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五十四章 一言不合就改别人的名字
    ..,

    李诚笑着对莺儿道:“你啊,撒谎都不会,这是怕我欺负你家小姐么?”

    莺儿是个泼辣的性格,但这不是未来的姑爷,将来的男人么?双手叉腰,准备怼回去,不知道该说点啥才好,悻悻的低头道:“小姐都哭了,我看见的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赶紧拉了一下莺儿,不让她说话,小丫鬟维护小姐,那是忠心的体现,不能因此被李诚迁怒,将来跟着嫁过去,收拾她有的是办法。好吧,希望李诚没有心存芥蒂。

    “莺儿是吧?这名字不好听,你还是叫红娘吧。”李诚的恶趣味发作了,可惜,不能让崔芊芊改名字,不然一出《西厢记》就有了。张生改作李生就是。

    小丫鬟懵了,这啥节奏?一言不合就改别人的名字。莺儿哀求的看看崔芊芊:“小姐!”

    “李郎君,妾身还没嫁过去呢。”崔芊芊站出来说话了,这时候不能怂。连个丫鬟都护不住。李诚呵呵一笑:“不改就不改,我只是觉得红娘更好听一点。嗯,红裙子也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李诚说着话,拿着扇子抱手告辞,留下一个风度翩翩的背影。

    崔芊芊上下打量一番莺儿,嘀咕一声:“红裙子很好看?以后不许穿红裙子!”

    莺儿急了,跺脚道:“小姐!你也欺负我!”

    李诚调戏了一下小丫鬟,心情愉快的哼着曲子:“叫张生隐藏在棋盘之下,我步步行来,你步步爬。放大胆忍气吞声休害怕,……跟随我小红娘你就能见到她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自成,谈的如何?”崔成过来笑着打趣,这年月这种事情,也算是偷偷摸摸了。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达成共识!”崔寅为老不尊:“如何共识?”

    “二位就别问了,还有事情,我先回了。”李诚说着拱手告辞,崔寅急了,上前来,一把夺过李诚手里的折扇:“这个留下做信物。”

    李诚……。好吧,信物就信物。等到李诚走了,崔寅啪的一声打开折扇,在手里摇几下,得意洋洋的问崔成:“功达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崔成不给面子,一脸嫌弃:“几十岁的人了,六叔!这是信物。”

    “功达,要不你把扇子给我,我就拿这扇子做信物。”崔寅耍赖,刚才看见李诚和崔成都玩扇子,心里很羡慕。通俗的来讲,就是看见别人装逼,自己也要强行装一把。

    “呵呵,六叔还是别惦记我的扇子了,不如现在追上自成,或许还能有点收获。”崔成也就是笑着怼一句,不想崔寅却一拍大腿:“糊涂了!”

    当即笑道:“三娘交给你了,你送她回去。六叔去追自成。”

    崔成楞道:“这么急?”崔寅转身让人牵马,一边走一边道:“钱的事情,能不急么?”

    等到崔寅策马出门了,崔成才回过神道:“是啊,真的是钱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李诚刚到家门口,后面崔寅的马就到了:“自成等等!”李诚一愣,回头:“六叔怎么了?”心道:刚才有事怎么不说,这么着急的追来,难道是婚事有变故?

    崔寅翻身下马,缰绳丢给随从,大步上前道:“扇子,这种扇子,给我来五百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是个事情,李诚不禁笑道:“这扇子啊,你别找我,你找程处弼,他也未必有货给你。与其找他要货,不如赶紧回家去,着急工匠,组织生产。这可没啥技术门槛。”

    崔成一想也是啊,这东西看一眼就会了,就是一层窗户纸的事情。听了转身要走,尉迟宝琪从门里出来道:“哥哥,好事,好事。”崔寅站住回头,又有啥好事?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宝琪来了,适才出门去了,怠慢。”尉迟宝琪笑道:“哥哥哪里话来,小弟特意给哥哥送来蚊香试用。并无多大的事情,此事还要多谢哥哥照顾。”

    李诚摆摆手:“这是你抽签来的,跟我关系不大,谁做不是做,都是自家兄弟。”

    崔寅更不能走了,折扇的事情已经有招数了,这个万一还有好处呢?

    李诚一看崔寅:“六叔,正好,拿几盒蚊香回去用用看,用的好帮忙宣传一二。”

    崔寅急了:“自成,这可见外了啊,这都快成亲家了,这买卖就没六叔一份?”

