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七十八章 杜家
    不是李诚亲口说的话,牛大贵根本不理财,当即也不废话,瞪了一眼里正道:“带走!”两个老卒上前时,里正惊的往后退,一干里正的亲属也都上前来要阻拦。不料牛大贵噌的一下,雪亮的横刀出鞘:“怎地,要造反么?”

    这里正倒也有几分担当,赶紧张开双手:“相亲们别慌,贵人请某去问话,一会就回。”说着上前作揖:“这位上差请了,下吏跟着走便是。”

    哇哇哇,安乐醒了,起床气很暴躁。一张冷脸的李诚,瞬间变了一个人。冲到奶娘跟前,抱起闺女,一阵摇晃的哄着。画风变化太快,众人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“我的宝贝闺女,不哭不哭,回头爹带你去玩耍。”李诚不停的说话哄着,半点效果都没有。秋萍一脸笑容过来,低声道:“给妾身吧。”抱过女儿,上了马车,下了帘子,一会就不哭了。李诚一脸懵逼,感情闺女是饿醒的。

    这么能吃,好担心变成一个胖闺女啊!摸下巴!

    “家主,人带到了。”牛大贵不知何时来到,一声嗡嗡的,李诚回头瞪眼:“轻点声,惊着安乐,你去哄啊?”一干老卒都知道,李诚有个禁忌,就是这闺女。惊着了安乐,说啥都不好使,等着被他喷吧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里正?杜家的人呢?”李诚看看在跟前弯着腰的里正,再看看后面,丫鬟带着几个人往回走呢。“便是下吏!”里正赶紧回答,他算看出来了,这位是正主。就这身上的气焰,比起县令大人高太多了。

    李诚看着他,冷冷道:“秋萍说你还是他家的亲戚,遇见了天灾,不出手帮忙就算了,还算计人家的地。你真是个好亲戚啊,这笔账回头再跟你算。滚吧!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,里正哪里敢走,就差给李诚跪下了。长安城里来的权贵,捏死他跟踩死一只蝼蚁有什么区别?他只要现在敢走人,回头一家人都得完蛋。一个里正,在草民的眼里是个人物,在权贵的眼里,连个官身都没有,你也算人物?

    里正想多了,他的靠山是县尉,在县尉的眼里,你也算个人?一条狗而已。丁三郎大小算个人物,长安城里的朱门也进过几扇的。都不用李诚发话,崔家的一个掌柜的,县尉就带着不良人“请”丁三郎去了。

    朝廷法度?别闹行不行?法律是给草民准备的!李诚只要一句话,县尉很乐意把里正拿下,这个位子送给杜老三就是了。里正的土地,也是杜老三的。里正家里的浮财,县尉酌情处理,肯定能分润一些。里正的妻女,县尉自然就笑纳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现实,破家的县令,灭门的令伊。县尉到不了破家的程度,但是有李诚一句话,他很乐意效劳。更不要说,县令大人可能会抢着帮忙。不是可能,是肯定。

    这是谁啊?当今天子最重新的臣子,少府监少监,九皇子的老师,名满长安的大唐第一才子李自成。这是面上的,私底下呢?谁都知道,李诚不惹事,惹了他的人,没个好收场。

    你还能比齐王李佑更牛逼?齐王都被陛下打断了腿,丢齐州去吃自己了。区区县令,在人家的眼里,不过一个芝麻官。区区县尉,在人家的眼里,也叫官?

    杜家四口跟着丫鬟过来,看见身穿大氅,腰缠玉带的李诚,这就要跪下说话。

    李诚及时抬手:“站好了说话。”跪一半的杜家人,及时收住,为首男子上前:“杜三见过贵人,不知贵人何事召唤小民。”李诚没说话,只是回头看看,马车帘子掀开了,露出秋萍一脸泪水的脸,一声悲切的呼唤:“耶耶,阿娘,我是二丫啊。”

    一家人抱头痛哭,李诚站在一旁面无表情,仔细的打量这一家人。麻布衣服上打满了补丁,十二三岁的小子,脚上的鞋露出来大拇指,袜子是肯定没有穿的。年轻的那个肯定是大儿子,站在一边掉眼泪。肩膀上有个补丁,鞋子上没破洞,也有一个补丁。

    这一家人差不多情况就搞清楚了,自家的地,怕是没多少了,靠给里正当佃户度日。

    小小的后沟村也就是三十几户人家,丁口数百,规模甚至不如李庄。距离县城不算远,算是后沟村唯一的优势了,但是并没有什么用。李诚有仔细观察周围的习惯,发现除了里正之外,其余村民,无不面黄肌瘦,脸有菜色。穿戴上也都是一般的破烂。

