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九十七章 给朕滚出大理寺
    ,!

    皇帝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!当着最喜爱的闺女,还没法子发作,只好一通哄着,兕子才算是开心了,坐回去继续给老爹卷喇叭筒。要说李世民都抢了李诚的烟斗了,洗过之后晒干,很是好用。但是,味道上还是比不了闺女亲手卷的喇叭筒。

    李世民琢磨了一番,到底怎么收拾李诚呢?让他继续坐牢?太便宜这作妖的倒霉孩子。得给他整点为难的事情。想来想去也没招,撤职削爵,恐怕他要开心的晚上睡不着。收他的田,这个比较好,但是皇帝赏赐又收回来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没法子,摸着下巴,胡子都拔掉了好几根,也没找到办法。最后看看大太监:“你说,啥事情能让那竖子为难?”大太监是谁啊?差不多就是李世民肚子里的蛔虫了,一听这话就知道,皇帝不爽了,要整李诚。这种整还不是常规的整,就是想看李诚为难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可为难老奴了。李自成是谁啊?杀了奴婢,也想不出法子来为难第一才子啊。”这太监可太坏了,在“第一才子”四个字上头,加重了语气。一下就提醒李世民了。

    “啪!”李世民一拍大腿,有招了!“你亲自去,传朕的旨意,正月初八的曲江文会,李自成必须参加,还得拿出好作品来,不去就按抗旨论处。”说完这个,李世民舒坦了。这小子喜欢低调做人,朕偏偏不让你如意。每次做诗写文,都得逼着他。

    大太监令命而去,李世民越想越得意,去年的文会,便无有上佳之作。倒是李诚这竖子,在上元月浪了一把诗余,长安城遍地传唱,“东风夜放花千树……。”今年的曲江文会,有李诚参加,想来不会再出去年的事。文会上的作品,无人问津,技家都不爱唱。

    又为难了李诚,逼着他出现在文会上,又能为文会添彩,真是一箭双雕的妙计。

    李世民得意的不行,不料大太监去的快,回来的也不慢。见了李世民就道:“陛下,那李自成不肯参加文会,还道已经进了牢房,不怕多蹲一些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竖子!”李世民怒了,这小子居然跟自己玩心眼。不对,这是记仇,朕抢了他的麻将和烟斗。“哼哼!真当朕拿你没法子么?你再去告诉他,要么立刻从大理寺滚蛋,要么朕派宿卫去看着他,看他还怎么逍遥快活。”

    大太监又走了,李世民想到麻将,不免手痒了,出门往杨妃处去了。还在院子里呢,就听到一群女子笑嘻嘻的声音:“杨家姊姊,你这收起也是忒壮了,三家都输给你一个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另外一个杨妃,李世民再往里走,宫女赶紧大声道:“陛下驾到!”

    上台阶一看,里头四个后妃,两个杨氏,一个韦氏,一个阴氏,围着一张桌子纷纷站起迎驾。李世民笑道:“爱妃们都在呢?这麻将,可还有趣?”

    韦氏笑道:“回陛下,这麻将确实有趣,只是这物件,只有杨家姊姊处才有。姊妹们在这都呆了一下午了。”这话里头的意思,倒是别有玄机,李世民听出来了,这是吃醋。潜台词是,想见陛下,还得来这里打麻将,不然都见不到。

    要说这韦氏,李世民也喜爱过的,不然一个嫁过人的女子,如何还能做贵妃,还给李世民生了三个孩子。这就很不简单了,要知道后宫女人多少,她一个人就生了三个孩子,可见李世民曾经的宠幸频率很高。

    看看李世民的后宫,不难发现,这位皇帝有点人妻kong的嫌疑。两个贵妃,杨氏、韦氏,这都是别人的老婆,然后被李世民看上了。说到人妻与皇家的故事,历史上倒是有两位很出名的人妻,她们的奋斗史可谓感人励志。

    一个是汉武帝他娘王氏,一个是宋朝的刘娥,宋真宗的娘。这俩比较出名,前者是不满丈夫的无能,主动离婚,然后拐着弯的进了后宫,最后变成了皇后。刘娥的起点就更低了,街头卖唱的出身。很奇怪,这两个如此励志的人物,居然没人编剧专门写个剧本。

    或许是有的,可能拍了没能播出也未必。好吧,跑题了,言归正传。

    韦氏还是老了点,李世民现在有点独宠杨妃的意思。后来更加禽兽的独宠徐慧。

    当李世民这样的皇帝还是很苦逼的,比如说他动了大被同眠的念头,现场这四位一准不能答应。说起来这上头还不如李诚呢,只要李诚在明月轩里头对若儿动了歪念头,明月一准帮忙拔了了若儿的衣衫,弄不好还帮忙推几下。

    这都是风尘女子固宠的手段,后宫这些正经人家出身的女子,自然是玩不出来的。别看唐朝的风气比较开放,要说浪里个浪,真的没法跟明朝比。当然这只是民间对比,真要说皇帝浪的高度,唐朝远胜明朝。

    为啥呢?很简单,明朝的皇帝被文臣掣肘太过。唐朝就没这个现象了,最重要还是理学,这玩意简直坑死人不赔命。用来要求别人的大杀器!

