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一十九章交通工具震
    ..,

    先到现场的是万年县的一个县尉,带着一干不良人,看见李诚等人,还有面前坐着一个呆滞的“赛朱亥”,县尉狠狠的松了一口气。主要人物没事,那就一切都好办,可以有回转的余地。李诚要是出了问题,那真是无法收拾了。但是这次刺杀世间,并没有就此结束,只是一个开始,接下来的事情还有很多。金

    吾卫随后也赶到了,今天是上元节,陛下恩旨,金吾不禁,发生这种事情简直是在打金吾卫的脸。现场一片杂乱,不少百姓被踩踏受伤,万年县尉带人收拾现场的时候,李泰闻讯也赶到了,平时出门都要坐轿子的李泰,气喘吁吁的走过来,李诚见了多少有点感动。不

    管李泰如何,他对李诚那是好的没话说。将来如何不说了,至少李诚不是落井下石那个。带队的校尉见到李泰,也是眉头紧皱,这已经够乱了,您还来添什么乱啊?李

    泰径直走到李诚跟前,上下打量一番,发现李诚没事才拍拍胸口:“吓死本王了。今日本王邀约自成先生赴会,如果自成先生出了事情,本王于心难安。”

    李诚拱手道:“多谢魏王关心。”李泰又来一句:“可恶的贼子,坏了本王的文会好事,罪该万死。”就这一句话,李泰在李诚心目中的那点好不容易积攒的印象分,再次归零。这

    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有心思关系你的文会。不

    多时,宫内来人,让李诚进宫。到了宫中,李世民面色入沉水一般,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干宰相,还有雍州长史,长安万年两县的县令。

    看见李诚进来,李世民的脸色好看了一些,淡淡道:“自成,说说事情的经过。”李

    诚当着一干大臣的面,把事情大概说了一下,临近芙蓉池,有人挡路,下马才知道是个游侠儿,要给长安除害。接着是连续的刺杀,说完了李诚便往一边安静的一站。“

    当街刺杀,误伤百姓无数,性质极其恶劣。此案,刑部、大理寺联合督办,着令金吾卫、万年长安两县,尽快破案,以安民心。上元夜金吾不禁取消。”李世民刚说完,李诚便站出来道:“陛下,万万不可。”李

    世民把脸拉下来:“竖子,有何不可?”当着一帮大臣的面被皇帝喷,很不爽,但是李诚硬着头皮还是要劝谏:“陛下,以微臣之见,此事虽有蹊跷,却不至于取消金吾不禁的旨意。那些刺客一击不中,立刻撤退,想来短时间内,再无胆量出没。而且,这些刺客,就是冲着臣来了,原因何在不得而知,不可因为臣一个人,损及陛下对万民的恩泽。”“

    臣,附议!”魏征站出来,举着笏板附和李诚的意思,其他大臣纷纷开口,也都劝谏李世民不要改变旨意。毕竟事情影响太大了,长安城几十万人,都盼着这么一次大型的活动。平时就没啥娱乐项目,一年才这么一两次,金口玉言怎么能朝令夕改呢?

    “李君羡,派几个人跟着李自成。”李世民又下了旨意,李诚再次出来劝谏:“陛下,臣不敢受,且大可不必。千军万马的冲阵,臣尚且全身而退,何况几个见不得光的刺客?再者,臣身边有鄯州斥候营出身的老卒十余人,有他们在,想靠近臣行雷霆一击可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李诚还真的不是吹牛,事情的经过李世民其实知道的很清楚,李诚不过是一些细节补充。看似文弱的李诚,身手很强这个事情,李世民早就知道了。鄯州斥候营出身的老卒,哪个不是侦查观风的好手,有他们在身边,比宿卫一点都不差。

    李世民沉吟片刻:“如此,只是要委屈自成了,上元夜不能出门游玩。”李

    诚笑道:“多谢陛下关切,臣还是那句话,刺客一击不中,已然远遁,臣如何不能出门游玩?”其实李诚这么说呢,真的不是宽慰李世民,而是他对刺客有了大概的判断。

    “自成倒是心宽的紧,如此,有司加快侦破进度,先这样吧。”李世民做了决定,宰相们没有反对,有司官员纷纷退下,剩下几个宰相,还有李诚还在场。

    “自成心中,可有目标?”李世民开口问了一句,当着一干宰相的面这么问,也有考校的意思。李世民心里其实也有怀疑对象,只是希望让李诚来说说,印证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“臣在长安日浅,窃以为轮到谁被刺杀,也不该轮到臣的头上。刺杀臣的人,自然有其目的。臣以为,不妨把注意力放在四周,这些年大唐南征北讨,开疆拓土,不免有余孽心存怨恨。今日是上元节,臣小有名气,刺杀臣一旦得手,自然就能坏了陛下乃至整个长安城百姓的喜气。”李诚的意思很明白,不要盯着李诚的仇家,这事情就不该是李诚的仇家能做出来的事情,那样目标太明显了。至于说李诚的仇家有谁,大家心里都明白,最可能的就是齐王李佑,这位不是没干过追杀李诚的事情。