    里正站在一旁低着头,甚至都不敢正眼看李诚。在他看来,李诚的气势实在太过耀眼,便是他见过的明府,也不及李诚。这等权贵,居然看上了杜三家的二丫,真是祖坟冒青烟了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,一家人停止了哭泣,秋萍回到李诚身边,抱歉的低声道:“累郎君久等。”

    李诚微微一笑:“这不算什么,且先进去坐吧,这地界夜里也不好住人,别弄的太晚不好回城。”杜家婆姨赶紧回去烧水待客,不料门口多了一具煤炉,早有丫鬟引着了煤炉,铜壶里已经烧上了水。

    “不用那么客气,就在院子里坐一坐。”李诚开口了,实在不想进这个低矮逼仄的屋子里。太受罪了,不是李诚矫情,由奢入俭难,而是不喜欢压抑的气氛。

    自有老卒搬来椅子,摆在院子里,里正在一旁看着,心道:这是来省亲啊,还是来郊游。

    李诚招呼杜三坐下,这时候客气就没意思了,他们反倒不自在。大马金刀的坐下,开水烧开了,丫鬟泡茶端来。李诚也不让茶,淡淡道:“在下李诚,长安县男,少府监少监。秋萍,也就是二丫,乃是我府上爱妾。也是李某长女之母。”

    李诚一句话,说的秋萍身子打晃,理论上来说,就算是安乐,崔芊芊过门之后,也是崔芊芊的女儿。秋萍是亲娘不假,但是称呼上不能叫母亲。母亲只有一个,那就是大妇。

    李诚的意思,就是将来安乐长大了,也不会离开秋萍,就是跟着亲娘一起长大的承诺。

    杜老三也是一脸的惊喜,自己的闺女,只是给人做妾的。大户人家的里的妾室,地位很低。更不要说,适才秋萍说了过去的事情,堕入风尘之中,遭遇李诚才脱离。

    李诚带来的东西很很多,吃的穿的,铁锅都带了好几口。唯独没有给钱的意思。不是李诚吝啬,而是不想让这家人养成依赖的感觉。授人与鱼不如授人与渔,对杜家人同样适用。

    杜家太穷了,铁锅对这家来说,可望不可及。即便是村子里最有钱的里正,也就是在县城里买了一口铁锅。杜家人体会到了生活水平阶梯式进步的感觉。李诚带的东西里头,还有一早在县城里买来的两只杀好的羊。吃饭的碗筷,切菜的刀,生活用具李诚全部自带。

    本意不是矫情,就是觉得带这些东西,杜家肯定需要。不料在里正看来,这位县男太奢侈了,出门在外,一辆大车专拉用具。一个姨娘回门,便如此的劳师动众,蜂窝煤都自带了五十块,就不怕杜家用完了,没地方去买去?

    秋萍在教母亲用煤炉,交代一句:“这煤炉晚间不要放在屋子里,封上口子,盖上盖子,就放在屋子外头。蜂窝煤用完了,让人去现成崔氏货栈,报上李郎的名字,就可以拿到煤。”

    “放在屋子外头,怕是叫人搬了去。”婆姨不是很放心,秋萍笑道:“一个煤炉,值不当几个钱。家里屋子低矮,放屋子里不好接烟囱。这煤炉不通风,要毒死人的。”、

    一直没机会说话,只能站一旁等候的里正,总算是被李诚想起来了,招招手,里正赶紧过来。李诚淡淡道:“我这岳父是个老实人,不知道该怎么说话。有的话,我替他说了。家里原来四十亩永业田,我出钱按照市价买回来。这土坯屋子住不得人,我出钱盖新的。”

    里正差点哭出来了,四十亩地还给杜家也就算了,盖新房子那可不少钱呢,也要我出?

    里正的理解,就是李诚打算让他这么做,才肯放过他。心疼的厉害,却无可奈何。如果不答应,今天夜里能不能过的去都不好说,家里正在办喜事,搞不好就换个幡子办丧事。如何选择,很简单。里正硬着头皮答应:“贵人安心,一切自然有下吏办的妥当。”

    李诚懒得看见他,摆摆手:“你家里有事忙,且回去做自己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里正如逢大赦一般的出来,匆忙的往家里走,斜刺里出来一个不良人,拦住他道:“杜里正,等你一会了。”里正站住道:“县尉有事?”

    这不良人冷笑道:“不是县尉有事,是你有事。县尉有话,不管李县男提任何要求,翻倍做好,不然你就等着家破人亡吧,别怪他老人家没提醒你。这李县男,打断了齐王的腿都没事,齐王还叫陛下撵去齐州了。好生思量吧。”

    不良人说着匆匆走了,大冬天的里正一头的汗,刚才还庆幸自己逃过一劫,不料事情还没完。感情这位之遮奢,远远超出了想象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