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五十七章 闺女好
    嗖的一下,李世民面前一道黑影冲过去,身后的随从都没机会阻拦一下,太特么快了。嗖的又一下,黑影回来了,丢下一句话:“陛下赎罪,臣确实有急事。”又一次嗖的一下,黑影远去。李世民站在原地,一头黑线。身侧的宿卫,一脸尴尬。“竖子!”李世民骂了一声,心里却在赞叹:不愧是在万军阵中杀了通透的李自成。“臣有罪!”身边宿卫赶紧认罪,李世民大度的摆摆手:“你要能拦的住,就不是自成了。”大太监及时的一句话,化解了宿卫的尴尬:“李自成勇冠三军,便是尉迟恭,被拿住了也是动弹不得。”这事情是李诚第一次上早朝的故事,早就传遍了长安。尉迟恭的仇家也不少的,乐意传他出丑的段子。“走,去李府看看。”李世民露出微笑,一挥手,转身潇洒的去了。冶监官不敢说话,,期盼的看着李世民,心道:陛下,就这么走了么?我还没汇报成绩呢。可惜,李世民头也不回,就这么去了。钢铁产量什么的,李诚都打了包票的。臣子们要都是李诚这样的,皇帝得多省心啊。李诚一阵风似得回到家中,又一阵风似得冲进后院,宿卫都没给他拦下来,产房门口两个虎背熊腰的健妇,却给李诚拦下了。“李县男,真的不能进去!”一脸横肉的健妇都快哭了,张开双臂堵着门。画风无法直视。李诚听到里面秋萍的惨叫声,只好站在门口大喊一嗓子:“秋萍,别害怕,我在外面。”这年月生孩子可不简单,这叫做过鬼门关。对于大人和孩子来说,都是一样。搞不好就是一尸两命。所以,李诚真的很紧张。站在外面转圈子,脑子里回忆之前的准备都做的如何。一身道袍的孙思邈出现了,李诚一见这位大神在,心里立刻轻松多了。“道长!”李诚赶紧见礼,孙思邈笑道:“女人生孩子,你着急也没用。”李诚一脸的自责道:“其实我也有责任,秋萍还是太年轻了。这个岁数生孩子,不安全。”秋萍才多大,虚岁十七。也就是十六周岁生孩子。李诚颇为自责,还是应该克制自己的。孙思邈不屑的笑道:“十七岁生头一个孩子,这都是算晚的了。十四五岁生头一胎的有的是。自成难不成对贫道的医术没信心?”李诚摇摇头:“道长的医术自然是高明的,不过这女人生孩子,稍有不对就是产后大出血。以道长的医术,难不成也有手段止血?”孙思邈一亮金针:“看见没有,金针在手,止血不难。”真的还是假的?反正李诚不太相信,不过也不好反驳,毕竟中医经历了那么长的时间,很多绝技在历史长河之中,也许就失传了。姑且当他说的是真的。“去,搬把椅子来,贫道就在院子里候着。”孙思邈看见李诚怂了,心情大悦。难得看见他这怂样,不抓住机会使唤他,那真是难消心头之恨。李诚很狗腿的亲自搬来椅子,又搬来茶几,孙思邈坐下之后,李诚还得动手给他泡茶。你还真别说,这么一番折腾,李诚没那么紧张了。放下茶杯后,看了一眼孙思邈,心道:这老道确实有一手。“进去多久了。”李诚冷静下来,问起门口的健妇。“回李县男的话,进去有半个时辰了。”“半个时辰了?”李诚一算时间,记得自己老娘说过,生自己就用了四个小时,这才刚开始呢,得,继续耐心的等着。“李县男只管安心,产房里都是十几年的老稳婆了,按照您的吩咐,这产房保持干净,需要用到的物件,都蒸煮消毒过了。”听到这个话,李诚心里又安定了几分,站门口对秋萍大声道:“秋萍,你是最棒的,一定会母子平安的。”秋萍的声音从里面传来:“郎君,莫急,妾身能行的。”李诚干着急也没用,就站在门口等着,里面秋萍叫一声,李诚就应答一声:“我在,加油!”两人就这么里应外合的,李诚的嗓子都特么的喊哑了。看的孙思邈只摇头!李世民进来了,头一回没人搭理他,不过李世民也不生气就是了,不紧不慢的朝老孙拱手致意。孙思邈也不耍大牌了,起身拱手还礼。两人就坐在一旁喝茶,看着李诚站在门口,看着门帘子给秋萍助阵。李世民兴致勃勃的看着,觉得好有喜感。李诚这货,居然也有这么一面。