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五十八章 满月酒
    满月酒在日进斗金的醉仙楼举办,请的客人也不多,就是十二个兄弟,还有一个李靖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皇帝那边也塞了一张请帖过去,来不来随意。李诚写帖子的时候,秋萍就在一边,看见“醉仙楼”三个字,当时就不敢置信的看着李诚。这可是个闺女啊!所以很小心的问一句:“郎君,不合适?”一边说话,一边奶孩子。李诚呵呵一笑道:“不就是醉仙楼么?自家开的酒楼,为自家的闺女办满月酒,有什么不合适的?你安心,别多想。”秋萍一边喂孩子,一边扭过脸去抹眼泪。身子还没恢复,李诚又憋了太久。秋萍把孩子递给奶妈,又把丫鬟都撵出去。“干甚哩?身子还没好呢?”李诚赶紧拦着伸手乱摸的秋萍,一副小受的表情。秋萍很快就叫李诚见识到,什么叫“二十四桥明月夜”的下一句。爽歪歪的李诚赶紧停下手里的笔,留下一张写坏的帖子。李世民拿到帖子的时候,差点一口茶水喷帖子上。你真是脸大,一个爱妾生的闺女,你敢给朕下帖子?要不是那一笔力透纸背,自成一家的“李体”,别人仿冒不了,李世民还因为是有人给他开玩笑呢。仔细一琢磨,李世民反倒乐了,这事情就是李诚干的,别人也干不出来。这才是李诚臭不要脸的风格,你觉得朕不会去是?朕叫你看看什么叫出其不意的兵法。十二个兄弟,每人能一个客人,这是李诚开出的条件,多了恕不接待。一帮兄弟笑嘻嘻的答应下来了,这才是兄弟会的风格。无怪乎一群二代,苦着喊着要加入,好处太多了。这帮孙子果断的很很装逼,拿着李诚烫金的帖子,在人前显摆:“看见没有,我家哥哥给闺女摆的满月酒,醉仙楼,想去的赶紧讨好,我只能带一个人去。”装逼有风险,这帮二代立刻被一群人包围起来,烦不胜烦那种。“带你哥去,我屋里头的新罗婢送你了。”程处弼在外面被烦了够不说,回到家里还被自己的两个哥哥烦的不行。程处弼这回没怎么装逼了,拿着帖子找到老娘:“阿娘,我寻思着,是不是带一个卢氏的人过去。”老娘果然大悦,连声夸张:“还是三郎懂事,有好事想着阿娘。”第二天一帮二代凑一起,昨天意气风发,今天愁眉苦脸,带谁去,不带谁去?这是个问题!程处弼果断装逼,淡淡的表示:“我交给阿娘去处置了!”房遗爱一听这话,立刻站起来道:“好法子,就这么办。”一群二代一哄而散,纷纷回家献宝。留下一个程处弼在原地发呆:“早知道我就不说了,一个人喝什么酒啊?我也回家。”还真别说,一群二代拿着帖子回家孝敬父母,得到了一堆老怀大慰的回报。早朝的时候,一堆二代的爹凑一块,在那吹牛。尉迟恭的嗓子跟打雷似得:“咱家宝琪,把帖子给他娘了,这娃大哩,懂事哩。”“我家二郎,也把请帖给了他娘。自打跟了李自成,真是学好了。”房玄龄也显摆上了。以前房遗爱就是别人取笑他的目标之一,现在补上一个短板了,就剩下吃醋的梗。“嗨,我家段珪可没白给帖子,要走了两个婢女。”这是段志玄,语气里那个得意。一堆人凑一起炫耀自己拿到了帖子,醉仙楼喝酒那算个啥,关键是落下一个大人情。多少人想跟李诚搭上线,靠上李诚就等于靠上金山。李靖一直很沉默的闭目养神,侯君集凑近了低声问:“卫公,你可有帖子?”李靖睁眼瞄一下:“呵呵,竖子亲自登门送的帖子,正发愁准备啥礼物呢。”声音不大,那些炫耀儿子的人集体闭嘴,目光汇聚在李靖这里。李靖却闭上眼睛,继续沉默的装逼!侯君集倒是想让李靖带他去,但是这货脑后有反骨的事情,李靖听李诚说的,还特么的信了。怎么会搭理他呢?满月酒这天是八月十三,李诚亲自站在西市醉仙楼门口迎客,一帮二代次第而至,每个人都带来一个客人,都是各家的关系户。李诚一一谢过,收了一堆的礼物。李诚的本意,是让秋萍带着孩子一起迎客,秋萍死活不肯,说一个妾这么做,丢的是李诚的脸,将来大妇进门,也没个好话。