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七十二章 透过现象看本质
    ..,

    李淳风陷入了呆滞的状态,这题目太特么的邪性,上面的每一次字都认识,意思也明白,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入手。所以,他就只能对着题目发呆了。

    孙思邈也呆住了,还真的这么牛啊。《九章算术》你都看过,这个可以理解。问题是,你一道题李淳风直接看不懂,第二题看懂了,却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“淳风,放弃吧。”孙思邈看出来了,两人在算学的造诣上差距太大。但是他没想到的时候,李淳风陷进去了,呆呆的盯着题目,根本没听到孙思邈说的话。

    李诚倒是听的清楚,呵呵一笑:“没事的,凡事总要有点坚持。”

    孙思邈点点头,认可李诚的观点,不料李诚下一句是这么说的:“不坚持,他不知道啥叫绝望。”老孙听罢,呆若木鸡,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。不带这么玩的,套路太深了!

    李诚也没闲着,拿起笔来,跟老孙一起继续研究学堂的事情。想想心里都不爽,出钱出力,还得给老孙打下手,要不是看那一百多人里头,能找出不少蒙学的先生,李诚都不干了。

    忙活一通,办学制度差不多弄好了,两人一抬头,好嘛,李淳风蹲在地上,口中念念有词,在那里摆弄算筹。李诚不是没见过算筹,这是一种古人的智慧。但是这个办法,真的效率太低了。所以,李诚一拍大腿道:“差点忘记了算盘。”

    就摆在书架上呢,上回让杜海给做的一个。一直没机会展示。

    “算盘是什么?”孙思邈好奇的问,李诚笑道:“一种计算器。”说着拿来算盘,给指着给孙思邈看:“这就是算盘了,上面两个珠子代表五,下面五个珠子分别代表一。”说完想了想,拿起小刀子,在算盘上刻字。

    孙思邈凑近了一看,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千万亿。孙老道是有学问的人,算学也是高手,一看这个东西就明白了,这要是能有用的话,真是个不得了的东西。

    李诚刻完了,吹了吹,弄点墨水涂上去,等到墨水干了,这才笑道:“我给你露一手,一上一二上二,三下五去二,四下五去一,五去无进一,……。”

    孙思邈看明白了,这玩意用来计算,真的很好用,比算筹的效率高太多了。

    越看明白,心里越惊讶,呆滞的看着李诚,心道:此子非人耶?

    好不容易忘却的神仙之说,现在有被他捡起来了。要不是神仙,能教出这种变态?

    “快吃午饭了,我去厨房看看。”李诚丢下算盘,起身出门,还刻意看一眼李淳风。

    孙思邈等他出去了,抬手拍拍李淳风的肩膀,这才算是把李淳风从算学的世界中拽出来。

    “孙师,何事?”李淳风呆滞的眼神,孙思邈看着都心疼,摇摇头道:“别算了,差距太大了。”一句话,如同炸雷一般,在李淳风的脑海里爆炸了。轰的一声,李淳风一屁股坐在地上,一脸的痛苦。这是个骄傲的人啊,算学是他最得意的领域之一。

    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,被人碾压的感觉,是何等的绝望啊。“此子,人耶?怪耶?”李淳风喃喃自语,孙思邈淡淡道:“你不懂,可以问,求学于自成,不丢人。”

    李淳风呆滞的眼神里,瞬间绽放出神采,站起来朝孙思邈抱手深深鞠躬道:“谢孙式指点迷津,淳风险些误入歧途。”

    李诚在进来时,李淳风态度全都变了,毕恭毕敬,话都不说一句。李诚其实也没在意他,对老孙道:“孙道长,喝两杯。”孙思邈点点头,李诚呵呵一笑,打开书架上的抽屉,拿出一坛子酒道:“放了一年多的陈酒,最后一坛了。”

    孙思邈呵呵呵,不信的眼神看着他。李诚啧了一声:“知道你不信,也没指望你信。”

    招呼丫鬟上菜的时候,晋阳公主和李治都来了,李诚一看他们身边的随从:“怎么不好好吃饭?你们怎么照顾公主和晋王的?”

