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七十章狮子大开口
    ..,

    “小姐说了,余者不足道,《聊斋》不写太可惜了。”莺儿在不安的扭动了几下,这是坐到了。已经知道人事的莺儿,自然晓得是啥。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李诚来了好奇心,下意识的同时加深了解,很有必要,规模不大啊!

    “嗯!呼!”莺儿发出鼻音,吐出一口炙热的气息,脑袋盯着李诚的肩膀:“小姐说了,一干话本内容是好的,就是文字太白,没地拉低了郎君的格调。”

    李诚狠狠的一愣,没想到一个闺中女文青,居然还在意这些?文学发展到唐朝,主流是诗。文章保留着晋以来的华丽生涩。李诚写的话本,对比这些确实是白了一点。

    统一思想很必要,李诚要坚决的和错误观点做斗争。嗯,小了不要紧,人工催大。

    “你告诉三娘,文章也好,诗也罢,都应该让人看的懂。不然写出来干啥呢?将来读过书的人,只会越来越多,你写的东西没人能看懂并接受,其实是一种悲哀啊。曲高和寡固然是格调高了,但却没有什么用。”一边说话,一边不耽误动作。

    莺儿已经不行了,软趴趴的趴在李诚的肩膀上,低声道:“记得了,郎君莫要作怪了,作诗吧。”此事门口有动静,莺儿不知哪来的力气,腾的站起来。

    帘子掀开,进来的是秋萍,产后的女人,多了几分丰腴,看见李诚和莺儿的状态,忍不住低头浅笑道:“妾身来的不是时候么?”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莫要作怪,有甚么事情快点说?”

    秋萍笑道:“苏将军又来了!”李诚听了恼火的挥挥手:“不见不见,陛下罚我在家思过呢,谁都不见。”秋萍笑着微微欠身:“妾身这就去回了他。”

    被打断了兴致,李诚没有继续作怪,莺儿也站的远远的,不让他一手够着。

    李诚啧了一声,起身提笔沾墨,发现凝固了一些,又兑了点水,重新墨了一下:“你看,我多惨,还要自己磨墨。以后怕是要自己动手,铁棒磨成针了。”

    莺儿没听懂,疑惑的看着他,李诚觉得遗憾,也不解释。稍稍沉吟,落笔如飞:“昨夜星辰昨夜风,画楼西畔桂堂东。身无彩凤双飞翼,心有灵犀一点通。”后面还有两句,想想没有往下写,停笔道:“你拿去给您家小姐吧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无疑是个女文青,对付唐朝女文青,还有比李商隐更拿手的么?这两句相对直白一点,也不难理解。李商隐的一些诗,晦涩含蓄,要说看懂的人真不多。其中最典型的就是《锦瑟》,哪怕过了一千多年,也没哪个说能看懂了。

    莺儿小心翼翼的过来,一手护着胸口,一手抽过纸张,也不看写的啥,拿起就走:“郎君告辞。”说着一串小碎步,帘子一闪,人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李诚意犹未尽的啧了啧嘴,调戏这个小丫鬟,确实很刺激。总能从读过的一些古典作品里找到功名,勾搭小姐,嗯,附赠一个丫鬟。可惜,李诚不是张生,莺儿不是红娘。

    苏烈在前面等了一会,没等到李诚出来,倒是来了个下人道:“苏将军,我家郎君说了,他在闭门思过,该不见客。”苏烈一听便拉着一张长脸,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裴行俭。

    裴行俭那个尴尬,谁能料到平康坊的事情穿他耳朵里了?

    “属下还是亲自去求见吧。”裴行俭颇有担当,其实是想明白了,李诚真的没有可能为这个事情难为自己。别的人就不好说了,苏定方仇家多,军械方面不说不给你,被拖延很正常吧?唯有李诚,对苏定方没啥成见。

    “过几日再来吧。”苏烈想了想,觉得还是不要强求的好。正准备离开呢,下人又来了,递过来一张纸道:“郎君的字条,拿去少府监,自然能一路畅通。”

    苏烈接过一看,上面就一句话,“要什么给什么”落款是李诚,还附有一个官印。

    裴行俭咧着嘴笑了,这也太大方了一点。苏烈倒是矜持,心里却也是一团温暖。要说带兵打仗,苏烈谁都不怵。东突厥之后,却再无领兵出征的机会。被人打压,疏离,心里自然憋着一团悲凉。李诚看似不见人,却弄来这么一张纸条。浓浓的情分,压手啊!

