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六十八章 比的是嘴上功夫
    魏征为首的,十几个御史跟着,一起求见李世民,这事情看架势不可善了。

    这帮人见了李世民就一个要求,请李诚来当面说清楚,为何要那样对孙伏伽。

    在家等着吃晚饭的李诚,又被拎回皇宫里。面对十几个御史,还有大唐第一喷子的怒视,李诚一脸坦然,不紧不慢的往前走,很有一点孤胆英雄,单刀赴会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见过陛下,不知召唤臣来,有何示下?”李诚不慌不忙的,别看他们人多,撕逼就不是人多的事情,比的是看谁嘴上功夫好。诸葛亮舌战群儒,李自成浑身是胆。

    “贼子,竟敢辱我大唐直臣。”一个御史沉不住气,不等老大开口,先冲上来喷。

    李诚斜睨,嘴角冷笑:“闭嘴,陛下说话的时候,有你什么事情?做人最基本的礼貌都不讲,你也配站在这里?你也配做御史言官?”

    一句话,怼翻一个,这时候的文人还是要脸的,被怼的御史捂着脸,掉头就走。这也就是在唐朝了,换成明朝,文官群殴李自成几乎是必然。锦衣卫指挥使都被文官群殴而死,何况一个后生晚辈。

    李世民看的瞠目结舌,好神奇啊,这帮人平时多凶悍啊,口水都能淹死人,不料一个回合,李自成斩敌将于马下。李世民心里很自然的想到了《三国演义》里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魏相与诸位御史,要求与自成面谈,朕也想听听你怎么解释。”李世民楞了一会才说话。李诚呵呵一笑,抱手道:“陛下只管看着就是了。”说着转身微笑,前台词:来啊!

    这时候又来了几个人,不过不是来助拳的,而是来围观的。都有谁啊,东宫太子李承乾,魏王李泰,房玄龄、长孙无忌,李靖,李孝恭等等,几十号人呢,就跟约好赶集似得都到了。

    有这帮人出现打岔,气氛缓和了许多。房玄龄还频频给李诚使眼色,那意思赶紧认怂,不然我们都帮不了你。这帮人出现的最大好处,就是一般的御史不敢乱说话了。分量不够啊!

    不算太子和魏王,你看看这些大臣,跟李诚的关系不说多少,肯定是有利益联系的。一下得罪这么多人,这种事情一般的喷子接不住啊。

    但是作为喷子界的扛把子魏征,却不能怂。他要这时候怂了,以后扛不住“喷”字大旗了。所以呢,魏征缓缓上前,朝李诚抱手:“今日之事,孙少卿还未醒来,自成可有说辞?”

    这是在卖惨了,孙伏伽都被喷吐血了,你好意思不表示一下?这招可狠毒了,先把自己摆在一个弱者的位子上,然后是来讨回一个公道的。不能不说,第一喷子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“魏相,在下有啥可说的?事情的经过,自有小吏全程目睹,还有牛校尉在场。无缘无故,素不相识,李某与孙少卿毫无瓜葛,也不曾主动找他。魏相来说说看,我该怎么解释?”李诚一个直传,球回去了。

    魏征给怼的一口气憋的难受,咳嗽了两声缓缓平静下来,一本正经的看着李诚道:“长者为尊,孙少卿总归年长,自成就不能让他几分?”

    这招就更阴险了,揪住年龄不放啊。尊老爱幼,那是道德层面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如魏相所言,李某就该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咯?不知魏相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,不是人变坏了,而是坏人也老了。李某好好的走路,被人拦下,一番教训,你还让我让着他?这个道理,从何说起?”李诚反应很快,接过刀子捅回去,你不是揪着年龄么,我说人性。

    “自成,休得妄言,孙少监乃刚直忠良。”长孙无忌突然开口。边上站着的李靖睁眼看一眼,又闭上眼睛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话听着是在帮魏征,实际上是在给李诚找下台阶呢。李世民满意的点点头,还是大舅哥懂朕,知道朕需要啥,立刻送上来。

    李诚朝长孙无忌一抱手:“齐国公所言,不敢苟同也。何为忠良?窃以为,为人臣者,侍君以诚,在朝,则忠君之事,在野,则修身济民。陛下闲暇之余,打猎娱乐之类鸡毛蒜皮的小事,就不要拿来大做文章了。有这个时间不如花在做好本职工作上,以免害人害己。”

    现场的大臣和皇子们都听傻了,李诚这一刀可是太狠了,完全是在还没愈合的伤口上,又狠狠的扎了一刀。孙伏伽就因为办了冤假错案降职,这案子大家可都知道。现在李诚说这个,意思可以这么理解,你特么的本职工作都搞成一坨屎,你还涉足喷子界?

