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零一章 开门揖盗
    投靠妹妹的崔媛媛,这一夜没怎么好睡。原因不是招待不周,而是李家的火炕烧的太热,夜里醒来好几回,都是一身的虚汗。后来迷迷糊糊之间,做了个股掌的梦。梦的男主角,令人惊讶,醒来又是一身的湿,帕子擦了几下,都能拧出水来了。

    真是……。崔媛媛不禁在想,难不成是自己寡居太久?仔细算算,郑氏男卧病不起,至今也有一年了。本身夫君就是个弱身子,摆弄不出什么浪花。

    早晨起来,梳洗更衣时,崔芊芊来见姐姐道:“这就要去李庄,姐姐收拾好了言声。”

    崔媛媛只是一眼,就笑着拦着妹妹道:“你这样子,怎地软绵绵的没力气似得?走路都要莺儿扶着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崔芊芊看看莺儿,这丫鬟乖巧的出去,崔媛媛身边的丫鬟也退了出去,崔芊芊低声道:“姊姊有所不知,郎君在那上头,虎狼一般的劲头。妹妹竭力奉承,郎君也不曾尽兴。每一回都是苦苦求饶,郎君才肯作罢。”

    崔媛媛惊的嘴张好大,用手捂着,仔细看看,崔芊芊不像在夸张,反倒是一脸愁容道:“莺儿那丫头,眼珠子都盼直了,郎君也不说收她的话。回回都是一边伺候着,回头就得换里衣。家里带来的陪嫁丫头,别说偷一嘴,但凡是摸一下小手的举动,也不曾有过。”

    “嗨,那是李郎君独爱妹妹的缘故,这是好事啊。”崔媛媛笑的有点勉强,想想自己家的男人,怕的就是自己说还要。

    “好事是好事,也不全是好事。郎君在家不偷嘴是真的,在外面却有天上掉下来的艳福。一个白牡丹,北曲的行首,还关在后院里头呢,郎君没说如何处置。一个明月,南曲的花魁,也在巴巴的盼着郎君去呢。”说着冲隔壁努了努嘴:“隔壁武家还有一个呢。”

    崔媛媛颇为理解,笑道:“不偷嘴的男人一个也无,李郎君还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点点头:“说的也是,只是郎君要个没够的光景,也不肯叫丫鬟进来帮衬,真是叫人发愁。”崔芊芊的意思,身边的丫鬟搞了就搞了,她还能掌握在手。别的不说,单单一个孩子的事情,带来的嬷嬷里头就有高手,能断了丫鬟在崔芊芊头里怀孕的心思。

    外头的女人就不一样了,崔芊芊鞭长不及。所以才发愁啊!她的心思,赶紧怀个嫡长子出来,这大妇的位子坐的稳当了,再慢慢的巩固。李家没有二老,固然是好事。但也同样因为这个,别的女人搞不好就能喧宾夺主。

    “现在看着,郎君对妹妹自然是无话可说,谁知道外头女人生了儿子,郎君会起何等心思。”崔芊芊补了一句,道出她发愁的根子。

    崔媛媛咬咬牙,低声道:“不如去找六叔帮忙,家里养的人,都在他手里管着。”崔媛媛也是个狠角色,做了个下刀子的手势。崔芊芊摇摇头:“万万不可,你不知道郎君这个人。真这么做,他就能一纸休书丢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轮到崔媛媛吃惊了,北地大户人家的掌家主妇,权利可是很大的。怎么崔芊芊看上去,并没有她想的那样遮奢。

    “不如这样,妹妹回去如此这般……。”

    初春的早晨,零下好几度,李诚实在是不愿意离开被窝。现代人的臭毛病犯了。

    崔芊芊起来时,李诚还赖在床上不动,要不是崔芊芊借口姐姐在家里,她也别想起来。

    赖到巳时过半(上午十点),李诚才不情愿的钻出被窝,吆喝一嗓子,外头进来两个丫鬟,芙蓉和石榴。李诚不禁皱眉道:“夫人和莺儿呢?怎么是你们两个。”要说这两个丫鬟,长的模样自然是很好的,奈何名字起的太差了。李诚想着就膈应,再来一个凤姐,就齐活了。

    偏偏这俩丫鬟,还是崔芊芊跟前得宠的,每次有点啥事情,都是她们先上,除非是不方便了,才换了别人来。即便如此,这俩丫鬟,也没机会近身。唯一有机会的是莺儿,只要崔芊芊怀了孩子,她就得顶上来。

    来李家不久,石榴和芙蓉还不敢放肆,规规矩矩的肃立作答:“夫人带着莺儿去见大姨,叫我俩在跟前伺候着。”说话的是石榴,李诚只是一想到这个名字,就想起那句台词“我风华绝代的石榴姐!”

