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碗贱肉收买
    杨氏觉得心好累,摊上李诚这么一个邻居,真是上辈子作孽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家里三个闺女,一个看上他,一个被他看上,搞出一大堆事情,弄的心力交瘁。如果不是担心大闺女嫁不掉,真想一刀剁了这丫。你看他的样子,居然当老娘不存在。总算是李诚朝杨氏拱手见礼:“见过夫人!”这一下,礼数算是到了,只是有点晚。杨氏看看李诚,这未来女婿算是个人中俊杰,又会捞钱。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。重点是长的帅,杨氏看着心里就舒服,一点怨气消散了,点点头:“辛苦李郎君了。”说着话,转身走了,  眼不见心不烦,礼数什么,我跟他有啥礼数可讲的,都闹的长安城都知道了,我闺女不嫁给他,我嫁谁去?心好累!李诚目送杨氏离开,嘿嘿的笑了起来,带着人动手搬货。杨氏回到堂前,这天热的人难受,拿帕子擦了好几回,还是一身的汗,寻思让人弄点冰块,看看日头还早,午饭还没开始弄的,这会就用上冰块了,太奢侈,武家一群老弱妇孺存点冰块可不轻松。正寻思呢,武约捧着各盆进来了,放在杨氏的脚下:“阿娘,冰块,凉一凉。”“嗯?”杨氏一看,皱眉道:“家里存点冰块不易,这天有的热呢。”心里还是很高兴的,二娘真孝顺,不像顺娘,心里只有隔壁的野男人。呸呸,是李郎君。“这是李郎君送来的,说每隔三五日就送一车来,管够呢。”“啥?”杨氏不淡定了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。就算隔壁家里老卒多,冬天能弄不少冰块回来,但也架不住三五天就送一车来,这屋子里人可不少呢。而且这个地窖里藏的冰,时间长了也会慢慢的化了。“李自成说,家里用的冰块他包了,管够,不让娘和姊热着。”武约大声回答,话里带着怨气,李诚都是先想到姊姊,然后才有自己一份。“李自成呢?”杨氏想起来了,武约撅着嘴道:“去厨房,要做什么红烧肉。”“这成什么事情了?让客人去厨房做饭?”杨氏急了,这传出去太丢人了。急急忙忙的赶到厨房,来不及擦一下汗,就听到李诚在里头讲话:“看好了,我是怎么弄的。先下锅热水烧开,五花肉下锅猪,去掉血水……这是酱油,这是冰糖……”杨氏放慢脚步,走门口看见大闺女早就不要脸的在厨房里帮忙了,气的掉头就走:“不看了,明空,跟我回去。”武约撅着嘴:“阿娘,别叫我明空,我又不是小尼姑。”杨氏奇怪道:“一直这么叫,怎么了?”武约看看厨房门口:“怕是他误会了。”杨氏想吐血,养这么些年的闺女,就这么被拐跑了,还是俩。武顺很是乖巧的站在一边看着,心里默默的记下李诚操作的流程。看见李诚一头的汗,拿帕子递给他:“给!”李诚笑着看她一眼,把头低下来:“你给我擦。”武顺看看边上,厨娘立刻扭头,假装自己不在,武顺这才轻轻地擦了擦李诚脸上的汗,低声道:“好些日子没见着你了,都在忙啥?”李诚道:“嗨,忙着挣钱呗,将来你跟了我,吃香喝辣,锦衣玉食,所以我得有钱才行。”李诚撩妹的技巧可谓简单粗暴,就是用钱砸。武顺低声道:“别太辛苦自己,我一个人能花多少钱?”李诚抬手,口袋里掏出一张纸,递给武顺,豪迈的表示:“拿去!”武顺接过来一看,是一张李氏钱铺的飞票。这是李道宗开的钱铺,信誉还是有保证的。再看上面的数字,吓的手一抖,差点把飞票丢地上。“李郎君,太多了,不能要。”说着要还回来,李诚笑道:“收好,一千贯而已。知道么?一把大豆期货,赚了五万多贯。这点钱算个啥?现在开始,我来养你。”武顺的脑子不会转了,从没见过这么多钱啊。“我去交给阿娘。”武顺说着转身走了,李诚想想没叫住她,心道:“武顺还是性子软,将来进了门,不会为难秋萍。”杨氏看见大闺女,也没个好脸,手里佛珠转放飞快,边上被逼着坐着不准动的武约,撅着嘴,小脚在乱踢,一脸的不高兴。“阿娘,这是李郎君硬塞给我的,说是零花钱,还说以后他养我。”武顺把飞票递过去,杨氏睁眼扫了一下,手一抖,佛珠掉地上了。她是名门出身,不是没见过钱的人。但是谁会递过来一千贯,说是零花钱啊。钱这个东西不是万能的,没有钱你啥都做不成。