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四十五章 拧老道
    李诚牵着小公主下厨房,宫里的厨子正在准备着呢,看见李诚带小公主进来了,吓的跪在地上哀求:“李县男,求您了,带公主离开这地界。”

    李诚呵呵一笑:“这我家厨房,有你说话的地方么?赶紧的滚蛋。”说着还一挥手,小公主觉得有趣,也跟着挥手,稚嫩的声音冒出一句话:“滚蛋!”

    “师傅带兕子做好吃的,怎么不叫我?”李治出现了,这娃娃也给李诚带沟里了,说话一嘴的你我。李诚笑道:“来的正好,帮师傅看着兕子。”

    厨子连滚带爬的出来,一脸的哀求看着外面站着俩宫女,这俩都一个是奶妈,一个是从小跟着带大大晋阳公主的。看见厨子的哀求,根本无可奈何。来的时候陛下有交代,随便李县男折腾,她们就看着别出事情就好。

    这俩都靠不到身前,只能在外面看着,别人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李诚突然回头来一句:“厨子,回来,我教你做一道好吃的,回头公主要吃,你给做。”

    厨子赶紧又回来了,李诚其实也不用怎么指点,人家才是专业的。告诉他怎么做就行了。一碗鸡蛋羹,这是必须的,公主年幼,吃不得太硬的食物。

    弄点高汤和肉末混进去,下锅蒸就得了。完了李诚还头疼,这公主太小啊,不能整天吃鸡蛋羹吧?还得吃点五谷杂粮。赶紧让人去农庄,弄点番薯回来。接着指点厨子,做了一道千层饼,这是给李治的。再来一道红烧肉,抄两个菜,家里有现成蒸好的包子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农庄后院种的辣椒还没收起来,不然李诚还想来道回锅肉。辛苦才弄出来的酱油和豆瓣酱,没发挥的余地不是。

    都弄好了,李诚带着俩小的上了炕,围着小桌子吃上了。小公主很喜欢李诚的鸡蛋羹,吃的干净不说,还吃了几口千层饼,李诚让厨子给剁碎了,伴着鸡蛋羹给吃下去。

    俩宫女嬷嬷真没看出来,小公主能有这么好的胃口。吃饱了公主犯困,李诚赶紧招呼俩嬷嬷,别让她睡:“牵着她去院子里活动活动,走九十九步才算完。”

    李诚还没吃呢,就伺候俩小的。可是公主不干,一直在打哈欠。李诚只好作罢道:“先让她睡一觉,起来别忘记到院子里活动一阵。”

    西里呼噜的吃完午饭,李诚擦了擦嘴,习惯性的要收拾桌子,唬的站在边上等着伺候的宫女冲上来,哀怨的看着他:“李县男……。”

    这是抢别人的饭碗啊,人家干的就是这个,你都做了别人不是失业了么?

    李诚反应过来了,招呼李治走了,去院子里溜达一圈,回来李治也要午睡。

    李诚也准备去睡一会呢,孙思邈摸上门来了。老道士见了李诚,一点都不客气:“你有法子给晋阳公主治病?”李诚看看他:“听谁说的?公主那是身体弱,这是能吃药吃好的病么?得均衡饮食,加上锻炼,这是长期的过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均衡饮食?”孙思邈来了劲了,李诚这里的新鲜说法很多,对他很有吸引力。

    “人体需要各种微量元素,比如……。”李诚愣住了,这在现代人是常识的东西,古代人没法理解不是。“算了,我跟你也说不清楚,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就行了。人得什么粮食多吃一点,还要多吃素菜少吃肉。”

    孙思邈眯着眼睛看着他,没再追问了,来了一句:“贫道找施主化缘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着愣住了:“你找我化缘?没有,地主家也没余粮啊。再说了,就您的名号打出去,多少人哭着喊着要给您送钱呢。”

    孙思邈摇摇头:“不好,他们的心不诚,贫道不要他们的钱。”

    李诚愣住了,这人的思维太特别了。很快李诚就明白了,这是矫情。就像华佗一样,在曹操那好吃好住的呆着不干,偏要在外面浪。放在现代社会,这种水平的医生就是带学生,多带学生,带好学生。

    “道长,人有善恶,钱却是干净的。不过是一种死物,如果不能作为流通手段,什么都不是。这么简单的道理,还要我跟你费口舌?你想啊,拿上那些人的钱,赶紧办学。再弄个门诊,给学生实习积累经验。”李诚说着停下来,看看孙思邈。

    老道皱眉:“说话别说一半。”李诚叹息道:“道理不是很明白么?钱怎么用,你说了算。不然就别捐这个钱,有人要修道,你就告诉他,没这个事情。要看病,你就看呗。”

    老道皱眉头:“不好,还是你的钱我用的踏实,再说你那地界够宽敞,也挺热闹的,就在你那地界开个医学堂。”

    李诚无语了,这帮道士和尚,都是封建迷信惯出来的毛病,一个赛一个的牛逼。

    “我要不捐,你是不是要打我啊?”李诚恼火了,拉下脸来说话。

    孙思邈也不生气,笑道:“不打,贫道不是你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捐!”李诚梗着脖子,长安城那么多有钱人,你怎么就盯上我了?

