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章 夫唱妇随
    ..,

    李诚在心里暗暗给老丈人点了个赞,蓝田房的家主,果然不简单。坦白讲,要是没有这点眼力,蓝田房早被其他房吞并了。别说士族内部亲人之间亲近友爱的屁话,自己人搞自己人才狠呢。没点腰力,你也想跟别人平起平坐,自立门户?

    崔寅道:“只是那五万贯,砸的也太过了。买下整个平康反,也是有剩余。”

    李诚淡淡一笑:“钱就是王八蛋,没了就去挣。能用钱解决的问题,从来都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说的兄弟二人无言以对,李诚确实有这个底气这么说话。挣钱不易,尤其是蓝田房这种情况,基本上就到了顶峰了,开始走下坡路的当口。说的难听一点,三十年内不出一个杰出人物来扛鼎,蓝田房必将淹没,籍籍无名,泯然一般的小士族。

    一个家族的势力,有人才在朝是一个,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钱。没钱你谈个屁的人才辈出,读书很烧钱的,培养一个武将,更烧钱。贞观头几年,灾祸连年面前,崔氏吊到皇帝都不给面子。凭的不是他们对皇帝得位不正加人妻kong的厌恶。

    更多的是靠着门阀的底蕴,这底蕴包涵两层意思,一个是天下读书人的认同,振臂一呼,望风景从。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,那就是钱粮。没钱粮,声望就是个蛋蛋。

    正所谓,前两在手,天下我有。钱粮在手,遍地的流民可以当着看不见,然后拉着皇帝的手,一本正经的讨论一个问题,“这个天灾形成的原因是什么?”是天子失德呢?还是天子失德呢?还是天子失德呢?重要的问题要做三遍,多项选择题变成单项选择题。

    李世民这么吊的皇帝,都得跪,没法子刚正面。生吃蝗虫的时候,肯定想的是这帮士族,朕吃了你们,这才能咽的下去。

    现在问题变得的简单了吧?答案很清晰了吧?李诚这种壕无人性的砸钱举动,不仅仅是长安震动,而是天下震动。这帮士族看着李诚都觉得不可思议,这小子哪来那么多钱?

    那是五万贯,不是五百五千,就这么丢出来,太特么的吓人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李诚对着崔慎行,坦然的拒绝为崔弘毅说话的底气所在。你一个纨绔子弟,在李诚的眼里,不是看老丈人的面上,老子认得你谁啊?

    崔弘毅气匆匆的往内宅去,见到母亲郑氏和姐姐妹妹,脸不是脸,鼻子不是鼻子。

    “李诚欺我太甚!”崔弘毅开口就是这个,根本就不顾及崔芊芊在场。当即郑氏的脸色就变了,崔芊芊也拉下了脸。你是哥哥又怎么样,当着我的面说我老公,就是不行。

    不等郑氏和崔媛媛打岔,崔芊芊已经冷言讥诮:“不知我家郎君,哪里欺了二哥?当着阿娘的面,还请说个明白。”郑氏一看,得了,这仗不打都不行了。干脆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崔弘毅怒道:“耶耶请托帮忙拜在孔颖达门下,不答应就算了,还让我去游历天下。说什么读万卷书,不如行万里路,好似他读过万卷书,行过万里路一般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崔芊芊不怒反笑道:“原来是这等事体!二哥真的冤枉我家郎君了。想我家郎君,幼年随长辈游历天下,边走边读书,万卷书有没有读过不知道,万里路怕是谦词呢。至于二哥之事,芊芊反倒要问一句,帮忙是人情,不帮是本分,可有问题?”

    一句话,说的崔弘毅无言以对,这妹妹嘴皮子素来利索,崔弘毅不是对手。不等崔弘毅说话呢,崔芊芊又捅一刀:“郎君劝二哥去游历,何错之有呢?当朝勋贵,哪个是靠着读书就能读出勋贵来的?一刀一枪的战场上博取功名,总比游历要危险的多吧?”

    崔弘毅脸都绿了,郑氏见状不免偏心,瞪了一眼崔芊芊道:“好了,也不知道让一让你兄长。”这话不说就算了,说了崔弘毅更是羞恼,站起怒道:“好一对狗男女。”

    啪,崔芊芊腾的站起来,二话不说,一巴掌扇的结实,母亲和姐姐惊愕的眼神中,崔芊芊指着崔弘毅的鼻子道:“狗男女的兄长,下次在这么说话,做妹妹的还扇你嘴巴子。”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崔芊芊如此霸气。在娘家,一巴掌给了自己的亲哥哥。崔弘毅满面血色,被妹妹咄咄逼人的眼神逼的竟然后退好几步才站住。崔芊芊又道:“兄长这等货色,也敢跟我家郎君叫板么?你当你是魏相呢?还当你是齐王一般遮奢的权贵?”

