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六十九章 今亮?
    ..,

    “敢问魏相,本朝开国,靠的是什么?”李诚放下茶碗,一开口就是一句带着陷阱的话。

    臣子对喷,皇帝做裁判,文武忠臣围观的时候,这个问题不好回答,一不小心就上当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天意所在,主明臣贤,将士忠勇。”魏征回答的很得体,面面俱到。

    李诚听了呵呵一笑:“回答的很全面,但是却少了一点精神,尚武精神。陛下,魏相,各位前辈,以为然否?”这话没法反驳,就算是魏征,也只能勉强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李诚这才继续:“没有尚武精神,我华夏区区九州,何来当今之疆域?没有尚武精神,就没有陛下披坚执锐,战于洛阳城下,没有尚武精神,就没有卫公雪夜奔袭,一雪前耻。没有点尚武精神,自然也不会有吐谷浑万里追击,斩敌酋之首,毕其功于一役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李诚再次停顿,环视一周,对上魏征时,感觉到他的眼神里闪过不安了。

    但是,已经晚了,因为李诚没打算给他机会。朝李世民一拱手:“陛下乃万民楷模,偶尔游猎,恰恰体现了陛下的尚武精神。体现了陛下不忘初心为臣民典范。试问魏相,古往今来,哪位贤明的君主因为偶尔游猎,导致耽误了国家大事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可谓步步紧逼!魏征被李诚先提一问,已经说了“主明臣贤”,既然是明主,自然不会沉迷游猎嬉戏。不沉迷,只是偶尔为之,有何不可呢?何况还是彰显尚武精神。

    偏偏魏征还不能说尚武精神有错,真说了要被天下的读书人喷死。这是唐朝,不是宋明。现在的读书人,那真是书剑双全。提起刀不耽误砍人,放下刀不耽误治理国家。讲的就是上马能作战,下马能理征。要不怎么会诞生“若个书生万户侯”的诗句呢?

    一场撕逼大戏,到这个时候,终于要谢幕了。

    谁都以为李诚要就此罢手,给魏征一个下台阶。但是李诚却继续往下:“今我大唐,君明臣贤,盛世可期。然,在外依旧有不臣之邦,觊觎中原,试问诸公,可愿为陛下讨之?”

    魏征已经无法揪住打猎的话题往下说了,再说太丢人了。只好转移战场,沉声道:“长者为尊,长安县男,不觉过了么?”这话就是找下台阶了,给双方都留了余地。

    李诚却连最后一点遮羞布都不肯给,淡淡道:“沽名卖直之辈,陷君上于不义之地,李某有何过之?”李世民听到这话的时候,眼珠子亮了,心里好激动啊。动不动就被这帮人高举正义的旗帜喷一脸的口水,憋屈啊!

    魏征的腰板在这最后一击面前,缓缓佝偻,举着笏板对李世民道:“臣,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笑道:“玄成,不要在意此竖子胡言乱语,朕不是那种不纳臣言的昏君。”说真转头对李诚怒道:“竖子,目无尊长,狂悖妄语,滚回去闭门思过三日。”

    最后李诚还是落了这么个处罚,但是诸位臣子都看的清楚,这哪是处罚啊?这是奖励呢!

    一个孙伏伽,一个魏征,被怼的毫无还手之力。李诚的脑门上好像刻了三个字“喷子王”。

    对待李诚,众人心态复杂,大致为三种,一种是觉得他很赞,代表是李世民。一种觉得他可恨,能弄死他最好了,代表是魏征和孙伏伽,还有一种是利益为先,占中间看风声。

    魏征退下的时候,身边的几个大臣,居然悄悄的躲开了一些。李诚看的很清楚,这一颗的魏征,站在人群中,却有一种形单影只的悲凉感。但是李诚并不同情他,既然要怼人,就要做好被人反怼回来的准备。人在江湖平,哪能不挨刀?不能总是你赢吧?

    李诚昂首挺胸,大步超前,夕阳下留给众人的是一道伟岸的背影。这个年轻人,从不主动搞事,但是被人搞的时候,反击的手段竟然是如此的冷酷。

    李世民的心情却很好,李诚不想做官,现在的官职还是被逼的。这种臣子,威胁不大。倒是可以往皇帝麾下第一打手的方向培养,其实不用培养,特么的已经是了。

    “自成!”李诚走出宫门,外面还有等着的崔成和崔寅,见他出来便上前招呼。现在两家是一条线上的蚂蚱。魏征开火,谁不害怕啊。可是李诚却施施然的出来了,一脸的微笑和从容,难不成他还怼赢了?

