己的农庄不允许出现冻死饿死的现象。顶着风雪出城,下了一夜的大雪,地上积雪能到小腿了。骑马很不方便了,李诚心疼战马,出了城干脆

    下马步行,免得不小心伤了马的脚。

    身披蓑衣,三人包裹的严严实实的,钱谷子倒是想跟着来,但走不动,还躺着养伤呢。

    一早出门,二十里的路,走了快一个时辰,这还是官道居多呢。到了农庄,李诚一眼就看见庄子里不少人在走动,天上雪还在下着,李诚三人很是醒目。高晋把李诚的吩咐记在心里,昨夜一场雪,高晋早早爬起来了,挨家挨户的去看看。家里情况好的,赶紧出壮丁,让余庆这个退役的兵头带队,帮助一些农户把屋顶的雪清理掉,免得把房屋压塌咯。谁家

    粮食少的,穿不暖的,高晋安排送点麻布御寒。

    有人组织,庄子里的灾情危害就没那么大了,庄户们心里也不那么焦急了。“有人来了。”一个庄户叫了一嗓子,高晋扭头一看,道路上过来三人,都牵着马走路。再看仔细一点:“我的娘亲,庄主怎么这个时候来了?”说着连滚带爬的过来了,看见李诚赶紧道:“庄主,这天气怎么

    还来这?”

    别看路途不远,这一路李诚可没少受罪,眉毛上都挂着雪呢。看见高晋有组织庄户对抗雪灾,李诚露出满意的笑容:“做的很好。我在家里还不放心呢,不来看一眼,心里不踏实。”

    边上的庄户听的清楚,人人心里都涌起一股暖意,似乎这风雪也没那么寒冷了。

    高晋道:“庄主这心也太善了,这群庄户上辈子积德哩。走,进庄子里歇着。”

    李诚摆摆手:“不了,我先到处看看,心里有个底细。你让人去熬姜汤,多放灰糖。回头这些干活的庄户,喝了好去去寒气。再有,去弄头羊来杀了,中午叫大家吃好。”

    余庆走了过来,见礼道:“庄主不必如此,都是庄户们自家的事情,出力是本分。”李诚笑道:“一个人好不算好,一家一户好,那也不叫好,大家都好,才是好。所以啊,都在一个庄子里,也别分什么你我。互相帮忙,来年开春,我寻思也要阻止起来。看看谁家的劳力不够,大家都去帮

    忙。对了,庄子里的牲口够用么?”

    李诚想起这个事情来了,高晋拱手道:“回庄主,牲口不算多,也就是四头牛,五匹老马。庄户们家里有牲口的更少了,也就是三五头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耕地没有牲口怎么办?这年月就是靠人拉犁。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,李诚之前把这个事情给漏算了。现在想起来还来得及,对高晋道:“事情我知道了,等我看一圈回来再说。”李诚把马匹留下,带着牛家兄弟,开始一家一户的巡视。李诚如此重视这个问题,不是无的放矢。要知道,这年月的社会结构决定了,这些庄户将来都是他的人,子子孙孙都是。说的难听一点,那是李诚

    的私有财产的一部分。假设李诚将来要造反,这些人都得跟着李诚一道。没法子,摊上这么个主人了呗,也别怪自己倒霉了。来年开春,李诚有大动作,所以在人心上就先必须统一了。要让这些庄户知道,庄主是靠谱地,家主

    是仁慈地,绝对不会害大家。近二百户人家,李诚不可能每一家都去,高晋带着专门去那些比较困难的人家看看。不管是不是作秀,李诚这么一趟下来,庄子里所有的庄户,都认识他这个庄主了。就算是作秀,这也是一次成功的作秀

    。可以说,李诚已经用行动让所有庄户信任他。整个大唐,就没哪一家的主人能做到这样。

    李诚离开的时候,全庄子的庄户都出动了,一直送到村口。李诚再三谢过众人,表示来年带着大家一起好好干,奔着好日子去努力。这不是画大饼,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回到长安,天已经擦黑了,煮好的姜汤一碗下去,牛家兄弟每人一坛酒去去寒意。

    家中无事,几个二代来过一次,得知李诚冒雪去了农庄,也都回去了。留下话,酒楼各项准备已经开始,快则三五日,慢则十日,一切都能准备就绪。

    得到这个消息,李诚又开始忙活了,晚上在家里坚持抄书,还得在菜品上下功夫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,次日一早,李诚起来活动一番,捧着大碗在吃早餐的时候,一群二代来了。

