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九十六章 牢房夜话
    ,!

    “怎地说呢?妾身读书少,说不明白。妾身的自小出身猎户家中,父亲养了一头鹰,那鹰是怎么看猎物的,萧未央就是怎么看人的?还有,妾身家里有猎狗,父亲说是狼崽子养大的。那猎狗每次抓回活物,眼神盯着活物的时候,眼神也有似那萧未央。”

    红儿说着话,很快就跑题了:“唉,家里本来日子还能过,我爹一次出去打猎,遇见了权贵子弟,索要鹰犬。家中好几口人呢,老的小的,都靠这鹰犬为生。我爹愿意卖了,那权贵却不肯多给钱,只给了一贯钱便要夺走,我爹自然不肯,被权贵用马撞的吐血,……。”

    李诚已经走神了,脑子里想的全是萧未央的样子,浮现出一个词“鹰视狼顾”。如此说来,此人恐怕不简单啊。算了,不去多想了,见招拆招就是,只是被人在暗处盯着,心里肯定是不舒服的。

    “夜深了,妾身伺候郎君休息吧?”明月站了起来,面带羞涩。李诚回过神来,本能一问:“你说啥?”明月脸红的更厉害了,低声重复一遍。李诚听了这才笑道:“你们俩睡床上,我在地上打个地铺就行。”

    明月惊的脸色煞白,看着李诚道:“郎君嫌弃妾身么?天地良心,妾身尚属完璧,郎君不要被那市井流言所误。”李诚听了笑道:“你想哪里去了,也不看看这是甚么地方,李某也不是急色之人,怎能如此草率?待到出了此间,一定给明月娘子一个美好的记忆。”

    听了解释,明月这才放心,真的被李诚拒绝了,回去就没脸活下去了,三尺白绫自己了断,免得活着受尽人间白眼珠子,还有无尽的冷言恶语。

    “郎君说的哪里话,这地上都是稻草,如何打的了地铺。不如三人一道挤一挤便是。”明月也不要脸了,都到了这地步了,就算不能成了好事,也不能让李诚睡稻草啊。

    李诚一看那床,倒也不算小,三个人挤一挤没问题。当下点点头道:“我们躺在一起,说说话也是好的。”说着两人脱了外衣,躺在床上,可怜的红儿被挤到了墙角里。

    牢房内孤灯一盏,狗男女靠在一起说话。李诚想起若儿之事,不免问一句:“若儿妈妈,倒是舍得的紧。”那红儿在墙角也不安生,侧过身子,贴在李诚的手臂上,笑道:“若儿妈妈可不吃亏,算计的清着呢。”

    明月在外侧,抬头瞪眼道:“贯会胡说,留神若儿妈妈撕了你嘴,把你送瓦窑里去。”

    明月倒是很能理解红儿,平康坊那个地方,看似光鲜无比,实则就是个火坑。身处那个所在,越是有人追捧,就越发的是权贵心目中的玩物。没上手的时候,追着你捧着你,玩过了丢一边,这种事情可太多了。现在有机会,跟着明月一起跳出火坑,红儿自然要抓紧。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你吓她作甚,让她说说无妨。”明月道:“郎君惯着她罢。”说着转身背对李诚,这是吃醋了。李诚给她扳过来,笑道:“吃的哪门子飞醋?说正经的呢。若儿妈妈那边,可不能白白没了你这棵摇钱树。”

    明月听的心花怒放,靠着李诚更紧了一些,低声道:“妈妈也不易,崔郎无情,很是伤了心。如今妈妈也不想着嫁人从良了,只道要做平康坊第一的妈妈。之前倒是寻过几个靠山,奈何都不牢靠。如今怕是看上了郎君,要借郎君的手,一统南曲之地。”

    红儿又补刀道:“郎君有所不知,为了我家小姐,若儿妈妈怕是撑不了多久了。好些权贵都放了话,要做小姐的好事。甚么过三关,起初还有些新奇的兴趣,几次下来便不耐烦了。要来横的,都被妈妈用先生之名给挡了下来。哼哼,妈妈比谁都着急呢。”

    mmp!原来又是套路!李诚明白了,还以为什么缘故呢,原来是这个缘故。

    明月才名艳名一时无两,长安城里的权贵多如狗,为了多挣钱,最初的一年,就得端着架子。现在看看端不下去了,赶紧给李诚送来,还能搏一个美名。说起来,这个机会还是李诚送给若儿的。至于明月,对李诚自然是真心的,不然也不会不要脸面的在这躺着。