    “多谢关心!”李诚笑着抱手,崔成急道: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还能如何?陛下罚我回家,闭门思过三日。理由是不懂得尊老。”李诚的答案听的崔颖差点摔跤,就这么一个理由和这么点惩罚?没听错吧?难道你遇见的是假的魏征?

    “自成,魏相可不好对付。”崔成有点担心,毕竟魏征身后还是有一票人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我必犯人。”李诚淡淡的回答,接过缰绳,上马回头:“走啦,别在这发呆了。”

    继孙伏伽之后,李诚在一日之内,又干翻了魏征,坐实了大唐喷子王的称谓。这种消息,根本就瞒不住,一夜之间,长安城里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这个接过可以说是惊天动地,上一次搞粮食的事情,大家还觉得李诚赢的侥幸。但是这一次呢?先喷晕了一个孙伏伽,按说应该理亏才对,不料却喷翻了魏征。这比把天捅一个窟窿,那也不差多少啊。

    有好事者,汇集了李诚之前的种种事迹,得出一个结论:李诚者,今亮也。啥意思?本朝的诸葛亮啊。这还得拜李诚抄袭的《三国演义》之福,里头的诸葛亮,那是半神啊。

    李诚在家三天,这个新的称号就传遍了长安。还偏偏没人不服气。获悉“今亮”这个外号,李诚真是哭笑不得,有这么懒的诸葛亮么?

    官场内却流传了另外一个信息:没事别惹李诚,这小子“宽宏大量”。

    就为这个消息,独孤峎连夜让人送来一份礼物,来着话都没说一句,丢下礼单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收到礼物的李诚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,从来都是别人惹我啊。我没主动招惹别人好吧?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呢?

    在家待嫁的崔芊芊也坐不住了,想出门,被崔慎行看住了,只好让莺儿来一趟。

    莺儿被带进书房的时候,李诚正在咬着笔杆子呢。头疼啊,这半月刊该出点啥内容呢?官方的消息很好办,朝廷有类似邸报的文书,拿来抄就行了。其他内容,还得自己编写啊。

    崔成介绍来的那些崔氏子弟,基本功还是有的,不过你让这些读四书五经的读书人编写段子,实在是太难为他们了。李诚交代了任务,让他们去找一些市井奇闻,暂时还没结果。

    如果这帮人还是不行,那就只好当个校对用了。不然能干啥呢?

    “李郎君,我家小姐让我来看你,她说本该亲自来的,奈何大人不允。”莺儿有点怕李诚,上次又是改名字,又是目露凶光的。眼神一直在躲闪。

    李诚见了好笑,忍不住出言调戏:“嗯,我明白了,三娘担心我相思难耐,让你来代替她,一解相思之苦。”说着话,放下笔杆子,走过来。

    莺儿顿时脸都白了,双手乱摆:“李郎君不可,待到小姐过门,莺儿陪嫁过来,随李郎怎么摆布都行。”小姑娘长的颇为俊俏,李诚见她呆萌的样子,忍不住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一抬手,抓住她的手往怀里一拽,抱住上下其手:“先收点利息。”欺负小丫鬟这种事情,李诚还是头一回这么干。觉得刺激,很有趣。看看在怀中闭着眼睛,笑脸涨红,双手紧紧抓住衣领的莺儿,忍不住低头在脑门上啄一下,放开她道:“好了,看你吓的。”

    莺儿被放开,腿却是软的,站起来没站稳,一屁股又坐李诚腿上了。接着流水般的跳起来,回头羞恼的看着李诚,却不敢撒泼,只是低声道:“李郎好不正经!”说着低头要走。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怎地,这就走么?不带回信?”莺儿愣住,气恼的瞪着李诚:“带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乖乖的站过来,给郎君磨墨。”李诚调笑一句,莺儿只好乖乖的过来,一手撩起袖子,一手磨墨。李诚吸了一下鼻子:“这衣服熏的什么香啊,香喷喷的一个小莺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告诉你!”莺儿的泼辣性子上来了,低声怼一句。李诚呵呵一笑,一伸手,莺儿一愣,却没躲开,任凭他搂去了腰肢。身子软软的没啥力气,手里的墨都拿不稳当了。

    好在李诚没有进一步的欺负她,只是笑道:“读过书?”

    莺儿摇摇头:“没读过,只是跟着小姐识了几个字。”李诚笑道:“将来我教你读书。”

    “莺儿谢过李郎。”总算是情绪稳定了一些,身子也不那么抗拒了。只是李诚就在跟前,那种强烈的男性气息钻进鼻子里,令人头晕。

    “对了,小姐还问了,《三国演义》结束了,郎君还写话本么?”莺儿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李诚摇摇头:“短期内不写了,没时间啊。”

    ?

    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悦,悦精彩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