    裴行俭拿着李诚的纸条,杀到少府监,负责小吏一看是李诚的批条,态度很好。

    裴行俭一看有门,狮子大开口:“陌刀三百,甲胄五百。”

    管仓库的小吏吓的一屁股坐地上,怒吼一声:“你这是要清仓啊。”

    唐朝的钢铁产量感人,李诚来到之前,每年的陌刀产量也才五百,甲胄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裴行俭一口气,差点把一年的产量都搬光了,这个怎么忍?小吏不答应给货,裴行俭也不着急,威胁道:“你敢不给足,本参军去找李少监说理去。条子是他批的。”

    小吏一阵无语,我特么知道是李少监的条子,但是他不知道你这么狠啊。但是没法解释啊,只好表示:“等着,下吏去请示上级。”然后,一层一层的请示上去,都不敢做主啊。

    少府监两个少监,李诚要是想扶正,分分钟的事情。谁敢得罪“今亮”啊。得罪他的人,其中就有少府监的上一任正监,现在略阳挖铁矿呢。齐王李佑,去封地吃自己了。大理寺少卿孙伏伽,躺床上呢。

    最后这条子到了独孤峎这里,裴行俭还在叫嚷:“不给是吧?看清楚是谁的条子?”

    独孤峎一看用了李诚的印,还有那笔硬笔字,谁也没法模仿。赶紧赔笑:“照办!一定照办。”得,硬着头皮,全都给了裴行俭。回头让人给李诚带个话,你的条子照办了。

    李诚在家呆的好好的,少府监来人汇报,说裴行俭来搬走了五百陌刀,五百甲胄。李诚一听就急了,怒道:“你们蠢啊!这是过去一年的产量。”

    传话的小吏委屈的看着他,把条子递过来。李诚一看条子,也没了脾气。只好接过来,揉成一团,踩两脚:“狗日的裴行俭,别让我看见你,见一次打一次。”

    裴行俭正在接受苏定方的表扬呢,突然觉得脊梁骨发冷,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崔芊芊拿到莺儿带来的回信,果然喜欢的不得了,反复的诵读,觉得李诚真的很了解她。

    身无彩凤双飞翼,心有灵气一点通。写的多好啊,我与李郎,不就是这样么?

    这首诗贴身藏着,没事就看看。这时候的崔芊芊,恨不得立刻嫁过去。

    三天期满,李诚总算能出城了。李世民让人传话,孩子你接着带,朕想了就去看。

    得,这是给自己出宫找借口呢,这皇帝越来越狡猾了。李诚带着俩孩子,还有一堆随从,浩浩荡荡的出城了。早朝?呵呵,我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兕子对李诚的闺女安乐来了兴趣,每天都趴在她跟前逗着玩。这让李诚省了不少心。这小公主特懂事,真的是早慧。关于她早夭的病因,历史上没有明确的记载。李诚觉得吧,这孩子只要加强锻炼,不要整天呆在宫里,将来就算生病了,抵抗力也强很多。

    人还没到李庄呢,半道上有人拦路。李诚在马背上远远的就瞅见了孙思邈,带着一群学生。这老道,真的把医学院放在了李庄边上。就在庄子口附近的空地上,挨着原来的兵营。这本来有两个仓库,孙思邈找到高晋索要,高晋没敢得罪他,直接答应了。

    后来这老道还不省事,每天都去找高晋的麻烦。重新粉刷,打桌椅,铺地砖,全都找人家高晋。好在现在高晋手里的资源多,这老神仙谁敢得罪了,硬着头皮都答应了。

    高晋为这个事情,还特意让人带话给李诚,表示自己做了这个事情,家主可以责罚。

    李诚当然不会为这点事情处罚高晋,但是老道也太过分了,贪心也不能这么贪啊。就算是薅羊毛,也不能逮着一只羊薅吧?

    “道长,有何见教?”李诚也不下马,不阴不阳的。孙思邈一点都不在意,笑道:“自成答应资助一万贯办学,贫道自然是来要钱的。”

    李诚的一万贯,当然不会一次性给他,不然有多少钱这老道都能糟蹋完。

    “等会,十日之前,才给道长一千贯,怎么就没钱了?”李诚很好奇的问,这花钱的速度也太快一点吧?孙思邈指着一群学生道:“一共招募了一百零三人,每天两套衣服上课穿,还有鞋子,吃喝,药材的采购,都有单子,自成可以看看。”

    得,明白了,别人办学收费,老道办学不但不收费,还补贴穿戴伙食。你这是办学啊,还是做慈善?想到这老道今后能安心的把医术传开,李诚觉得这钱给的不那么心疼了。

    不过也不能惯着他这毛病,李诚淡淡道:“孙道长如此办学,在下不敢苟同。只是这学堂是道长办的,在下就不多说什么了。不过道长,你有没有考虑一个问题,学堂里有人不好好学,怎么办?”

    ?

    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悦,悦精彩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