    李诚一看尉迟宝琪,笑道:“进屋说吧,别在这杵着。”说着招呼崔寅进了门,堂前落座,丫鬟上茶来,崔寅喝一口便奇怪道:“怎地是这个喝法?味道有点苦,回甘无穷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六叔是懂欣赏的,走的时候带上一斤茶叶,回去慢慢的喝。”

    崔寅笑道:“今天虽然是临时起意追过来,不料惊喜一桩接一桩。这茶叶,可有六叔的一份?”崔家现在经济状态大不如前,崔寅的压力很大。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一桩一桩的来吧,先说这蚊香,快立秋了,蚊香的买卖今年做不看几天了,六叔想做也行,赶紧分往周边的州府,远一点到洛阳,可以赶上一个尾巴,长安这边宝琪要给宝琪留着。茶叶的事情好办,崔家有茶山的话,秋茶收的时候来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崔寅赶紧找尉迟宝琪谈买卖的事情,作坊才开的,产量并不高。崔寅便想入股,但是尉迟宝琪不肯松口,也只好作罢。回头一看李诚在发呆,两人都好奇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自成,这又在想什么?”崔寅好奇的问一句,李诚摇摇头:“一桩极大的买卖,不是一家一户能做的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尉迟宝琪站起道:“哥哥,小弟这就去召集众位兄弟。”李诚点点头,崔寅急了:“自成,六叔可在啊。”李诚笑道:“自然有六叔一份,既然来了就留下听听。”

    崔寅也不管折扇的生意了,这东西技术含量不高,耐心的等着一干兄弟会的成员抵达。

    兄弟会的众人汇聚的很快,不过一个时辰,十二人都到齐了,看见崔寅也在,大家也没啥表示。李诚在的时候,有意见也轮不到他们说话。

    众人汇聚堂前,李诚站起笑道:“今天要感谢崔六叔,他喝了茶说好,让我想起一桩巨大的买卖。这买卖,不是一个人能做的,所以要把大家都叫来,如果能做成的话,家家户户一年收入个几万贯都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眼珠子都红了,安静的竖起耳朵听。李诚继续道:“茶叶,我说的买卖是茶叶。各位有所不知,草原上的游牧民族,因为很少吃到青菜,都会生一些毛病。茶叶,就是治病的良药。这事情分两步走,各位回去之后,想法子弄茶山。”

    尉迟宝琪举手道:“哥哥,俺家有茶山哩,不下百亩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了笑道:“百亩才多少?塞牙缝都不够。其次是要解决一个问题,茶叶如何制作成茶砖,具体的办法我也不清楚,但是我知道需要发酵。回头我会安排人来做试验,弄好了教给各位。最后是商路的问题,要组织一个商队,去草原上探路子。”

    崔寅捻着胡子,微微颔首道:“突厥人的买卖,不好做啊。只能在关内道想点法子,内府的各族,也是要茶叶的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着摇头:“不止的,还有吐谷浑,吐蕃,只要是周边的游牧民族,都需要茶叶。所以才是一个巨大的生意。我们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先占住资源,抢在别人的前面,能占多少算多少。其次是茶叶的发酵技术,茶砖的制作技术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若成,起码泽被三代。”崔寅频频点头,他是行家,知道这里头的好处。

    “茶山的事情,以前跟各位兄弟说过,看来没有引起大家的重视啊。这一次,回去之后各家都动起来吧,先把茶山占了再说。谁要是无动于衷,回头别怪做哥哥的不照顾你们。”李诚以前说过茶山的事情,那会自己也没啥钱。大家不上心,自己也不积极。

    张大象笑道:“此事不妨如此,我等凑集一笔钱,做一回合伙的买卖,就如上次的大豆那般。没有哥哥坐镇,大伙心里不踏实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纷纷附和。程处弼道:“旁人程某不服,就服气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还要你服气?”尉迟宝琪怼他一句,程处弼怼回来:“咋地?想打架?”

    房遗爱阴森森的来一句:“二位,不要破坏兄弟会的团结。打架,还轮不到你们。”

    长孙温道:“就是,没事别把家里那点破事带进来。”一干二代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崔寅在一旁亲眼目睹了,这帮人对李诚的态度。心里暗暗吃惊,都道李诚无甚根基,此言大谬也。就这群二代,为了共同的利益,谁要是犯了李诚的买卖,这群家长会一起上来咬。

    李诚咳嗽一声,众人立刻安静了下来。视线环视一圈之后,李诚皱眉道:“你们啊,真是一群麻烦。这一次跟上一回不一样,关系到各家传下去好几代的产业,怎么能合伙呢?这样吧,大家抽签决定,天下各道,茶山是有限的,合适种茶的地方也是有限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个主意,大家不妨听一听。”崔寅突然开口了,众人一起看过来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书剑盛唐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