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八十五章 要不要灭个口
    李庄的困难户其实不多,也就是那么三五户。不是这些人好吃懒做,实在是各有各的困难。比如其中一家,生了七个孩子,怎么养活都是一个问题。你还别说没本事养就别生的话,这年月鼓励生育。官府有个机构叫官媒,管的就是女人到了年龄不出嫁。

    就算是个寡妇死了老公,年龄不到还得改嫁,不然就是违法。当然这只是局限于普通人的家庭了,法律这个东西从来都是针对草民的。杨氏嫁给武士彠的时候,都四十六岁了。这么大年龄没嫁人,不就是因为她的出身好么?

    李诚还请一干老人到家里做客吃饭,这年月敬老是必须的。吃饱喝足了,走的时候还有一份礼物送上,这完全是在作秀,但是必须要做。一个好名声可太重要了,尤其是在自己老巢里,如果连李庄的人都活不下去了,李诚名声早烂大街了。

    除夕夜的年夜饭,李诚把李晋(高晋)和一干老卒都叫上,堂前摆了五桌子好酒好菜。吃饭的时候,李诚带着崔芊芊和秋萍,一一给人敬酒。当然李诚的酒壶里装的是水了,不然这么多人喝下来,李诚没事,崔芊芊得醉倒。

    一顿年夜饭吃下来,收获了家中各级管事的各种感激,这才算是把年终大戏演完了。回到后院,李诚这里还有一桌,就是李诚、崔芊芊、秋萍三人在桌子上坐着,其他丫鬟都得站着看,跟前伺候着。你还别说这些丫鬟如何,能站在这里伺候的,在下人面前都是高一等。

    李诚的意思,莺儿也该有个座位,小红娘嘛。奈何这俏丫鬟,死活不肯上座,非要站在崔芊芊身后,随时伺候着。李诚也就随了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夫人,秋萍,辞旧迎新之时,为夫给二位敬一杯酒。但求年年家宅和睦,岁岁人人平安。”李诚端着酒杯,说了这么一句。崔芊芊和秋萍赶紧站起来,干掉了杯中的酒。

    再次落座时,李诚动手,先给崔芊芊夹一条鸡腿,笑道:“夫人多吃点好的,来年给李家添丁之事,拜托夫人了。”这本是闺中之语,李诚在这里说也无伤大雅。

    崔芊芊也不生气,面带羞红,眼睛里全是柔情,心里全是幸福。李诚跟一般的大唐男子的不一样之处,崔芊芊结婚之后已经感受到了许多。他对女性的尊重,是发自内心的,从来没有把崔芊芊和秋萍,当做他的私人附属品。

    “多谢郎君!”崔芊芊道谢一声,也动手给李诚夹菜。李诚谢过夫人之后,又给秋萍夹菜道:“秋萍,多谢你给我生了个闺女,你放心,安乐这一生,李诚都会爱若珍宝。”

    秋萍听着眼泪都下来了,她一个风尘出身的妾室,得夫如此,再无所求。赶紧起身谢道:“郎君厚意,妾身领了。”也就是崔芊芊在场,秋萍不好说太肉麻的话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,一顿饭吃的颇为喜庆,吃了年夜饭,李诚放下筷子的时候,两个女人也都放下筷子。丫鬟们松了一口气,各自下去轮番吃饭不提。

    秋萍取来管箫道:“长夜漫漫,不如妾身给郎君和夫人吹萧取乐。”崔芊芊听了很满意,正准备答应呢,李诚却摆手道:“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我有办法,大家一起开心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听他说这话,很是吃惊,脑子里污了一下,难不成这就要大被同眠?是答应好呢?还是拒绝呢?这天才刚刚黑下来,就要行那等事体么?

    李诚转身去书房,崔芊芊才知道自己想歪了,心里一阵羞恼。李诚回来时,手上多了一个盒子,笑道:“这是我发明的小玩意,让工匠做出来有几天了,就等着过年大家一起开心。”

    放下盒子,李诚四下张望:“莺儿呢?”崔芊芊道:“她去吃饭,唤她作甚?一眨眼的功夫没见着人,就找上了?”李诚听出一点酸味,也不生气,笑道:“夫人冤枉李某了,只是这玩意,需要四个人才好玩的尽兴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这才不好意思道:“那让人去催一催,叫她吃的快一点。”李诚笑了笑,转身让人去取来四贯钱,一个位置上摆了一贯,等到莺儿急急忙忙的赶来时,李诚让她坐下,莺儿又连连摆手道:“这里哪有妾身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李诚起来,把她按在位子上,笑道:“你还非坐不可呢,不然大家都没得玩。”