    “石榴,你跟夫人去说,换个名字吧。还有你,芙蓉,你也换个名字吧。”李诚又要给丫鬟改名字了,这真是个毛病。无药可治的那种。

    俩人一直错愕,这名字不好么?石榴笑道:“郎君只管吩咐,如何改,妾身去跟夫人说。”

    难得李诚主动说话,这俩赶紧抓住机会。李诚歪着脑袋想了想:“石榴改作梨儿吧,芙蓉,改作桃儿。”全是吃的,两人互相看看,很是纳闷。还是石榴道:“如此,回头与小姐说。”

    好像石榴也是吃的,为何不喜欢呢?难道是因为石榴多子的缘故?但芙蓉怎么解释呢?郎君还写过《爱莲说》呢,怎地不喜欢芙蓉这个名字?

    打死她们都想不到,一个石榴姐,一个芙蓉姐姐,在现代是何等的臭名昭著。

    起床了,李诚在院子里溜达,听到咚咚咚的声音,很是意外的往后院走去。远远的看见崔芊芊带着一群丫鬟,身边还站着个崔媛媛。要说这崔媛媛,李诚还真的没仔细看。比崔芊芊大了八岁,仔细一算也就是二十五六岁。

    这岁数上守寡,真是太要命了。所以啊,李诚才支持崔芊芊的决定,带着姐姐去李庄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说好的今天姐妹俩回李庄,李诚留下来处理一桩事情,明日再回的话呢?现在这阵势,有人在砸墙,这是要闹哪样?

    李诚走近的时候,丫鬟注意到了,赶紧分头行动,有去给崔芊芊说的,有上前来迎的。

    崔芊芊也没在指挥了,转身迎上前来,李诚纳闷道:“这啥意思?”一个老卒还在砸呢。

    “这啊,两家关系那么近了,妾身自作主张,去隔壁问了一句,那边同意了,开个门方便来往。郎君也不用偷偷摸摸的。”崔芊芊笑盈盈的解释,李诚开始还频频点头呢,听到后来不对劲了,赶紧抬手打断:“等等,什么叫偷偷摸摸?”

    崔芊芊掩嘴而笑,李诚只好苦笑道:“明白了,好一个开门揖盗之计。”还能说啥呢?这女人太鬼了,李诚又一琢磨,视线转向边上一直很安静的崔媛媛,心道:计出此处才是吧?

    算了,反正武顺孝期一过,李诚就弄进门,管你真大方还是假大方。不过这宫斗的剧目,还是少一点为好啊。这个崔媛媛,真是啊,掺和进来干啥呢?

    李诚的视线面前,崔媛媛心里发慌,低头上前:“见过自成先生。”李诚摆摆手:“自家人,不必客气,叫我自成就行了。姐姐在家里,就跟在自家一样就行。”

    总而言之,李诚心里还是不那么舒服,这看似大方,实则是小心眼呢。这个崔芊芊,做的有点过了,也不知道杨氏那边被她说的何等难堪,回头好好收拾一番才行。唉,杨氏也是的,怎么能答应这么一个条件呢?李诚心里有疙瘩了,转身告辞,也没多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崔芊芊还是对李诚有一定了解的,见状不免担心道:“姊姊,会不会适得其反呢?”

    崔媛媛倒是胸有成竹,笑道:“习惯了就好,男人嘛,不能栓的太紧,也不能放太松了。你家郎君不比别个,但凡有一丝机会,外头的那些小娘,怕是都不肯错过。”

    仔细一想也是,李诚就算没有所谓的才名和财神之名,单单靠颜值,就能勾的小娘子心神不宁。没见家里这些个丫鬟么?哪个不是跃跃欲试的要上前去分一杯羹。真这样反倒好了,奈何李诚不动心,真道是家花不如野花香?

    一顿午饭吃的没滋味,李诚意兴阑珊的,招呼一声便出门去了。崔芊芊也不生气,送他出门,回头招呼崔媛媛,收拾一番,带着一帮人出城,回李庄去了。身边的丫鬟,倒是留下了两个,专职伺候李诚的。就是那俩改了名字的丫鬟。

    出了怀贞坊,李诚懒洋洋的在马背上打哈欠,太阳晒的人浑身骨头都软了,想睡觉。溜溜达达的到了平康坊,奔着北曲就去了,看了一眼作案现场,火已经熄灭了,其实烧的还不算彻底,就是把前院给烧了,三进的宅子,后面还是好的。

    好吧,平康坊的里正和万年县的不良人,辛苦了,你们救火有功。

    一番凭吊,李诚才调转马头回南曲,这一路上两边的阁楼上,露出无数少女的脑袋,冲着李诚一顿招手,小手帕挥舞的一片一片的。

    可惜了,这里不是江南,不然可以来一句,当时年少青衫薄,骑马倚斜桥。

    明月轩外,若儿妈妈领着明月,已经站在门口翘首期盼,李诚翻身下马时,若儿立刻迎上前来:“恭喜郎君安然脱狱!”李诚笑呵呵的看过来,意味深长道:“若儿,这两日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,更优质的体验。

    热书推荐:猫腻大神新作《》、忘语大神新书《》、陈风笑新书《》、尝谕大神新书《》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