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四十八章 下基层
    衙门不大,事情不少,麻烦很多。各种勾心斗角,不胜其烦。做事的时候看不到人,真的有点啥好处,都特么的出现了。你还不能少他一份,不然就给你使绊子。这就是李诚不愿意做官的愿意,破事太多,太累了!尤其是心累!

    好在李诚跟李世民说了,只管钢铁这一块,所以他还能忍受今天的冷遇。

    所谓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,李诚没站在工棚外面看热闹,而是出人意料的立刻转身走人,丢下一句话:“我明天再来。”

    李诚的第一天上任,就这么结束了。也不知道是谁编了段子,把李诚今天上任的过程给传出去了,第二天一早,整个长安城都知道,名满天下的才子李诚,在少府监吃了憋。

    人民群众似乎很乐意看见李诚这种名人吃瘪,所以消息穿的很快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的李诚,先去看看晋阳公主和李治,然后叫来两个针线好的丫鬟,自己动手画图,交代她们抓紧赶工。这季节正是热死人的时候,穿着官服去干活,能把人热死。

    李诚还交代下去,让牛大贵等人做好各种准备,还让他们编了一些草鞋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程处弼、尉迟宝琪、李思文、房遗爱、李崇真一起来到李家。见了李诚后,看见他在忙着给李治上课呢,很耐心的等了一会。

    看见这几位,李诚笑道:“怎么?又有啥事情了?一个个苦大仇深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房遗爱一脸的阴沉道:“哥哥,独孤峎好不晓事,为难哥哥。不若我等打上门去,叫他好看。”李崇真则不阴不阳的来一句:“哥哥自有定计,我等只管照着哥哥说的去做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李诚笑了出来,心里挺感动的,这些二代还是有可爱之处的。觉得李诚丢了面子,打算出面找回来。“你们啊,瞎操心。心意哥哥领了,我就说一句话,你们见过哥哥吃亏么?”众人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不就完了么?一点虚名,别那么在意,都回去吧,别耽误我陪公主玩。”说着话呢,看见小晋阳在嬷嬷陪同下出现,赶紧的上前,蹲下身子笑道:“小公主,午睡起来了?”

    这几位一看这架势,得,都撤了吧?

    李世民这边听到消息后,只是淡淡一笑。如果就这么认怂了,那还是李诚么?在李世民的心目中,一百个独孤峎堆起来,都抵不上李诚一根小指头。这种不知死活的皇亲国戚,李世民不介意机会合适的时候,狠狠的收拾他一顿。

    不提李诚在家的准备如何,单说独孤峎那边在家装病,听到李诚灰溜溜的走人的消息后,心情大好。拉着心爱的小妾,狠狠的操练了一夜,第二天早晨,神清气爽,不紧不慢的来少府监上班。独孤峎想当然的认为,李诚吃了当头一棒之后,正监的位置他坐稳了。

    官员都不可能不来上班,昨天躲一下还行,今天还得继续上班。

    独孤峎来到少府监时,习惯性的先走一遍个个衙门,一路收获不少奉承,来到冶监这里的时候,独孤峎没有像往常那样看见官员们在坐班。只有一个小吏在忙着抄写,甚至都没注意到他进来。独孤峎咳嗽一声,小吏抬头一看是他,立刻起身道:“见过少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人都去哪了?”独孤峎打官腔,小吏一脸的苦涩道:“回少监,都下工棚去了。少监要是没有事,小的还要继续抄写。”

    “抄写?抄写啥?”独孤峎走过来一看,第一页的抬头写这“冶监生产工作奖惩制度”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独孤峎心中一惊,瞪起了眼珠子。小吏低头道:“李少监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李诚?他还敢来?而且还来的很早。独孤峎心中立刻很不舒服,觉得李诚要搞事。

    “李诚人呢?”独孤峎忍着不安,问了一句。“在工棚呢。”得到了答案,独孤峎的没有皱的更厉害了,冶监的工棚,可以说他根本就不想呆哪怕一息。记得第一次到冶监工棚去的时候,当场他就没呆住,转身就走了。那里淡淡一个气味,就能让人作呕。