    李诚的话,很明显的有把李佑摘出来的意思,李世民听了面色微微一沉,觉得李诚是不是在忽悠他。仔细一琢磨,李佑还不至于那么蠢。

    李君羡进来一拱手:“陛下,根据那个游侠儿的招供,金吾卫拿了贺兰越石,追拿他一个好友的时候发现,那人已经别灭口了。”李

    世民听了眉头一皱:“接着查,查与那人有关的人,看他平时都与谁接触。”一

    个上午,李诚都没离开宫内,他倒是想走,但是李世民不开口,只好留下等着。等待的期间,一干大臣也没闲着,顺带讨论一些近期的国家政策。

    李诚得了一把椅子坐在边上,听他们商议国事,却不敢带了耳朵,再说就算认真的听,他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,所以心不在焉的,没一会因为无聊开始打瞌睡。李

    世民见李诚坐在那里钓鱼,抬脚踹他一下:“竖子,国家大政,如此儿戏?”李

    诚擦了一下口水:“臣不懂这些,听不进去。”李诚这是实话,他之前毫无这方面的经验。但是他的话,大家都不信。看看李诚之前干的事情就知道了,哪一样都不简单。之所以这么辛苦的演戏给大家看,无非就是想告诉在场的诸位大臣,李诚对朝政没兴趣。

    李世民也是这样想的,留他下来听的本意,是想让他熟悉一下,今后好给他安排官职。李诚的反应,李世民的判断是这家伙看见一堆宰相在场,装傻充愣呢。

    “竖子,滚吧。”李世民总算是发话了,李诚赶紧跑路。一堆大臣看着他消失的背影,心里各有盘算。这个李诚不简单啊,就他搞的那个印刷术,简直就是在刨士族的根基。按说想弄死他的人很多,只是代价太大,因为他是给皇帝背锅,没人敢冒这个险。李

    诚刚出皇宫,门口一堆人围上来,八个会员都到了。“哥哥,哥哥!”的叫着。

    李诚冲大家拱手:“无事,且回吧。”众人不肯,围着李诚说要护送他回家。李诚要骑马,却被抬上马车,程处弼笑道:“哥哥只管在车内,我等护送哥哥安全回家。”李

    诚只好钻进车内,这车还挺大的,两匹马拉着走。不想刚钻进车内,一阵幽香扑鼻,车内竟然有个两个年轻貌美的婢女,跪着行礼:“见过郎君。”李

    诚赶紧退出来,坐在车门口道:“搞什么搞,里面怎么还有女人?”李

    崇真笑嘻嘻的拱手道:“哥哥只管享用,这是小弟给哥哥准备的一点小礼物,两女都是官宦出身,家里父辈犯了事,充入教坊,五六岁的当口便被我家买回去,有专人tiao教,识文断字。如今正值青春年华,小弟特意向大人讨来孝敬哥哥,红袖添香,岂不美哉。”好

    嘛,原来是从李孝恭的手里要来的婢女,难怪呢。李诚本打算拒绝,听说她们都识字,便动了心思。点点头道:“我还是在外面呆着吧,人我可以收下,在路上可不敢呆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一帮二代都起了好奇心,李诚淡淡道:“跟她们有啥可聊的,兄弟们一路说话,岂不快哉?”其实李诚心里是这么想的,两个娇滴滴的美娇娘在一起,万一把持不住,后果就是传说的“交通工具震”了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李诚重复了一遍事情的经过,众人听了纷纷赞叹。“

    哥哥当街持刀之风采,怕是长安城人尽皆知也。”李思文笑嘻嘻的拍马屁,李诚深以为然。这个年月,没啥娱乐,八卦是最好的谈资了,传起来叫一个快。李诚那一刀,现在想起来确实比较骇人,如果不是为了留活口,一刀下去也不至于搞出那么大的动静。“

    哥哥,此事心中可有目标?”程处弼问了一句核心问题,李诚看看他,想起那次惊马,淡淡道:“不好说,可能是吐谷浑,也可能是僚人。只有他们,才不会顾忌事情闹大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这话,纷纷不语。尤其是程处弼,更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