“嗯,茶叶不错,味道比朕顺走的要好。这竖子,居然藏私了!”李世民一边喝茶,一边吐槽。李诚总算是听见了,回头一笑:“陛下,怠慢了。”李世民挥挥手:“朕不罪你,走的时候,记得给人稍带一斤。”李诚一听这话便急了,回头瞪眼:“陛下,这是明前的嫩尖子,臣也才存了半斤。”“竖子,孙道长医术好,你用的着是?”李世民火了,这小子看人下菜碟。“事急从权啊!”李诚赶紧解释,李世民一听居然无法反驳,孙思邈在一旁捧着茶杯乐。“竖子,回头收拾你!”李世民悻悻的发话,心里琢磨着,是不是该走了。老孙淡淡道:“自成,有真龙在此坐镇,外邪不得入侵,你就安心。”李诚心说:你个死老道士,科学的敌人。哥不跟你计较。里头传来稳婆的惊喜声:“出来了,出来了,加把劲!”又折腾了那么十几分钟,李诚总算是听到了“哇”的一声。一个稳婆出来说话:“李县男,生了个闺女,母女平安。”李诚听了浑身一松紧,一屁股坐在地上,擦了擦额头的汗:“平安就好,平安就好。”李世民一听生的是闺女,得,赶紧闪人,别在这闹个不自在。起身拱手:“孙道长,先走了。”孙思邈起身回礼,李世民养长而去。孙思邈看李诚的样子,过来拍拍肩膀:“还年轻,有的是机会生儿子。”李诚一脸懵逼,我这样子像沮丧的样子么?我就是单纯的喊累了而已。赶紧站起来,不能给秋萍一个错误的想法。李诚要进门,被健妇拦住:“李县男,还不能进去。”李诚怒道:“娃都生了,怎么不能进去?”这次没被拦住,李诚一头扎进去了,老孙头也不紧不慢的跟着进来。看着一脸苍白的秋萍,李诚心头一疼,快步过去,抓住秋萍的手:“辛苦了!”秋萍的眼泪往下掉:“郎君,对不住,没生个男娃。”李诚一听这话,忍不住笑道:“没有的事情,我喜欢女娃。女娃才贴心呢,女娃是爹妈贴身的小棉袄。”“自成,啥是棉袄?贫道怎么没听过?”孙思邈走过来,推开李诚,抓住秋萍的手把脉。李诚赶紧站一边,孙思邈把脉结束后笑道:“脉象平稳,就是有点虚,正常的。”稳婆抱着抱好的闺女过来,李诚赶紧接住,一看小脸蛋皱在一起,忍不住就笑了起来。这娃娃,就是自己在这个时空的延续,心头最柔软的地方被挑动了。小心翼翼的抱着,低声笑道:“闺女,爹的心肝宝贝!”“自成,棉袄是啥?”老孙头又想起来了,李诚回头不耐烦的表示:“棉花做的,以后你就知道了,我种的棉花快收了。”说话间,把孩子递给秋萍道:“看看,我们的闺女。”秋萍看出来了,李诚是真的喜欢这闺女,心里的芥蒂散了一些,还是有点难受。抱着闺女嘀咕:“闺女总是要嫁人的,赔钱货呢。”李诚道:“哼哼,我闺女我乐意赔钱,现在开始,每年存一万贯,给闺女攒嫁妆。”孙思邈听不下去了,拿起毛笔,唰唰的写了个方子:“这都是补身子的,你照着做。走了!对了,你答应的一万贯呢?啥时候给我送去,等着米下锅呢。”“哎呀,最近太忙,忘记了。明天,我让人给道长送去。”李诚一拍脑门,方子给装口袋里。既然身体健康,就没必要乱吃药。孙思邈告辞走人,李诚一头扎进厨房,鸡汤从秋萍进产房开始熬,砂锅里的老母鸡早就熬烂了,李诚亲自动手端过来一碗一趟,后面是端着鲫鱼汤的厨娘。“先喝鸡汤补身子,人参燕窝老鸡汤,全是大补。”李诚亲自动手,吹凉了要喂。秋萍却道:“不要,先喝鲫鱼汤,那个下奶,闺女等着吃喝呢。”李诚道:“胡说,先补身子,才能更好的奶孩子。”长安县男李诚的爱妾生了个闺女,消息传的很快,有的人幸灾乐祸,有的人则表示这是个喜事。尤其是李靖,知道这个消息后,微微一笑:“派人准备一份重礼,送过去。”崔氏那边自然是开心的,秋萍生的闺女,省下了无数的麻烦。外头的人是看不见的,李家的人却知道,李诚是真的喜欢这个闺女。整天不出门,抱上手就不撒手。闺女生下来的当天,李庄大摆筵席,三天三夜的流水席。真正霸道的还是闺女满月的时候,李诚送出去的帖子上写的很清楚,满月酒在醉仙楼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