    不对啊,昨天李诚在工棚里,不是也没呆一会就走了么?不行,我得去看看。

    独孤峎稍稍犹豫,还是决定去看看,走到工棚不远处,独孤峎犹豫了,老远就闻到那股烟火气味,呛鼻的进。“你,进去看看李诚在做啥。”独孤峎下令,让身边的随从进去看看。

    工棚里的李诚,身穿一件短衫,裤子的样式也比较奇怪,反正大唐是没人这么穿的。扣子这个东西现在还没有,李诚先用带子系着。脚下是草鞋,官帽子也没戴着。

    人们的印象中,本该是一个风流才子的李诚,此刻比工匠还像工匠。

    漫长的封建君主**的历史中,工匠的地位一直很低,一度被视为贱业。在唐朝,工匠的地位也不高,至少少府监这些官员,就没拿工匠当人看。

    李诚这么一身打扮,身后跟着三个下属出现的时候,冶监的官员全都傻眼了。要不是李诚的兜里揣着官印呢,他们能给李诚打出去。后来,他们也只能捏着鼻子,跟着李诚下了工棚。李诚是少监,是长官,他都下了工棚,别人还敢呆在办事房里?

    李诚也不着急说什么指示的话,而是没一个工位都停一下,了解情况,并记录下来。甚至还上去,动手抡了几下大锤子。浇铸箭头的地方,可谓最为恶劣的所在。李诚一点都没有上官的自觉,直接上手,浇铸了一炉铁水。

    得知李诚在冶监里的做派,独孤峎直接傻了。这家伙想干啥?在外面等了半个时辰,就得到这么一个消息的独孤峎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不止他一个人不好,整个冶监的官员,从冶监到下面的小吏,也都没一个觉得好的。

    李诚的举动,一看就是要搞事,而且还是要搞大事。在工棚里呆了一整天,李诚才灰头土脸的出来,宣布下班。官吏们这才算是长出一口气。被李诚折腾惨了。

    一身官服跟着他在里面视察,工棚里是个啥情况?烟熏火燎的,哪个官员不是一身臭汗?李诚也没说大家哪做的不对,也不挑毛病,就是自己带头,谁都得跟着他去做。

    第一天正式上班会来,李诚记录了整整十几页的内容。都是他发现的问题,材料、技术、安全隐患等等。举个例子,冶监冶炼用的是木炭,这就不是李诚能接受的。必须用煤才行。哪有煤,这还用问?山西啊!

    不过煤里含硫比较多,还有各种杂质,需要进一步的处理。洗煤这个太高端了,不现实。土法炼焦,可以尝试一下。而且煤这个东西,李诚心里很清楚其价值所在。长安城五十万人口都烧煤的话,这是一个什么概念?

    以前不是没想过搞煤炭的买卖,那会李诚不是没什么根基么?现在不同了,李诚上了一次早朝后,感觉到了的自己已经有了底气,可以动手做煤炭的买卖了。

    李诚回到家,杜海汇报,有客登门。进门一看是崔寅,上前拱手说话。

    崔寅给李诚这个样子吓到了,尽管洗过,李诚的样子还是有点惨。尤其是身上穿的衣服,更是惨不忍睹。“自成先生这是怎么了?”崔寅小心翼翼的问一句,暗道:也没听说他倒霉啊?至于独孤峎那点事情,崔寅嗤之以鼻,就那个废物,跟李诚怎么比?

    “陛下任命诚为少府监少监,诚领了冶监的差事,自然要做出点样子来。这不,新官上任,对实际情况不了解,自然需要下基层了解情况,才能做到有的放矢。”李诚笑着解释。

    崔寅整个人都被震撼的傻掉了,崔家的产业里,也是有冶炼工坊的。士族大户,自己冶炼,自己制盐,这都是寻常事。那种地方,怎么应该是李诚去的?

    可是一看李诚的样子,衣服上还有烫的破洞呢,脚下穿着草鞋,衣衫怪异,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崔寅,冷静了下来,脑子里高速转动之后,得出一个结论。必须紧紧的抓住李诚这个潜力股,这个人太可怕了。有才的人多了,到李诚这个水平的整个大唐估计就这一个。更可怕的是,这个人真的能放的下架子。这就绝无仅有了。

    “自成,此番叨扰,为的是结亲一事。我家大兄,有嫡女行三,名唤芊芊,年方二八。功达的意思,自成尚无正妻,可为佳偶。寅,厚颜登门……。”

    李诚一抬手,打断他的话:“行,这事情我答应了。有什么需要我做的,只管提。对了,该提的条件,之前都说了。如果不能答应,那就作罢。”

    这是想明白了,你不弄个正妻回来,就没法娶武顺。明年武顺的孝期就满了,李诚也不想再等了。所以很干脆的表态。

    崔寅想了想:“自成,大妇当家,此乃规矩。”李诚点点头道:“这个没问题,秋萍那边,只有一份书报店这么一份产业,是我给她傍身的。”

    崔寅听到这话便笑道:“那就没问题了,自成不知何时有空,坐下来还好谈一谈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