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零三章 助阵
    ..书剑盛唐

    明月早早叫人烧了水,夕阳没落便去洗的香喷喷,晓得李诚不喜女子浓妆,素净的一张脸叫人去了汗毛。闺房里一番布置,便似那洞房一般。若儿在一旁道:“女儿,李自成家中有大妇在,不若另寻一处宅子,做个外室。如此,或能苟全性命。”

    明月摇摇头,毅然坚决道:“如此,叫郎君为难了。女人便是死在大妇的杖下,那崔氏也讨不得好去。”若儿叹息一声,便不在劝。都道世间痴情女子负心汉,自己便遇见了一个。崔成刚定了亲,便再也不踏足这平康坊。

    明月有一句话没说,便是若儿妈妈当初对崔成的态度,功利性太明显了。自己与李诚这一回,也是如此。巴巴的把明月双手奉上,就似一个烫手的番薯一般。李郎君何等心智,如何看吧出来?既然如此,何必自己骗自己呢?

    帘子一挑,李诚迈步进来,心里还在吐槽这里的条件,洗个澡都那么麻烦。可惜,自己不是工科狗,做不出锅炉来。就算能面前做一个,没有加压阀,怕是也不敢用。文科僧很伤!

    “李郎君来了!”若儿起身相迎,李诚见明月在床上坐着,低头不语。心道:连个常规套路都没有么?看来若儿和明月,心里确实是急了,不怕自己不认账么?

    李诚的性子,总希望大家都开心一点,一时欢悦不长久。想着便笑着上前道:“怎地这般草率?”若儿听着一愣,看看李诚道:“后院里摆了宴席,姊妹们都在,李郎君与明月这就过去罢。喝了酒,她们还要闹房的。”

    李诚这才明白,若儿早有安排。便笑道:“如此也好,这样吧,北曲的地契房契,就放在明月这里,当做是聘礼。”一句话说的明月浑身一震,这可是五万贯换来的地方,就这么轻飘飘的丢出来,做了甚么聘礼。一个青楼女子,便是个清倌人,也谈不上聘礼吧?

    便是纳一般的良家女子为妾,也就是一顶小娇子,走后门抬进门,连个侧门都不让走的。

    若儿也吓着了,李诚这手笔也太大了。南曲也好,北曲也罢,这地界挨着东市不远,周围居住的非权即贵,这里的宅子抢手的很。李诚便是留在手里,一年一千贯的租金轻松。

    明月赶紧打开匣子,取出地契,双手捧着奉上:“郎君,这可使不得。”李诚笑着推回去:“安心的收着,我寻思着,这档子产业,还是交给你放心。再者,今后你也不用去家里,便在这里另外安个家就是。”

    李诚还是想起了崔芊芊砸墙开门的事情,心里有点不舒服。虽然不是很在意,但是崔芊芊的意思很明白。真的把明月带回家去,怕是要受不少气,不如弄个外宅,管理这一片产业。

    若儿在一旁面色复杂,真不是钱的问题,而是想到了另一个事情。李诚只是扫一眼,见她表情不正常,便猜到个大概。于是对若儿笑道:“若儿也坐下吧,正好我们说明白。”

    若儿听了心中忐忑,李诚现在是她的靠山,要不是平时打着李诚的旗号,长安城里随便来个权贵,都能给她拆了骨头,喝了血,吃了肉。

    两女坐下,李诚这才笑道:“以后也不要提什么南曲北曲,在这平康坊里头,顺者昌,逆者亡。明月不方便抛头露面,就做个关账的好了。这戏园子呢,分成十个股份,明月拿三份,若儿拿三份,其他的大家分一分。挑头管事的,便由若儿来做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若儿的心便放回肚子里去了,对明月不免有点嫉妒。都是女儿身,自己遇见的是负心汉,她却能得到一个不错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还有啊,这戏园子,不单单只在平康坊才有。长安城那么大,寻常百姓也需要娱乐。我看啊,在长安城开二十个戏园子,勉强才够的。只不过呢,平康坊的戏园子,票价要高一些,外面的戏园子,票价低一些。”李诚不紧不慢的解释,若儿便明白了。

    仔细一算这笔账,狠狠的吓了跳。真要是做了起来,这些姐妹们真的不用去买皮肉,也能活的下去。“如此,多谢李郎君抬举。”若儿起身,缓缓拜谢。

    李诚摆摆手道:“时候不早了,出去见见大家。”

