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五十三章 单独接触
    ..,

    李诚听了忍不住在心里补一刀:在线等!挺急的!

    “大兄何事着急?”李诚不着急啊,慢腾腾的洗脸收拾。崔成在一旁道:“跟为兄去了就知道。”李诚一听这话,那就更不着急了。自己不着急,看别人着急,多愉快啊!

    “这衣服不行,换了换了。”崔成又来一句,李诚诧异的看看他,这家伙一脸淡定的样子。没看出端倪,李诚回屋子里,换了眼神儒衫出来,手里多了两把折扇,丢给崔成一把。

    “拿去用吧。”说着话,李诚一抖手腕,唰的一声,扇子打开了,轻轻的摇上几下,再一收折扇:“走,头前带路。”

    “耶,这个好玩啊?教教我!”崔成一看就喜欢上了,李诚一脸嫌弃的看着他:“大兄的急事看来也不甚着急。”崔成:“哦,对了,还是先办正事,这个路上说说就行。”

    说着崔成拉上李诚出门,外头还有两个随从等着呢,李诚也带上了钱谷子牛二贵。

    到了殖业坊崔宅,李诚奇怪的看看崔成:“大兄,来你家干啥?”

    崔成笑道:“进去你就知道了。”李诚纳闷的点点头,迈步进门。正堂的台阶上,看见崔寅站在那,身边还站着一个小丫鬟。李诚拿着扇子抱手道:“原来是六叔召唤。”

    崔寅拱手笑道:“时起突然,来不及先商量,只好让功达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不等李诚发问是何事,崔寅对身边的丫鬟道:“莺儿,人带到了。”

    花园内,崔芊芊站在一颗树下,身边没人,眼睛盯着门口看。今日的举动,出于崔芊芊内心的骄傲。清河崔氏蓝田房的嫡女,生下来就高人一等。偏生那李诚还要讲条件,崔芊芊就想当面问他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崔芊芊赶紧转身对着门,看见莺儿在前,身后跟着一个白面俏书生,心头的一点不悦便散了去。李诚这身打扮,还真对她的胃口,幻想中的未来夫君,就是这个模样。身材高大,相貌俊朗,一身儒衫,风度翩翩。

    莺儿看见小姐,站住回头道:“自成先生,请吧,妾身去门口看着。”

    李诚有点懵逼,刚才被崔寅丢给莺儿,现在又玩这个。好在他看见了树下站着的姑娘,心里大概有数了。哦,这是崔家那位嫡女,主要要求婚前接触一下。

    “崔芊芊,见过自成先生。”崔芊芊上前行礼说话,语气平静,并没有那种后花园偷偷相会的激动和不安。李诚也不着急上前,原地缓缓抱手:“李诚,见过三娘。”

    “芊芊唐突,求六叔帮衬,私下一见,还请自成海涵。”崔芊芊先抱歉一句,李诚的反应出乎她的预料,笑着摆了摆手里的折扇(崔芊芊不知为何物),淡淡道:“此情理之中,谈何包涵。要我说啊,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,婚前就该相互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自成此言,恐有违常理。”崔芊芊一下就给李诚的话给勾住了,现代社会结婚都是自由恋爱。李诚也习惯了这种模式,来到唐朝不着急说亲,不就是觉得谈一个比较好么?

    可惜,李诚还是没能逃掉这个时代的习俗,婚姻对象不存在什么先谈谈看的可行性,更不要说婚前深入接触了。

    “确实有违常理,但却符合人情。”李诚很干脆的对答,崔芊芊一双大眼睛诧异的看过来,李诚对上视线,心里暗暗给这个妞打分。清河崔氏蓝田房的嫡女,外面如何夸赞貌美。更多的是因为她的出身吧,单纯的论长相,武顺不差她分毫,甚至还稍稍占点上风。

    崔芊芊也是高颜值的女孩了,只是现在还小呢,在李诚看来属于没张开那种。发育的没有武顺早,将来如何还有点观察。

    “道理呢?”崔芊芊稍稍沉吟,问了一句。李诚笑道:“你我此刻相见,不就是道理么?只不过怎么说呢,我还好一点,你就算有喜欢的男子,婚姻却由不得自己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子女婚姻,不都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么?”崔芊芊越看李诚,越觉得他不寻常。