    崔弘毅脸色由红转白,看看母亲,郑氏把脸扭开,看看姐姐,崔媛媛低头不语。没人帮着说话,也没人拦着崔芊芊,这是对崔弘毅无限失望的表现。还有对土豪的畏惧!对铜钱的认怂。如今的蓝田房,没了李诚的帮衬,回到过去的拮据,谁也不愿意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。”崔弘毅转身就跑,头也不回。郑氏叹息一声,看着他的背影道:“都怪为娘,把弘毅给惯坏了。只是芊芊,如何不能让着一点你家兄长。”这话,没有当着崔弘毅的面说,就是给崔芊芊面子,或者说是留余地,也可以理解为给李诚面子。

    崔芊芊傲然一抬下巴:“我家郎君何等遮奢的人物,也是兄长这等纨绔能说的地么?”

    一句话,母亲和姐姐无言以对,一口气砸了五万贯,一把火烧了牡丹苑,大理寺一日游,确实当的起“遮奢”二字。崔弘毅跟李诚放在一起比,真是巍巍泰山比山脚的一坨狗屎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们姐妹聊吧,为娘去看看。”郑氏还是有点不放心儿子,女儿女婿再好,也是别人家的人,儿子才是自己未来的依靠。

    后院来了个下人,在崔慎行耳边低语一番后,崔慎行面色微怒,低声骂:“竖子!走到哪都不省心。”说着起身道:“自成稍坐,某去去就来。”崔寅也是一脸的愕然,猜到后院出事情了。李诚倒是淡定的很,崔弘毅那种角色,离开家族狗屁不是,能翻出什么浪花来?

    正坐着呢,崔芊芊从后院出来了,见到李诚便道:“郎君,时候不早,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的李诚不知所措,怎么个意思这是?回娘家好好的,怎么打起来了?午饭都不吃了?这就要走?但是李诚就是李诚,任何时候都要挺自己的媳妇,所以很干脆的站起来道:“好啊,你说怎样就怎样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说的崔芊芊把胸口挺的更高,崔寅惊的看了看崔芊芊,不料这侄女如此受宠。居然能当李诚的大半个家了。要知道,如果李诚就这么走了,传出去会很难听。但是李诚不在意,立刻附和崔芊芊,这就说明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自成,芊芊,何至于此?”崔寅赶紧出声做和事老,崔芊芊怒道:“有人当着我面,说我和郎君是狗男女。”崔寅目瞪口呆,李诚听了只是淡淡道:“那还不扇他的嘴巴子?”

    崔芊芊听了这话,不禁会心一笑道:“郎君果然知妾。”李诚上前来,拉着崔芊芊的手道:“你这细皮嫩肉的手,没伤着吧?”这话太气人了,不关心被抽的家伙,关心媳妇抽人的手。

    崔寅在一旁无话可说了,崔芊芊太猛了,李诚更猛。边上伺候的丫鬟们,偷偷看李诚的时候,那个小星星乱闪,再看崔芊芊,嫉妒的令人发狂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崔慎行及时的出现,拦住了李诚和崔芊芊,真的让他们走了,这就是崔氏年度最大丑闻。

    李诚还是给丈人的面子,看了一眼崔芊芊,最后还是崔芊芊表示,留下吃个午饭也不坏。李诚这才松的口,没有坚持要走。这事情在崔氏内部传的很快,崔慎行没说怎么处置崔弘毅,反正大家都没看见崔弘毅的人就是了。

    后来才听说,崔弘毅在祠堂里跪了一天,膝盖都跪肿了。后话不提,经此一事,崔芊芊在一干姐妹中间的地位,急剧上升。本来就需要仰视了,现在直接在云里雾里了。

    嘴上不说不和谐的话,心里哪个不羡慕的要死。自己的郎君,要是能有崔成一半,在家里日子,也比眼下好很多吧?所以啊,嫁人的时候,一定要把眼睛瞪的圆圆的。李诚这种才是货真价实的金龟婿,还超级疼媳妇。

    待到午饭之后,李诚也不多留,带着崔芊芊回家,走的时候,多了一辆马车,十几个随从,自然是崔媛媛跟着去了。如果说之前崔媛媛还有点犹豫,崔芊芊一个巴掌扇在崔弘毅的脸上,坚定了她的信心。以前在家,崔芊芊哪敢这么做?假了个好男人,腰板硬扎的飞起。

    回到李家,崔芊芊安顿好姐姐,来到李诚书房内,见李诚在写话本,上前款款行礼:“妾身,拜谢郎君。”李诚听了呵呵一笑,放下手里的鹅毛笔,拉着崔芊芊的手道:“夫妻一体,不管你做什么,不论对错,我都会站在你这边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啊,妾身这就去,让人给白牡丹送一壶鹤顶红!”崔芊芊笑嘻嘻的说着,一脸的促狭。李诚:……。莺儿见了赶紧出门,躲在帘子后面。但闻李诚狞笑:“不乖,打屁股!”

    ?

    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悦,悦精彩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