    南曲第一的明月出阁,便是那些不愿意合作的假母和娘子,也都送来一份礼物,人也到场贺喜。实在是得罪不起李诚,下午已经做了点不顺从的事情了,就怕李诚记仇。

    李诚当然不会跟她们计较,带着明月一一谢过。敬了一圈的酒便转身回来,别人也不敢拦他。几个关系不错的姐妹,跟着一起回来,一番热闹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时,生意还是要接着做,南曲北曲,都热闹了起来,唯独明月轩这里挂了牌子:闭门谢客。慕名而来的客人一打听,才知道是明月出阁,再一打听,是李诚的勾当。

    本以为会很安静的一夜,频频有人来砸门。看门的吓的不轻,赶紧来报告。若儿慌慌张张的出来一看,却不是什么恶客登门,而是送礼的人。来的都是一些权贵少年,丢下礼物和一句话“某某为李家哥哥贺喜”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礼单上有名字,送的礼物价值不菲,没一个少于百贯。这还是刚刚开始,消息传出去不久,送礼的人越来越多,出手越来越生猛。

    一看礼单,原来是兄弟会的二代们也晓得了,闻风而动,来凑这个热闹。他们不比一般的客人,自然是要往里去的,上回李诚大婚没闹成,这一会总该让大家闹一闹吧?

    事情很自然的惊动了李诚,一脸的哭笑不得,便出来相迎众人。本来是一桩不起眼的事情,竟然闹的动静不小。好在这些二代都是懂事的,送礼也不是太狠,也就是七八百贯的样子,再多就等于是逼明月去死了。

    程处弼、房遗爱、张大象、段珪、李思文、李崇真等人,赶在坊门关闭之前来送礼。正月里本该是生意相对平淡的平康坊,意外的热闹了起来。这帮人来的时候,不可能是一个人,带了自家的兄弟或者表亲,明月轩这点地方根本装不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跟着来的也是识趣,都是丢下礼物,喝一杯酒就走。兄弟会这帮人,倒是不用走的,跟着一起闹腾,把气氛搞的很旺。

    平康坊就这么点大,南曲北曲,客人如潮,多数是来送礼,坊门关闭顺势就不走的。成就了其他娘子的生意,一时间南曲北曲的小娘子们,心里都得给李诚赞一声。

    大婚的时候大家没闹成,这一回李诚不怂了,随他们折腾。一群人闹到半夜,花样百出,这才各自散去。有的去找自己的相好,有的就在明月轩里住下,这里还有别的娘子,不止一个明月。大家都很开心,唯一发愁的是若儿,送来的礼物里头,多数是金银。

    这些送礼的人,为了赶时间,直接装了金银送过来。一个两个的不多,百十号人都这么干,金银就不少了。唐朝的金银产量不高,外间流入的也少,不像后来直接拿白银做货币。

    这么多金银,若儿可不敢胡乱处置,让人抬到后院藏好,统计清楚了,往明月的阁楼走来。也不是不识趣来打扰,算算时间,两人也该散场了,正好问一问李诚,如何处置。

    不料走到了地方,不见把门的红儿,心道这小蹄子怎地也分了一口?小心翼翼的走近了,帘子后头打算咳嗽一声,告知里头自己来了,就听明月低声笑着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个小浪蹄子,不叫你的时候变着法子进来,叫你助阵却不顶事。”

    红儿喘着大气,哎哟哟的叫唤:“都道这等阵仗上头,小娘无输家,谁料郎君这等……,唉哟。”若儿久旷之身,哪里听的了这个,当时身子便是一酥,伸手扶着门才站稳当。又听了一阵,不敢再听下去,夹着腿碎步走开。回到屋子里用完帕子,能拧出水来。

    李诚算是彻底畅快了一回,这就是风月之地优势了。在家里头,怎么地也做不出这等事情来。就算崔芊芊肯,李诚也不好意思。秋萍那边不是不肯,而是李诚不愿意这么做。秋萍身份敏感,真要这么做了,她也会顺着,只是被崔芊芊知道了,捏了把柄落了隐患。

    明月这里就没这个顾忌了,左右是要做个外室的。李诚自然轮圆了施展一回,杀的是人仰马翻,四脚朝天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李诚自然是要赖床的,腐朽生活让人堕落的太快了。两女起来收拾,一切都妥当了,准备叫李诚起来的当口,若儿又寻来了。手里拿着账本,脸拉的有点长。

    “妈妈这是怎么了?”红儿胆子不小,还问一句。若儿看看她,抬手点了一下额头:“小浪蹄子,让你助阵却不顶事。”一句话说的红儿捂着脸跑开,明月也是红着一张脸不说话。

    若儿这才道:“都是昨夜送的礼物,怕是都在干时间,图方便,送的金银居多。这就进去问一问,怎么处置才好。”明月这才知道,笑道:“妈妈去吧,还要去打点水来伺候。”

    ?

    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悦,悦精彩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