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态度,有时候就是用钱来衡量。别说什么俗不俗的话,男人肯为你砸钱,就说明在乎你。“给我看看  。”武约一把抢过去,看看上面的数字,气的低声道:“偏心的李自成,还说姐姐有的我都有。”杨氏气的怒道:“怎么说话的?要请家法是?还给你姊姊。”正说着呢,李诚回来了,笑道:“红烧肉烧好了,我也该走了。对了,刚才忘记了,小明空,这是给你和三娘的零花钱,只管花,花完了再跟我要。”李诚当着杨氏的面,塞给武约两张飞票,完事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中,拱手笑道:“夫人,李诚告辞。”杨氏有点傻眼,武约就在面前呢,手里那两张飞票上,写的也是一千贯。这是真的要大小通吃么?可是为什么,没法子生气呢?还有个小的,好想问一句你要不要。扶额,叹息,随她们去,一起丢给李诚去养活才好呢,省钱,嫁妆都省了。“唉,你们三个在干啥?还有没有规矩了?”饭桌上,姐妹三个围着一碗菜,正在下抢着筷子。三人一起停下,腮帮子还在动,三娘最小,笑眯眯道:“阿娘,豪次,呜呜。”往下咽东西,还不忘记说话。武家以前吃饭不这样,都是跟隔壁学的,一家人一张桌子围坐而食,很有气氛。开始杨氏还觉得,不合分席而食的礼数,后来也没在意。看见桌子和椅子,杨氏又有气了,这是李诚送的。没这个,家里人吃饭也不能这样。一碗肉在桌子上,看一眼觉得很普通,这东西真的能吃?“这啥?”杨氏还是忍不住问一句,边上的丫鬟道:“李郎君弄的红烧肉。”拿起筷子,杨氏吐槽:“贱肉有啥可抢的?”架起一块,塞嘴里,嗯?香,真香,好吃。杨氏又来了一块,刚要进嘴,看见姐妹三个的眼神盯着她,悻悻道:“都吃,一顿肉就把你们三个给收买了。”小武约唰的一下,一筷子下去,不忘记来一句:“还有三千贯钱呢。”“还有冰块。”三娘也补一刀,杨氏捂着心口,嘴里却没停。李诚回到家里,堂前看见柳枝从里头出来,眉头微微一皱。这女人,怎么进了正堂?这个女人是崔成腊月里趁着天黑送来的,李诚没让她去农庄,就在城里带着。反正钱谷子养着她,心里不喜欢这个女人,不愿意看见她登堂入室的。看见李诚,柳枝慌张的躬身行礼:“见过家主。”这女人的姿色还是很不错的,难怪钱谷子念念不忘,拿到身契暂时住一起,说是等牛家兄弟一块办事。想起这个,李诚也觉得不能再拖了,实在是今年的事情太多了。“嗯,钱谷子呢?”李诚不会跟柳枝生气,但会收拾钱谷子,自己的女人怎么不看好。“大郎!”钱谷子也从里面出来了,看看柳枝站在台阶下瑟瑟发抖的样子,赶紧解释:“是俺让柳枝帮忙,收拾一下后院的房间,有日子没人住,都积灰了。”李诚想起来了,过年边上,家里就留下了杜海夫妇和两个徒弟,其他人都去了农庄,后院的屋子还真的没人打理。“嗯,谷子,这次你也留下来看家,后院那边你们负责。”李诚决定给钱谷子一点教训,不经允许就让柳枝胡乱走动,必须给他一点惩罚。钱谷子果然苦着一张脸:“大郎,别啊,留在家里看屋子,多没劲啊。”李诚没理睬他,信步往后面,脑子里在算账,后院本来有两个买回来的丫鬟,还有秋萍带来的一个。人不算很多。李泰这家伙,非要送来四个,都跟着去账房帮忙。李世民又塞了二十个过来,一起丢在农庄没怎么管。这父子两个,逼着老子开后宫么?哥不是那样的人,这话说的有点心虚,只能在心里说。有了,那二十个宫女,丢一个给牛大贵,这不就结了么?李诚看见正在洒水的牛大贵,站住道:“就住一晚上,随便对付就行了。”牛大贵笑道:“一晚上也不能住的不像人住的地?大郎就别管了。早先在鄯州,那是没法子,只能穷对付,如今可不兴对付了。”李诚听了点点头:“对了,陛下送的二十个宫女,你可有看上的?”牛大贵的脸唰的一下,涨红了,看看李诚不像在说笑,低声道:“那不是陛下赏大郎的么?”李诚见状,有谱了,这是动心了。也不怪牛大贵动心,那些宫女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,最大的三十出头,小的才十三。牛大贵看上某个很正常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