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十七章这钱挣的烫手
    ..,

    “竖子又要搞事,居然也不跟朕说一声。好气!”看见别人挣钱,自己却只能看着,这种感觉太特么不爽了,尤其是李世民认为李诚是他的小弟,当小弟的就没点觉悟么?后宫和内府,辣么多人要养活,我

    当个皇帝容易么?

    李世民摸着下巴,寻思着是不是要丢给公主给李诚,让他老实一点。可惜,没有丢出去的公主都太小。这次先算了,等下一次他在搞事,不跟朕说一声,就给他点颜色看看。“耶耶,师傅家的暖炕可舒服了,热乎乎的。”李治回来了,最近他跟李世民的亲密程度提高的很快。这孩子给李世民的感觉,一直是老实木讷。自打给李诚当了学生,整个人都活泼了许多不说,还愿意跟

    李世民亲近了,话也多了好些。

    坐榻上,李治就赞了一句,李世民一听这话觉得不对,这竖子又搞了什么事情,居然没想到朕一份?mmp,明天送孩子去上学,看看他在搞个甚。这个念头刚诞生,李治就来一句:“耶耶,师傅做了豆芽,可好吃了,还让雉奴给耶耶带了一些回来。”这话很及时,听说李诚弄了豆芽还带了回来,没有忘记自己的时候,李世民心里舒服多了,看这意思

    ,这竖子还没忘记朕。“李师傅还让你带了些甚?”李世民心情好多了,特意问一句。李治人小却很聪明,李诚交代的话记的很清楚,掰着手指头数:“好些东西呢,有豆芽,有酒坛子,装了一车呢。师傅还说了,皇宫大内,不是

    随便可以摆弄的地方,这火炕师傅不合适派人来弄。”

    这个马屁很及时,满足了李世民暂时的心理需求。大雪之后的事情很多,李世民很快就把李诚丢一边去了,忙他的大事。不等李诚把事情搞出来,窦德素先把事情搞出来了,东市一家铺面,同样是大肆喧闹造势。门口挂的牌匾上写着“关中书店”。如果说李诚买书那叫良心价,窦德素的书店买书绝对是黑心商贩的典型代表。

    一本《论语》才几个字,印刷的如此粗糙,居然定价五百文。现代社会一本书你卖五百块,你看会不会被愤怒的群众丢臭鸡蛋。但是在唐朝,这价格居然有不少人趋之若鹜,关中书店开张的第一天,客户盈门。窦德素有样学样,照着葫芦画瓢,也搞一个限购,搞排

    队那一套。

    动静辣么大,消息不可能不传到李诚的耳朵里。窦德素的生意火爆,李诚倒是无所谓,但几个合伙人的眼珠子全都红了。“李家哥哥,那窦德素学咱开书店,卖的好高价钱,不若我等去砸了那厮的店,再点上一把火。”说话的是房遗爱,段珪、程处弼也是跃跃欲试,就连张大象,也是淡定不起来,眼珠子四下看看,那意思是

    在寻摸家伙。这家伙是行动派啊!

    李诚正在搞酒楼的规章制度,哪有心思去砸人家的店铺。看看这四位激动的样子,忍不住低头扶额:“各位兄弟,你们当我是傻的么?”

    “哥哥何出此言?”程处弼眼珠子一转,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李诚叹息一声道:“你们也不想一想,窦德素开书店买四书五经,儒家典籍,挣的好多钱,别人看了会怎么想?士族门阀看了,陛下看了,又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这几位都不傻的好吧,一番沉吟之后,张大象竖起大拇指:“哥哥高见!”书这个东西在这个时代,涉及到一个重大的问题,什么问题?教育权和受教育权。这么一想,问题就简单了。之前的教育权和受教育权,把持在什么人手里?没书你受个屁的教育啊?那么问题就来了,现

    在有人买书了,卖教科书哦。这是在别人的碗里抢肉吃,士族门阀能答应么?居然抢我的蛋糕?搞他!皇帝能答应么?你个窦德素,公器私用,大发横财,难怪少府监印刷的书籍,数量一直没有长进。这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你赚钱了

    ,这钱本来是皇帝来赚的。

    李诚早就知道这钱赚的烫手,这才忍痛给窦德素指了条“明路”。且等着吧,自然有人收拾窦德素,这几位二代都眼红的看不下去了,别人还能看的下去。“挣钱的路子多了,冒险的事情不能做,自己也不要抛头露面。”李诚语重心长,心里其实还是很痛心,这么大一块蛋糕,当初要是胆子再大一点,拉上皇帝一起做这个买卖,未必就不能挺过去。只是这买

