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一十七章 游侠赛朱亥
    ..,

    长安县衙,崔成刻意起晚了一点才到县衙,刚进后院被两个人堵在院子里。这两人一个稍微年长三十来岁,一个年轻不到二十。“

    功达,十五个城管辞职的事情,是你事先知道?”说话的年轻人语气咄咄逼人,崔成不悦的微微皱眉,淡淡的看他一眼:“六郎,这是县衙,不是家里,麻烦你尊称一声明府。”“

    功达,六郎也是为了公事,今日乃上元佳节,金吾不禁。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。”年长那为出声圆场,崔成这才面色稍稍缓和一些道:“十三叔,城管也是吏,还是临时机构,还在试行期间。这些城管要去要留,别说是你们,就算我这个县令,也管不到人家。再有,我跟六郎说过,就算是下面干活的小吏,端着不要紧,没事别拿人家显威风。这里是长安,我这个七品县令不过是芝麻官,何况是**品的小官呢?”年

    轻人崔六郎被这一番话说的面色涨红,指着崔成道:“你,很好。”说着转身就走。崔

    十三则面无表情的看了崔成一眼,淡淡道:“让他吃点苦头也好。”

    崔成笑了笑:“十三叔,这话在理。身为官员,一群小吏都拿捏不住,日后为一县之尊,也是被人架空的傀儡。”崔十三笑了笑,转身走人。崔成面带微笑看着他的背影消失的瞬间,脸上露出森森冷意。心中暗道:自成,为兄暂时能做的也就这些了,留待将来吧。“

    十三叔,那个妾生子说的话,你都听到了吧?不是我……”崔六郎看见崔十三进来,立刻指着门外,激动的大声说话。不料刚说一半,“啪”的一声,崔十三一个巴掌,打断他的话。崔六郎捂着脸,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崔十三。崔

    十三淡淡的拍拍手:“你运气好,说这话只是被我听到了,再有下次,我定上报族长,以族规处置你。”崔六郎低下头,眼神里全是怨愤,崔十三淡淡道:“知道清河崔家蓝田房为何这些年没什么杰出人物,以至于轮到崔功达出头么?”

    崔六郎抬头,疑惑的看着他,崔十三淡淡道:“就是因为你这种除了出身,别的一无是处的嫡子太多了。我知道你不服气,你出身比他好,你是嫡子,他是庶出。如果你一直以嫡子的身份,自觉高他一等,你这就只能对着他的背影望尘莫及。还不服是吧?崔功达离家的时候有什么?孤身一人,远赴鄯州,一刀一枪用性命换来的功名,你跟他比?你也配?”崔

    六郎不服,怒道:“那些下贱的城管集体辞职,难道不是他在故意刁难我?”

    崔十三听了这话,反而露出微笑:“还行,脑子没有蠢到家。你自己说说,功达把城管交给你管事之后,你都做了些什么?整天在人前端着清河崔家蓝田房嫡子的架子,这样也不是不可以。其他时候呢?你有带队去巡视过么?整天不是呆在办事房里打瞌睡,就是夜宿平康坊。哪怕你有一次带队出巡,哪怕你有一次对下面的城管施予小恩惠,都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。那些老卒是低贱,可是你知道他们来历么?他们都是蓝田同乡,都是跟着功达一起在战场上厮杀的老卒,没有他们的庇护,功达早就死战场上了。你跟他们端架子,想过功达的感受么?为上者,恩威并济,你的恩在哪?你的威又在哪?你凭什么服众?小小的城管署,加起来不到百人,你都搞成这样,还指望你能干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崔成并不知道崔十三训斥崔六郎的事情,如今的长安县衙,崔家的子弟安插了十余人,分在各个吏房内。崔十三是他的首席师爷,在家族力量的帮助下,崔成基本控制了县衙。至于李诚当初说的那一套,崔成采纳了一些。

    李诚的号召力还是很强大的,别看崔成一直是校尉,等上了战场,鄯州斥候营的兄弟,心里真正服气的就一个李诚。这不是装出来的,这是实打实的用刀枪打出来的。

    十五个老卒,集体辞职,一大早就到了李诚家里。杜海给开的门,进了院子招呼众人道:“都没吃吧?自己去厨房,吃饱了把家里的情况都说一说。带着家口的优先安置。”一

    群老卒对这里的情况很熟悉,毕竟住了一阵子,去厨房自己弄吃的。

    李诚在后院活动身子,听杜海来报,笑了笑道:“来的好,说来说去,还是这些战场上一起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兄弟靠的住。”杜海嘿嘿一笑,李诚这个家主,就这点太满意了。从来不在这些老兄弟面前拿架子,而且还非常的念旧。当初安排去衙门做事,那也是考虑到回家种地未必能过的好。不是说这些老卒就没有地种,而是他们回去了,家里就多了一张吃饭的嘴。有家口的把妻儿带出来,还能给老家省点。再说,城管的待遇不错来着。

