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七十五章 百炼钢化作绕指柔
    唐朝的特务政治比较含蓄,武周时期特务政治达到了这个时代的巅峰。即便是武周时期,比起朱元璋那种大臣晚上吃的啥,跟谁一起吃的,在那个小妾的房间里过夜都能知道,那也是小意思了。总的来说,这个年代的统治者,还是要脸的。

    李世民也不还意思把李诚抓来问:“你们到底谈了些啥?”那样这皇帝搞不好就得被下面的臣子们一起喷,用口水淹死是小事,大家觉得这皇帝知道的太多了,皇位也就不稳当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的好奇心也只能压下来,李诚也算是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秋收之后,日渐凉意,李诚把晋阳公主和晋王丢回去,赖在城外就不怎么进城了。每天早晨起来,去少府监的工坊转一转,看看炼钢铁的情况。下午就给自己放假,在家带闺女。

    孙思邈这个老道士不安生,办学就办学吧,没事就来找李诚麻烦。要钱要东西,他花钱的速度那就不是一般的快。要知道唐朝一个县令的月俸,也就是二十贯。李诚的煤炉才卖多少钱?二十文,蜂窝煤一百个才十文钱,铁锅贵一点,批发给崔氏才一百文。

    随着钢铁产量的增加,铁锅的价格还是会下跌的。可想而知,孙思邈用钱的速度有多快。在李诚看来,老孙是把学生们当儿子在养了。想起当初自己鼓动他办学,后悔啊!

    这个时代办学是很烧钱的,纸张要钱,笔墨要钱,学生的吃穿要钱。老孙全包下来了,你想想看这是个什么概念。偏偏李诚还激发了老孙把医术传遍天下的宏愿,这个就很要命了。

    李诚很快就找到了办法,不能总是赔本做买卖不是?办一个医学堂附属医院吧。这年月不叫医院,叫做药店。药店里有大夫坐诊,开方子收费,卖药收费。争取让学堂自给自足。

    这药店开起来不到三天,老孙就找上门来了,李诚正准备出门去遛闺女呢,被堵在家门口。得,只好掉头回去。老孙进书房就开口道:“自成,药店如何能收钱呢?”

    李诚听了真是目瞪口呆:“孙道长,药店为何不能收钱?难道说,开药店不要本钱?人工不要钱?你办学堂免费就算了,我开药店还要免费?”

    孙思邈赶紧道:“自成误会了,贫道的意思,坐诊就不要收钱了。贫道不要钱。”

    还行,知道先找李诚商量一下,没有擅自做决定。李诚对孙思邈的医德真的很服气,但是觉得他有点太天真了。这要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,也不会提出医德的概念不是?

    李诚想了想,对付老孙得用他能接受的办法:“道长,您也是读过圣贤书的,子贡赎人,子路受牛,其中道理难道很难理解么?”

    孙思邈陷入了思索中,李诚继续补刀:“医德的本质是什么?是从医者把病人的病情放在第一位,一切以病人病情好转为核心。如果天下的从医者,都要给病人倒贴钱,还有人愿意从医么?就算有人还愿意从医,我看他也撑不了多久就会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孙思邈冲李诚一拱手:“贫道告辞!”再也不提这个事情了。

    秋末一场雨,天冷了起来。这个时代的地球属于比较温暖的时代,所以冬天还不算特别难挨。即便如此,在现有的条件下,穷人过冬也是个很要命的事情。

    长安城里的煤炉销售倍增,就算是一般的家庭,咬牙切齿的也要买煤炉,买煤炭回去。晚上睡觉有火炕,煤炉则是妇女们的最爱,洗洗刷刷的,可以随时有热水可用。

    李诚的婚事进入了倒计时,频频来回于长安与李庄之间,很多事情必须李诚出面才能办。李靖这个媒人,也做不到包打天下。经历过一场辩论之后,李诚意外的得到了安静。长安城里的文人们,心情很复杂,绝大多数出身关东的他们,下意识的与之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李诚是关中人,属于关中的骄傲。长安百姓,关中父老,对于李诚的事情,则很乐于津津乐道。总是把关中才子李诚挂在嘴边,与有荣焉。

    谈归谈,长安百姓不会去骚扰李诚的生活,甚至平康坊那些整天把自成先生挂在嘴边的姐儿,也不会说变身私生饭。这个时代的人,就算是娱乐,也是理性的多。

    随着李诚婚期的临近,怀贞坊里的武家里激荡着不安的情绪。一早起来,武顺找到母亲跟前,低声询问:“阿娘,李郎可有让人带话回来?”