    李世民这里陪一群后妃说话,很自然的提到了曲江文会,要让李诚去写诗的事情。一干后妃不免纷纷叹息,都道李自成便宜了崔氏,这家有女如何云云。

    “不走,我还没住够!”面对大太监,李诚又拿上了。上一次来,被李诚挤兑走了。这一次,大太监可是带着杀招来的,不紧不慢的高声道:“陛下口谕……。”

    听到派宿卫来看守,李诚就跟马蜂蛰了屁股似得的跳了起来:“陛下不仗义,臣不服。”

    大太监笑嘻嘻道:“李县男,这话跟奴婢也说不到,不如,您辛苦一趟,进宫去见陛下?当面跟陛下说清楚,奴婢也省了为难。”

    李诚怒道:“你这老货,贯会拿陛下压我。哼哼!”说是这么说,李诚还是怂了。迈步出了牢门,又转回去,大太监抽了抽脸颊时,李诚把一张虎皮卷起来夹着:“这是明月送来的,不能便宜了这里的牢头。”

    牢头很悲伤的看着李诚离开,还得强忍眼泪把李诚送走。唉,才过了几天好日子啊。

    李诚走出几步,又回头道:“张三,我这房间你给我留着,东西不许动啊。这是我专用的牢房,那天心情不好,我又闹点事情出来,住进来休息几日。”

    张三听着哭笑不得,你真拿这当旅馆了?李诚还没走远,张三突然追出来:“李县男,您写的文稿,小的给你送来了。”李诚还真写(抄)了一些东西,用一个木盒子装着。刚才还真的忘记了,不是自己伤脑筋创作的东西,就是不珍惜啊。

    看着眼巴巴的张三,摸摸口袋,一个铜板都没有,冲大太监一伸手:“带钱了么?接我一点?”大太监瞠目结舌:“奴婢,也没带钱啊,没地方花用,带着作甚?”

    “看你扣的!”李诚无语的接过木盒子,对张三道:“赏钱先欠着,回头让人给你送来,走了。”说着挥挥手,大摇大摆的走出大理寺的监狱门。大太监一直跟着呢,李诚恼火的回头:“跟着我作甚?”大太监笑道:“奴婢得亲眼看着您回去,才好放心。”

    李诚明白了,这是担心自己又回去,气的抬手指着他点了几下:“你,你,你等着!”

    大太监一点都不生气,李诚要是真的记恨自己,不能这样。远远的看见钱谷子,李诚一招手,钱谷子麻溜的跑过来。“带钱了么?”李诚开口就问,钱谷子笑道:“家主要多少?”

    说着,掏出一摞子飞钱来,李诚随意的抽出一张,递给大太监:“拿去,跑两个来回,辛苦钱总得落几个。”大太监只是扫了一眼,笑眯眯的抬手张开衣袖,飞钱消失了。

    又拿一张,丢给张三:“拿去,替我看好牢房啊,东西不许少,别人不许住。”

    张三一看飞钱上写着五十贯,嘴都笑豁开了。

    钱谷子牵来马车,李诚多少有点意外,怎么是马车呢?想了想,还是上车,里头果然有人等着,还是个女子。这女子年岁得有二十出头了,身段丰盈,见了李诚便叩首道:“北曲柳迎春,拜见自成先生。”

    李诚微微点头,马车走了起来,有帘子挡着,外人还真的不知道里面在干啥。

    “你有啥要说的?”李诚不动声色的看着他,钱谷子不会乱来,这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“妾身本要进牢里见先生,不料先生先出来了。此番安排,乃是程家三郎的手笔。”这女的倒是识趣,先把情况说明白,李诚这才才点点头:“嗯,接着说。”

    “妾身与程三郎乃是相好,昨日三郎登门,提了那萧未央之时。妾身凑巧知道一些,三郎便让妾身来此,当面告知先生。此事说来,倒是要从八月里说起……。”

    李诚下了马车,钱谷子二话不说,赶着马车把人送走。崔芊芊带着莺儿,站在台阶上等着,等到钱谷子走了,激动的冲上前道:“郎君,妾身还道要去送饭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