    卖做下来,后果可能是被天下的士族围殴,想一想就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酒楼装修,器具准备,人员培训,这些事情李诚未必要亲自去做,最终还是要他来拍板。所以呢,李诚还是非常忙碌的。开店做生意这种事情,麻烦事情非常的多,这不比在路边摆个小摊子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李诚还在准备酒楼的时候,窦德素沉浸在数钱的幸福之中。书店开张三日,售出各类书籍近万册,获利无数。第四天,窦德素就遭到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唐朝注明大喷子魏征,亲自出马,弹劾窦德素。罪名是公器私用,贪腐。

    窦德素当时就懵了,看着魏征在那里激扬陈词的样子,心道:我把你家孩子丢井里了?多大丑?要这么搞我?往日无怨近日无仇,说的就是我们俩好吧?窦德素心里怎么想的根本没人关心,老大撸袖子亲自下场了,后面一堆小弟扑上来,像一群野狗争夺腐肉一般,撕咬窦德素。罪名可谓五花八门,什么道德败坏了,什么目无君父了,什么纵奴行凶了。窦

    德素的屁股本来就不干净,这帮人有心要搞他,还怕找不到罪证?

    面对满朝口水,还有被幸灾乐祸的眼神包围,窦德素别无选择,只能跪地不语。

    李世民迟迟没有表态,最后来了一句:“此事交有司稽查,查清楚了再议。”这句话就是根救命稻草啊,落水的老鼠窦德素,之前是被巨大的利益冲昏了头脑。下朝之后二话不说,立刻求见陛下。他算是想明白了,人家李诚做个草纸买卖,都要拉上皇帝的内府和各路新贵,自己居

    然傻乎乎的要吃独食,不搞你搞谁啊?好在皇帝念旧情,不然就朝堂上那个气势,当时皇帝就能拿下他。看着跪在面前哀求“陛下救我”的窦德素,李世民的心情复杂。这事情你得怎么看了。同样是开书店,李诚这个鬼精的家伙,就印点三字经,这是开蒙的书籍,别的儒家典籍,那是碰都不碰一下。倒是弄一

    些话本出来卖。就那些话本,魏征喷几句就没说话了。魏征身后是谁啊?李世民可是太清楚了,山东士族。李唐从太原起兵开始,李渊长安称帝,一直到李世民的贞观朝,面对外力一直在不断的妥协。这个妥协,往往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,或者说是经过成本合算后,做出的决定。对突厥,妥协了,等到本钱厚实了,一波流推过去,东突厥灭亡了。那是对外,对内呢?山东士族和新贵们,加起来用一个词形容:统治基础。你当李世民不想两矿一波流干死这些

    士族?问题是不行啊。李世民人在长安不假,手里军队的刀片很快也不假。但是一旦触动了这些士族的根本利益,天下文人就得跳起来闹腾,三天两头的各地就要造反。

    没见魏征三天两头的喷李世民么?都喷的啥啊?昏君,与民争利!不惜民生。

    mmp,天下士族的庄园里,那么多部曲和隐户,你们真以为朕不知道么?士族有盐池,有铁矿,还有遍布天下的文人当小弟,你们当朕不知道么?

    李世民这个皇帝,只要敢于清算天下士族,就算是他身边最信任的新贵集团,照样会举旗造反。这不是说着玩的,是要来真的。房玄龄的老婆姓卢,程咬金的老婆姓崔等等。这场关系天下的博弈之中,李世民其实是处在弱势的。关中遭灾,他手里没粮食,还得去求那些山东士族。李世民对崔氏说,我家有个闺女,拿去上了吧。崔氏很不客气的回答,你也配?就这样,李世民

    照样捏着鼻子忍了。窦德素偷偷的开书店吃独食,你以为李世民不知道?他早就知道了,就是不说。就是要看看士族是什么反应。毫无疑问,这反应的激烈程度,李世民都吓到了。没有一个人帮窦德素说话就算了,那些跟着

    他一起打江山的新贵,也是笼着袖子,搬把小板凳进入看戏模式。

    窦德素腿都跪麻木了,李世民才咳嗽一声:“起来吧,朕也很为难啊。”李世民为难么?看看窦德素离开的时候,那种表情就知道了,劫后余生。李世民确实很为难,这钱他想拿,但是怕烫手啊。与民争利这顶帽子,随时落下来,浇他一脸口水。说到底,皇帝还是太穷了,穷的底气不足啊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