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七十三章 克制
    “如此,不成了唯利是图乎?”孙思邈提出了质疑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呢?唯利是图有什么不对,对国家对民族有好处的事情,为何不做?”李诚反问?孙思邈梗着脖子道:“圣人先贤之语,如何不尊?如自成所言,尚武精神者,必好战也,好战必亡。”李诚淡淡的回一句:“忘战必危啊!”

    孙思邈愣住了,要说辩论,李诚可是大学时期学校的辩论队的二辩手。

    “抛开后人是不是真理解古人圣贤的话,再抛开后人是不是根据自身需求,曲解圣贤说的话。就当下的问题而言,圣贤有遇见过么?圣贤们都没见过的事情,你让圣贤怎么给答案?”李诚又来一句,孙思邈彻底哑火了。

    孙思邈也不怂:“贫道说不过你,自有朝廷饱学之士与你计较。”李诚秒杀一句:“孙道长说的是魏相么?确实是以为饱学之士。”

    孙思邈费解的看着李诚道:“自成,为何如此厌恶魏相?”李诚呵呵一笑道:“错,李某非但没有厌恶魏相,反而认为魏相等人乃是朝廷柱石,国之脊梁。大唐没有李诚,照样蒸蒸日上,没有魏相则不行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孙思邈就更诧异了,李淳风忍不住问:“那为何自成还在内朝驳斥魏相呢?”

    李诚笑了笑:“李道长,何时见李某主动挑衅?他做他的朝廷柱石,我做我的闲散之官。本来并不冲突,只是有的人觉得天赋正义,非要把他看着不顺眼的东西,纳入他的轨道中。这就起冲突了,孙少卿如此,魏相如此。”

    李诚说的轻描淡写,实际上他还是有话没有说出来的,魏征这个人没毛病。但是他天生就是士族代表,他存在的意义,就是平衡君权和士族之间的矛盾。从现实的角度看,魏征的存在,对大唐是有好处的。不是他为首的喷子集团,李世民的性子,早就要上天了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自成今后还是不要与魏相等起冲突了。”孙思邈劝了一句,李诚淡淡道:“我就没打算跟他们计较,还是那句话,我从不挑衅别人,但也不会怕事。不惹我就算了,惹到我就得让他知道什么叫切肤之痛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孙思邈悠悠的叹息一声,李诚说的话,一点毛病都没有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帘子掀起来,钱谷子进来道:“家主,宫里来人,请孙老神仙给魏相看病。”

    孙思邈嗖的一下站起来,狠狠的瞪一眼李诚后,大声道:“前面带路,准备快马。”

    李诚事后才知道,魏征上次被喷之后,回到家里就病了,李世民闻讯,派了御医。但是看了却没什么气色,想起孙思邈来了,让人请去给魏征看病。

    孙思邈才走,李靖来了,带着一个随从,两匹马。钱谷子赶紧报信,李诚出迎。

    见面李靖也不客气,淡淡道:“带路,去书房说话。”李诚领着进了书房,上茶。

    李靖端坐椅子上,眯着眼睛瞄着李诚,表情复杂。李诚面无表情的坐在对面,良久李靖才道:“自成,该低头的时候,还是要低头的。”

    李诚微微一笑道:“卫公言之有理,然,此言于诚无用。”李靖歪歪嘴:“说大白话,每天跟人文绉绉的说话,累的慌,也就在你这才能说点轻快的。”

    李诚呵呵一笑:“卫公,其实您比谁都清楚,只要我低头一次,今后就别想抬头了。”

    李靖沉吟不语,良久方叹息道:“如今自成自保有余,玄成不知作何想。”

    李诚淡淡道:“魏相没错,孙少卿也没错,他们错在不该主动招惹我。”

    “自成,带点礼物,去看看魏相和孙少卿吧。你还年轻,别太出挑了。”李靖劝了一句,李诚想了想,点点头:“可以,等几天吧,晋王和晋阳公主送回去的时候,我便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秋萍带着俩丫鬟进来了,手里捧着个盘子,盘子里有件新衣裳。“郎君,棉布做的,试试看大笑,妾身好改。”李诚翻了翻,没看见四角裤,歪歪道:“这棉布柔软,吸汗,现在产量少,用来做外面的衣裳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还是让秋萍脱了外面的衣服,换上新衣裳。丫鬟捧着一面铜镜站前面,给李诚照了照。大笑还很合适,唐朝的衣服李诚现在基本适应了,唯一不适应的就是没有四角裤。在李诚看来,棉布做四角裤最合适了,做内衣也不错。

    试穿之后脱下来,李诚继续任凭秋萍摆布的时候,午睡醒来的晋阳公主进来了,看见李诚的新衣服:“我也要新衣服!”两个嬷嬷的表情很尴尬,这孩子在宫里不这样,被李县男惯出来的毛病。李诚一点都不生气,蹲下来说话:“哈哈,小兕子喜欢么?这就让秋萍给做。”