李诚只好作罢。李靖来的比较晚,身边也带了一个人,可不是什么白手套,而是苏烈。李诚热情招呼,领着两人到了一号包间,这包间里就这两位客人,其他的客人都在楼上。其实李诚可以请更多的客人,偏偏空着一些包厢也不多请客人。这是故意的,就是想让人觉得,这次满月酒的机会很难得。崔寅也来了,也带了一个人过来,李诚还不认识。崔寅一介绍,李诚赶紧见礼。谁啊?未来的老丈人,崔慎行。这得客气一点,直接领进一号包厢。看见一号包厢里只有李靖和苏烈,崔慎行态度颇为满意。李诚大张旗鼓的给闺女做满月酒,但是却没请多少客人。这个现象,在崔慎行看来是颇有深意,一个是体现对闺女的重视,一个是想做给崔芊芊看,那意思我也没请多少客人是?毫无疑问,理解错误。不过李诚是不会解释的,这货玩饥饿营销上瘾了。“客人都到齐了,上菜,准备开席。”李诚吩咐一句的时候,钱谷子进来了:“大郎,外头来了贵客!您还是去迎一下?”李诚呵呵一笑道:“不要胡说八道,我一共就发了十四张帖子,该来的都来了。”这时候帘子掀起来,走进来的李世民一脸的黑线:“怎地,竖子,给朕发帖子,还不愿意看见朕来啊?”李诚正在动手开酒瓶,听到这话手一抖,酒坛子掉下去。李诚眼疾脚快,一抬脚,玩了个停球(酒坛子),再往上一勾,接住酒坛子,笑嘻嘻的赔笑:“微臣这是没拿陛下当外人啊,您可是长辈。请上座!”一共四个客人,集体起立,给李世民见礼。李世民也没真生气,笑着指了指李诚:“竖子!不诚心!”李诚很不要脸的回答:“臣谢恩!”李世民唰的一下冷着脸:“朕可没夸你。”“雷霆雨露,俱是君恩。”李诚一本正经的回答,就这么一句话,说的李世民浑身通泰,脸上的笑容克制不住的荡漾开来。其他的几个客人在一边旁观,心态各异。李靖的反应是“这小子沾上毛比猴都精,真没必要为他担心。”崔慎行的反应则是“不想此子与陛下关系亲密至斯,之前倒是判断有误。”苏烈则是目瞪口呆“居然还能这么面对陛下么?这嘴太能说了,真是开了眼界了。”这一刻,性子比较直,一直以为靠本事就能吃饱饭的苏烈,上了一场生动的马屁课。崔寅同样是叹为观止,李诚才智之高,心机之急,时人莫有望其项背者。所有人的思维,最后都归结到一个点上,那就是李世民对待李诚的态度。如果李靖不是知根知底的,一定会怀疑李诚是李世民的私生子。要不你怎么解释,丫一爱妾生的闺女,满月酒把皇帝给惊动了。实际上李世民来到醉仙楼这一刻,私下里很多人都会这么想。不然你解释不清楚啊!李诚倒是无所谓,皇帝爱来不来,来了就热情接待。招呼李世民落座,李诚一脸的肉疼,让人把之前的酒坛子拿下去,交代一声:“去,把地窖里放了一年多的酒坛子,拿一坛来。”李靖淡淡的开口:“自成,这么多人,  一坛子酒可不够啊。”李世民补刀:“至少一人两坛酒。”李诚一听急眼了:“陛下,您喝的完么?”李世民就喜欢看他急眼肉疼的样子,哈哈大笑道:“朕喝不完可以带走,吃完了,还可以打包。你给朕下了帖子,就该做好让朕满意的准备。”李诚一脸的黑线,懊恼道:“早知道要大出血,就不给陛下送帖子了。”这么混蛋的话,也只有李诚敢说了。偏偏李世民一点都不生气,得意洋洋的笑道:“朕就知道你心不诚,赶紧的,朕等着你的好酒。对了,先上点好茶叶,上回在你家喝过。”有李世民在场,这酒喝的就没啥滋味,不过此刻的崔慎行和崔寅,心思都不在酒上了。清河崔氏是个庞然大物不假,但作为一个分支的蓝田房,这些年却不景气。偏偏崔氏这样的家族,是不可能拉下脸来讨好皇帝的,要不怎么会出现拒绝公主的事情呢?士族的逼格,在这些传统顶级士族的心目中,那是比什么都重要的事情。现在不同了,不用刻意去巴结皇帝,家族子弟也有上升的途径了。这就是李诚的价值所在。李诚自己固然不愿意在朝廷里费劲的往上爬,但是他在李世民面前的一句话,可能就会造就一个崔氏的官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