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七十六章 省亲
    小娅在门外,等了一会也没人来打扰,半个时辰的光景,李诚一个人出来了,精神焕发的样子。惊的小娅站了起来,赶紧见礼。李诚摆摆手自己去了,小娅赶紧进去,见武顺衣衫还算整齐,手里捧着个碗在喝水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噗,武顺吐出一口水,感情是在簌口。小娅见了脸上微微一红,娘在的时候,可是教过她一些伺候男人的手段。见武顺眼角有泪水,脸上却无悲伤之意,便猜了个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“小姐,可不能太惯着郎君。太容易得到了,日后不珍惜。”小娅低声劝了一句,武顺的性子只是羞恼,没冲她发火,低声道:“你倒是知道的不少,不上不下的,郎君不好受,又不好叫你进来挡了。随他的意知道我的好便是了,日后过了门,还不知道大妇如何呢?”

    这就开始争宠了,小娅也颇为无语,总归是个丫鬟。待到武顺过门时,看武顺话里的意思,小娅总归是要跟过去的。到时候,贴身伺候的时候不少,迟早要被家主受用。

    身契在武顺手里的小娅,此刻只能低声道:“真的不行了,小娅替小姐挡一挡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,你也是官宦家里的出身,如何不知晓这其中的凶险。李郎一时快活,不出意外便罢了,出了意外,叫那崔氏女知道了,多半是三尺白绫送过来,断送了你的性命。”武顺说话的声音不大,充满了一种淡淡的悲凉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开玩笑的,北朝以来,北方大户,大妇的权利极大。崔氏这种顶级门阀的女郎嫁作人妇就更别说了。真要适才把小娅叫进来挡枪,肚子里多了块肉,十有**就是孩子刚生下来,母亲就被卖掉,再狠毒一点,就是一条白绫的结局。都不用征求家主的意见。

    李诚本有一妾,还生了个闺女,如果是头一遭,崔氏还会送个女的过去,李诚睡一回,确保基本能力没问题,将来崔氏女嫁过去,不会守活寡。这些事情,武顺因为家庭的关系,可是没少见识过。

    来到前院,钱谷子在等着,见李诚出来便上前笑道:“家主,各色礼物都搬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点点头:“走吧,去殖业坊,看看我那大兄去。”二人出门,奔着殖业坊来了,崔成结婚的时候,李诚倒是去了,见过崔成的媳妇。太原王氏的一个庶出女,模样很端正。

    别看崔成是崔氏蓝田房的重点培养对象,但他的出身决定了,太原王氏就算联姻,也不会把嫡女嫁过来。反倒是李诚,如果真的与太原王氏结亲,那边搞不好就丢一个嫡女过来。

    别看李诚娶崔氏女是高攀,实则不然。李诚在当今的长安城里,实在是太风光了。崔氏嫁女,利益上沾光无数,面子上也是跟着沾光不少的。这就是所谓的名人效应了。说的不好听一点,门阀的面子,哪里比的上铜钱的面子。

    如今的崔氏女,那是人人羡慕的对象,李诚的未来实在是太过远大了,好事者推断,如果李世民在位十年,李诚妥妥的一个中书舍人,在位二十年,李诚跑不掉一个右仆射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秋萍在喂孩子,李诚过来时她只是抬头一笑道:“武家妹妹性子好摆弄,郎君还是多想想怎么摆弄大妇才是。”李诚过来,看一眼闺女,得到一个蔑视的眼神,呵呵笑道:“之前都说好的,应该不会有变故。倒是你,生了安乐,在家呆着也不是个事情。”

    秋萍惊讶看看李诚道:“郎君怎地,这就嫌弃上妾身宽绰了?”

    李诚歪歪嘴:“瞎说个甚呢?没有的事情。只是这孩子生下来,也有几个月了,你就不想点别的?”秋萍微微面色一红,把孩子递给身边的奶妈,低声道:“再过几日吧,妾身得若儿妈妈秘法,便是生了孩子,也能回复旧貌。”

    李诚哈哈一笑:“你又想歪了,我是怕你在家无聊呢。账房那边,你的去盯着了。孩子有奶妈带着,不放心就一起去。带上身边就是,跟两个老卒一阵,确保无事。”

    秋萍越发的羞了,低头锤了李诚一下,叹息道:“妾身真是好福气,一定是上辈子修的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跟修不修无关,人啊,就是个缘分。不知平康坊若儿妈妈处,如今如何了。对了,那人牙子,倒是叫人找了。”