    说着打开盒子,倒出里面的麻将牌,东南西北,条饼万。麻将这东西想上手太简单了,李诚只是简单的一说,大家都会了。初学者,玩这个上手快不说,还很容易上瘾。

    四个人打麻将守夜,三个生手一开始还比较慢,都是心灵手巧之人,很快就打的熟练了。三女身后各自还站着丫鬟,在一边看了一会,也都学会了。

    既然是玩乐,一贯钱的本钱就是筹码。李诚玩的很小,就是一般的推倒胡,三门通。只要能胡牌,三家给十文钱。正常的来说,一贯钱能输到天亮了。

    李诚打了不到半个时辰,麻将这东西服生手,结果是三家生手都赢了,唯一李诚输了几百文钱。李诚倒也不在乎这个,大家高兴他就高兴。三个女人兴致勃勃,玩的很开心。李诚却不能就此玩下去,起身对身后丫鬟道:“你来替我打,我去庄子里四处看看,大家如何。”

    李诚一个人出门,手里拎着灯笼,偌大的宅子里,灯火通明。红灯笼把庄子点亮,这是崔芊芊的手笔,一共点了一百零八个红灯笼。独自一个人的时候,李诚的心里才会怀念另外一个世界,那里也有亲人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,自己也有亲人了,你们看见了么?一直担心我娶不上媳妇的二老,看见了么?

    不自觉了,李诚的心变的格外的柔软。一直很努力的揉进这个世界,只有在这个时候,李诚才清楚,自己始终是属于另外一个世界的。更多的时候,李诚还是一个旁观者的心态。

    能做什么,不能做什么,李诚心里很明白。庆幸的是,这是贞观,是盛世。就算是史书上的盛世不那么靠谱,这也是中华历史上,华夏文明最坚挺的一个时间段。给外族做奴隶的担心,那是肯定没有的。这个时代,其实很好啊!

    身后有脚步声传来,李诚回头一看,却是秋萍寻来了。“你怎么来了?不好玩么?”

    秋萍款款上前道:“好玩呢,只是那些丫鬟跃跃欲试,妾身便让出了位子。”

    李诚稍稍沉吟,便明白她的心境,上前来搂着腰肢道:“真好,月下相拥。”

    秋萍翻了翻眼珠子:“郎君最爱取笑,这天上哪来的月亮?星星倒是有不少。”

    李诚哈哈大笑:“意境,重点是意境。”说着两人缓缓而行,秋萍笑道:“都道郎君乃大唐第一才子,妾身却不以为然。”李诚听了不免奇怪道:“怎地,不相信为夫的才华?”

    秋萍笑道:“非也,郎君实乃大唐第一寂寞之人也。”李诚心中一惊,手上微微使劲道:“哦,何出此言啊?”秋萍笑道:“郎君酒后曾言,无敌是多么的寂寞啊。不正应在此处么?”

    李诚没想到自己喝高,胡说八道的话,被秋萍记住了,忍不住又哈哈大笑道:“好啊,原来在这等着我呢,你知道的太多了,我要不要灭个口呢?”

    秋萍嘻嘻一笑:“妾之口,郎君怕不是灭的少了。”呀,这女子,居然学会了意会撩汉法。

    得,还溜达个屁啊,李诚心中鸡冻,两人转了个弯,进了秋萍住的院子。一干曾经在李诚身边伺候的丫鬟,此刻正在屋子里说话玩闹。见李诚和秋萍回来,两人脸上都红红的,识趣的纷纷起身问候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达成了灭口之后,李诚浑身轻松的出门,昔日秋萍准备硬塞给李诚的几个丫鬟,表情幽怨的看着李诚,李诚不敢多留,麻溜的走人了。这些丫鬟都不小了,如果不是在李家,都该嫁人了。得,来年要给她们安排姻缘了。

    回到堂前,战斗还在继续,崔芊芊看见李诚一个人回来的,嘴角露出微笑,起身让身边的丫鬟继续。上前招呼李诚:“郎君一去大半个时辰,还到郎君要晚点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李诚呵呵一笑,假装没听出她话里的意思,上前接过茶杯道:“夫人,怎么不继续了?”

    “这些丫鬟,紧了一年了,该松快松快了。妾身要玩,什么时候不行?”崔芊芊倒是很体贴下属,李诚却不是这么想的。这些丫鬟只有在崔芊芊怀孕之后,才有机会近李诚的身。

    平日里的安抚,都是一些笼络下人的小手段罢了。崔芊芊的聪明,在李诚看来,不免小局了一点。但她是个女人,不需要大局不是?

    “也好,坐久了对身体不好。”李诚笑着回应,崔芊芊贴近了,鼻子吸几下:“刚才秋萍身上的熏香,就是这个味道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了笑,抱了一下崔芊芊道:“现在,身上也有你的味道了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白他一眼,娇柔无限:“妾身可不敢吃这等飞醋,郎君也陪妾身出去走走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