    背着手,李诚溜达着走向前院,一群老卒端着碗在地上蹲着吃呢,看见李诚纷纷站起,略显局促。李诚笑着走过去,拍了拍胡汉三的肩膀:“怎地,在县衙里呆了几个月,生分了?”“

    不是哩,这不是今后跟着大郎混口吃的么?”胡汉三憨厚的笑着,李诚轻轻的在他肩膀上锤了一下:“自家兄弟,一起爬冰卧雪,一起策马冲阵,不管什么时候,有我一口吃的,就有你们一口。行了,大家抓紧点吃。回头带了家口的,自己先回去收拾一下,收拾好了就搬城外的农庄去住。不愿意去农庄住也行,我这里还有地方,安置的下。”“

    大郎,能说说么,去农庄作甚哩?”胡汉三问了一句,李诚笑了笑,看看众人都很想知道的眼神,笑道:“农庄是我的老巢,有点好东西都搁在那,你们去了我才放心啊。这不,最近一直在担心,万一有哪个不开眼的小贼,摸进庄子里,把好东西都搬走了,我睡都睡不好啊。所以啊,你们去了,就帮着我看好家底。手痒的时候想种地,也有地给你们种着玩。”

    按住这些老卒,交代下去,高晋会执行的很好,这点李诚非常放心。一番说话后,李诚回去收拾收拾,叫上钱谷子等三人,骑马出门去了。既

    然收了李泰的帖子,那就得去文会看看,好歹给魏王一点面子。总体来看,魏王李泰要不是走上了夺嫡的道路,这人还是不坏的。至少对李诚那是非常的好,将心比心。李诚会保持距离,但不会做的太绝。

    李诚这边才出坊门,外头就有人急忙飞奔而走。李诚怎么都没想到,有人在盯着他。

    今天是上元节,出游的人还不少,芙蓉池一带车马喧嚣,人流如织。不少摊贩抓住这个机会在做买卖,生意还非常的不错。一处茶摊在路旁,几个年轻人围坐休息。其中一名瘦弱的青年,表情紧张的看着前方的来路,边上一个年轻人怀抱宝剑,显得很淡定。

    “来了,来了!就是那四个骑马的。”一个下人飞奔而至,喘息着通报消息。怀抱宝剑的年轻人站起来道:“某云游天下,行侠仗义,今日之后‘赛朱亥’的名号,必将传遍天下。”说着走出茶摊,站在路中央,双手抱着剑,低头看着地下。路

    上行人极多,但是看见这么一个疯子,纷纷躲开绕行。好在这一会没车马经过,不然要出交通事故。不过这个人往这一站,确实吸引了很多眼球。

    瘦弱的年轻人看着他家伙,忍不住皱眉低声问:“他行不行啊?”

    边上的一个年轻人低声道:“贺兰兄只管放心,此君自江南而来,一人一剑,从无对手。李诚狗贼,欺人太甚,今日定要他横尸街头。”说是这么说,这哥们也有点紧张啊。李诚的凶名,长安城也是人尽皆知的,只有这个号称“赛朱亥”的外来客,才不知道李诚的厉害。一番好好招待,就愿意拿剑去捅李诚,好是好,就是不知道手底下成色如何。好像还是很厉害的,贺兰越石找了好几个人来跟他比试,都是一招就被击败。“

    对了,他叫啥名字?以前怎么没听过这个字号?”贺兰越石还是不放心,身边的朋友摸着下巴想了想:“好像叫成什么来着,他也不说自己的名字,开口闭口赛朱亥,还立志要做名满天下的游侠儿。有一次听他自称成某。”贺

    兰越石一听这话,心里更加的不安了,这人怎么看都不靠谱啊。你要刺杀,怎么当街而站呢?想到花出去的百十贯钱,贺兰越石心疼的皱眉头,本来就不富裕。要不是李诚太过分了,怎么会想起来找游侠儿干掉他。现在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“赛朱亥”身上了。道

    路上有人站着,一点都不打算给骑马的李诚让路。正常反应是绕过他继续走,但是一看这家伙的造型,李诚就觉得有麻烦了,所以勒马不动。“

    大郎,这人是不是失心疯的?”钱谷子靠近了问一句,李诚摇摇头:“不是,应该是冲着我的来的。下马吧,躲不过的。”话是这么说,心里却很苦:仇家太多,果然很麻烦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