    “不要骂她们,我要你陪我吃饭。”晋阳抬头大声说话,李诚赶紧蹲下,陪着笑道:“家里来了客人,我要陪客人,这是礼貌。我们是一家人,中午不一起吃,晚上还能一起吃呢。”

    小兕子歪着脑袋想了想,点点头:“好,我去吃饭了,晚上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李治对上李诚责备的眼神,赶紧抱手道:“师傅,李治错了。”李诚点点头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回头时李诚一愣,孙思邈和李淳风的眼神太怪了,李诚下意识的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曾闻晋阳公主与晋王与自成亲厚,今之一见,方知传言不虚也。”孙思邈感慨一声。

    “嗨,我还当什么事情呢?坐下吧,赶紧的喝完走人,别在这妨碍我就行。”李诚这话说的,老孙差点把酒杯丢他脸上。李淳风则在心里叹息:魏晋遗风,魏晋遗风。

    李家的菜好吃,酒也好,孙思邈是一点都不客气,也没啥忌口的,一边吃着喝着,话都不说几句。李诚倒也乐的自在,陪着一起吃喝,不停的劝酒。一坛酒很快喝完,意犹未尽的老孙放下筷子道:“自成,魏玄成一事,鲁莽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而不答,孙思邈则继续道:“今上英气勃发,未满而立登九五之位,不免自娇。本朝历经隋乱,民生凋敝,外敌不断。如非必要,当与民休息。所谓上有所好,下必附焉。今上喜好打猎,臣子附和如云,怎会不影响朝局?”

    李诚听了微微一怔,随即淡淡道:“朝廷自有法度,在其位,谋其政,做的好,升迁,做不好,降职,还是做不好,滚蛋。只要能做好本职工作,管他是不是讨好君王呢?”

    “自成难不成是法家?”孙思邈惊呼一声,李诚忍不住笑道:“没有的事情,我也是提倡教化的。道德风气,当然很重要。但是孙道长,人心各异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。这时候就要有一个标准了,画一条线,不能越过,这就是法。法,是道德的最低要求。”

    孙思邈听了不禁陷入了思索中,一直没说话的李淳风怯怯道:“李师。”

    李诚一愣:“你叫我啥?”李淳风赶紧站起来,抱手道:“淳风有心向学,恳请自成先生教我算学。”李诚明白了,笑了笑:“这个好说,坐下说话吧,不用这么正式,互相交流就行。”

    李淳风坐下,心道:李自成不肯收徒?唉,悔之晚矣。李诚又道:“适才你要说啥?”

    李淳风赶紧回答:“试问,德与法,何为重?”李诚听了笑道:“这很简单啊,相辅相成,同样重要。一个国家,一个社会,弘扬正气是必须的。就像盖房子,法是基础。没有这个基础,你谈什么道德教化呢?”

    孙思邈摇摇头:“自成所言,不敢沟通,古有尧舜之大治,彼时无成法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提到尧舜,李诚忍不住呵呵的冷笑道:“道长见过尧舜之治?”孙思邈摇摇头,李诚又问:“既然没见过,如何知道,今不入古?”

    “尧舜之治,天下大同,此……。”李诚一抬手打断他的话:“什么天下大同,谁也没见过。不过是臆想出来的世界。要我说,尧舜时期,最大的问题是生存,生产力低下的前提之下,必须同心协力才能生存和延续。再者,尧舜之时,华夏的疆域才多大?人口几何?”

    “华夏九州,人口……。”孙思邈愣住了,没有统计数字啊。

    李诚呵呵一笑:“明白了没?要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。先说好啊,这些话出门我就不认账了,我可不想被天下的读书人用口水淹死我。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,你怎么知道你看见的就一定是真的呢?”

    现场一阵死寂,孙思邈和李淳风越想,心里越凉。李诚的话,太具颠覆性和魔力了。

    道理其实很简单,就是一张纸,古人要是撒谎呢?后来的史学家,没少质疑古代的文献。《尚书》《左传》,都存在很多疑点。大名鼎鼎的《史记》,读完了你不觉得是在读小说呢?

    这玩意怎么说呢?合理的,就采信,不合理的就质疑,从各个角度来证明真伪。这是正确的历史观。但是人是有私心的,翻史书的时候,绝大多数是看完了,这个有用,拿来用一下。这个没用,对我的观点没帮助,我没看见,当他不存在。

    人性这个东西,一旦剥开那就太多问题了。丑陋么?丑陋。

    问题来了,是个人都有私心,为了各自的利益,偷偷的做点事情,古往今来,不胜枚举。

    “自成说,该怎么看?”孙思邈还是把球踢回来了,李诚呵呵一笑:“很简单,不要去纠结这些东西。往前看,对国家和民族有利的事情,就去做吧。有人愿意抱着故纸堆,那就去抱着呗。不要动不动古人如何,古人的经验教训很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当下。”

    孙思邈一琢磨:“不对,自成所言差矣!”

    ?

    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悦,悦精彩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