    弄清楚事情的底细,李诚反倒是安心了。事情就怕不清楚,清楚了自然就有对策。

    “平康坊那地方,确实不是久居之地,一些没混出样子的娘子上了年岁,为了生活也只能去下贱之地。便是那红极一时的娘子,老大嫁作商人妇,也好不到哪里去。”李诚悠悠叹息,这个年代的娱乐圈,比起现代还是差距很大的。

    “郎君一番话,道尽了此间之苦,妾身感同身受。”明月幽幽叹息,贴的李诚更紧了。

    三人都穿着衣服,本也有些旖旎之意,一番聊天,冲散了这点气息。

    “嗯,你们回去告诉若儿妈妈,如果愿意听我招呼,我自有好手段来安排。定叫上上下下的娘子们,有个还算好的结果。”李诚说的肯定,红儿喜的坐起道:“郎君此言当真?”

    啪,红儿的屁股上挨了一巴掌,却是明月的也做起来发起打击道:“猢狲一样的,老实的躺着,一点规矩都没了。”红儿乖乖的躺回去,明月这次啊躺好了。

    “郎君只管安排,妾身一定让妈妈照着做就是。明月轩上上下下,几十号人,都指望郎君搭救出火坑。都出来不敢想,能有一半,郎君便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。”

    李诚心道,没曾想也有进军娱乐圈的时候,只是这等事情,其实也不算很难。比起后来的现代,那种全民娱乐的年代,当下的娱乐手段,其实还是比较原始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事情其实不难,你们都看过聊斋,里头好些故事,都能拿出来重新演绎一番。回头我见了若儿妈妈,便跟她说这个事情。如今在平康坊,走的是高端路线,接触是文人权贵,钱是挣了,风险也不小。一言不合,被人烧了宅子也不稀奇。”

    听到李诚这么说,明月和红儿忍不住都笑了,尤其是红儿,身子在李诚这挤了又挤,笑道:“郎君最是促狭,平康坊放火,哪个也没郎君拿手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了哈哈大笑,左拥右抱的,确实很爽,但是这手臂明天一早还是不是自己的,就不知道了。比起明月来,这红儿胆子可是大的多了,仗着被子遮掩的,一条腿上下乱蹭,极尽撩拨之能事。明月也是看见了,不然也不能给她屁股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今夜,为难郎君了。”明月歉意的一笑,李诚轻轻的使劲,搂紧一些道:“我倒是没什么,此情此景,也没什么心情。非要做那等事情,对你和红儿,也是不尊重。你们能来陪我,我怎能将你等与瓦窑女子一般对待?”

    三人就这么聊说着,不知何时睡着了。和衣而卧,一夜无事。

    次日李诚醒来时,两女已经不在身边,牢房里只有自己一个,牢门却是开着的。

    做起来揉了揉眼睛时,牢门被推来了,明月拎着铜壶,红儿捧着铜盆进来。见李诚起来,明月笑道:“郎君起来了,适才出去打水来着。”李诚起来之时,明月将外衣递过来,这牢坐的比在家里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穿戴梳洗完毕,明月才道:“妾身和红儿白日不能留下,总要顾忌大理寺的颜面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了笑,点头道:“我知道,你且安心的回去。”明月犹豫一番,低声道:“郎君要是真的憋屈,不妨让红儿换了一身男子装束留下陪伴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着颇为意动,那红儿娇俏泼辣,很对李诚的胃口。毕竟这年月的女子,性格内敛者居多,红儿以及莺儿的性格,让李诚找到了一点现代女子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陛下让我坐牢,那就规规矩矩的坐牢。昨夜已然是越矩,今夜你们也不用来了。我安心的呆几天,陛下火气散了,自然能出去。”李诚这么一说,明月也不再坚持。心里却是很开心的,红儿真的穿一身男子衣服留下了,醋坛子又要打翻的。

    李诚坐牢,李世民的日子也不好过,原因是兕子不知道怎么知道了这个事情。

    “坏父皇,不理你了。”兕子很少有刁蛮的时候,今天见了李世民,别说不给他卷喇叭筒了,好脸色都不给一个。搞的李世民很郁闷:“兕子,为何不理父皇啊?”

    兕子瞪眼道:“父皇把李自成关起来,他是好人,父皇关好人,就是坏父皇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目瞪口呆,这理由和逻辑毫无问题吧?再看看四周,一群下人把头低下。这锅谁敢背啊,后来还是李治偷偷看一眼老爹,被李世民发现了。

    好小子,原来是你在作妖!李治那点道行,在李世民这里就是一眼识破的事情。

    儿子和闺女都向着李诚,李世民觉得好无奈,这爹当的好失败啊。

    不行,不能就这样算了,得找个由头,收拾那竖子,敢跟朕抢闺女和儿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