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三十四章 要吃肉,肥中瘦
    天热的难受,李诚要出门只能起早赶凉,不然能热的中暑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四人四骑,一辆马车,停在李靖的家门口,管家探头看一眼,浑浊的老眼珠子顿时亮了,身手敏捷的不像个六十岁的老汉,刺溜一下给侧门打开了。“李郎君,怎地有空来见卫公。”李靖的管家说话一点都不客气,带着刺呢。换成别人那就忍了,李诚却笑着怼回去:“你这老货,再多说一个字,我掉头就走。”“别,门都开了。”老管家也不生气,自打过年李诚来了一回,李诚在卫国公府上就是贵客。人老心明呢,李靖赋闲在家,真正带着诚心来的,也就剩下李诚和苏烈两个。干着马车进来,李诚把缰绳丢给钱谷子,老管家眯着眼睛看一眼:“好马!”“再好的马,离开战场也就是一般的马。”李诚叹息一声,拍了拍马脖子。换来一个响鼻,笑呵呵的挠几下痒痒,转身道:“给卫公带了点礼物来,让人卸车。”老管家笑道:“这回,车不留下?”李诚气乐了,指着他道:“这是给出想头来了。”老管家乐呵呵的,招呼下人来搬礼物,掀开上面的布,一看下面还有厚厚的毡子盖着,一股凉气腾起,很是吃惊道:“这是冰?”大户人家冬天都藏着冰到夏天用,现在正是热的时候,冬天存冰有限,消耗的很快。李诚亲自动手,带着三人掀开毡子,里面是一个一个的木箱,冰块都在木箱里装着。“卫公这里,以后我每过十天送一次冰块,敞开用就是。”李诚说的豪迈,老管家却眯着眼睛没回答。身后传来李靖的声音:“这季节,冰可是好东西,你家存的够用?老朽可听说了,你家宠妾怀了,七八个月了?你还是先紧着她。”“这冰不是存的,是昨夜制的。”李诚笑着回头拱手说话,李靖听着一愣:“制的?”很快李靖就笑了笑,这小子有神仙手段,不足为奇。点点头:“那就多谢了,你小子,花样太多,老朽都看不过来了。”李诚笑道:“卫公,可别夸我,我经不住。”李靖回头愕然:“老朽是在夸你么?”“嘿嘿,就当是了。”李诚皮厚的紧,一点都不在意。“等会,怎么还有块肉啊?看着像猪肉。”李靖看见了,很是诧异。送猪肉是什么鬼,还只是送一块,看着也就是三五斤的样子。李诚笑道:“让人送去厨房,回头卫公就知道了。”说着话,李诚又拿起个竹筒:“走,去书房先喝一杯茶,然后晚辈亲自下厨,请卫公吃顿好的。”茶叶下了开水,一股淡淡的香气腾起,李靖好奇的围着李诚看了好一阵:“这是茶?”李诚点点头:“是春茶,放了有一段了,味道要差许多了。刚制出来的时候味道最好。”李靖是士族出身,喝茶一道自然是熟悉的,这种喝茶的方式,还是第一次见过。端起杯子,轻轻的抿一口,眯着眼睛品一会:“有趣,入口微微的苦涩,回味却甘甜悠长。”李诚听了咧嘴笑道:“卫公识货,要我说,这才是茶叶正确的喝法之一。如今那种喝茶的法子,真担心能把人喝死。”李靖吹胡子瞪眼:“胡说八道,老夫就没少喝茶汤。不过你这茶也不错,有多的么?”李诚歪歪嘴:“就知道会这样,给卫公带来了两竹筒的,就是两斤茶叶,慢慢喝。”两人一边喝茶,李靖问起大豆风潮的事情,李诚没有瞒他,把跟皇帝的勾结说了个清楚。李靖听着目瞪口呆,还能这么玩?良久才道:“自成之法,不用见血,却比杀人见血更狠啊。”“卫公何出此言?”李诚怎么会认账,李靖笑着摇头:“老夫还没变成聋子瞎子。长安城里不少大户,一场大豆闹腾下来,可算是伤了元气。”李诚冷笑:“这只能怪他们自己贪欲无尽,还能怪的了谁?”李靖笑了笑,眼神温和的看着李诚道:“比起自成来,老朽明白这个道理,晚了不少。伴君如伴虎,自成是聪明人,老朽不担心。”李诚点点头:“谢卫公提点!行了,茶也喝了,趁凉快,下厨给卫公做顿好吃的,还得赶早回去。”说着起身出门,奔着厨房去了。李靖家里的厨房,家伙都是李诚送的,铁锅、豆油都有,现在又多了一坛子酱油。李诚拿起准备好的酱油壶,倒了一壶进去,做好准备交代厨子:“看好了,我怎么做,以后你就怎么做。