    不等魏征说话,有人主动接着往下使劲:“自成,话不要说的太满了,陛下交代的事情,你一定都能做的最好么?人无完人嘛,有则改之。”说话是房玄龄,没想到也如此阴损。

    李诚朝房玄龄拱手道:“房相所言不敢苟同,人贵在自知之明。陛下交于的工作,能做好的,努力做好,做不好的,尽力去做好。没有把事情搞清楚之前,在下不会乱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稍稍停顿一番,李诚又继续道:“正如陛下委任臣为少府监少监,臣不敢妄言一定能做好。到任之后,下基层,了解一线工作的具体情况。搞清楚了之后,发动工匠群策群力,开动脑筋,想法子提高钢铁产量。绝对不会不懂装懂,更不会糊涂官判糊涂案。”

    继续扒开伤口下刀子,李诚一点都不手软,他敢赌一万贯,李世民就爱看这个。这帮文臣,没事堵着皇帝喷口水,李世民喜欢他们才是怪事呢。

    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,唐高宗时期,应该才是唐朝的鼎盛时期。但是你在史书上,看不到多少褒奖之言。贞观之治,开元盛世,楞是没有唐高宗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为啥会这样呢?道理很简单,文人不喜欢唐高宗,这货太逆反了,非要跟文臣对着干。所以你,就算你把国家治理成一朵花了,该怎么黑你,那是一点都不耽误。

    不信去翻史书,《旧唐书》也好,《新唐书》也罢,轮到高宗朝,那是换着花样黑,轮到武周,那就不是黑了,全盘否定。《新唐书》里头,居然连杨氏和外孙有一腿的段子都编的出来,可见这些文人的心有多么的黑。

    唐朝两代盛世,差不多都有一个特点,皇帝还算守规矩,不会在根本利益上跟士族对着干。不像唐高宗,换皇后王氏。王氏是谁啊?那是太原王氏的嫡女。长孙无忌和褚遂良,这两位连皇帝要谁当老婆都要管的。不搞你搞谁啊?

    李世民听的是心花怒放,但是脸上却还是很严肃的样子:“好了,自成。”

    李诚闭嘴,后退一步。李世民看着魏征:“玄成,可有话要问自成?”

    魏征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,你这就算了?他说坏人变老了,这账还没算清楚呢?当皇帝的,你好歹给定个性啊?但是魏征却没法这么问,因为这么问,等于在逼着皇帝表态。把皇帝逼的太急了,谁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李少监,孙少卿劝阻陛下游猎一事,窃有管见。征以为,孙少卿劝阻,并无不妥。防微杜渐,扼恶习于萌芽中,有功而无过。”魏征只好转移话题,回到孙伏伽劝阻皇帝游猎上。

    李诚听到这话,忍不住露出轻蔑的表情,噗嗤一笑道:“可笑,可笑哉!”说着还微微扬起下巴,双手背后,四十五度觉斜视上方。这姿态,简直就是轻蔑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魏征不怒反喜,暗道李自成总归年轻,露出破绽了。当即嘴角微微一笑,拱手道:“愿闻其详!”这一下,椅子上的李世民有点不安的扭动了一下屁股,他可太了解魏征了。这老货,露出这种表情,那是猛烈攻击的前兆。“自成,加油啊!”暗中鼓劲。

    一干与李诚有利益纠葛的大臣,也都露出不安的表情。他们可都太了解魏征了。

    所有的视线,集中在李诚的身上,都在等着他的下文。一干观众,心情各异。有喜的,看到魏征等待机会,吹响反击的号角,一举奠定胜局。有忧的,担心李诚一旦话中有漏洞被魏征抓住,惨败收场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等待李诚开口,这货却淡淡的扫了一眼魏征,然后东张西望,找啥呢?板砖么?作为李诚的脑残粉,李泰很想递过去一块板砖,敲晕魏征这个老货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李世民咳嗽一声:“自成,找啥呢?”李诚一拍脑门:“陛下,臣说的口干了,找口水喝。”现场一片愕然,大家都在等着看**呢,你却要先停下来找水喝?

    这也就是在唐朝了,这要在现代的网络,一座楼就起来了,队形整齐的一句话:裤子都脱了,你给我看这个?

    李世民有一种抄起板砖打晕这孙子的冲动,忍了,赶紧示意,下面端来茶水。

    李诚接过,温度正好,不紧不慢的喝完之后,还笑着问一句:“魏相不要喝点?”

    魏征脸色如常,微微摇头,冷静的盯着李诚,就像猎手盯着猎物。

    (ps:我不是标题党,想歪的自己去面壁)

    热书推荐:猫腻大神新作《》、忘语大神新书《》、陈风笑新书《》、尝谕大神新书《》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