    也不说什么棉布产量不高了,小兕子的要求,必须全面满足。里里外外全都要做一套。秋萍带着丫鬟给量好尺寸,笑着下去了。李治也摸了过来,听说有棉布的新衣服,露出想要的眼神。李诚当着没看见,男孩子,不能惯出大手大脚的毛病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好好读书!回头我来检查你的学习进度。”李诚塞给李治两本自己编写的小学语文和数学,带着小兕子去找自己闺女安乐玩去了。李治一脸的“就这样被你抛弃”。

    对于李治这个学生,李诚现在基本不管教学了,反正李治也不缺老师。有自己这么一个师傅在,估计李治也学不歪。李治很悲桑,感觉只要妹妹在,自己就没有存在感。

    在李庄也是有好处的,就是比较自由。午饭之后学习一个时辰,然后就可以出去玩了。在庄子里随意的撒野,这种事情李治现在就能干。这不,李诚一个不注意,这家伙就带着两个随从出了门,野地里的娃娃们正在撒欢,堵着沟渠在抓鱼,李治凑过去跟大家玩。

    两个随从也劝不住,赶紧的留下一个盯着,另外一个回去找李诚报信。

    “李县男,晋王正在跟一群庄子里的娃娃玩泥巴,您去管一管吧?”随从都快哭了,李诚听了只是呵呵一笑:“这点事情也值当你着急?男孩子就是要野一点,不然长大了也要被人欺负。你别管了,回去盯着,别让他出事就行。”

    不料小兕子开口道:“李自成,我要也要去跟九哥玩。”李诚立刻点头答应道:“走!”

    抱着兕子,带着两个嬷嬷出门去了。有水的地方就有鱼,秋收之后,沟渠里的水少了,一群娃娃带着盆,舀水抓鱼。李诚跟着随从赶到的时候,李治已经变成了一个泥娃娃,岸上站着一个正在干着急的随从。

    看见李诚来了,随从脸都白了,指着脱了鞋子,站在泥水中笨手笨脚抓鱼的李治,哭腔道:“李县男,奴婢管不了晋王。”李诚抬脚踹开他,淡淡道:“那就别管。”

    看见李诚来了,李治也有点傻眼,一群娃娃也都有点害怕。李诚在这个庄子里,威望太高了。家家户户的大人,没少教育孩子,要对家主恭敬点。

    李诚抱着小兕子,笑呵呵的看着李治道:“接着抓啊,晚上的鱼汤就指望你们了。抓的多了,明天带你去打兔子。”

    “诶!”李治那个开心啊,这多好玩啊。低头接着抓鱼,其实这小沟渠里,能有啥大鱼,就是一些小鱼而已,鱼汤那就不要想了。

    李治玩的开心,小晋阳也玩的很开心,不过她的目标不是鱼,而是在野地里摇摇晃晃的乱跑。李诚也不去扶,跟在一边,不让两个嬷嬷靠近。兕子不小心摔倒了,李诚也不扶她,蹲在跟前笑道:“抓住我的手,自己站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!”小晋阳笑的很开心,宫里其实一点都不好玩。哪有广阔天地来的自由自在。

    其实就是缺啥补啥,李诚看来,皇帝的儿子和闺女,物质上确实什么都不缺,就是缺点野性和见识。这种野性,不是撒野。唐朝的公主,那真是赫赫有名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两个娃娃总算是肯回家了,李治被丢进大桶里用热水洗,李诚则去了厨房。一群娃娃能抓多少鱼呢?加起来不过三斤的小杂鱼,李诚花了两文钱,全都买下来了。

    招呼厨娘,把小鱼弄干净,用面粉和了,下油锅炸。李诚在一边指挥,三斤多的小鱼炸的是金黄焦脆,老远就能闻着香味。洗澡结束的李治又来了,看见小油炸的小鱼,口水直流。

    “客气啥,自己动手拿来吃啊。”李诚一点都不讲究,李治诶了一声,上前来抓一条就往嘴里塞。这一吃就停不下来了,连吃了三条才意犹未尽的放手。

    李诚满意的点点头:“不错,就算是很喜欢,也要克制自己的**。”

    李治是注定要当皇帝的人,这点李诚深信不疑。所以一直在培养他这方面的素质,人最难克制的就是**,尤其是没有制衡的时候。当皇帝要有点野性,敢于跟大臣刚正面,但也不能毫无节制。否则就是国家灾祸的开始。

    所以,李诚希望李治能做一个有担当,喜欢敢于下手,但又有节制的皇帝。

    ,更优质的体验。

    热书推荐:猫腻大神新作《》、忘语大神新书《》、陈风笑新书《》、尝谕大神新书《》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