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九十五章 谋主
    ,!

    李泰的评价是有才无德,一个有才之人,智商就不会太低,也不好糊弄。如果说以前他对储君的位子没任何想法,是这帮下面的文人给他抬上来的,赶着鸭子上的架。现在的李泰因为李世民的重新,真的生出了对太子之位的觊觎之心。

    人的**毫无止境,贵为魏王,就想当太子,当了太子就想当皇帝,当了皇帝就会想着做千古一帝,做了千古一帝,就会想着当神仙长生不老。人设这个东西,随着地位的变化,在不断的自我修正。

    “殿下,此萧某自作主张,不关苏先生事。”萧未央站了出来,笑着拱手作答。苏勖急的连连使眼色,他都当着没看见。

    李泰没有立刻发作,只是沉着脸,阴森森的看着他,吐出一个字:“说!”

    萧未央是个聪明人,而且是聪明绝顶那一类人。聪明人也会做糊涂事,但肯定概率很低。此刻的萧未央心里很明白,今天的事情不能说服李泰,轻则被赶出魏王府,重则葬身此地。

    “李自成才华冠绝大唐,然其不肯入幕魏王府,便注定了天生是殿下的敌人。除非殿下放弃登极之志,如此,萧某也无话可说。”萧未央不慌不忙的,说出自己的道理。

    李泰很聪明,但还是被他的狡辩给迷惑了。萧未央的话有没有道理?有,只要李诚一天不表态支持魏王,就是在支持不变。既然不变的话,东宫太子李承乾,在李世民百年之后,名正言顺的接过皇位。

    实际上呢,这是两个概念,与他招惹李诚,根本不搭界。萧未央的目的很深,最初的谋划,在于借李诚扬名,同时借李诚之口,把李承乾给装进去。太子逛技院的事情,被李诚捅破了,这是要借刀杀人。一旦李诚上钩了,自然而然就要站在太子的对立面。

    到那个时候,李诚能选择的可就不多了,被逼着投靠李泰,还有什么脸面在萧未央面前端着架子?至于曲江文会一事,萧未央也有准备,如果李诚不上钩,而是选择了文会,萧未央照样有信心,撕下他第一才子的虚伪面具。

    萧未央自觉算无遗策,不料事情的走向,根本就没有按照他的剧本来。李诚这个王八蛋,带着一票二代,直接丢下五万贯钱,一把火烧了牡丹苑,抢走了白牡丹。生生把一桩政治阴谋,给弄成了争风吃醋。到现在,萧未央想起来还有点晕。

    自负才高的萧未央,人在暗处,与李诚的第一次交锋,就被扇了个大耳光子,差点没落下病根来。关键是他还没法对外说,自己的谋划如何了得。现在他还得忽悠李泰,得到他支持。不然,李诚这一下隔空的巴掌,他一时半会还找不回来。

    被**驱使的李泰,思维走进了死角,忍不住叹息一声:“孤数度欲请自成先生为师,奈何苦求而不得。”萧未央一听这话,心道:成了。立刻上前一步,压低声音,加一把火。

    “殿下,此东宫先手之功也,非殿下之过也。”啥意思,很简单。东宫太子站着大义的名分,就像两个人下围棋,先走的一方肯定有优势。而且优势还不小,后来的围棋规则,就生出了贴目制度,就是因为先行的一方有巨大的优势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个巨大的优势,在高手那里才有所体现,一般的业余爱好者,根本理解不了这个。现在的萧未央,也把自己摆在一个高手的位子上,正在跟李诚对弈。只不过之前对李诚了解不够,上来就吃了个闷亏,棋局还漫长,萧未央有信心扳回来。

    “嗯,萧先生所言有理,来人啊,给萧先生安排最好的住处,再送两个新罗婢过去伺候着。”李泰一声吩咐,萧未央面无表情的站在那,似乎一切都是如此的理所当然。其实他心中却不是波澜不惊,而是暗暗得意,魏王谋主一职,到手了。

    苏勖站在一边也不说话,心里却不免有点嫉妒。这个萧未央,不过是一番话,就得到了殿下的认可。今后他未必肯居于人下。之前的魏王第一谋主苏勖,生出了不安的念头。

    李泰又道:“来人,给二位先生看座。”态度变化了,看上去很无情,但这就是现实。如果萧未央今天没有展示出让李泰信服的能力,他的结果肯定不会太好。李泰一点都不介意把他丢出去,给李诚赔礼。就算有苏勖保着,李泰也不会留下他。

    这是之前,但是现在的苏勖,对萧未央已经生出了提防之心。

    “自成先生之才,孤仰慕已久,奈何先生不肯屈居,如之奈何?”李泰叹息一声,萧未央心里在暗暗叫苦,不料李泰对李诚的敬服到了这个程度。那么之前准备的手段,估计就不能用上了。该怎么办才好呢?