    “不捐?呵呵,贫道就赖在你家了。”孙思邈也不着急,干脆转身出门,回来背着行李。这是有备而来啊!李诚心说这是跟我耗上了对吧?愿意呆就呆着吧,无视你。

    李诚转身要走,衣角被拽住了,低头一看是李治,不知道啥时候摸来的。

    “师傅,雉奴有钱,雉奴捐,这是功德哩。”李治大声说话,李诚听着恼火:“你个小屁孩子,你懂个屁?这帮和尚道士,打着神仙菩萨的幌子,到处骗人。那些善男信女,把家里的财物都给了他们,这帮和尚道士不事生产,是大唐的毒瘤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李诚说的太重了,李治吓傻了,还从没见过李诚如此声色俱厉。

    “师傅,雉奴不捐了。”李治低声下气的,孙思邈听着却在一边低头沉吟,良久才道:“贫道明白了,这些年贫道见的多了,和尚道士,香火旺盛的,个个吃的脑满肠肥。其中确实有真心向道者,更多的是图财。”

    孙思邈说着转身要走,李诚抬手叫住他:“道长且慢!”

    孙思邈回头看来,李诚道:“明白这个道理就好,这钱我捐了。一万贯,够不够?”

    孙老道露出微笑:“够是够了,但是贫道不需要了。道友说的对,钱没错。”

    李诚道:“再次重申,我不修道,也不是道友。”孙思邈却已经很干脆的转身,背着行礼走了:“贫道这就去李庄安家。”李诚在身后道:“道长,李庄那地方人少,还是留在长安吧。”

    孙思邈站住回头:“为何?”李诚摇头道:“多简单的事情啊,学医需要读过书的人吧?长安城读过书的人多啊。而且人多,病人也就多,学生实习的机会就多。”

    孙思邈叹息道:“多亏道友,不然贫道蹉跎半载,依旧深陷于自身谬误之中。”

    感情,上一次说了医学院的事情,这都过去半年多了,孙思邈因为钱的事情,一直没想明白呢。这老道士也够拧的。

    “事情办好了,比什么都重要。手段则是次要的。”李诚笑了笑,总结一句。

    孙思邈点点头:“那不走了,晚上住你这,明天就去找地方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道长,还是去求见陛下吧,要一块地方,开一个学院。最好把御医带上,老师多,学生才能博采众长,学的快。”

    孙思邈摇摇头:“不妥,此辈目光短浅,敝帚自珍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不外名利二字,还是要找陛下嘛。医学院,最好还是办成一个面对大众的官方机构。办好了,可以弄一个御医门诊,每天让御医们轮番上阵。诊断所得,御医可以得一份。另其一生所学,可以由少府监出面,编撰成书,传世万代。”

    “这要的钱可就不少了,这医书,有人买么。”孙思邈还是有点犹豫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对外卖啊?可以作为教材啊。今后这天下各地的行医者,不经过朝廷的考核,就没有行医资格。你还怕医术卖不掉?”李诚又出一个损招。

    “这,不妥吧?”孙思邈总觉得哪里不对,李诚笑道:“道长,庸医也会杀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的意思,这天下的各州,也要办医学院?”孙思邈还是很灵活的,想到这个。

    李诚点点头:“就是这个意思,医生关系到病人的生死,不可大意。道长名望高,求见陛下后,振臂一呼,事情成了,就是一桩青史留名的壮举。”

    孙思邈想了想:“还是容贫道再想想吧,此事不可轻易下决断。”

    李诚拉着李治往里走:“随便你,我该说的都说了。对了,还有一个,天下的医书,整理刊印,作为有志学医者的教材,这才是心怀天下。”

    孙思邈在原地发呆,李诚的思维模式,他现在能理解了,只是在权衡其中得失。

    “道友,一旦有人以权谋私呢?”孙思邈突然喊了一声,李诚回头笑道:“这就要看,此举是否惠及更多的人了。我把这个称作宏观视角。任何事情,只要得到好处的是多数人,就不妨去做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