    “各位兄弟来的真早啊,早饭吃了么?”李诚笑着招呼一声,众人嘿嘿嘿的笑了,过来自己找家伙,围着桌子开吃。房遗爱冒出一句话:“赚钱的事情都不起早,那是脑子坏掉了。”众人大笑,李诚也笑了笑,吃完早饭,进书房,没有茶汤只有白水,大家也不嫌弃。李思文表示可以送一个会茶道的丫鬟来,结果被程处弼怼了一句:“哥哥不爱喝茶汤,谁家有茶山的,倒是可以帮上哥哥

    的忙。”

    尉迟宝琪不紧不慢的笑道:“这事情,小弟倒是能帮上忙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了笑道:“怎么,你家在金州有茶山?”尉迟宝琪笑道:“家里没有茶山,阿娘的家里在金州有好几座茶山。那边的管事,每年都给家里送茶饼。”

    程处弼道:“等于没说,哥哥要的是茶山,别说俺不仗义,先把话说在头里。这雪化了,俺要走一趟金州,买一座茶山,哥哥自有用处。”李诚抬手示意,众人立刻安静下来,李诚这才道:“事情是这样的,茶叶还有另外一种喝法,不是不信任各位兄弟,实在是现在不能说。我的意思啊,最好是去江南,只要是茶山,有多少要多少。就算没有

    现成的茶山,可以买下山头来,种茶。只是这勾当,花费的时间比较长,来年春天,我走一趟金州,新弄出一点新茶来自己留着喝,这个倒是真的。”“江南啊?呵呵呵,那可不是咱的地盘?”李思文挠挠头,李诚笑道:“不止是江南,但凡是能种茶叶的山头,只管买下来就是。西域丝路畅通,茶叶的买卖怎么算都不会亏。要我说啊,这事情先放一放,现

    在靠着家里出钱买茶山,显不出自己的本事。大家把事情放在心里,别对外去说。最迟明年年底,金山银海都能挣回来。到时候,拿着自己的钱去投资,那叫一个本事。各位兄弟,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听哥哥的!”众人轰然允诺,李诚这才继续商议。开酒楼,需要做的事情不少,地点、装修、人员培训,事情多的很。李诚不可能亲自去做这一切,这帮二代才是。“哥哥,地方我家出了,现成的两层楼,派人去收拾收拾,立刻就能用的上。”尉迟宝琪赶紧站起来说话,李诚抬手示意他坐下:“不着急,等一会我亲自去实地看看,开酒楼不是那么简单的。需要重新装修

    一番,按照我的设想来弄。几个管事,得先找到,工匠也要准备下来。”众人各自揽下差事,一行人跟着李诚一道出门。

    雪总算是停了,地上厚厚的积雪,大街上到处是城管、坊长,不良人,都在清理积雪。一行人到了西市,跟着尉迟宝琪看了看场地,两层楼的铺面,后面带一个院子。尉迟恭这个皇帝的头号打手,得的赏赐可不少。这铺面就是其中之一,以前也开过酒楼,但是被人干倒闭了,闲置了有好几

    个月了。楼里就两个看门的老头。

    李诚进门之后,上到二楼,一看街道对面,就知道这家酒楼为何倒闭了。

    “对面的酒楼叫什么,谁家开的?”李诚必须搞清楚对手的情况,其实对手是谁都不重要了,炒菜+火锅的组合,唐朝的厨子们都是渣渣。“对面是清河崔氏的买卖,叫作仙客来。”尉迟宝琪赶紧回答,李诚一听是崔氏,很自然的楞了一下。很久没跟崔成联系了,上次的事情,搞的有点僵。回头找机会登门,弥补一下。崔成这个义兄,李诚还

    是很在乎的,一起在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交情啊。

    李诚四处看看,这里的条件还是不错的,不过想想在西市这个地方开酒楼都能开倒闭,可见尉迟家的买卖做的有多烂。楼上楼下,院子里外都看了一遍,李诚心里有谱了。开始吩咐下去,这灶台肯定要改的,其次是桌椅板凳这些东西,也要重新弄。还有就是楼上的雅座,也要进行装修,留下也要重新弄一遍。当着众位兄弟的面,李诚手持碳条,刷刷的开始画,大概的结构

    图给画出来了,尉迟宝琪也把木匠头头给叫来了。李诚没着急吩咐做事,而是先说一句:“这家酒楼的地产是宝琪的,就算他用地产入股了,回头这个股份,宝琪多拿五个,以后只要开新酒楼,都按照这个章程来,大家没意见吧?”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