    萧未央很快就想到了一个说辞,笑道:“殿下,自成先生行事,常人难以琢磨。窃以为,能得自成先生相助殿下,为上策。”李泰微微点头,认可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萧未央叹息道:“然则,不能得之相助之时,则可退求其中立。”李泰听着忍不住微微皱眉,他当然还是希望得到李诚的相助,但是现在看来希望很渺小。李诚的态度,立耻明确。

    萧未央见李泰的样子,知道火候到了,又来一句:“如其助太子,则应毁之。”李泰听到此处,表情阴沉不语,心中极为不喜。萧未央暗暗叹息,出言补救:“此下策也。”

    李泰心头舒服了一些,他对李诚是真的很欣赏。不过李诚真的旗帜鲜明的支持李承乾,估计也没选择了。这时候萧未央又道:“今上一代英主,自成先生宠信无人能比。窃以为,可谋使东宫恶自成先生,天子自然不喜东宫。”

    李泰的身边汇聚了一大群文人,做学问自然是很强的团队,要说搞政治,他们确实差点意思。不然也不会闹成最后那么一个结果。李泰还落个有才无德的历史评价。

    萧未央的才智极高,给出了一个办法和路线,这正好迎合了李泰的需求。

    “孤明白了,时候不早,二位先生早点休息吧。”李泰觉得生活又充满了希望,对于萧未央,李泰还没有达到完全信任的地步。如果刚才说一番策略的换成李诚,李泰绝对是要站起来拜服,道一声:“泰愿以先生为师,还请先生教我。”

    萧未央崭露了自身的价值,但还达不到李泰心目中诸葛亮的地步。李泰心目中的诸葛亮,那就只能有一个,就是李诚了。可惜,求而不得啊!

    苏勖等两人走的远了,这才低声道:“萧先生,为何不说之前商量好的话?”

    萧未央心中鄙夷,脸上却是一脸的无奈摇头:“殿下深信李诚,不肯疑之。萧某只能退而求其次。苏先生放心,只要那李诚去了曲江文会,萧某一定剥下他的画皮。说来这个画皮的故事,倒是出自李诚之手吧?也不知道他从哪位高人手里抄来的。”

    苏勖对此深信不疑,不是他不服李诚,而是他第一次见到萧未央时,就被萧未央的说法说服了。萧未央是怎么说的呢?很简单,李诚才多大的年纪?第一次出现在大唐高层视线内,还在鄯州。那会据说也就是十八到二十岁之间。按照李诚自己包的八字,今年是二十二岁。

    那么仔细算一算,一个二十二岁的人,怎么会懂那么多东西?没有岁月的积淀,如何能写的出“暮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这等绝妙的句子呢?

    说明什么呢?说明李诚在机缘巧合之下,得到了某位高人的诗集,背下来为己用。而不是他自己有这么一份才华。苏勖深以为然,并支持萧未央在李泰面前揭穿李诚,也支持萧未央在曲江文会上,击败李诚,一举扬名。

    却不料,萧未央在整个事情中,布了一个局,看似无法破局的时候。一个叫李诚的有钱人,本应该是这一次的猎物。但是作为一个壕,李诚的行事风格,根本就不在萧未央的算计之内。老子有的是钱,用钱砸死你。什么阴谋诡计,也当不起李诚砸出的五万贯钱。

    牢房之内,两个火盆烧的正旺,明月挨着李诚,还在说话。李诚敏锐的注意到了萧未央这个人,所以必须了解一下这个人的来路和行事风格。

    “萧未央么?怕是能有三十岁了,一介书生打扮,风度气质倒是有的。人道乃白牡丹的入幕之宾,写了好些诗与白牡丹唱来着。”好吧,明月的回答没抓住重点,女人嘛。这个时候,这个气氛,想的肯定不是李诚想得到的答案。

    不过不要紧,李诚可以引导她给出想要的答案。“嗯,这个人,可有特别之处?”

    不等明月回答,床上的红儿已经先道:“郎君,那萧未央不是个好人,他看人的眼神很特别。”李诚听了立刻笑问:“如何特别呢?”都道旁观者清,没准红儿给出的答案更准确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