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零一章 分红、发红包
    ..,

    姊妹二人匆匆告辞,臭不要脸的李诚送到院子里,突然抓住武顺的小手。柔软冰凉的感觉,没让李诚冷静理智,反倒让他生出了一种冲动:“你放心,贺兰越石那边,我来想法子。”武

    约看不下去了,拉着姊姊快步走了。武顺频频回头,露出羞涩的微笑。越

    王府的人,哼哼,越王还是个小屁孩呢。作为一个穿越的挂逼,不放肆一会穿什么越?兄

    弟会的人又凑一起了,腊月十五了,快过年了,正是花钱的好时候。东西两市,坊门一开,大量的人流便涌进去。西市里的人头涌动,醉仙楼的一号包间里,同样一片沸腾。

    这包间自打开业以来,就没有闲过,五百贯一顿算个甚?长安城里的有钱人,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土鳖,抢着要这个包间。今天李诚宣布,一号包间是兄弟会聚会的地点,一群二代股东们,感动的泪流满面。别

    看他们是股东啊,这地方也没吃过一顿饭,别说是一号包间了,别的包间他们也没吃过啊。为啥啊?要挣钱啊,李诚就不让他们来吃。今

    天总算是满足了大家的愿望,一群人在里面围着大圆桌子,一个个激动不已。李诚则非常的淡定,靠在边上供人休息的长塌上,面前摆着一张小桌子,上面是两家店的总账。

    “联合书店的账算出来了,扣除各种开支,留下一定的运营资金,截止腊月初十,共计获净利润一万五千贯,零头就不算了。”李诚不紧不慢的说着,四个股东嗷嗷叫了起来。他们只有一成股份不假,一成的收入也是一千五百贯啊。放在以前,一千五百贯他们不找家里,那也是拿不出来的。而且以前花的是家里的钱,现在是往家里拉钱,性质大大的不同啊。

    四人一阵欢呼后,李诚又拿起一个账本,这一下轮到后来的四个二代激动了,只有五个点的股份,看着分的少,有个五百贯的收入,这个年也好过了。李崇真还算是淡定的,过去的一个多月,他卖给李诚的酒水就是两万斤。李庄的酒坊,开足了马力在生产,三班倒人休息锅不休息。一斤酒就算挣个三五文钱,两万斤挣下的也是个不小的数目。

    李诚微微抬手,众人安静下来,拿起账本扫一眼,笑道:“嗯,酒楼的利润还是不错的。扣去各种开销,截止本月初十,盈利是……”李诚故意停顿了一下,一帮二代急了。“哥哥不要卖关子,赶紧的说啊。”李诚把账本一推:“你们自己看吧,我不太相信这个数字。”

    三个档次的包间,一桌酒席的价格分别为二百、三百、五百贯。包间费算做成本的话,这账很好算。一个月三十天,每天都是客满,利润是七万五千贯。这是纯利润啊!

    一帮二代拿着账本围着看,看完之后呼吸都不正常了,一个一个脸都涨红了。就算是五个点的股份,呃。程处弼突然开口:“李思文,你算学好,算算五个股份是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,俺的算学哪里好了?李崇真,你来算。”李思文现在脑子都是乱的,知道很挣钱,真的看见这么多钱的时候,热血沸腾啊。

    “三千七百五十贯。”一个声音低沉,带着沉重的喘息,众人看去,是尉迟宝琪。没想到这货算的还挺快的,尉迟家居然还能出算学好的人?“

    都坐好了!一个一个的,就跟没见过钱似得,丢人不丢人?”李诚这时候还不忘记装一波。八个成员赶紧回位子坐好,李诚咳嗽一声才淡淡道:“钱,都准备好,等下自己找车拉回去。任城王的钱铺子就在西市,愿意要金银的,自己去换。好了,都做好了,下面该请几位管事的进来了,过去这段日子,他们也辛苦了。你们都淡定点,在下面的人面前,有点股东的气度,别见钱眼开。”

    一帮二代还在傻笑,我们不是没见过钱,是没一次见过这么多钱啊。李诚见状不禁伸手扶额,这会没法继续开了。端起杯子喝口水:“给你们三分之一刻,接着傻笑。”

    酒楼的管事不少,总管一个,分管后厨的管事一个,分管招待的管事一个,分管采购的管事一个。总管长孙浩,一个旁支的庶出弟子,以前在长孙家里,就是做买卖的好手。后厨管事,出自李思文家,叫做李丁,是个部曲出身,靠着做饭的手艺混出来的。分管采购的管事叫做张虎,出自张大象的家里。选择这么一个管事,那是有原因的。张家在这波二代之中,相对来说情况最差,李诚不仅仅有照顾的意思,还有一个让张大象抓住机会的意思。卢四娘就不说了,房玄龄妇人的陪嫁女之一。其他的小管事还有好些个,不过李诚不关心就是了。