要是卫公吃了不喜欢,你自己去领板子。”李靖虽然很好奇,还是端着没去厨房,至于李诚下厨这种事情,他早就麻木了。人过六十,心里比什么都清楚。李诚真没惦记他啥好处,就是在报答自己当初的提携之情。李靖也不拦着他,就让他做好了,不然李诚总觉得欠自己的。捧着一本《三国演义》,李靖慢悠悠的看书消磨时间,顺手端起茶杯,喝一口,很悠闲。就是这天有点热,早晨还好,过了晌午就难熬了。不知道多久,鼻子闻着一股香味,太好闻了,口水都出来咯。使劲吸了吸鼻子,抬头看见在偷着乐,手里端着一个大海碗,顿时恼羞成怒:“乐个屁,赶紧端过来。”没有酱酒还谈什么红烧肉啊?辛苦了三个月,总算是制作出合格的酱油了。有点好东西,李诚自然不会忘记对自己有大恩情的李靖。看着一大碗油汪汪的红烧肉,李靖吞咽口水:“这是猪肉做的?”李诚点点头,递上筷子。李靖拿着筷子纠结了一下:“大早晨的吃这么油腻,对身体不好。”李诚转身,走到门口,背对着李靖。这老货才下了筷子,一块肉进了嘴,眼睛立刻就眯上了。这怎么回事,怎么有这么好吃的肉啊?猪肉的浓香炸开味蕾,肥瘦相间,油而不腻。带着一点淡淡的甜味,肥肉入口就化,瘦肉有嚼劲。好吃!再来一块!还是那么好吃,再吃一块。李靖吃的不停,筷子奔着第四块肉去的时候,碗被端走了。李靖气的胡子都在跳舞:“竖子,快放下。”李诚笑道:“大晌午的,吃油腻不好。就是尝个味道,回头放厨房里,中午再吃。”李靖看看李诚,想想还是放下筷子:“说的对,节食惜福。”“那行,我也该走了。”李诚转身,碗递给身后的丫鬟,交代一句:“天热,我带来的冰块箱子,打开一个,把肉放进去,再用冰块围上,能多放一天。记住,不准卫公多吃,每餐最多吃三五块的。”擦擦手,李诚拱手道:“卫公,小子告辞了。”李靖点点头:“知道了,赶紧滚蛋,没事别来打扰老夫。”李诚走了,李靖却露出不舍,揉了揉眼珠子,低声喃喃:“竖子!”武家的门,跟往常一样紧闭着,李诚抬手准备敲门,门却先一步开了。“臭家伙,还知道来我家啊?”开门的是武约,小脸蛋显得有点激动,脸都红了。“我说,你怎么知道我来了?”李诚诧异的问一句,武约哼哼道:“早晨就看见你家进了马车,下人告诉我的。丫鬟一直在门口盯着呢,看见你进了坊门。”嗨……这小娘子。李诚真的有点头疼了,你才多大啊?现在就惦记着嫁人,合适么?“别站门口挡路,给你带好东西了。”李诚笑了笑,武约让开,李诚进去,马车随后跟着进了侧门。“天够热的,你热不热?”李诚回头笑问,武约额头上兮兮的汗珠有一层呢。“热有啥法子,老天爷要热,谁能有办法?”武约拦着脸说话,心道你看见我都不高兴。“家里地窖没藏冰?”李诚反问一句,武约歪歪嘴:“那才多少冰块,要省着用呢。中午才有冰镇的酸梅汤喝。”李诚突然抬手给自己一个嘴巴:“我去,我把西瓜给忘记了。”“什么西瓜?”武约好奇的看看他,怎么激动地打自己嘴巴呢?“就是夏瓜,也叫寒瓜,对了,皇宫别苑里有种的,回头去偷几个回来。”武约小嘴都合不上了,你这样真的好么?这么嚣张的说出来,要去别苑里偷东西?抓住会被打死的!这坏蛋会跑,应该抓不住。杨氏出来了,武顺跟在身后,低头偷偷的看了一眼李诚。李诚招呼身后三人帮忙卸货,拎着一刀五花肉道:“看见没有?要吃肉,肥中瘦,中午给你露一手,记得别吃出想头来。”杨氏一脸黑线,看着李诚跟武约打趣,这李家郎君,真个是放浪不羁,魏晋遗风。“对了,还有这个。”李诚把肉递给武约,转身去拿过来几个竹筒,无视杨氏的存在。递给武顺两个竹筒:“这是给你的,一个竹筒里是我炒制的茶叶,回头教你怎么摆弄。一个竹筒里是冰糖,也是我制的。嘴馋的时候,含一块。”武顺的脸都红成熟虾子了,看看母亲站那装雕塑,接过转身就走。武约拎着肉呢,过来踢李诚一脚:“我的呢?”李诚转身,也是两个竹筒:“你的,跟你姊一样,有她的一份,就有你的一份。对了,车上还有一份,给你家小妹的。”杨氏陡然睁眼,惊恐的看着李诚,你这话啥意思?要一锅端?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