    秋萍惊的抬头:“郎君,可有消息?”李诚点点头:“昨日的消息,找到了人牙子丁三郎,问清楚了,他道你家在渭南,地名后沟村都对的上了,若儿那边也对上了,正是从他处买的你。此事,崔寅帮忙打探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便好。家中一切可好?”秋萍捧着胸口,低声急促的问。人在长安,如水中浮萍,不管家人如何,总是会惦记的。李诚笑道:“我都安排好了,明日一早,我们就走,送你家去看看,让外公看看外孙女也好。”

    秋萍的眼中顿时噙满泪水,抱住李诚的手,不停的掉泪珠。跟了这个男人,就算是做妾,比起一般人家的大妇也不差分毫了。如今还能送她回家省亲,真是再没毛病可挑了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,一早起来,李诚家里便热闹起来,车马准备完毕,带了八个老卒,三辆大车,两个丫鬟,一个奶娘。天刚亮的当口,顶着寒风出了城门,奔着渭南县便去了。

    小闺女安乐还在睡觉,裹的严实,在车里头呆着。这车李诚处理过,没有弹簧钢板的时代,就用皮革厚厚的几层垫着,能起到一定的缓冲作用,不至于太过颠簸。

    摆弄马车的时候,李诚很是后悔,当初居然没去学理科,连个弹簧钢都弄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年月出门旅行,可不是个轻松的差事。骑马不轻松,坐车也颠簸的厉害,也很辛苦。这一路没耽搁,早早出门,午后到了信丰县,便停下来不走了。这路上辛苦的紧,走了大半天的路,休息一下,明日一早到渭南不迟。李诚要是带着几个随从,快马加鞭一天就到。

    带着闺女,那就得慢慢走了,着急不了,担心颠簸呢。找了个客栈住下,吩咐人烧水,一番熟悉,吃了晚饭早早睡下。次日一早,天蒙蒙亮就出了县城。

    秋萍本姓杜,在家的时候没个正经名字,叫做杜二娘。李诚问清楚后笑道:“好在你不是排行十。”秋萍问起可有什么说法,李诚在路上便讲了个杜十娘的故事。

    秋萍听了不禁悲叹道:“那李甲也不是个好人,可怜杜十娘瞎了眼睛,看错了人。”

    前方马蹄声来,钱谷子在前面开路,回头汇报:“家主,前面就是渭南县。那个丁三郎,在崔六叔的宅子里住着呢。”秋萍这才知道,李诚不但找到了丁三郎,还把他给抓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条路继续往东走,郑县、华阴、潼关、入河南。正儿八经的官道,道路好走,盗匪也少。史书上说贞观之治,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,自然是有溢美之处了。不过要说从长安到洛阳的这段官道,就算有盗匪,也不敢在这条路上活动。

    崔氏在渭南无甚根基,只是崔寅有个宅子在这里。做生意经常走这条路的崔寅,在这里有个落脚的地方罢了。李诚等人进县城时,已经有人等在这里。崔氏的一个掌柜,见了李诚便拱手笑道:“李郎君,刘贾在此等候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下马笑道:“刘掌柜辛苦了,崔六叔说了,此事多亏了刘掌柜出的好大力气。”

    刘贾不敢居功,笑道:“崔氏的招牌好用罢了,本地明府,地方上都给几分薄面。”

    李诚也不废话,跟着进城,到了一处宅子进去,不等安置下来,里头有人押着一个精瘦的男子出来道:“这便是丁三郎,渭南有名的人牙子,没少往长安贩人口。”

    丁三郎见李诚气势不凡,赶紧磕头道:“这为郎君,在下可是守法的良民。做了人牙子的勾当不假,却从来都是公平买卖,钱财上从来都是清清楚楚。”

    这时代蓄奴是合法的,李诚不能牛逼到跟整个时代作对,尽管对这人贩子深恶痛绝,也不能把他怎么地。还不如和颜悦色的对他,把事情顺顺当当的办好才是。

    “你别怕,我找你是让你带路,我这爱妾要回家探亲,离家的时候年幼,记不得路径了。”李诚用居高临下的态度说话,一副使唤这货的姿态。倒教丁三郎松了一口气。稀里糊涂的叫人带到这来,一番盘问,又是后沟村,又是平康坊的若儿。

    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,千万别沾上了人命官司,真的那样他就算能仗着靠山遮掩过去,也免不了一番破财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后沟村那地界倒是不远,十里地的样子。小的只是记得,带人的时候只有一次,好些年了。那家人姓杜,老天下了灾,活不下去卖了闺女。”丁三郎老实交代,李诚也不为难他,笑道:“如此便好,明日一早,你带我们走一趟就是。”

    让他带路,工钱就不要想了,没要了他的性命就是仁慈了。想必给他钱也不敢要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