    “是啊,现在都这样。也许将来有一天,青年男女可以自行寻找结婚对象,自己的婚事自己做主。”李诚也只能这么回答了,不好说一千多年后如何,那会被当做疯子的。

    “自成想的倒是长远,可惜也只能想一想。”崔芊芊深有同感,这次婚姻定下来之前,都没见过李诚一面,如果长的不符合自己的审美,就算闹腾着不嫁,家里也未必支持自己。

    “是啊,将来我要是做了父亲,女儿嫁人,就让她自己做主。人都没见过就嫁过去,这不是胡闹么?万一长的跟个夜叉似得,将来的日子还怎么过?”李诚笑着回答,迈步上前。这时候,想来这崔芊芊不会有抵触了。

    果然,崔芊芊只是微微僵硬了一下身子,很快便自然了。口中低声道:“真是歪理,梁鸿孟光,举案齐眉,古之典范也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到这话,忍不住噗嗤一笑,举案齐眉在现代人看来,就是个笑话。

    崔芊芊瞪他一眼:“如何耻笑于人?”心里不免有些不悦,李诚这一笑,有点轻佻。

    李诚叹息一声,啪的一声,扇子打开,扇动几下又收起来,崔芊芊眼前一亮的时候,李诚笑道:“举案齐眉,相敬如宾。夫妻典范。这在我看来,不就是个笑话么?夫妻之间,本应亲密无间,不分你我。两者之间是平等的。难道你觉得,这对夫妻平等么?正常么?”

    崔芊芊无语而对,扪心自问,如果将来每天举案齐眉的,那还不如和离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,你也不认同这种婚姻模式吧?这种夫妻相处的方式,本就违背了人的本性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宣传这对夫妻,更多的是为了男子主导女子的命运这一权利在服务。”李诚笑着掺私货,崔芊芊听了却凝眉思索。

    “自成说的对。”崔芊芊总算是认可了李诚的话,但是又觉得哪里不对,突然抬头看着他道:“那为何要与六叔提条件,不过一妾室而,当芊芊不能容人,本性善妒么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总算是说出去来了,崔芊芊方才警觉,见了面,就一直没他左右了话题。这跟以前接触的年轻人不一样。那些青年才俊,哪个不是围着她转悠,跟着她的指挥棒在动,说着讨好的话呢?反应过来后,心里有点不舒服。

    李诚诧异的看着崔芊芊,想了想道:“你这个问题提出来的时候,不就已经在嫉妒了么?如果你不在意,为何要问这个问题?如果你很在意,可以跟我说啊。我可以单方面悔婚的!”

    李诚一句话,说的崔芊芊眼泪都要下来了,这还没结婚呢,怎么就这么护着那个妾室?

    所有好心情都烟消云散了,崔芊芊忍着眼眶里打转的泪水,长这么大就没人这么对她。

    “你总得有个道理吧?不然不是欺负人么?一个家庭,后院的事情,不都是大妇做主么?我这还没过门呢,就已经被夺走了管家的权利。”崔芊芊也没法说你可以悔婚的话。那样的话,搞不好就无法挽回了。她还是很理性的,最后只是要个理由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嘛,有话摊开了说。你别哭啊,眼泪花了妆就不好看了。多漂亮的一个小娘子,弄花了脸多可惜?”李诚一开口,崔芊芊忍不住了,泪水入珍珠串子往下掉。

    赶紧上前去哄一句,发现自己动手的话又失礼了,只好站一边着急。崔芊芊转过身去,拿帕子擦了擦眼泪,回头道:“你给我说清楚,别拿悔婚吓唬人。”

    李诚就怕见到女人哭,这又不是战场上那种情况,听的烦躁了一刀过去,世界清净了。赶紧赔笑道:“我的意思,我们应该坦诚相对。秋萍是个苦命的人,打小被家里买给人牙子,又进了烟花之地。你想啊,她既然跟了我,我就有责任给她一个好结果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倒也是,她爹娘好狠的心。”崔芊芊听着不哭了,一双大眼睛里充满了同情。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所以啊,我把书报店的产业过她名下,就是给她一个安身立命的本钱。她到我家的时候,什么都没有不是。就算生了个儿子出来,今后的爵位也好,家产也罢,她和她的孩子,就算有分也没多少吧?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该等我过了门,再跟我商量不是?”崔芊芊心里舒服多了,李诚的解释很到位。

    李诚听了不禁微微一笑,心道:等你进了门,跟我闹起来,还不如提前做好呢。嘴上却在轻声笑道:“我呢,无非是出于一个男人的责任心在做这个事情,所以你也该理解我。如果我是那种无情的男人,你觉得值得托付终身么?”

    崔芊芊无言以对,总觉得不合规矩,但是李诚说的有很有道理。她才十六虚岁,怎么可能说的过李诚这个昔日的网络喷子。讲道理的话,根本没有赢的可能啊。

    这时候莺儿进来了,急急忙忙的走过来道:“小姐,六叔催了。”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