    杨氏淡淡的扫她一眼:“这才几天没见,就想的不行了?”武顺找好了借口,低声道:“年关将至,总归是要给李郎做几身衣裳和鞋子,怕尺寸不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让人带个话给他,请他来一趟就是。”杨氏没有揭穿女儿的心思,这闺女现在的心早不在这了。正说着话呢,外头下人来报:“李县男求见夫人。”

    武顺心中一喜,杨氏的表情也温和了许多,淡淡道:“顺娘的孝期还有大半年呢,着急个甚?”说着看看武顺:“我身体不舒服,你去见见他。”

    武顺就等着这话呢,流水般的转身就走,小脚一阵快步。李诚站院子里呢,面前站着武约,这是被她堵上了。“李自成,你好没良心,我家姊姊这里,快一个月没见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我的不是,这不是最近事情多么?李庄蒙学即将开课了,需要准备的事情很多。”李诚很耐心的解释,武约看见武顺来了,哼了一声转身走了。倒也没有继续纠缠。

    “李郎,去我屋里说话。”两人关系确定了,武顺胆子也壮了许多。敢带着李诚去屋里了。这要是杨氏看见了,最多让人把门口守着,不叫闲杂人等进去骚扰。在让身边的丫鬟盯着,不叫他们成了事情就是。

    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武士彠在长安的家,规模比隔壁的李宅要大的多了。就是现在不比以前了,荒凉了许多。屋子里人气不足,好多院子都是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武顺住在正堂东侧的厢房里,三个姐妹两个房间,武顺最大,一人一个房间。以前家里经济紧张,身边连个小丫鬟都没有。得了李诚的资助后,身边也有个帮衬的丫鬟了。名字唤作小娅,看见武顺带着个男人回来,表情变得严肃了几分。

    上前问候时,武顺低声道:“这便是李郎。”小娅笑着行礼道:“见过李郎,小姐日日念叨呢。”这丫鬟嘴巴利索程度,看意思不比莺儿差多少。

    武顺笑道:“小娅出身官宦人家,父亲病故,叫大娘给打发出来了。”小娅笑道:“小姐心善,怕我难看,李郎君想必心知肚明,小娅是妾生女,母亲生弟弟的时候难产去了,弟弟也没保住。父亲在的时候还好,没了便成了大妇的眼中钉。”

    李诚点点头,这个年代就是这样,别说小娅这个年龄了,就算是成年女性,家里男人没了,这日子也就变得艰难了。总体来说,这是个男权时代,女性依附男子生存。

    武顺领着李诚进了闺房,小娅搬把小椅子,坐在门口做女红。

    “冬至将至,寻思着给李郎做两身冬衣,便让下人去东市买了些皮货,给李郎缝了件大氅,也不知道合适不合适。”武顺说着话,背对李诚去开箱子,身后浓浓的男子气息逼近时,身子僵硬一瞬,遭了硬物的顶便软了下来,往后一靠。

    “李郎,孝期还有大半年呢,莫坏了顺娘身子,将来不好过门,余者随郎君摆弄。”武顺的声音低沉柔软,如同鼻尖里发出来的一般。

    武顺果然是个温软的性子,李诚喜欢的,她都会竭力去满足。难怪史书上会有她跟女儿一起陪李治的说法,估计李治这个御姐控,真的干的出来这个事情。武顺也不会抵抗分毫。

    李诚并没有着急坏她的身子,只是从后抱住,在耳鬓厮磨一番,低声道:“崔氏将要进门,怕你心里不痛快,今日特意来说一声。好叫顺娘知道,这心里头有你哩。”

    甜言蜜语又不要钱,李诚一股脑的堆过来,武顺本就爱杀了李诚,如何招架的住。

    “人在家中,却恨不能日日陪伴李郎,想那崔氏过门之后,也是如此这般想,心内便不得快活。”武顺靠着李诚的肩膀,说话的声音就像在说梦话一般。

    李诚抱紧了一些,低声道:“她是大妇不假,总归李诚的心在你这,你怕个甚么?”

    武顺想起母亲的教诲,抬头看他一眼,低声道:“那崔氏可不寻常,过门之时,只怕陪嫁的丫鬟就不下五六个,武家可比不得。倒是,怕郎君是段百炼钢,也能叫她化了去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着心头一楞,赶紧笑嘻嘻的低声道:“我是百炼钢,你便是炼钢的炉火。专将百炼钢化作绕指柔。”武顺果然吃这套,转过身子,踮起脚来够李诚的嘴儿,纠缠一处,良久气喘嘻嘻,衣衫不整的分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