    一干二代总算是不傻笑了,李诚这才咳嗽一声,踹了程处弼一脚:“去,把门口的人叫进来。”股东开会,当然不用人伺候,这是涉及机密嘛。程

    处弼哧溜一下起来,跑门口开门招呼一个,四个管事一起进来。长孙浩站在第一位,其后是三个管事。进来后,四人先是行礼,问候各位股东。

    李诚摆摆手,淡淡道:“年关将至,几位也辛苦了好一阵了,酒楼从准备到开张,一共耗时十三日,与各位的辛苦密不可分。刚才股东开会,一致决定,给各位主管和酒楼的其他工作人员,提前发一个过年的红包。先说好啊,红包这东西,过年才有。”四

    人听了面露忐忑,这酒楼有多赚钱,他们心里很清楚。这个红包,想来少不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各位东家厚恩!”四人一起致谢,李诚看看一干兄弟脸上的费解,看来他们没有给人发红包的习惯。这个事情,李诚也是先斩后奏的意思,并没有征求他们的意见。

    李诚笑了笑,对卢四娘道:“四娘,劳驾,去账房把秋萍叫来。”

    李泰送的四个婢女,人人都识字,李诚一看这情况,加上秋萍一道,进行一段时间的培训后,她们就组成了李氏财务小组。唐朝人记账的水平太过低劣,龙门账出现还早着呢,现在玩的都是流水账。李诚直接上复式记账法。秋

    萍带着一个两个婢女进来了,身后两个婢女手里,都捧着一个盘子,盘子里装的都是信封。每个信封上,都写着人的名字。话说这年月的信封,都是手工制作的,老费劲了。秋

    萍往李诚身边一站,笑道:“郎君,都准备好了。”李诚点点头,示意婢女把盘子端过来,放在小桌子上。李诚拿起四个信封,看看名字笑道:“里面写着一个数额,是各位的过年红包的数字。各位回去看完之后,千万别嫌少。”说着拿起信封,走过去,挨个发完才回来。四人接了信封,恨不得立刻打开看看,碍于股东都在,没这么做。

    四人出去之后,李诚看看其他信封,笑道:“秋萍辛苦一下,回头把这些信封都发下去。记住,就算是厨房劈柴火的伙计,也不能拉下。一个都不能拉下,要让大家都沾点喜气。”秋

    萍笑着出去了,带着两个婢女,出去现实存在感了。屋

    子里再次剩下八个股东的时候,程处弼道:“哥哥,怎地看不起我等么?发红包为何不走我等的账目?”一句话,众人都安静了。

    李诚微微一笑:“我是大股东,发红包这种事情,当然是我来做。行了,你们加起来才四成的股份,充什么大头?知道你们的心意就够了,红包也没多少钱,加起来几百贯的事情。”实

    际情况呢?长孙浩打开信封的时候,看清楚数字,先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,感觉到疼了这才相信自己没看错。多少呢?他是最大的总管,最近也是他最辛苦,二百贯的红包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一个月的薪水,也才是十五贯。这都赶上他一年的收入了。这年月,铜钱的购买力是非常的坚挺,有这二百贯,一家人能过个好年不说,还能存下一大半。其

    他三个掌柜,看完信封里的数字,也多不太敢信。他们是一百八十贯的红包。其他的小管事,秋萍坐镇财务室,一个一个的叫过来,一个一个的发下去。整个酒楼,所有人全都有红包,最大的红白二百贯,最小的红包五十贯。李诚光是发红包,就砸下去两千贯。为啥啊?很简单,收买人心啊。这帮人必须给他们一个印象,李诚是个大方的东家,紧跟李诚就不会亏待你。这也是很无奈的事情,李诚根基太浅了。缺少自己的班底。

    股东回忆结束之后,一群牲口急吼吼的派人回家叫车。怀贞坊的李家,地窖口打开,麻袋装的前往外抬。八个人十几辆车,装满了铜钱往回拉。好在李诚吩咐了,这回去的路上千万要低调,这几位才没有闹出动静来,在李家呆到天擦黑了,在才悄悄的把钱拉回去。即

    便如此,这事情也很难遮掩住,像加入兄弟会早的四位股东,人人都是两车,一车拉不下。这几位为了在家人面前显摆,要的都是铜钱,一车根本就拉不下,铜钱很重的。多的五千多贯钱啊,这才多长的时间,跟抢钱有啥区别啊?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